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横空出世修罗

作者:昨夜春寒一场雪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过来】

大概是为了凸显电视剧女主的清纯扮相,林稚上面是灰白色套头卫衣,下面穿了个灰色的格子百褶裙,光着两条大白腿。

虽说棚里暖气足,但沿迟音还是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在心里对这个“演技特别烂小花”进行了由衷的敬佩。

跟冬天地里的大白菜一样。

真抗冻。

小助理亦步亦趋跟在她后面,一手掂着毯子一手拿着个开着盖子的保温瓶。

林稚大概是真的冷得厉害,走了两步还皱了眉,声音带着训斥:“你能不能走快点儿?!”

话音刚落,被急匆匆小跑过来拿东西的陆含撞了一下。

林稚往旁边趔趄了一步,一抬头:“你没长眼啊!”

陆含刚刚往这边跑的时候在看另外一边,一时没看到她,也是这会儿两个人撞到了才看到身前的林稚。

陆含一米七多。

林稚和沿迟音差不多,一米六五,六六的样子,此时穿着跟百褶裙搭配的白球鞋,更是矮了踩着细长高跟的陆含大半个头。

但陆含这姑娘也不知道怎么的。

被林稚这声冷言冷语哼得一愣,跟着就说了句“对不起”。

眼睛下垂,两手垂着捏自己的裙角,神色有些尴尬。

大概是也知道自己刚有点儿知名度的小新人惹不起面前这个跋扈的大小姐。

跟整个闹哄哄的片场比,她们几个站着的这个小脚落算安静的,也没什么人注意这边。

沿迟音皱了下眉,微不可见地拉着身边的小清往旁边侧了侧。

意思很明显。

无意卷进这场争辩。

毕竟她们是跟着沿弁来的,真是闹出点什么事儿,难做的是沿弁。

倒不是她和沿弁有什么情分。

主要......她现在吃的用的住的还都是人家的!再惹麻烦就太不像话了。

这用现代话叫什么来着?

沿迟音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最近词条。

对。

金主。

不能给金主爸爸丢脸。

思及此,沿迟音非常有“被养者”的自觉,抬手拉住小清的手臂再次将两人往旁边拽了拽。

然而事不随人愿。

此时这个地方就沿迟音、小清,陆含,林稚和她身后的小助理五个人。

几个人占得近。

林稚看着陆含的脸像是突然想起来刚刚被导演当众批的场景。

虽说导演把两个人都骂了,但谁不知道说的是她?!

林稚一撩头发,脸色很难看,狠狠地瞪了陆含一眼,像是要把气都撒到她身上。

“挨泼水都不会挨,害得我跟你一起被骂!”

“不会演戏别演,趁早收拾包袱滚回家去!”

“猪脑袋!”

林稚抖着自己羽绒服的领子对着陆含破口就是几句。

陆含比她高了大半个头,此时半垂着眼站着,一句都不敢回。

唯唯诺诺地回了句“对不起。”

声音里都带了些哭腔。

小清看不过去,气得不行又不敢管,凑过来跟沿迟音咬耳朵:“林稚怎么这样啊。”

沿迟音此时眉心也微微拧起,她视线在两人身上扫了一下。

她们现在站着的地方比布景中间要冷许多。

林稚身上披了羽绒服,比身上还是只有一条红裙子的陆含好很多。

沿迟音抿了下唇,侧过头到小清耳边:“你去叫下导演,就说这边出了点争执。”

小清下意识轻“啊”了一声:“导演就算知道不是陆含的错也会向着林稚的啊。”

“导演这种事见得多了,和稀泥本事强,让他来调一下,比她站在这儿单方面挨骂强。”女孩儿下巴点了下陆含。

沿迟音转回目光,凝神看着两人。

要只是骂几句就走了也算。

但眼前这个林稚显然是越骂越来劲。

“去吧。”沿迟音又轻声嘱咐了一句,“单独叫导演来就行,别闹大。”

说完她轻拍了小清背一下,冲她弯眼笑,食指向下做了个点地的动作,悄声的:“我在这儿看着,避免她们两个打起来。”

小清闻声斜眼又往几米外瞄了一眼,悄悄地抬腿往导演的方向跑过去。

两分钟后小清喘着气摸回沿迟音身边。

十几米外大胡子导演挺着个肚子往这边走。

林稚还在冷言冷语地叨叨说掂那么多次水杯她手都掂疼了。

站在一边的沿迟音:???

被泼的还没说话呢,泼人的还手疼??

沿迟音抬手挠了鼻尖,垂眼轻摇了下头。

导演嗓门大,还离两步远的时候就扯着嗓子:“你们俩还站这儿干嘛?!明天这条也不想过了是不是!”

林稚听到导演的声音,凌厉的神色做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调转,转身。

笑容亲切:“我正和陆含妹妹探讨怎么才能演好这场。”

“但是陆含......”说着说着林稚微垂了眼,眼神里一片受了委屈般的潸然欲泣,“都是我不好,是我演的不好,让陆含被迫了那么多次。”

说完她又抬眼,特别真挚地看着陆含:“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陆含被她这三言两语大调转一时弄得呆住了,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我没有......”

小清对林稚这操作简直惊呆了,眨巴着眼吭吭巴巴地跟沿迟音感叹:“好一朵盛世小白莲......”

大胡子导演懒得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耐烦地挥挥手:“都散了都,回去好好给我琢磨戏!”

“好的。”林稚笑容灿烂地跟导演打了保票,伸手扯着自己身上的大羽绒服绕过几人往自己的休息间走。

临走前还白了陆含一眼。

陆含看着走远的林稚,两步迈过来,对着沿迟音和小清小声的:“谢谢。”

“你听见了?”小清惊讶。

陆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到你去叫导演了。”

沿迟音看着身前的人。

陆含能红......也确实因为长得好看。

她皮肤白,总是微垂着眼笑,声音又轻又温柔,是个看起来脾气很好,真的很软的人。

是真的软。

和自己这种.....嗯,在生活的苦难面前装出来的软不一样。

沿迟音叹了口气,在心里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

“嗯......”沿迟音对面前这姑娘挺有好感的,所以......

“你觉得林稚那样的是属于什么?”沿迟音看着身边的陆含提问。

小清在旁边抢答:“盛世小白莲。”

沿迟音点头:“那你知道对付这种盛世小白莲要怎么做吗?”

小清举着拳头:“打她!”

沿迟音摇了下头,看着陆含,启唇。

“做一朵更大的举世无双的大白莲。”

小清,陆含:......

沿迟音:“刚才那种情况你就应该先下手为强,对着导演说‘都是我不好,是我演得不好总ng,让林稚姐姐陪我重演了那么多次,我被泼水没什么关系,主要是姐姐举杯子累啊,下次再有这种戏份我一定在下面自己泼自己练好,对不起......’”

沿迟音:“语气要悲怆,眼睛里要含泪,卖惨会不会,这是精髓。”

沿迟音:“你连卖惨这个最基础的表演课程都不行,怎能演好一部剧呢?”

小清,陆含:......

陆含:“我不会.......”

沿迟音义正言辞:“学!”

~~

小清接了宋雅的电话,回保姆车上拿东西。

沿迟音左右闲来无事,跟着陆含去了旁边的卫生间,帮她整理衣服。

冤家路窄。

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又碰到了林稚。

沿迟音还在心里小小惊讶了一下。

她以为“总统套斗**女孩儿”是不会上这种平民卫生间的。

毕竟这里面还没镀金。

陆含抬眼扫了一眼林稚,又转了视线去看沿迟音。

林稚看着镜子里帮陆含整理身后腰带的女孩儿,把手上的口红盖往水池上一拍:“刚刚是你们去叫的导演吧。”

沿迟音抬了眼,扫了她一下,礼貌地笑了声,接着表情看起来有些迷茫:“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陆含缩着脖子目光落在沿迟音脸上,心道果然是大佬。

林稚像一记重拳打在棉花上,怒气值一下子飙高,转过身子抱臂,声音趾高气扬地挑了个八度,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拆房子。

“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

“没呢。”女孩儿手指交叉给陆含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眼皮都没抬一下。

林稚声音再次拔高,尖声尖嗓的,沿迟音怀疑她上辈子是只唐老鸭。

“浑身上下穿得跟土包子一样。”

听见这声沿迟音有点儿炸了。

她眼神转过去看林稚,脸上还挂着礼貌的微笑。

心里疯狂咆哮“啊啊啊啊啊我优衣库怎么了??你看不起我大优衣库??就我这优衣库还是赊着金主爸爸的钱买的呢!你竟然看不起我金主爸爸给买的优衣库啊啊啊啊啊啊”

在心里咆哮完,沿迟音没理她,又把视线重新转回陆含的衣带上。

林稚呛了几句都没呛起来,此时转身带着一肚子气往外走,路过沿迟音的时候用肩膀狠狠地撞了她一下。

之前沿弁因为拍戏临时摘掉的腕表还在沿迟音口袋里,这一撞不打紧,从里面掉了出来。

“啪”一声表面朝地响起一声脆响。

这下沿迟音彻底炸了。

她一弯身把表从地上捡了起来。

沿迟音怒主要不是摔了沿弁的东西,而是“啊啊啊啊这他娘的摔坏要多少钱!!我连身上的优衣库都是金主爸爸买的!!我怎么可能有钱赔金主爸爸的手表!你这“炸毛鸟”是不是有病!这到底要多少大洋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稚看到拿着表的人表情终于有了点儿变化,站在一边抱着臂开始说风凉话:“你这表哪儿来的?你能买起这样的表?一看就是高仿......”

沿迟音伸手把口袋里的手机拍到身边的台子上,制止了林稚接下来的话。

手机里放着刚刚林稚的录音。

“我跟你说话没听见?!”

“浑身上下穿得跟土包子一样!”

......

甚至还有半个小时前她骂陆含的话。

沿迟音清而甜的声音响起来:“这个再恶意剪辑一下是不是会挺好用的?”

丫的,非招惹我非招惹我!

林稚一愣,脸色瞬间铁黑,像炸了毛的鸟一样两步上来就要抢沿迟音的手机。

沿迟音左右看了一下。

好的。

没人。

是个打爆别人头的好地方。

沿迟音拿起手机眼疾手快地对着林稚“咔嚓”了一下。

然后后退两步,对着林稚摇了下屏幕:“配着这照片发出去我觉得更好。”

“啊!”林稚尖叫一声。

沿迟音看着身前这只“炸毛鸟”开口劝到;“别挤眼睛了,鱼尾纹比眼线飞得还高。”

“眉头也别皱。”

“啧,还抬头纹,放苍蝇一条生路,别夹死它们好吗?”

“啊!”林稚被气得张牙舞爪就想先扑上来再说。

突然,从走廊另一头传过来一个清朗的,带着燥意的男声:“过来。”

沿迟音,林稚,包括另一边想护住沿迟音的陆含,三人同时抬头看过去。

接着沿迟音眼睁睁看着身前林稚表情这次竟是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

她转了头,笑容甜美,眼神惊喜,三两步跑过去,简直像沙雕偶像剧里的慢动作。

对着男人叫了声“沿弁哥哥”。

沿迟音愣住了。

???

脑海中瞬间蹦出无数tag。

#差点儿和疑似金主的妹妹打了一架怎么办#

沿迟音抬眼又扫了下林稚那光辉四射的视线。

#不!甚至是有可能是金主的小情人?#

#啊啊啊啊啊她叫金主哥哥那岂不是涨了我一辈?毕竟我有时候也叫金主爸爸的#

#啊啊啊啊啊还是说论辈分和年龄她需要跟着金主喊我一声祖祖祖祖奶奶,那我岂不是赚到了!#

正当沿迟音脑子里疯狂飘着大弹幕,看着眼前一对“狗男女”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金主辞退时!不远处的男人却看都没看一眼几步跑到他身前的林稚。

反倒是偏了头盯着她,再次扬声到:“过来。”

沿迟音懵了一下,抬手指了下自己的鼻尖,没太反应过来。

你都“沿弁哥哥”了,叫我干嘛。

“叫我?”她食指点着自己的鼻子,眼神带了疑惑。

男人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不然还能叫谁?”

“该走了,还不过来?”

“非让我来找你?”

延伸阅读

中岳检测加盟  http://www.yourdomainonline.com/di2j.shtml
中岳检测甲醛治理项目介绍:江苏中岳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岳检测)总部成立于江苏

比比小铺无人超市加盟  http://www.yourdomainonline.com/b6w8.shtml
比比小铺无人超市,无人超市+人工智能+移动支付的高科技组合,互联网+便利店的共享超市

奥微雅加盟  http://www.yourdomainonline.com/n4gb.shtml
奥微雅女鞋总部是女鞋、单鞋、凉鞋、平底鞋、高跟鞋、休闲鞋、靴子、马丁靴、雪地靴、鞋料

益果便利店加盟  http://www.yourdomainonline.com/6rcp.shtml
益果便利店是一个运用“善商”模式响应党的号召,带动残疾人就业创业,推进精准扶贫,实现

东尚加盟  http://www.yourdomainonline.com/yl8d.shtml
东尚头饰是义乌市东尚电子商务商行经销批发的饰品,文具、玩具、小商品、日用百货。饰品大

瑞升设备加盟  http://www.yourdomainonline.com/xbqi.shtml
瑞升设备位于无锡市南郊10公里处的雪浪镇双新公业园。南临万顷太湖,北依京杭大运河、京

厦门花雕传奇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yourdomainonline.com/gtvs.shtml
暂无

奥斯汀娜加盟  http://www.yourdomainonline.com/gldg.shtml
奥斯汀娜化妆品坐落于美丽的国内外旅游城市——杭州地处城市未来的城市中心、商务中心——

莱姿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yourdomainonline.com/nc9.shtml
以匠人精神为号召,集结了一支受过国际一线奢侈品品牌专业培训的资深高级工匠团队,成功解

卡鼎加盟  http://www.yourdomainonline.com/ycp4.shtml
卡鼎竹炭净化用品是汽车内饰、汽车内饰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在洪荒世界穿越玄幻副本之第二章

    林风呼啸,一道白光穿过无名密林,所到之处惊起无数飞鸟。那是顾九的剑尾流光,因为他修为的缘故现下只是小小一束,但它闪过的速度足以显示出顾九现下的心绪有多紊乱。再仔细看看剑光飞驰而去的方向,原因登时明朗起来。顾九并未打道回府,反倒是换了个方向,怀中揣着从大脚印中捞起的小鸡仔,往密林南端飞了去。照理说在西

  • 混在公寓里的日子在线阅读第九节

    “呜呜呜。”小李惊恐地向后爬去。叶沧转过身不紧不慢地跟在小李身后一直保持着一米的距离。…………中年男子一手拽着蓝若的头发,一手掐着蓝若的脖子,双目微闭。蓝若紧闭牙关,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一丝血迹顺着红唇流下。“哒哒哒。”“滚开,边上等着去。”中年男子面色一僵,随口吼道。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只有不断

  • 田园佳婿在线阅读第一节

    桌面上,两根细长的手指夹着一张支票向徐谟佳冲过来,鲜红的指甲划过玻璃桌,发出刺耳的声音。指甲上的镶嵌blingbling的水钻更是闪瞎了徐谟佳的眼。红色指甲的主人,张开两片血红的嘴唇,嚣张地说,“喏,赶紧离开严明”。此时,徐谟佳正懒洋洋地把下巴放在手心里,手臂歪歪斜斜地支在玻璃桌上。她并没有理会对面

  • 公主且慢修行

    缓缓的睁双眼,深深吸了几口气,张灵儿转过头道:“穆爷爷,谢谢您,要不是您危急关头出手帮我,恐怕现在我已经爆体而亡了。”张灵儿心悸的说着,刚才确实太危险了,自己的不管不顾,险些要了自己的命。若不是在穆宁那强大的法力帮助下,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把那自然之气化为自己的法力呢。轻吐一口浊气,先前已湿透的衣服已

  • 星河不死传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八章拜师一直以来,我从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无论在别人还是在我自己的眼中,我都是个孩子。事实也是如此,要是我成年,李倩文的名字早就上了我家的户口本。普悟和尚的一席话至少给我透露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一定认识我的爷爷,甚至可能交情匪浅!这可能是我唯一能找到爷爷的机会!沉默片刻,我缓缓开口:“普悟大师,你

  • 给偏执男主送温暖[快穿]第十章在线阅读

    萧然策马进入密林之后,手脚干脆利落地取下长枪上膛,警惕地观察四周。他已经很久没摸枪了,现在枪在手里,那种熟悉的感觉,他仿佛可以感受到枪的心跳,随着他的心脏同步跳动。这是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是无法被抹杀的亲切。驰骋在林叶之间,清风在脸颊边呼啸而过,胯下骏马飞驰,马蹄如雨点般哒哒地踩踏在堆满落叶的林径上

  • 漫威之超级球球第七章在线阅读

    【求收藏求鲜花~】苏铭来到鬼灭的世界已经好几年了,除了一些衣物和特殊用品之外,当时从JOJO世界带来的食物和酒水基本上已经被苏铭给消耗一空了。不过幸好这个世界的年代已经是十九世纪末期了,再加上明治维新之后霓虹也更加开放,在生活的吃穿方面苏铭倒没有什么问题。不得不说,在海贼世界里在路飞船上的香吉士学来

  • [麻雀之深碧]予尔清风之南北西东(一)(1)

    沈北鸢第一次踏进沈氏府邸,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沈南瓷,宿命般的初遇,冥冥中预兆着他们纠缠不清的未来。她是他逃不开的噩梦,如影随形。水晶吊灯呈螺旋形垂落,昏暗低迷的灯光在沧桑寂寥的正厅弥散开来。沈南瓷就这么笼着零星光火,从花梨木楼梯上一阶一阶缓步而来。纯白棉布短裙微漾,墨发披散在腰间,刘海掩住眉眼,看不清

  • 二姑娘日常之真是倒霉(4)

    一双手攒劲了全身的力气,身体感觉就想是要随时爆炸似的,但这终于引起了体内元丹的反应,只是一瞬间,云天感觉那些东西与自己融为一体了,这种感觉,对他来说,真是爽。看来梦是真的,我终于可以,,,,本来我还以为梦里的什么吞食而浴,脱胎重生是假的呢,等等,好臭,他的手从水里抽出来,我勒个去,这水怎么黑了,我的

  • 穿成70男主的极品前妻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两小无猜正是盛春,无论去往哪里,都是满眼绿景,只是两家人要去的地方颇远,只因听说那里有一眼灵泉,喝了灵泉的水可祛病消灾,可化尽邪气。无论是沈家还是花家,都乐意去喝碗灵泉水,真也好,假也罢,能安心便好。路途遥远,得费一个时辰。不过半个时辰,花铃就困了,伏在母亲膝头上酣睡过去。沈来宝就坐在她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