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重生79打造AI智能时代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我家读者帅气冲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傲世芳向后连连踉跄数步,脸色煞白,xiong前血流如注,虽在夜色中,那深深的剑孔依然惊心赫目。

但他双眼仍怔怔地望着那个黑影人,眼中尽是惊骇,恐惧。

似乎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居然躲不开对方这致命的一剑。过了顷刻,才吃力地缓缓道:魔形幻剑“。

一旁观望的家丁如同从云端巅峰掉入了万丈深谷,个个早已惊骇得发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惊呼道:师父……,庄主……。

个个蜂涌而上,其中两人扶住傲世芳,其余的人守护在周围,长剑出鞘

傲世芳的目光从这一干平日忠心耿耿的家丁身上扫过,灰败颓废的脸上

透出无尽的苍凉,他吃力地摇摇头:不要动手……快扶我回后院。

众位家丁见他伤势危重,忙急急护卫着他走向后院……。

黑影一动不动地站在哪里,冷冷地看着他们,不知为何,却没有动手。

杜潇潇站在chuang前,来来回回已不知走了多少次,不时将目光瞥向门外,却还不见傲世芳回来,心中的担忧越来越浓。

四下的惨叫断魂之声不时传入耳中,如一柄柄沉重的铁锤,令本就重重的担忧变得更加沉重,渐渐地,已变成了恐惧。

刹时,一股不祥预感涌上心头。

她几次欲冲出门外,去看个究竟,但一看见chuang上熟睡的儿子,又退了回来,强自忍住。

她望着窗外,那月色已变得惨白。月下,有风轻轻吹来,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她面色变了变,似乎想起什么,突然快步走到chuang头,在下面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来。

盒子呈粉红色,精巧玲珑。杜潇潇静静地看了半晌,拭了拭上面的灰尘,眼中闪过熟悉而又陌生的光芒。

然后叹了口气,缓缓放入袖中。

这东西自她嫁给落虹剑客以来,就没有再用过,算起来已有好多年了,但今晚,看来已非用不可。她目中突然闪过栗人的杀机。

就她思绪万千的片刻,屋外传来了沉重杂乱的脚步声……。

她转过身,快步走出门外,口中道:怎么回事,你……“。

目光扫处,陡然噎住。月光下,一qun家丁抬着一个人急走过来,一直走到她面前,才停下,个个面色悲愤,肃重不语。

杜潇潇目光落在人众中那张最为熟悉的面孔上,心里“咯噔”一沉,失声惊呼:世芳……。忙扑过去,将他抱在怀中。

这个平日龙行虎步的丈夫此刻就像一个垂危羼弱的病夫,是那样的无助.失落。那傲视qun雄的目光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凄怆、绝望。

她的心在瞬间被撕碎,两行泪珠夺眶而出,嘶声道:是什么人,如此狠毒?

“魔形老怪的传人”。

所有肃立一旁的家丁齐齐咬牙切齿道,话语中充满愤怒仇恨,却又透出无尽的惊骇、恐惧,是那样的无奈。

杜潇潇的脸色顿时刷白,魔形老怪,那可是当年无敌于天下的大魔头,横扫武林数十年,他的传人自然是惊世骇俗……,看来这仇是没法报的了。

她垂下目光,便看到了傲世芳xiong前那道深深的剑孔,血水仍在流出,在月光下泛着点点红光。她急声道:四芳你的伤……“。

说话间,一手按在他xiong前,似乎要为他疗伤。

一直静静看着她的傲世芳突然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喘息道:不用了……,不要浪费时间了……。

杜潇潇的心陡然一沉,失声道:你……。

傲世芳绝望的脸上浮起一丝惨笑,气息急促:这一剑已透穿了心肺,……我只所以……一息尚存,就是想再看你一眼……,还有些话要对……你说。

“你说“

杜潇潇轻轻捧着他的脸,深深凝视。

傲世芳吃力地shen.出手,缓缓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珠:我原以为我可以爰你一生一世,没有想到,我却无能为力,反而害了你“。

他声音轻轻的,从来未曾有过的柔和:对不起“。

这些平日的柔情蜜语,在此刻听来,就像一柄柄尖利的铁锤,硒在杜潇潇的心头,令她肝肠寸断,心肺全碎。

“你没有……你没有……”。她抚摸着对方的脸,低低嘶吼。

“我只想求你一件事”,傲世芳轻柔的声音突然大了许多。“

“你说,我一定按照你的意思做……”杜潇潇急声道。

傲世苏灰暗的双眼突然射出栗人的光芒:你一定要带着我们的儿子走出这里……走得远远的……把他养大……远离江湖,……不问恩仇。

他头上青筋突起,汗冒如豆,显然他已拼尽全身的力气在说这句话。

这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这句话沉淀了他的一生。

“好,我一定做”。

杜潇潇咬紧牙,坚定地点点头,清眸之中射出无比的坚决。

傲世芳的目光迅速黯淡下去,像流星一样一闪即逝,随即,眼皮已慢慢合上,倒在杜潇潇怀里。

这时,四周的惨呼之声渐渐密集,已有大量的庄丁仓惶从四面涌向这里,

沸腾之中是一片杂乱,一片惊恐。

杜潇潇抱着傲世芳,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已成了一尊没有了灵魂的石像。

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满面的泪痕闪烁,仿佛已结成了一块悲伤的秋霜。

四周的惨叫之声越来越近,形势已万分危急。站在她周围的庄丁再也忍不住喊道:夫人,夫人……快走.……快走。

杜潇潇缓缓从悲伤的深渊中醒来,她抬起头,望了望,才发现周围已聚集了近百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灰败,,恐骇。

显然,整个落hong园,暂时活着的只剩下这么多。

刹那间,她心尽是仇火,尽是悲凉。

她忙放下怀中的丈夫,闪电般冲进屋里,抱起chuang上的儿子,又闪电般回到人众之中,轻喝道:还有谁没到的?

混乱中有人接口道:除了韦总管外出有事,今夜所有的人都在“。

杜潇潇“唰”地抽出长剑,厉喝道:各位请随我来,杀出去……“。

一语未落,已当先向外冲去……。

这一刻,她铁血峥嵘,似乎又回到了当年。

那些惶恐失措的家丁见状,惊魂甫定,纷纷跟在她身后。

她虽然怀中抱着小孩,身形却仍轻盈无比,疾若流星,惊电。几个起落间,已出了花园。

月光下,一条黑影如鬼魅般凌空冒出,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杜潇潇身形一顿,跟随在她身边的武士已冲了过去,数支拼命的长剑扑向对方。

倏然,如雪的剑光中突然划过一道冷幽的闪电,“哇……哇……哇,惨叫连连不绝。

眨眼间,那七个身手一流的落hong园武士全倒地身亡。

好快、好毒的剑。

杜潇潇心中闪过一缕骇芒,但已别无选择,她想也不想,手中的长剑疯狂扫向对方,剑气破空处,厉嘶如雷。

黑影人一抖手,一道冷电划过,“咔擦”一声,杜潇潇连退数步,手中的长剑跌落地下……。

她目中突然闪过凌厉的杀机,身形不闪反进,右手随即闪电般一抖……,一团粉色的雾气罩向对方,淡淡的,一闪即没。

“牡丹神针”,黑影人骇然失声,瞬间裁倒地下,再无动静。

一击奏效,杜潇潇毫不迟疑地向外面冲去……。

但她刚刚闪出一丈余远,又一道黑影徐徐而来,不偏不倚地挡在了她面前,

如一道无形的墙,那样坚实,不可逾越。

杜潇潇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抬头看对方,突觉气息一阵窒息。

黑影人森冷道:你们别想逃,今晚的落hong园是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去的“。他声音陡然一沉

“你丈夫便是死在我手中,你不想报仇?

杜潇潇全身一阵颤栗,积压在xiong中的仇火瞬间被点燃,狂窜头顶,她再也克制不住,厉喝道:恶贼,你毁我家囩,我跟你拼了……。

狂怒之下,她早已忘记了傲世芳的临终重托,身形一扑而上,右手疾抖……,一团粉色的浓雾罩向对方,疾迅逾风……。

黑影人站在那里,不闪不动,视若无睹。

那团粉色的雾气就要消失在他体内时,突然停在空中,凝固不动。

杜潇潇未想到自己从未失手的独门杀器“牡丹神针”,在对方面前竟然失手。骇然之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嘿”。

黑影人突一声沉喝,双手一拂。

那团粉色的雾气突然反转射向杜潇潇,疾迅惊电。

杜潇潇这才领略到对方不可思议的武功,大骇之下已无法闪避,眼看怀中的儿子都无法幸免,她一咬牙,背过身去,。

与此同时,背部传来千丝万缕的刺痛。“嗯呀”她忍不一声ShenYin,忙从怀中掏出一颗药丸吞入口中。

但就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一柄利剑已透入她的背部,她全身一震,本能地将怀中的孩子往前一推,“哇”跌落地下的孩子终于吓得“哇哇“大哭。

而此际,那雪亮的剑尖堪堪从她xiong前突出。

倏然,全场的所有杀掳声都为之一顿,众人的脚步齐齐停下,目光全落在这母子身上。

天地间只有那稚嫩的哭声,流淌在这森冷的夜色中。小小的,细细的,却令人无比的震撼,撕心。

遥远的月色下,隐隐有一缕箫声传来。杜潇潇灰黯的神色中微微闪出一丝光亮。

百十双眼睛的注视下,那放声大哭中的孩子,突然爬了起来,摇摇晃晃走到母亲身前,稚嫩的小手扣住了那已红光跳跃的剑尖……,一双小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竟陡然不哭。

所有人的心都在刹那如被箭穿过,无言垂下了头。丈余外的黑影人似也有所触动,怔立不动。

杜潇潇艰难地shen.出手将孩子揽入怀中,全场是一片无奈的唏嘘。

过了片刻,黑影人似已不耐,寒声道:傲世芳已在路上等,你一家快去团聚吧……“。

说话间,一剑脱手飞出……。

惨淡的月色下,突然刮起一阵狂风,,当空卷下。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横亘在杜潇潇母子面前,那支杀气闪烁的长剑瞬间消失,无声无息。

黑影人身形微微震动。

杜潇潇失神的双眼陡然发出闪亮的光芒,柔柔的,深深的,看着面前的人。虽然对方戴着帽子,披着风衣,看不见他的容貌。

但那曾经熟悉的身影早已镌刻在他心中,不曾有丝毫忘记。

“你……你终于来了”。她颤抖的声音中透着丝丝欣喜。

“我来迟了“,那人低沉的声音中透出浓浓的失望。

“没有,你没来迟,你来得刚刚好……”

“正好,我最后的几句话要跟你说”。

杜潇潇似乎已经忘记穿心的疼痛,脸上是一片甜蜜、就如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夜晚。

她眼中发出幸福的光芒:那一年也是中秋佳节,月亮也像今晚一样圆、一样大,我们在“誓诺崖”上,许下山盟海誓……。“

她娓娓道来,犹如决堤的洪水,已积蓄了多年。

月光下,浓浓的血腥味中,一个女子正在深情低语。过了片刻,

她面前的男人轻叹道:别说了,都过去了“。

杜潇潇抬起头,喘息道:后来,我违背了誓言……

“对不起“。”

“我知道,那也不能全怪你”,对面的男人痛苦道。

“虽然不全是我的错,我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

她缓缓shen.出手,那只手在她看来,重逾千斤,在空中颤抖不已、几欲垂下但终于,还是完全shen.出。

显然,她已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

她面前的男人微一犹豫,闪电敏跨前一步,有力地牵住了她的手。

似乎已完成了她生命中的遗愿,她甜甜一笑:再见,来生“。

她脸上挂着笑容,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全场刹那一片死静。

可是两只手却依然纠缠在一起,这是她的最后嘱托,也是生死纠缠的见证,

这一刻,月圆人缺,这一刻,将牵手定格。

夜风吹来,浓浓的血腥味中透出淡淡的凄美,惨白的月亮似不忍见证人世间的悲情,死别,将脸藏进了黑云里。

刹那,人世间又是一片漆黑。

停歇了半晌的惨叫声,拼抖声、ShenYin声、如狂浪般冲起,席卷落hong园,弥漫在整个夜空。如同一曲屠杀灭绝的断魂之曲。

突然,一声长啸冲天而起,淹没了世间的所有杂嘈,长啸如龙怒九天,划破云层天际,响彻长河远山。回荡在天地间,经久不绝。

啸声过后,落hong园内已燃起处处火光,火光越来越大,最后连成一片,映红了整个夜空。

这场大火把曾经的宏伟,荣耀、辉煌都变成了灰烬。

落hong园,名副其实,就如落虹划过天空,在焕发出短暂的炫目光环后,倏然坠落,消失在江湖。

一夜之间,天下大震。

求收藏、求推荐,求互动点许

延伸阅读

网游之天下至尊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zdjbx.cn/6mmr.shtml
“这这这,这写的都是什么命格!”众人面面相觑,却都不敢吱声。高座上的人越发震怒,将手

何时缚苍龙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fzzdjbx.cn/st5r.shtml
韩楚护着晏大夫到达金陵的时候正赶上金陵近年来最热闹的时候。城中近来大事一件接着一件,

月曦之林阳的淡定(2)  http://www.fzzdjbx.cn/6hww.shtml
随着林丰的声音落下,一身褐色长衣的林阳缓步踏入了大厅。看到是林阳后,原以为死定的林修

这群妖灵不好惹之复活  http://www.fzzdjbx.cn/b02a.shtml
生亦生,死亦死,生死在于过去,现在,未来,穿越了洪荒宇宙,纵使你百炼成仙,也摆脱不了

海盗王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zdjbx.cn/xl0e.shtml
王苏珊在访谈一开场就提到嘉语做了宋卓希的经纪人,其实是合作内容的兑现,这也是独家新闻

唇上烈酒之地狱生活(1)  http://www.fzzdjbx.cn/dria.shtml
在很久很久以前,宇宙初生,而在一个特定的条件下(光的出生),发生了一次大爆炸,瞬间化

假面骑士:开局就是garren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fzzdjbx.cn/gczf.shtml
一张印着星条旗,卡面布着一颗小钻石的黑卡静静地躺在桌上。别人或许不知道这卡片意味着什

他是一只猫,妖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fzzdjbx.cn/nzj0.shtml
香波地群岛,夏琪的敲竹杠BAR内。赢逸正给自己到了一杯果汁坐在吧台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

武侠:扮猪就变强脑残粉?  http://www.fzzdjbx.cn/y5mc.shtml
“干活了,大家赶紧的给我盯住了。”王治的话一出,整个公关组都盯着电脑页面不敢松懈。霍

网游之灭世魔刀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zdjbx.cn/db6o.shtml
相良手肘用力,往他背上一顶,趁他吃痛松开手抬脚一踹,“空有一身蛮力。”“相良。”智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老子是天师在线阅读二)

    系统提示:记忆摄取完成,删除正本。神经控制弹伸出一条细细的纤维沿着血管扎进了武装分子的脑内,释放了高浓度硫酸,脑壳内被烧成了一锅稀粥。脑死亡的武装分子身体还很鲜活,不受控制的往前走去,啪叽一下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薇丽咔:“外围行动路线生成完毕,456号去武装分子身上取记忆芯片,1号2号7号瞭望警戒,3

  • 徒弟每天都想咬我撑着红伞的女孩

    “嗯?”“竟然敢抢老娘的人,是想要魂飞魄散吗?”就在林牧强行掠夺凌清雪的归属权的时候,天月大厦,44层4404号房间中,一个浑身上下满是疤痕的肥胖女“人”猛的睁开了眼睛。她的身上,套着一层破破烂烂的衣裳,那衣裳漆黑一片。乍一看,好像是污垢。仔细看去,便会发现,那种漆黑,更像是血液干涸之后的那种颜色。

  • 六界情报局在线阅读第七章

    因身着女装,还覆着面纱,叶初昕下楼的过程中并没有受到太大阻拦,她一层层的下着楼,才发现自己刚刚好死不死的,竟然是跑到了七楼,还好在那美貌男子的房间也没看到敞开的窗户,若是有,她爬出去也绝对是死路一条。她一路脚步轻快,眼看着就要到霓裳院的正大门,可门口竟然站着谢腾逸以及他的一众随从。叶初昕在心里暗骂,

  • 似闻惆怅在黎氓第8章在线阅读

    魏德山并非无缘无故直接持枪逼问易轩的。却是因为,在六天前魏鑫鑫刚失踪时,魏德山也曾发动人找过。但仅过了一天,魏德山接到绑匪电话后,便对外放出消息,说儿子找到了。这是绑匪的要求,魏德山不敢不从。也就是说,现在外界只知道魏爷儿子丢过一次,马上就找到了,可不知道魏爷的儿子是被绑架。连警署那边都不知道!能知

  • 四维操纵之扬州美妾(2)

    陆家门庭煊赫,半年前府邸又重新修葺了一遍,门口的两只石麒麟足有一人之高,端的是权势大户的贵气。贝念跟在陆景辰身后,低垂着脑袋,亦步亦趋的进了陆家大门。直至行至后院,她才敢抬起头来。她知道陆景辰的野心,所以才刚主动找他合作,但是其他陆家人就不好说了。厢房内,半开的茜窗吹进悠悠晚风,一盏火烛忽明忽暗。庭

  • 都市之火影守护在线阅读第3节

    我的师门很穷,师父很不争面,座下的弟子们也不见得多有出息。但唯独有一点,那说出来都是响当当的,便是——我的师姐美炸天,简直是整个纯阳宫的门面担当!我师姐入门的时候才六岁,面貌五官还未没张开,后来女大十八变,这一变便成了个标致得不能再标致的美人,震惊了整个纯阳宫的男弟子。我猜着师父看到如今的三师姐,约

  • 鸟鸟的历程之呲花在线阅读第十章

    “不。”陈玉抬头看她。少年轻笑着点点头,“所以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而且,你的心里也相信他的不是吗?”叶初阳说着,抬头看了对方一眼,看着对方莫测的神色,生怕自己说的还不清楚,最终还是加了一句,“有些人,是值得你相信的。”如果说陈玉觉得叶初阳之前的一番话还逃不了胡言乱语的话,那么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

  • 末代修士传第七章

    “李若,你确定这是你争不过我的原因?”尤清陌淡淡地问。“李若,你的那份爱尔兰体验报告,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我们的考核主题可是轻奢冒险,针对的对象是年轻男性。而你呢?来了一份游乐园报告,题目是‘重回童年的冒险’?”“这么明显的偏题,但是身为已在《轻旅》工作了三年的你不会不知道?你应该是觉得自己是老员工

  • 秦时明月之天下有我之死局(一)(3)

    李安夏把玩着一旁的花架,似是想起来什么。“对了,丞相为何仍逗留宫中不回丞相府?”“未建。”李安夏一愣,“未建?”白景缓缓放下茶盏,续道:“上官大人故去,陛下甚是痛心,搁下丞相府今后不予任何人居住。微臣方入朝堂自然无定所。”“哦。”看来李钰对他也并非十分放心,不过图个名存实亡罢了。“那……丞相现居何处

  • 子夜三刻在线阅读第一章

    A市,晨光孤儿院,我一个人在沙堆旁玩着沙土,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八个年头了,我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孤儿院的管理员说见到我时我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放在孤儿院的门口,从那以后我便安顿在这家孤儿院里,也恰巧这位管理员刚好生完孩子,否则我够呛能活下来,那段时间的照顾也确实把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