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开局十万黑甲军第七章

作者:谷鸡泰 来源:飞卢小说网

“小云,小云!”有人在叽叽喳喳地说话,“小云,你醒了吗?”

司马秋云睁开眼睛,看到头顶一双、两双、三双眼睛……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感觉怎么样?头还痛吗?”

“还认识我吗?”

“这是几,一还是二?看得清吗?”

秋云慢慢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身边是陌生的年轻面孔。

“这是哪里……”秋云觉得头有些痛,正要摸,手一下被一个大眼睛的女孩子握住。

“你别碰,那里缠好了绷带,适应了就好了。”她说。

“你……”秋云打量着她,大眼睛,黑辫子,二十来岁,“你是谁……这是哪儿……”

刚刚一说完,周围的人脸色都变了。

她们面面而觑,然后那个大眼睛看着她,有些心痛地说:“我是王晨,睡你的下铺,你不记得了吗?”

司马秋云一脸懵b。

“这是刘玉棉,这是常欢,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

司马秋云慢慢睁大的眼睛,然后摇了摇头。

“……那你叫邱晓云,你知道吗?”

“……邱小云?”司马秋云头一次听见有人这样叫自己名字的,“邱少云的妹妹吗?”

周围的人再次面面而觑,脸色更加难看了。

司马秋云足足三天的时间,才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那就是——她穿越了。

穿越了?

是啊,她穿越了。

听起来不可思议吧。她也这么觉得,这是21世纪,作为一名长在新中国生在红旗下的标准90后,她当然是看过不少穿越的小说,但是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就这样发生在她身上了。

让她哭笑不得是,人家穿越都是古代当公主,或者架空皇后,再不济也是个厉害的民国女特工。但她不是,她没那么大的时间跨度,她就穿越了30多年:回到了上个世纪,回到了1987年,身份:女大学生。

是的,邱小云,年芳十八,A市美术学院1987届油画系新来大学生一枚。父亲去世,母亲远嫁英国。从小和爷爷一同长大。在秋云醒来之前,这位邱小云同学刚刚入学第三天,在操场被一脚足球踢倒撞在台阶上,然后昏睡了两天,醒来便失忆状。

周围的同学都对她报以同情关心之情。黑辫子大眼睛的王晨,年纪二十二,年纪最大,是她们宿舍长。刘玉棉和常欢年纪差不多,都二十岁。只有秋云,哦不,邱小云最小,刚刚满十八岁——哦不,想到这个事情秋云都觉得无法接受——虽然正好十八岁,但是一算,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1969年的人!直接从90后变成了60后!

60后……岂不是她妈妈辈的了?

天哪!

秋云情不自禁地拿起手机想确认自己是不是眼花,摸了半天才想起这个年代哪里有手机?!宿舍门背后挂了一幅挂历,她看一眼便觉得沧桑的年代感扑面而来——保守的泳装,蓬松的卷发,浓艳的妆容,尴尬的微笑。

眼睛好辣,她忍不住做了节眼保健操。

这三天里,秋云还认真思索了如何穿越回去这件事。她依稀记得是最后那场与吴柳的争执。吴柳开了梁禾的车冲向她,梁禾试图阻止,但失败了,她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这个时代。她来了这里,那2018年那边又是怎样的呢?是不是这的邱小云穿越到那里去了?还是那边的司马秋云已经死去了?

她越想越不安,2018年的那边,陈丽萍想着要离婚,司马峰还在狱中一无所知,家里一团乱。正想着,王晨推门进来。

“小云,你今天好点了吗?”王晨笑着说着,“辅导员今天来看你,在楼下的会议室等你,还给你带了点慰问品。”

秋云正想找个借口躲开,听到后面一句,立马说道:“好,我下去。”

不是秋云好收买,是这三天,真的让秋云馋坏了。

1987年的中国,虽说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刮起,但学校还是粮票制。每天食堂吃的东西又少又寡淡,出了馒头就是豆角,没有油水,更没有方便面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小卖部除了日用品也只有挂面卖。秋云可真是馋坏了。所以一听到王晨最后一句话,便急冲冲地跑下去,就像奔赴一场期待已久的盛筵,谁知刚刚跑到门口,她一脚刹车,差点摔倒。

完完全全愣住了。

有个人逆光而立,正等她的到来。

这……这是……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他?

是的,是他,可是……怎么是他?

秋云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时光倒流,抹平岁月印记,完完全全是他啊!

“梁……梁禾?”

对方也有些愣,轻咳一声,才说道:“还没自我介绍,邱同学就已经认识我了。对,我叫梁禾,但大部分同学叫我梁老师。”

真的是他。

年轻时候的梁禾。

秋云的下巴咯噔一声,差点脱臼。

她足足愣了三秒钟,忽然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拉住梁禾的手,盯着他一顿猛看。

太意外了,没想到穿越回来,在这个世界终于有一个认识的人了。

“真的是你吗?”秋云喃喃道,鼻子忽然有点酸酸的。

“是我。”梁禾挣开她的手,有些尴尬,“有什么问题吗,邱同学?”

“你叫梁禾?”

“是。”

秋云上下看一遍:“你专业是油画吗?”

“是。”梁禾不自在地轻咳一声。

“你对北魏的壁画很有研究?”

“这个……确实是我研究生的研究方向……”

“啊……”秋云难以置信又不得不信,“啊……啊哈!哈哈哈哈!”

梁禾一头雾水,略有尴尬:“那个……”

话未说完,秋云又一把抓住他,紧紧握住他的手,直接问道:“你今年几岁?”

梁禾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二、二十二。”

“身份证呢?你身份证给我看!”

梁禾一时懵住,一秒后居然老老实实回答:“身份证还没有,户口本行吗?”

秋云愣了下,退后一步,忽然看着他放声大笑起来。

2018年的梁老师,成熟稳重,有气质有气场,再大的场合、再多的聚焦,依旧镇定自若。但是倒退回31年,在1987年,22岁的梁禾,比她现实中还小两岁的梁老师,有些害羞还不那么老练的梁老师,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岁月啊,对有的人是猪饲料,对有的人就是把雕刻刀啊。

“邱同学,”梁禾被笑得不自在,板起脸,“你笑什么?”

“啊,不好意思,”秋云忙收了笑,“没什么没什么。”

她想上前拍拍他的肩,安慰一下小梁。可梁禾早一步退后,坐到椅子上,一脸不悦:“坐下说。”

“嗯嗯。”秋云偷窥他,憋住笑。

“你这两天身体怎么样?”梁禾坐在她对面,双手放膝,正襟危坐。

“还行吧。慢慢在恢复。”秋云随口敷衍道,眼睛开始打量他。22岁的梁禾,简短的寸头,高挺的鼻梁,星眉剑目,年轻阳光。

这是她从未见过的梁禾。

“头还痛吗?”

“不痛了。”秋云继续打量他,梁禾穿着80年代特有的中山装,深蓝色、立领,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最顶上,顶着他因说话而变动的喉结。

秋云莫名想到一个词:“禁欲的**”。

她忍不住吞了一下唾沫。

“那天你看到是谁踢球了吗?”

“啊?……哦,没有。”秋云心不在焉。其实也不重要。

“对不起……”梁禾忽然往前坐了一点,面容庄重,“是我。”

“……啊?”

“是我踢的那一脚,我不是故意对着人踢的,”梁禾神色凝重,态度异常诚恳,“我也没想到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我希望你能尽快好起来。当然,”他深吸一口气 ,看着秋云的眼睛说道:“你的伤势,我也会负责到底的。”

听到最后一句,秋云又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但是看到梁禾的眼睛,她又忘了笑了。

她想起那天在动车上看到的他的眼睛,还有当时以及现在,脑海里都响起的那句话:

“人的眼睛是在太阳下是透明的琥珀色,非常漂亮。”

“邱同学,我住5舍301房间,目前是在校研究生,我的导师是陈静韬,需要找我的,请尽管开口。”见秋云不说话,梁禾又补充了一句。

整整一天,司马秋云都有些不在状态。

宿舍的同学都以为是她身体没有回复,脑子还有些混沌。只有秋云自己知道,她是被梁禾的出现给震惊了。不,除了震惊,还有意外、吃惊、没想到,还有……一丝窃喜。

是的,1987年的梁禾,22岁的梁禾。

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陌生的世界,她见到了后来叱咤学校、纵横专业的大牛梁禾,谁知道梁禾年轻时候的梁禾是这样的呢

这样的……年轻、阳光、充满朝气。

怎么说呢,绝对不是金城武年轻了30岁那么简单,秋云躺在床上,盯着简陋的天花板想了半天,

对,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不等式,写着梁禾>刘昊然+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

对!就是这样!

秋云简直要仰天长笑,击鼓拍掌!

这样的梁禾,其他人都没有见到。

她见到了。

晚上依旧是王晨给秋云带了馒头回来。这几天,她就像一个细心的大姐姐一样照顾着秋云。秋云第一次知道王晨年纪的时候,吓了一大跳——22岁才上大一,在2018年,22岁都本科毕业了。后来了解才知道,因为历史原因,中国1978年恢复高考,大学并非和后来一样,同学都差不多18、19岁——刚刚恢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年考上的不多,几年考上的很常见,甚至拖家带口的来上学的也不稀罕。秋云班上就有两个**学,说是同学,其实已经28、9岁,都有了家庭和孩子。相比之下,秋云,哦不,是邱晓云,18岁能上大学,已经是学习中的佼佼者了。

相比之下,现实中的秋云可没那么厉害。整个大学过得浑浑噩噩,成绩基本都是低空飞过。想到现实,秋云又愁起来,她想回去。

回去。

是啊,怎么才能回去呢?

司马秋云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自己在去看父亲的动车上,忽然动车在一座高架的桥上出轨了,整节车厢都往往下掉。周围黑漆漆的,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一点声音,就这样下坠,在一个无底的黑洞下坠。秋云害怕极了,她想抓住什么,可手在半空中捞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忽然间,一只有力的手拽住了她,秋云抬头一看——

“小云,你舞什么呢?”

秋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手被宿舍的常欢握住,她笑眯眯的看着秋云:“做梦啦?”

秋云缩回手,撑起半个身子,又发现整个宿舍的人都起来了。

王晨蹲在门口系鞋带:“小云,要不起来和我们一起去晨读?”

“晨读?”秋云意外。

“是啊,去小树林。”

堂堂大学生晨读?

这么怀念小、初、高中生活吗?

“走嘛走嘛,你身体恢复也差不多了,和我们一起吧。”常欢热情地鼓动她。

“不不不……”秋云连忙躺下去,用被子捂住自己的眼睛。

“小云,”王晨过来二话不说被子一掀,“不要这么懒。我看你身体也恢复差不多了,赶紧起来,不然期末英语过不了的。”

延伸阅读

爱茉莉家纺加盟  http://www.ashmfg.com/saam.shtml
韩国独资(南通)爱茉莉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秉承了韩国追求时尚的主流文化,融合韩国家居文

手耕陕西扯面肉夹馍加盟  http://www.ashmfg.com/bu38.shtml
手耕陕西扯面肉夹馍是一家主打陕西特色面食的连锁加盟店,品牌创立于2017年,品牌创立

圆融翠宫加盟  http://www.ashmfg.com/gwo5.shtml
圆融翠宫玉文化集团是一家具有矿山管理、原石开采、设计加工、成品销售、赌石展销、收藏管

海景加盟  http://www.ashmfg.com/x9tr.shtml
海景装饰装潢经营范围:各种涂料施工、居家、写字楼、店铺装饰、酒店、商场、娱乐城、别墅

金妮女装加盟  http://www.ashmfg.com/ys37.shtml
深圳市金妮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效果管理为一体的服饰公司。“唐韵”服

博士通加盟  http://www.ashmfg.com/ayxt.shtml
博士通热水循环系统包含了定时、水控、自动、温控、延时、复位、静音、锁屏、防冻、增压、

夏娜加盟  http://www.ashmfg.com/a9bj.shtml
夏娜美体是深圳市龙岗区黛妮菲化妆品商行经销商品,商行是防晒霜、防晒喷雾等产品生产加工

临川之信加盟  http://www.ashmfg.com/nuoc.shtml
京尼平(genipin)、栀子苷(geniposide)生产厂家--临川之信生物科技

厦工楚胜加盟  http://www.ashmfg.com/acx2.shtml
厦工楚胜洒水车位于炎帝神农故里、编钟古乐之乡—湖北省随州市解放路西端七小区99号,(

博后养生加盟  http://www.ashmfg.com/gyg9.shtml
序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生存环境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雾霾”变成人们日常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未若寒兰自飘零在线阅读第八节

    “哥,刚刚是怎么回事?热八的手怎么突然好了。”杨小西把迪丽热八安置到了楼上的空房间之后,偷偷溜了出来跑到杨毅身边如此问道,她太了解自己的哥哥了,她可不相信杨毅所说小把戏。再说了什么小把戏能把人的伤瞬间治好啊!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啊!没看到刚刚迪丽热八看杨毅的眼神是多么的火热吗?简直就像是饿狼看羔羊一样

  • 反派白月光不好当[快穿]之第七章

    出府时已至黄昏,谢怀尘捂住鼓囊囊的钱袋一路狂奔至东大街。因为祭典将至,天黑之后东西两大街都会大开集市,所以黄昏时分大街上格外热闹,商贩们都在抢着搭建集市摊子。谢怀尘一边灵巧地在人群里穿梭,一边懊恼——这个时辰剑阁怕是要打烊了!都怪哥哥!为什么祭典期间还要把他关在家里不让出来?秦伯给他的解释是:上回祭

  • 论女帝的诞生(重生)在线阅读第四章-梦兰离开

    风音将手按在白豹的头顶,隐藏在血ròu中的恶魔之力喷涌而出将白豹的灵魂抓住,天赋施展出来。雪白的光芒笼罩在白豹的身体上,一把一米来长的白色短剑逐渐成型。“短剑吗?虽然没用过,但黑之魔人天生的武器精通不会让我失望吧。”风音笑了笑,将白色短剑握在手中,一种轻灵的感觉从白色短剑上传来。这样,风音总算有了一

  • 天啊,穿越成了招财猫第8章在线阅读

    江云彬一脸尴尬的站在桌子这头。温宜则一脸深情的站在桌子那头。江云彬说:“你是不是疯了?”温宜点头,“我是疯了。你一声不响的消失之后,我就疯了。”江云彬脸颊的红色变的更深一些,“我不是说这个,你怎么能……能……一路全都让人看见了。”他想起扫地阿姨的拖把掉了,前台美女的咖啡洒了,一个寸头帅哥的嘴巴张的能

  • 猎人同人-酷毙人生在线阅读圣巧克力日2 鲜花啊收藏啊

    第二天,黑主私立学园一年一度的圣巧克力日终于到来,普通班女生讨论最多的便是要将巧克力送给谁,反观男生彻底陷入低谷,可恶,都是夜间部那些人害的,弄得他们根本收不到巧克力,班长大发无聊理论被小赖一句你也有可能收到说的陷入幻想,幻想中,琉佳脸带红晕的送来巧克力。“对了,我们不是还有锥生吗?学习优秀体育万能

  • 从纨绔叛将到晚清皇帝第七章

    葫芦娃06“喂,你听说了吗?咱们这精铁矿下面有宝藏!”“什么宝藏?我听说的明明就是秘境!”“秘境?新出的秘境?”一个弟子惊讶的问道。“是啊,没看那些精英弟子都过来了吗,马上那些长老也会过来的。”“是哦,我前天还看到管事在和一个穿白衣的弟子说话呢,那可是白衣,正经的内门弟子啊。”“别说白衣了,我还看到

  • 道术传人之醋意大发(8)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我们还能一起。”说实话,他现在真的有点后悔,当初没有调查清楚那家咖啡店。“我……”突然这个时候,唐文轩的电话打了进来。冷婉心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不想接的。但又怕他找自己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喂,找我有什么事情?”电话那头的唐文轩,见冷婉心的电话总算接通,还传来她的声音,

  • 穿越是一门技术之言老

    这······”林云看到山洞上方那三个long飞凤舞的大字,笔力千钧,看了仿佛灵魂力都会增涨不少。“还是得进去看看究竟。”越往里面走,山洞就变得也来也宽敞,直达到达山洞的终点。“就是这里了!”林云寻着声音的源头,可是到达山洞的最终点时,long吟声却消失了!“传承者!”突然一道磅礴的声音如箭一般射进

  • 开局成了超级女主播第四章在线阅读

    “强悍”并不是说说而已,也不是莽撞行事,必须在勇气拼搏精神之中加入冷静和理智,这一点,在场所有人,甚至包括班主任王志强在内,可能都不如他陈小君理解的深刻。所以,陈小君心头已有决断,却并不慌忙做事,而是缓缓的,再度打开武道修行系统,想要命令系统启动一倍重力效应。和刚才一样强度的重力效应!在冷静下来之后

  • 一不小心当了救世主[快穿]再临现场

    寝室里从进门左手方算起,下铺一号上铺二号,并列过去又从下铺算起做三号上铺四号。三号并排过来下铺是五号上铺六号,最后并头过来是下铺七号上铺八号。床位排号就是这样轮一圈儿,八个床位,分上下四铺。死者是在五号床铺上被发现。进门左右两方靠墙分别有一个铁皮立柜,立柜高约两米,宽约半米。从上至下分作四格,每格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