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异瞳虚实之界之第一章

作者:烨尽天铭 来源:纵横中文网

许乔然的室友周晨晨是个公益达人。

她自己心热热的要去参加义工活动,还非得要拉个伴一起,理直气壮的如同课间去洗手间非得拉个伴同行似的。

“晨晨,我们会选临床医学这个专业就是最无私的选择了,无需再浪费精力在那些花里胡哨华而不实的活动上。”寝室里的头号学霸张滢对周晨晨的提议无动于衷,甩下一句就抱着一堆考研的资料出去了。

“亲爱的,要不是我家那位今晚约我去吃烛光晚餐,我铁定舍身奉陪。”邵静说着还抛了个飞吻给周晨晨。

最后,原本准备赖在被窝里补觉的许乔然就被周晨晨逼着出门了。

因为她一无男朋友二无远大的学霸志向三无丰富的社交活动,在寝室里属于可以随时调动的机动部队。

等她和周晨晨磨磨蹭蹭的到福利院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活动发起人的捐赠仪式,周晨晨见着一时间插手不进去其余的活,干脆自告奋勇去揽了个体力活。

好在许乔然和周晨晨两人看着瘦瘦弱弱的,力气倒是真不小。两人打量了下外面空地上卸下来的生活物资,捋了袖子上去,就开始一趟接一趟的搬了起来。

“这个星光集团我知道,他们的总部大厦就在市中心那边,没想到公益方面做得也挺不错的。”许乔然瞄了一眼物资上面的大Logo,嘀咕了一声。

“对啊,这次活动负责人谈下来的赞助商,出手很阔绰。我们今天来的是特殊福利院,这里的小朋友大都是先天的聋哑患者。其实这些物资完全是毛毛雨,最关键的是赞助商还主动承诺给这里的聋哑患者提供终生检查和治疗的机会,这才是大头啊。”这方面的信息,义工达人周晨晨显然了解的更多。

“恩。我猜星光集团的大金主一定是位面慈心善的老人家!”

“你为什么觉得会是老人家?”周晨晨表示非常不解。

“直觉。”许乔然话音刚落,又扛起了一箱矿泉水往里面走去。

“你把这个也带上吧,不重的。”周晨晨说时又拿了一大捆的卷纸纸巾放在矿泉水的箱子上面。

许乔然个子不算太高,本来徒手扛箱矿泉水也没什么,这会多了捆高叠的纸巾在纸箱上面,几乎挡住了她前面的大半视线,她干脆脑袋往边上一侧,好歹有一边不会被纸巾挡住视线。

她只想着早点干完这里的活早点回寝室冲个澡,这会憋足了劲的就往里面放物资的房间里疾步送去,经过门口的时候,余光察觉到边上有人过来。

她怕自己拿的那么累赘堵住别人的去路,下意识的往侧边一让。

分秒之间,那人已经走远。

估计是过来当义工的医生,千篇一律的白大褂,偏偏就穿的倜傥绰约,光一个颀长笔挺的背影,就完美诠释了衣架子这三个字。

许乔然的大半视线都被她自己前面的纸巾挡住,其实也就是匆匆一瞥而已。

等她走到房间里,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却没再看到刚才那人的身影。

多半是走到前面的绿化带那边去了。

这间放物资的房间的侧边是扇玻璃门,出去是片天然的绿化带,那边林木繁茂绿意盎然。

“看什么呢,魂都快掉了!”周晨晨也搬了一趟进来,正好看到许乔然对着空荡荡的玻璃门那侧发着呆,她说时伸手在许乔然面前晃悠了几下。

许乔然立马收神回来。

“看把你吓得,你最近没背着我做什么亏心事吧?”周晨晨察觉到许乔然吓了一跳,她愈发好奇的追问起来。

“就你想象力发达。”许乔然说完后继续跑出去搬东西。

再过半小时后,她们两人就把手上的任务完成了。

周晨晨在离开前例行去和几位相熟的义工达人聊心得去了,许乔然一个人没事干,也就随处瞎逛了起来。

她漫无目的的逛了一小会,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绿化带那边,沿着鹅卵石的小路拐了个弯,没想到前面居然还有个小小的人造湖,湖边则是疏朗的栽种着几颗老槐树。

许乔然四处打量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那个背影。

她无端觉得有点失望,右手无意识的按压了下她自己左手掌心上的那道疤痕,不禁哑然失笑起来。

“在留疤和疼之间,我相信,还是疼更容易让人忍受。”熟悉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其实都过去好几年了,她甚至都快要忘却其余的旁枝末节了,唯有这句话,一字一句,早已刻入她心。

随着年岁渐长,没想到自己花痴的劲倒是有增无减,光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都能让她心不在焉起来。

郑叙江怎么可能在这里出现呢?他这会肯定是在医院里忙的团团转吧。

许乔然拍了下她自己的脑袋,刚要准备往回走,忽然听到最前方的槐树那边传来一点声响。

她这么一留神,果然看到有两个小朋友似乎在打架,敦实高壮的那位小朋友看着有十来岁,另一个清瘦点的小朋友看着只有六七岁的样子。

实力悬殊,敦实点的小朋友明显占上风。

许乔然心头一惊,早已大步走过去板起脸劝阻起来,“不准打架!”

她这么一出声,那个大点的小朋友朝她瞪了一眼,然后就转身朝前面跑开了。

“小朋友,你没事吧?”许乔然本来想安慰下那个被欺负的小朋友,没想到那个小朋友颇有敌意的朝她瞪了一眼,之后就转身飞快的爬到槐树上去了。

许乔然都已经打算回去的了,没想到就一会的功夫那个小朋友就爬到槐树蔓延出来的细枝桠上去了,而且还是朝向人造湖的那侧。

要是小朋友踩空掉到湖里就糟糕了。

“小朋友,你下来好不好?”许乔然平时最不喜欢哄熊孩子,这会怕出意外,也只得走到树下面,仰头好声好气的哄了起来。

小朋友则是一声不吭的看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偶尔拿手去挠他自己的耳朵,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朋友,上面危险,快爬下来。”她继续耐着性子哄劝起来。

站在细枝干上的小朋友依旧无动于衷的看着她,仿佛压根没有听明白她说的意思。

难道是因为聋哑儿童的缘故,听不到外加不会说话?

许乔然想起周晨晨先前说过的只言片语,又打量了下面前这个小朋友的言行反应,她潜意识里就主观认定了这个小朋友在听觉方面是有障碍的。

好在她以前大一的时候在手语社里呆过一年,也学过一点基础的手语,这会便绞尽脑汁的回想了起来,不太娴熟的打着手语,“树上危险,下来玩好不好?”她一边笨拙的打着手语,嘴上却又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

一直等到许乔然重复了好多遍,树上的小男孩这才放松了一点警惕,开始往下爬了。

许乔然先前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回去。

只不过,眼看着快要爬下来的小男孩突然脚滑踩了个空,许乔然毫无思想准备之下就眼睁睁的看着小男孩从将近一米高的树上摔了下来。

“你、你没事吧?”许乔然吓了一大跳,立马冲过去想把小男孩扶起来。

她还没近身到小男孩身边,前面的拐弯处突然疾步跑过来一个陌生男子,先她之前扶起了小男孩。

“唐宋!没事吧?”那人穿着正装,疾步过来的时候许乔然甚至觉得自己脸上被拂过了一层凉意。

下一秒,那人就神色不定的望向了许乔然。

许乔然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撞进了叶程卓的视线里。

眸光深邃,凤眼显单,眼尾则是隐隐的内双,愈发衬的双眸狭长有神。

砰得一下,许乔然只觉得自己的心头被猛撞了一下,继而整个人都毫无预兆的僵在了原地,急促跳动的心脏像是随时都会从胸口处蹦了出来。

余震不止。

不过,随即许乔然就打住了她自己的思绪。

因为,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人,压根就不是郑叙江。

而且,分秒之间,对面那人就已经神色微愠,就连前一刻好看的无可挑剔的眉骨间都像是隐怒未发,寒意渗人。

这样的神情,这样的场景,此刻落在许乔然眼里,她只想到一个词,护犊情深。

她心头莫名的发毛起来,生怕面前之人误会。

一旦没了底气,就会不由自主的解释起来。

“那、那个他脸上的抓伤不是我弄的……”许乔然生怕此人误会是自己打伤的小男孩,眼下出声澄清起来。

她话音刚落,没想到前一刻还摔的龇牙利嘴的熊孩子突然挣开叶程卓朝前面跑了几步,随后趴在地上,仔仔细细的去看地上的鹅卵石。

那人便也跟着起身。

许乔然这会才完全看清此人的模样。

这世上果然是有一种人,随意站在那里,就是一道养眼的风景线。

她在心里不无嫉妒的嘀咕了一声。

“找不到算了。”那人突然走到小男孩前面,单膝半蹲,朝小男孩做了个手语姿势,不过脸上还是冷冰冰的。

“他在找什么?”许乔然看懂了那人的手语,她明明没看到小男孩丢东西,便也走到鹅卵石的小路上问了一句。

只不过,许乔然这一脚落下去,明显察觉到自己的鞋底上咔到什么东西,她以为是突然冒出来的碎石或者什么的,狐疑的抬脚挪位,原本就趴在地上的小男孩眼睛倒是够尖,立马伸手过来捡起了她踩过的那个小物件。

“已经坏了,扔掉。回去给你重新配一个。”叶程卓继续打着手语,小男孩这才扔掉了手上的东西,闷闷不乐的看着许乔然。

“这、这该不会是隐形助听器吧?”许乔然突然间想明白了过来,脸上惊愕的可以,而且这会完全是惊吓多过于错愕,不过眼下还是故作镇定的询问起来。

“进口的至尊顶级版助听器,市价四万九千九,他今天出门时刚戴的,被你踩了一脚,毁了。”叶程卓也已经起身,言简意赅的说道,语气寡淡的毫无起伏。

越是这样,许乔然心头越没谱。

看面前之人的言谈举止,应该不像是恶意碰瓷的那种人。

可是就这么一个小的只有一丁点的助听器,居然会值四万多?

好几年前她家隔壁的孙大爷也配过一个,她记得只要几百元。虽说这几年物价上涨,而且有可能配置也不一样,不过一下子贵了几十倍出来,这涨的也太离谱了吧?

在于许乔然这种还未毕业的在校生来说,四万多的金额完全不啻于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这么小的东西,要四万九千九啊?”许乔然紧张的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恩,越小越贵。”叶程卓不置可否的应道。

“能、能不能拿回到售后那边修下?”许乔然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多管闲事了。

“这种360度无死角的毁损程度,就没必要拿去为难售后服务人员了。”对面之人依旧寡淡的没有丁点起伏。

“我、我还是个在校生,原价对我来说太贵了,你、你能不能打折下赔偿款?”许乔然底气不足的讨价还价。

“使用还不到几个小时,折旧也折不了多少。”

许乔然忽然觉得自己在学校里这么几年顺风顺水积攒下来的大好人品都在这次给败光了。

延伸阅读

时光里的温柔在线阅读白衣胜雪人如霜  http://www.guaizhuo.cn/xpkd.shtml
丁易愣神之间,那小姐忽然开口道:“有劳小师傅费心,花白衣在此谢过。”这一开口,丁易心

玄幻:老子有三清元神小畜生与老畜生  http://www.guaizhuo.cn/bj16.shtml
这时,林阳走进了隐宗的藏经阁看着周围摆满了书的架子:哈哈,看样子本公子的运气实在不错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guaizhuo.cn/a15d.shtml
于是插班生邹阳被安排在了余轻寒的旁边。据邹阳所说,自己去找老师要求插班并坐在余轻寒旁

神级球王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guaizhuo.cn/s4e2.shtml
手拉了拉弓弦,江城选了一个弓力合适的传统反曲弓,25磅,偏大,一般的成年人是18磅,

首辅大人宠妻日常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guaizhuo.cn/x8v3.shtml
当天,韩家是一片混乱,韩母臭骂吴芝良贱不要脸,又骂老公也不要脸养情妇还让她养小三的儿

西游之潜龙在渊之寻觅(1)  http://www.guaizhuo.cn/xy8q.shtml
苍穹之巅,一个玄衣身影似幻似真,九天碧落劈下的紫金雷电,让他几度摇摇欲坠!分明已是强

网王之无双神瞳在线阅读渔翁得利  http://www.guaizhuo.cn/ppxd.shtml
程飞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跟上去看看再说。随即,赶忙加快了速度

[反叛的鲁路修同人]暮钟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guaizhuo.cn/umer.shtml
剧情神逆转,原本那些批判责备叶瑶的记者纷纷将矛头对准了白露雪,或许是受到了欺骗,记者

少侠少主看对眼[虹猫蓝兔七侠传]机缘已到  http://www.guaizhuo.cn/n4tk.shtml
不周山是一座难以想象的山,其大、其博,不可以道理记。神宵渐渐地走到了不周山阴面,在这

阿三姑娘的裙摆人生若只如初见(四)  http://www.guaizhuo.cn/dnb8.shtml
宋隆昌向深衣男子长揖,“文盛听说阁下爱才若渴,文盛虽不为文学大家,但也自认为尚可。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锦鲤女主在线改命[穿书]在线阅读第7节

    付丧神终于妥协接受志波飞鸟的钱,樱吹雪也表示如果他们再让志波飞鸟难堪的话她还会出来怼他们。其实他们肯接受原因有二,第一是不想看到志波飞鸟为难是原因之一,最主要是没钱的话他们现在是什么吃的都没有,田地里面刚刚才可以长出植物,本丸的存粮都已经吃完了……看着审神者腰间的刀,付丧神觉得有点心累,樱吹雪小姐毒

  • 买个皇帝揣兜里保镖还是保姆?

    第一章保镖还是保姆?朝阳初升,天高气清。明明刚刚入秋,山里的早晨就已经开始泛了冷意。露水混合着泥土的气息,透着微凉钻进鼻翼,沁人心脾。山路尽头是一座幼儿园,牌匾锈迹斑斑的,看上去颇有些年头,甚至有些荒凉,要不是幼儿园内传来阵阵的童稚笑声,定让人疑惑这是不是个荒院。下山路上,一辆骚红色跑车正在快速行驶

  • 哈利波特与护身符之神惹得起(上)(3)

    张泽凯兴奋的激烈回应这女子香艳的热吻,手也不安分再次袭向林汤团衬衫上碍事的纽扣。林汤团一只手把张泽凯更揽向自己,另一手则轻轻勾住了他腰际浴巾的羁绊。“啊!”突然张泽凯一声惊呼,不得以松开了女子绵软的腰肢,转而用手捂住了自己刚才还很是享受的嘴,含含糊糊的怒嚷道:“林汤团!你干嘛啊?!”林汤团不以为然的

  • Wolf欺妻,白露未晞在线阅读第三章

    如今陆离在**圈里的地位无人能及,苏简又和他参加的是同一档综艺,能在节目里以陆离好友的身份参加,定然能吸引不少的眼球。只可惜芸姐虽然如意算盘打的响亮,却被苏简一票否决。什么好友相逢,好友互动的电视剧桥段,放在四年前苏简或许还会考虑一二,如今还是算了吧。“芸姐,发布会马上就开始了。”有工作人员敲门提醒

  • 穿越之家有壮夫郎裂月狼王

    “铃铃铃”随着一声尖锐的铃声响起,陆怀天很不情愿地起了床,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早上11点了。他昨晚刷怪刷到了凌晨,一从胶囊房出来就直接扑倒在了床上,不得不说这个床铺睡得还是很舒服的,至少他做了个好梦。简单洗漱后,陆怀天跟隔壁李奶奶打了声招呼便下楼吃午饭去了,几块钱一份的蒸饺陆怀天吃得津津有味,一口一个的

  • 大帝元始在线阅读第八节

    林然的直播间火的很快,不少的林然的粉丝立刻不断的分享直播间。“卡布奇诺分享了直播间!”“我的爸爸大人分享了直播间!”“爸爸的小棉袄分享了直播间!”……“哥,快来看看这个主播,这个主播虽然帅的让我嫉妒,但是这技术真的是没话说!”……“艾玛兄弟,你都落伍了!还看绿哥呢?快看看爸爸大人的直播,根据他的解说

  • 穿越手机第8章在线阅读

    “它怎么跑出来了?”吕民边走边问道。“我带它出来活动,顺便排便,一不留神,它就跑这边来了,感觉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尾巴都是夹着跑的。”老朱皱着眉说道。“你看!好像在那里!“吕民指着远处不过十米的地方,略带兴奋的低喊道。冬季的夜异常寒冷,在这颓败的污水厂里,更添几分阴森的感觉,周围一些长满厚厚青苔的蓄水

  • [综]身为一条锦鲤之我是祝筑!!!我是良民

    今天是我,祝筑的十八岁生日,天知道老妈给我起了这么难听的名字啊,祝筑,听起来跟猪猪一样.“女儿,来,看老妈给你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刚去买生日蛋糕的老妈一进门,就发出如同河东狮吼般的大叫,我下意识的捂着耳朵,咽了一口口水,然后一脸掐媚的微笑,“什么生日礼物啊?能够让老妈你这么高兴啊!”坐在电脑前的我

  • 醉三千,篡心皇后之双魂人

    啼听叫着:“为毛冰锥碎掉了啊喵!”古瘀解释到:“黄.冰无法对抗怨畜的自爆,那他结出的冰当然也不行啦。”木林森吼道:“谁要听你解说啊!我们现在可是从千米的空坠落啊喂!你可以不要那么淡定吗?!”古瘀道:“你用你的能力做一张大网什么的接住我们不就行了嘛。”木林森:“这里冰天雪地的我去那里找能接人的植物啊!

  • 君临臣下第2章在线阅读

    她的工作,实在不是什么多值得提起的事情。不管是何种时代,工作、养家、糊口都是最基本的生存原则,夏晨星在一个叫做尚卡尔重工的机械公司工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家公司应当还算是个全球较为知名的机械公司,公司的大老板毋庸置疑,是个卫星居民,车间内的人只能隔着显示屏看到他的样子,他们这类基层工人,约莫都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