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六洲梦魂录在线阅读初露锋芒

作者:清风朗月不要钱 来源:17K小说网

十二岁,按照帝国礼仪,陈渊已经可以出席各种仪式庆典了。

这一天,陈渊随着与父亲陈无意进宫。

一路上,陈渊好奇得打量皇宫四周的建筑,尽管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这座宫殿的雄伟,但这远远没有亲眼目睹而带来的震撼强烈。

四周用大理石铺设的平台,外侧用汉白玉为原料的柱墩和栏杆。大殿和房间都装饰雕刻着镀金的龙,还有各种鸟兽图画。屋顶也布置得金碧辉煌,琳琅满目。殿内“彻上明造”绘以彩饰。内陈宝座、屏风;两侧有熏炉、香亭、烛台一堂。殿前月台两角,东立日晷,西设嘉量。

望着雄伟的皇宫,陈渊感到自己心中不由生出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不!准确说是无比强烈的欲望!心中仿佛有无数的声音在呐喊:“我要成为这里的主人,整个大陆都是我的!”自己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他已经能够感觉到内心的欲望已经化为一条金龙,马上就要挣脱枷锁,破笼而出了!

所有的人给皇帝行完礼之后,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陈渊此时已经平静下来,但心中暗暗发誓道:“三跪九叩,早晚有一天,高坐宝座上的人会是我,你的子孙也会像我今天一样!”

帝国的现任皇帝被人尊称为成宗,他今年已经六十岁了,两鬓都有些斑白,虽然上了年纪,难免有时有些糊涂,但精神却是很好。

只听成宗笑道:“各位爱卿,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享用完了美酒佳肴,朕现在可要各位爱卿一展你们的才华了。”

“请陛下出题。”已经位居亚相的祁刚带头答道。

成宗面带微笑地说道:“帝都在大陆上是公认的花都,那么各位爱卿便以一种花为题目,来写一篇文章吧。”说罢,便令人将桌上的美酒佳肴换成了笔墨纸砚。

陈渊一听这个题目,心中不由得大喜,暗自思量,脑中开始不断思索自己的记忆,看看哪篇文章符合这次的题目,很快曾经的记忆又一次被唤醒了。他强按下内心的喜悦与兴奋,提起笔,屏气凝神,开始一笔一划慢慢的将脑中的内容转化为纸上的文字。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好不容易凭着记忆把这篇文章给默写了出来,即便有一些地方缺失了并不完美,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陈渊如释重负,抬起了自己的头,想舒展一下筋骨,却不料与正在扫视群臣的成宗的目光对上了。

见状,成宗不由得惊奇的说道:“那个孩子是谁家的?”

陈无意赶紧回禀道:“陛下,这是臣的儿子,陈渊。”

陈渊再一次离位,行礼道:“小子陈渊,参见皇帝陛下。”

成宗对陈渊说:“小爱卿,把你的文章那给朕看看。”

身旁的内侍连忙把陈渊的文章交给了皇帝。

成宗看完后,满脸的不可置信,一语不发,让人把它递给了亚相的祁刚。

祁刚接过看了一会儿,同样是满脸的不可思议,抬头又将目光转向成宗。

底下众大臣议论纷纷,陈无意更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看看成宗和祁刚,又关切的看看陈渊,正当他心绪不宁时,只听见……

“祁卿,你把这篇文章念给大家听听吧。”

祁刚点头,随即吟诵道:“余察赋花不切其神者,无缺谀美之词。或金堆玉砌,或典僻字晕。或直誉无隐,或晦涩难明。或贬抑众芳,或乱述美人。或缺失余味,或广报花名。是皆偏也。吾今弹指,挥洒绮丽,不求失少,漫写心雯。

看似青龙蓄墨、玛瑙生明、二乔对弈、八仙微酲。昭君将去,丹唇浅晕;葛巾掩面,腰软袖轻。玉环慵起,半酡其月貌;恒娥不语,羞序其芳名。魏紫姚黄,华荣逸雅;赵粉娇红,莺来绣屏。妖姿魅艳,何超乎是?草仙木神,咸汇于今。”

祁刚念到此处,满殿俱静!

成宗感叹道:“我华夏当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陈卿,你可要好好培养你这个儿子,他将来会前途无量!”

此言一出,满殿大臣俱是一惊,皇帝明显是喜欢这个小子了,有意栽培,看来要好好结交一番了,原以为陈家老爷子去世了,陈家会衰落下去,没想到蹦出了个孩子,看来真是天不绝陈氏一族啊。

“是,陛下。”陈无意有些激动的叩头回答道。

成宗于是又高兴说道:“小爱卿,你如果能当场再完成一篇佳作,朕就授予你探花一职。”

以两篇赋就当上探花,这绝对可以说是莫大的恩赐了,当即就有一名大臣站起来表示了反对。

“没关系的。”成宗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对那名大臣温和的说道,“卫卿,你不用担心,朕自有主张。”

那名大臣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同僚拉了拉下面的衣袖,当他坐下来之后,才发现已经有几个人在愤愤不平的怒视着他了,对此他冷哼了一声,并不放在心上。

成宗笑着说道:“朕的题目就是精忠报国,小爱卿,看你的了。”

陈渊漫步在大殿上,静静的沉思着,走了大约十几步,停下了脚步,向成宗微笑道:

“陛下,小子有了。”

成宗惊讶道:“爱卿,已有佳句否?”

陈渊不禁摇了摇头。

成宗感觉自己被耍,皱了皱眉。

旁边一位大臣提醒道:“陈渊公子,你这是欺君之罪啊。”

对此,陈渊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出言反驳,而是对成宗恭敬地回道:“陛下,小子没有佳句,因为小子已经完成了全篇文章。”

说着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缓缓地吟诵道:“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数分,帝国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

亲贤臣,远小人,此帝国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帝国所以倾颓也。”

背到此处,大殿里的君臣已经完全处于了石化状态,他们今天受到的打击太大了,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十二岁孩童竟然写出了这种千古不朽的文章。

看着他们呆若木鸡的样子,陈渊很想笑,但还是强忍住笑意,在他们目瞪口呆的眼光中继续背道:“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

等到背完之后,陈渊组织一下语言,装作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回答道:“启禀陛下,小子近日在家阅览史书,正好看见了太祖皇帝与丞相文正公那亦师亦友,相得益彰的部分。深感二人惺惺相惜,肝胆相照之情,便从文正公的角度写了这篇文章,呈现陛下。”

成宗听完,脸上浮现了一丝落寞和惭愧,语气带上了些哀伤,“小爱卿自比文正公,却也有不下于文正公之才,可朕却远远比不上太祖皇帝啊,不仅才能远远逊于太祖,而且年事已高,怕是不能和小爱卿成为这样的一对君臣了。”

满朝文武闻听此言,大惊失色,纷纷跪倒在地。

先前那名姓卫的大臣宽慰道:“陛下福泽深厚,切不可出此不吉之言啊。”

过了好久,成宗才缓缓说道:“朕只是一时感慨,列位爱卿不必放在心上。另外,授陈渊探花。但是他年纪尚幼,还需好好读书学习,不可骄傲自满。这样吧,让他去帝国皇家学院学习,以为将来之用。等到其十五岁成年时,朕再授予他正六品的侍读学士吧。”

侍读学士,这个官职其实并不高,只是一个六品,而且没有实际权力,可侍读学士却是皇帝的参谋,整日陪在皇帝身边,可以说只有天子近臣才会担任。

下殿之后,朝臣们大多三三两两的议论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更多的来到陈无意身边,夸赞他培养出了一个才能卓越的儿子。

此时,陈渊的外公东方格迈着稳健的步伐,缓缓的来到陈渊的面前,伸出他那厚实的大手,慈爱的抚摸着陈渊的额头,欣慰的说道:“好孩子,没有让你的母亲失望啊。”

“外公……”

陈无意赶紧恭敬地招呼道:“岳父大人。”

东方格微微一叹,带着一丝哀伤的口吻对陈渊道:“老夫子女众多,最爱者还是你的母亲,只可惜……”可能是注意到了自己在大庭广众下的失态,他很快又整理好了心态,打趣道,“不过,我这外孙做了探花,倒是比他父亲强上不少了啊。”

“……”陈无意对此倒是无言以对,虽然心中暗诽,但也不能当着老丈人的面出言反驳。

一名大臣凑过来,恭维道:“公爵阁下,恭喜恭喜啊。”

“德古男爵不必如此嘛,我这外孙儿将来还得还得依靠你们多多照顾呢。”东方格抚着胡须笑道。

有一人插言道:“小公子今日大展才华,令陛下龙心大悦。恐怕要不了多久,我们就得多多依赖陈小公子的照顾了。”

陈无意淡淡的接口道:“温华子爵,你太高看犬子了,他还嫩着呢。今天只是侥幸做出了两篇文章,还居然自比文正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德古男爵瞥了一眼远处的几个人,不屑的开口道:“那个姓卫还真是不知死活,要是今天他真阻止了陛下,我们一定给他点颜色瞧瞧。”

“就是。”温华子爵旁边的一个人也帮腔道,“要不是他运气好,得了个状元,他有什么资格跟我们同殿为臣,现在居然还成了我们帝国的丞相了,传出去,我们帝国的丞相居然是个白衣出身的贱民,让各国看我们帝国是个什么东西。”

闻言,一名老贵族有些不满道:“两位说的话有些太过了吧,就算再怎么有嫌隙,也不能这么说丞相大人吧,尤其还当着孩子的面说,不合适啊。”

德古男爵挺了挺自己的胸膛,摸摸肚子,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口气反驳道:“伯爵,您就是对他们太温和了,才让他们飞扬跋扈,猖狂如此。我听说您在郊区的庄园还被那些农民给耍无赖的霸占了。要我说啊,就一个字,打!这些人不给他点厉害,他们不知道疼!”

老伯爵听了这话,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见双方有了争执,温华子爵赶快开口打圆场,道:“男爵的观点实在有些偏激了,不过也有一定道理啊。今日听到小公子文章中提到了文正公,我倒是怀念起了文正公的时代,哪像现在,我们这些亲贵王公被人打压啊,那个卫绾更是堂而皇之的当起了宰相,真是令人不服。”

在这几人抱怨、争执的过程中,陈渊、陈无意和东方格这几位原本的主角,一直都缄口不言,直到他们越说越出圈了,东方格才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几位大人,已经下朝多时了,咱们还是回府吧,有些话心里清楚,有些人也翻不起大浪来。”

听了东方格的话,众人才讪讪一笑,纷纷出言告退。

临分别时,东方格还叮嘱陈渊有空多去他那儿走动走动,说是自从他母亲去世后,他外婆东方敏的精神也短了不少,让他去陪她说说话。

在回去的路上,陈渊默默地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帝国早年也是贵族共和体制,大权向来都是被以五大豪门为首的贵族把持在手里。虽然在这几代皇帝手里慢慢向集权靠拢,可又谈何容易。

别的不说,例如自己家的陈氏家族,还有外公的东方家族,哪个不是开国元勋,哪个不是有爵位,有封地,朝里有权,家里有钱?五大家族个个屹立近千年,岂是这几代帝王百年的时间能够有办法解决的。

这些年来,皇室依靠开科取士,吸纳官员,扶植心腹,想要从贵族手中逐步收权。可是百年培养下来,朝中平民出身的高级官员恐怕连三成都没占到,更不要说还要去掉那些中了科举后,又拜入老贵族门下的官员了。但从这些贵族今天的抱怨声中也可以分析出,他们不但鄙视普通百姓,连对那些平民出身的官员也是视若仇敌。看来这些矛盾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逝,只会更加的尖锐。

延伸阅读

谁说仙人不自由之回归逍城  http://www.aj12.cn/6d7y.shtml
黛丽决定要再次回逍城去了,那个她之前工作过的城市,尽管她的家人极力反对,理由很简单,

解谜逃生[无限]之第一章  http://www.aj12.cn/nk8k.shtml
淡薄的晨光笼罩着威严气派的魏府,正值初春时节,天气依旧有些冷。魏家祠堂里香火缭绕,味

爱情的花样在线阅读跟天依坦白  http://www.aj12.cn/npu4.shtml
虚空集团,一个研发**的公司,在一年前创造出了虚无系统,虚无系统掌控着很多虚拟**的

玄幻:从捡尸武帝开始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aj12.cn/gn5s.shtml
辛榆本名谭星榆,最初起名字的时候,父亲就想着把“辛”字嵌进去,于是有了这个名字。改过

[综]兔子,把你的镜子交粗来之第七章(7)  http://www.aj12.cn/baie.shtml
凌盛霆淡淡地看着女孩子,那目光仿佛在看陌生人一样。孟茜茜咬了咬饱满诱人的红唇,抓起凌

灵气复苏:我能选择金手指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aj12.cn/uijh.shtml
第九章:飞升雷劫慕远离开半月后,上清峰上方突然雷声阵阵,沉重乌云裹挟翻腾闪电盘踞在上

基因解放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aj12.cn/bg0h.shtml
靖康元年2月,金军带着无数的金银丝绸,满载而归,当年8月,金军又再度南下攻宋,当年1

蓝色天空之镜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aj12.cn/bz4v.shtml
初夏,清晨。朝阳初升,鸟鸣欢快。白羽站在床边慵懒的抬着手,任由六名奴婢忙忙碌碌的为自

如意小赘婿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aj12.cn/b4u8.shtml
花信风坐在车里时候脑袋还处于懵的状态。陆弈岚怕冷,车里温度有点高,花信风嗓子有点干。

契爱成婚:首席夜少宠上瘾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aj12.cn/n2so.shtml
晚上,师父叫我去煮饭,我便做了几个菜,端上桌子,师父难得和我一起上桌,可是他并不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生赢家培训指南在线阅读第八节

    【求鲜花,求月票,求评论,各位绅士可以多来评论区跟橙子讨论点绅士的话题……】二十分钟后,秦明游荡在大街上,心情一片大好。自己的崩溃值,已经突破四万了,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存款余额有了四万,暂时来说,是衣食无忧。照着这个赚钱速度,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挣个几百万家产不是梦。他的任务进度也达到了2/10,一

  • 驱魔之心第十章在线阅读

    没找到刘涵韵,姜紫和妈妈跑到公司来找辰亦铭,控诉他是个出尔反尔的人。认定了是他和刘涵韵联合起来骗肾。辰亦铭只觉得太无理取闹了,并说明她爸爸被抓的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晚上他去找了刘涵韵,发现她既不在医院,也不在家,他这才起了疑心。在抽屉的缝隙里,露出一角纸,他下意识的抽了出来。这是一份刘涵韵的体检报

  • 我的御坂美琴是个傲娇呢在线阅读第10章

    计划着一晚把憨批司机搞得透透的罗伊斯顿热水一泡,毛乎乎的睡衣一裹,一觉睡得天昏地暗,日月不知。被敲门声弄醒的时候还在发懵。“博文先生,醒了吗?”史蒂夫一夜没睡,在客厅找了本书看。很新,一看就知道是装样子的。罗伊斯顿抱住脑袋迷迷瞪瞪,他昨天怎么就睡着了?睡着了……“我们得出发了。”史蒂夫翻开自己的记事

  • 都市之万界大喷子第二章

    柳州城西面百里,有一座月绛山,月绛山顶有一棵数百年的月绛树,月绛树下住着一位月绛木仙子。清明节祭这夜,月绛仙子看着月绛树下的满地祭品香火,满意颔首而笑。这时,自东面夜空飘来一缕红色轻烟,月绛仙子见了,便立在树下,等着那团轻烟徐徐落下。红色轻烟在月绛仙子面前化作一个妙目如星满身灵气的红衣少女。“月老大

  • 都市:从继承一套四合院到巨头之这可爱的系统真过分!哼!

    “我是。。”这声俏皮的声音戛然而止。随之而来,又是那个阴沉狰狞的老妇人的笑声,像鬼魂一样。“啊~哈哈哈哈哈哈”现在你知道是什么了吗?眼前的景象突然一换,变成了一个荒郊野岭,自己站在一条荒凉的小路上。周围都是荒草,在这夜晚显得很是恐怖,天空有一轮月亮,艳艳的过分,带着一轮血色。自己的身影被拉得很长,长

  • 飞卢直播之玄幻世界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这父女三人在这筹谋的功夫,江语之和小昭正对着从他们那带走的一桌子饭菜狼吞虎咽,一阵风卷残云后,江语之擦擦嘴,满足的拍了拍肚子,“哎呀,吃的好饱,没想到这古代的菜还蛮合我口味的。”“小姐,你这是吃撑了,又开始说奇怪的话了。”小昭的肚子也吃得鼓鼓的,整个人摊在桌子上,再也吃不下了。“嘿嘿,小昭,你觉得这

  • 流光不归在线阅读第七章

    “就是这了吗?”经过一路的追赶在森林深处一座雄伟的古堡出现在二人面前……典型的哥特式建筑,高大的建筑风格极具气派,月光下飞舞着的蝙蝠发出一声声怪叫使人有些毛骨悚然……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选择在这里建造一座如此宏伟的古堡?亚逊森林终日不见阳光,毒虫猛兽更是多如牛毛,在这里建城堡倒真是够匪夷所思的……但是

  • 苍天耀世在线阅读第8章

    宋厌之等人用过膳后便打道回府,远远的看见一个穿着蟹青色束腰锦衣的男子踏进宋府的大门。待进到府里时,正见那人从正厅里阔步前来,见到宋厌之宋隐灯,也拱手问了个礼,离了府去。宋厌之侧头看着那人,心下略觉奇怪,便踏着步子去了正厅,只见宋惊鹊一脸烦色地坐在木椅上,手上拿着一张烫金名帖。“大哥?刚刚来的是谁?”

  • 演出来的完美之章白小姐,张先生(2)

    丧尸开始攻击队伍,冰云琼发现了沐剑闵的身影,同时也反应过来他就是幕后操控的那只手,说道:“快看楼顶楼顶上的那个人看起来像不像沐剑闵”夜轩道:“难道说一切都是沐剑闵操控的,他是丧尸!这样一切就可以有个合理的解释了。”何毅儒道:“那么就先杀他,这样其余的丧尸就如同一盘散沙好解决的很。”冰云琼和何毅儒快速

  • 一鸣惊凡第7章在线阅读

    时间过得很快,金迷已经快半个月没见到司南了,这些日子她每天都在跟陈师傅学做伊甸园蛋糕。她的妈妈在做甜点上很有天赋,小时候的她经常在一边看着妈妈怎么做,妈妈还手把手的教过她,久而久之也学会了点。妈妈说:巧克力可以让心情变好。有一次琦儿心情不好,她便想起了妈妈说过的话,她便跑去跟妈妈说,妈妈特地做了块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