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重生金刚之吞噬万界之她君他臣(2)

作者:皇鳝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云雾初懈怠下来的眉眼瞬间恢复往日的清丽有神,她探着身子望过去。

汉白玉台阶之上,青衫锦带的修长身影斜斜倚靠着,细雨蒸腾起的水汽笼罩在他周边,衣袍上的细带从他腰间窜出,随着微风轻轻摆动,他未掌伞,湿了鬓角,也细腻了白皙的*露在外的肌肤。

还未看到脸,便已觉得面前人,孤绝山水,清逸隔远山,不似凡中人。

一切都雾蒙蒙的,像隔了层纱帘,云雾初心尖跃动,她手指忍不住微微蜷曲,从他身边走过,竟是紧张出了一身汗。

真是连看都不敢看的……一看,怕就挪不开眼。

总管太监李日升点头哈腰的掀了帘,将拂尘搭在左臂,低眉顺眼道:“殿内还有治粟内史议事,陛下说娘娘若是来早了,就先去暖阁歇息。”

云雾初点了点头,太后此番设宴,特意嘱咐帝后同心要一并前往。

因着这命令,她才不得不与这草包相见,也多亏了这命令,她才得以见到……他。

身后人的存在感太强,她僵硬挺着背,保持着端庄,拽住了燕泥的手臂,低声吩咐道:“等本宫进去后,给王爷送把伞。”

燕泥不动声色点点头,云雾初才缓缓的舒了口气,弯了腰迈步往殿内走,陡然,听到身后男人的轻哼声。

声音极轻,语调轻佻,嗓音又哑。

云雾初一怔,小小的吞咽口水,在心里咒骂自己不争气,只是声音而已,就逼的自己挪不开步子。

他已然发声,自是不能再假装忽略。

雨势渐大,宫女无声在她头上撑起伞,头上步摇珠钗相互碰撞发出清脆声响,云雾初拖着裙摆已然转了身。

她颔首,唤了声:“雍勤王。”

故作平稳的声线带着一丝颤抖。

她君,他臣,自是他要行礼。

倚着汉白玉石栏杆的男人的面容在云雾初眼前慢慢清楚,即使已在心里描绘千百遍,但每一次见,都宛若初见般失心迷智。

他原本高高束起的发被雨打湿,而变得松垮起来,几缕不乖顺的发丝贴着他的额角,甚至发尾碰到了他高挺的鼻梁。他又一股子懒散气,垂着眼角蔫蔫的盯着地面,无端的让整个人都慵懒随性起来。

他似是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缓慢的直起身子,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

一步一步,他离她越来越近,她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在距她一步之远的位置,他桃花眼眸笑意渐深,嘴角仅仅扯了一个极小的弧度,让这个笑不羁又莫测。

徐胥野拱手,行了个很是不标准的礼,眉峰微挑,薄唇启阖间溢出话语,“请皇后娘娘安。”

说完,也不等云雾初回话,就抬了修长的手虚虚搭放在嘴边,打了个哈欠,他仰着头,瘦削的下颌角流畅优越,棕黑色的瞳孔正透过微眯的眼眶无声的打量着她。

云雾初的视线被他的手吸引住了,丝毫没注意到他肆无忌惮的打量。

他好像又瘦了许多……手骨赤条条的出现在手背薄薄的皮肤上,与他的距离拉近,才发现他近乎透明的苍白皮肤和

——云雾初视线落在他腰间——

和又单又薄的腰背,那身清淡的青衫他似乎都要撑不起来了。

她在闺阁之中时,也曾与姐妹戏谈过这个男人,她对关于他的诸多残暴施虐流言不甚在意,只注意到那一张神仙似的面孔。

这样神仙般的人儿,是不该下凡的。凡人的碌碌烦恼,只会消磨这一身仙气儿。

一语成谶。

他的病大概是又加重了。

云雾初皱起眉,一直攥着的未松开的拳头愈加紧,手心里有了指甲的印子,泛疼也心疼。

她从宫女手中接过伞,又挪了半步,手臂一伸递到他跟前,伞面很大,正正好笼罩住了他们两人。

徐胥野偏了头,垂眸望她。

“雨势渐大,王爷保重身体。有些宴席,最是吵人,王爷最是玲珑,千万种理由,寻一个,便躲了。”

她别开眼,不敢再去看他。

这样的距离,已是他们之间的极限。

这样的话,也是她能说的极限。

她深吸了一口气,眼睛快速的眨了两下,像是下定决心般的再出开口,“便是不能每每躲过,少几次也总是好的。”

徐胥野终于有了反应,他唇上隐隐泛出些浅淡的紫,轻轻笑了。

云雾初忍不住抬头看他,好像是雨落到了左眼,他闭着一只眼缓解酸涩,用另一只眼望她。

他眼眸生的极美,眼里的光彩也极为好看,此时此刻,这样美丽的眼瞳里,充斥着她的模样。

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了自己。

这个认知,让她呼吸一滞,紧接着,就是他带笑的泛哑声音传到她的耳畔。

“小雾初,常言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睡一觉起来,本王就会看到……嗯……太后身边那个不男不女的美人儿端着汤要一口一口喂本王。”

“本王可是没有断袖之癖。所以啊,就来看看嘛。”

他笑意更深,“顺道也多看一眼小雾初。”

云雾初眼睛一亮,不知他话里的真假,他惯常是爱说玩笑话的。

未等她细细琢磨,他下一句话就紧接着而来,“看来进了宫就是愁,瞧瞧我们皇后娘娘竟都愁白了发。”

云雾初面色发窘,就要后退,脚步刚挪,她撑伞的手就被一双冰凉的大掌包住,“小雾初,你年少时,我们见过,你可还记得?”

怎么可能会不记得,最是春风得意好时候的年纪她第一次见了他,第一眼惊鸿,第二眼挚记,第三眼,就已经偷偷把人藏到了心里。

心里****,面上却还是不显,手背上他的体温凉的惊人,四下都是人,她慌张着,想要把手抽出来。

但还未等她用力抽手,徐胥野就已经松了手,他喟叹一声,辨不清情绪,“看来都忘了啊。也是,哪能记那么多小事和陌路人。”

云雾初话梗在喉咙处,却是无论如何也发不出来,她垂了头,看着伞柄上的穗子,一时失神茫然。

说了那些少年往事又能如何呢,无论是否开始,如何开始,他们的结局已然是定了。

陌路,又殊途。

李日升又扬声提醒:“娘娘?还不进去吗?奴才瞧着,陛下议事要结束了,您先去暖阁暖暖身子,这雨越下越大,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呢。”

云雾初方才如梦初醒,微微定了定神,便又挺直了腰背撑起一身雍容华服,她后退两步,开口唤道:“燕泥!”

“奴婢在。”

“为王爷撑伞。”

她说完这句话,就转了身,不再去奢望看他一眼。

到了如今这般境地,为他撑伞,还要假借他人之手。

她步履匆匆,眼角泛红,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的进了暖阁。为自己到如今,坐在皇后位子上,已经嫁为人妇还肖想、渴望他的心感到羞耻。

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已经没办法回头了。

惟愿君安,君好,君侧常有人相伴。

……

云雾初与皇帝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个人几乎是板着脸,坐在暖阁等雨停,又板着脸一同去了湖心小亭。

她是有话问他的,比如,“为什么故意让雍勤王在外面冒雨等这么久,又不召见?”

又比如,“雍勤王的病又加重了,你可知?”

再比如,“他早已成不了你们的威胁了,为什么还要变本加厉苛待他?”

然而,这些问题的答案,她心里再清楚不过。

雍勤王是先帝第三子,皇三子生母卑微,生前无名无分甚至不知道与自己一夜风流的男人是何许人也,连累儿子也是流落在外养到五六岁才带回宫,稚子无辜,尚无所出的皇后怜其丧母,带回自己身边悉心教养,第二年春,皇后诞下嫡子。

养母有了嫡子,自然难免对养子苛责。但究竟是如何苛待薄待,宫中各有传闻,无一可辨真假,但面上,总归是一副母慈子孝的样子。

皇三子野气桀骜,纵然养在皇后膝下,也没练出一幅皇子该有的温和肃正模样,但也着实是先帝几位皇子中最为争气的。

十五岁随北拔军解除边境匈奴纷扰,以一人之力取下匈奴副将领首级;十六岁,继而随北拔军驻营边境苦寒之地,一年内,再无外族敢犯;十七岁,先帝为试其气魄,以将军之名统帅南护军再次北上,激战两年有余,为大梁开疆扩土;二十一岁,先帝崩,班师回朝,铁血手腕护嫡子登基。

这样的徐胥野,年少便足够恣意,年少便令人丧胆,高位上的这两位,又怎么不会怕。哪怕是他亲手将皇位赠与了他们。

如此功名赫赫,却被嘲讽的一塌糊涂。

“跟她母亲一样贱骨头,你们见着哪位皇子往那北境走喽,要冻死人的,肯定是宫里那些个贵人们,瞧不上他呗。”

“十五岁,就杀了匈奴副将,十五岁啊,那得多小就杀过人,真可怕。”

“当初皇长子、皇五子为皇位争的厉害,怎么他一回来,这两位死的死,伤的伤,谁敢说和他没关系。呸,残害手足的事儿都做的出来。”

“要我说啊,那彰宪帝身子骨那么硬朗,突然就不行了,没准就是他动了手脚。从外面抱回来的野孩子,能对自个儿父亲,兄弟有多大的感情。”

“快别说了,年前听我一个在雍勤王府负责采买的姐姐说,雍勤王啊阴晴不定,稍微不高兴就要打骂奴仆,再不高兴,刀就朝着脑袋去了 。”

“对对对,前几日才看到雍勤王府的管事卷着个破席子往坟场扔死人,一扔扔好几个呢。”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话语不间断的流传,越传越离谱,也越传越多人信,英明昭昭的雍勤王硬生生的成了世人嘴里暴虐无常,杀兄毒父的奸邪小人。

云雾初望向身旁男人的侧脸,这张面孔虽与徐胥野有三分相似,但远不如他深邃精致,风华绝代,绝世而出尘,亦不如他傲然独立,雪中独梅。

“皇后在看什么?”皇帝注意到她的目光,扭头看她。

一张脸完全暴露在云雾初视线之间。

这时云雾初方才觉得自己太过可笑,身边这个男人哪有他三分相似,是一丝一毫也没有的,满眼的贪婪、□□、畏缩、怯懦。

步撵渐渐停了下来,湖心小亭近在眼前。

她嫣然一笑,抬手抚了抚发髻,“臣妾在想,若陛下不是皇帝了,那做做说书先生也是可以养家糊口的。”

她在婢子的搀扶下慢慢下了步撵,看着皇帝一脸思索的模样,笑的越发开怀,“毕竟啊,您与母亲所编纂的那些似是而非的话,竟真叫天下百姓信了。”

延伸阅读

情深深雨蒙蒙之心如飘萍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zhongyinglian.cn/p9b2.shtml
听到丁柔这么说,蒋泽顿时精神一震。爱丁堡中学是贵族学校,百分之三十二的股份,那钱至少

龙宫记之首战  http://www.zhongyinglian.cn/p5ss.shtml
虽然何离这时候还完全没有做好战斗的心里准备。但对面那头鼻子正在哼哧哼哧地喷着热气的饿

嫁了个权倾朝野的病秧子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zhongyinglian.cn/sxhw.shtml
拘留所、审讯厅、监狱,三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管你到底有没有犯事,这里盯着你的目光

七海归燕词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ongyinglian.cn/d1um.shtml
手里拿着手机,盛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手机摔坏了,那毕竟也是自己的原因。宸宸小朋友也

(修真)放开那个反派boss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zhongyinglian.cn/gltj.shtml
“哈哈,是不是被我感动了,云儿小姐,来吧!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刘云和卡娜像看傻瓜

男主多少钱一斤(快穿)在线阅读第二章 五年一度的招生。  http://www.zhongyinglian.cn/nmvh.shtml
三年前。创泽大陆,圣龙帝国东南,德诺尔省区。赛德镇,是德诺尔行省,铠曼塞德市辖区的一

升龙天下在线阅读妆都哭花了【求收藏】  http://www.zhongyinglian.cn/y839.shtml
“哼。”迪里热吧哼了一声,拿出一沓文件摆在刘书豪的跟前,“这是我给你找的,适合你声线

九仙骨之太宁湖第一吻(10)  http://www.zhongyinglian.cn/n33l.shtml
太宁湖位于M市福义区春锦街道,福义区虽然位于M市的边缘,离CBD很远,但也是个人口密

欢乐颂之不小心爱上你知心姐姐  http://www.zhongyinglian.cn/daa9.shtml
陶总管两人的房间就在隔壁,方夏和乌廷芳一边走一边交谈。方夏问乌廷芳:“芳儿没有休息下

末世重生之柳意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zhongyinglian.cn/54t.shtml
林秋晗顾不得眼前的美食,一把上前抱住徐婉柔道:“婉柔姐,你怎么了,别吓我!”徐婉柔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末世遭遇修真在线阅读刀剑神域

    「这虽然是**,但可不是闹着玩的。」——「SAO刀剑神域」设计者·茅场晶彦。飘浮在无限苍穹当中的巨大岩石与钢铁城堡。这便是这个世界所能见到的全部景象。“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世界呢!!”看着如同异世界无二的情景,萧峰不得不赞叹茅场晶彦的能力。“叮!!”“系统开启完成,开始检测宿主所在世界的基本信息!!”

  • 哲学狗的纨绔梦记你一辈子?!人干事!

    还属于学前儿童而天天无聊到蛋疼的宇智波来未,终于在这短短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里,找到了两个让她思考而不是让她发呆的好问题。第一个问题在前两章里就有提过,而第二个问题则是,有了写轮眼后,对来未来说到底有什么好处?非常不成器的来未在经过短时间思考后得到的结论则是——“Bro,let’sgotoLasVe

  • 天昏黎明在线阅读第九章

    抱着安全第一的心态,不得不说,拥有真实之眼的秦风,真的是好处无限。若是一般的修行者,若没有学习过专门的药材辨认,根本就认不出药草与杂草的区别的,更别说还能不能推断出,什么药是可用的,什么药是不可用的了。而秦风则不然,拥有真实之眼的他,不论是灵药还是毒药,他都可以一眼就辨认出来的,从不用担心会出现任何

  • 我和隔壁校草网恋了在线阅读第8章

    “也许和她老爹送他的那个勾玉项链有关。”墨菲的一句话提醒了秦银恒,那个勾玉有可能是整个案件的关键。秦银恒想要到外面问一问陈董详细情况,但刚走出房门,墨菲便提醒他“小子!看窗外!”秦银恒猛地一回头向窗外看去,竟发现有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你是谁!站住!”秦银恒追到窗边,那双眼睛也发现了秦银恒发现自

  • 我和女神结婚了之你是谁?(6)

    泽田纲吉在做梦。那个时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Vongola还依旧是他所爱的那个样子。清晨的阳光从后面大大的防弹落地窗中照下,刚吃完早饭的年轻首领悄悄偷懒靠在椅背上小憩。“kufufufufu……我又从轮回的尽头回来了。”“骸?!”年轻的首领一下子坐起,随即又放心的呼出一口气:“不要吓我啊,骸,我还以为

  • 【魔道祖师】直男生存指南之兄弟拜师(6)

    徐东的大水牛生了个小牛犊,管事给徐东放了七天假,因为要给大水牛催奶,需要大人喂豆饼等精饲料照料,这个时代,牛是重要的生产工具,每头牛都在官府登记过,私自偷牛、宰牛是重罪,比府里的下人金贵多了。虽然说是放假,徐东还是要每天割一篓青草回去,昨天一天没上山,不知道李飞怎么样了。没有牛骑,徐东只能凫水过河,

  • 七零年代旺旺旺第八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吃完早饭,夏米就被遥遥骗走了,我自己在家没什么事儿做,就打扫了一下房间。收拾完房间之后,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过多久罗杰来了。一进屋罗杰就说:“呦,屋子收拾的干净真啊!有漂亮妹妹当女朋友真好。”“少编排我,我自己打扫的,跟她没关系。”“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儿。”“骗你干嘛,你一

  • 超神学院之我是华烨之心狠手辣,辣手摧花,正直无私,帅气霸道(6)

    我洗了个舒服澡,穿着新买的兔子卫衣趴在床上,一边等头发自然干,一边刷着微信。刚一打开微信,我就听到微信的消息提示音响个不停,一个显示着“相亲相爱一家人”的这么个五人群不断艾特着我。这什么鬼?传销?网络诈骗?我开始打开脑洞,然后偏不信邪的点开,名片写着“阳阳是个大可爱”的这么个人一直在疯狂艾特我,我看

  • [歌剧魅影]界桥之义父(大修)

    简韵耸耸肩,正准备离开,却看见自己脚边躺着一部手机,简韵将手机捡起来,那是一支黑色的手机,市面上没见过的机型,看起来美观大方。简韵翻来覆去仔细看了看,这部手机应该是私人定制的,连手机屏幕都是采用的特殊材质,手机必须指纹和密码都录入才能解锁。要知道前身对电子产品是很精通的,简韵现在自然也继承了她的知识

  • 走失第7章在线阅读

    事已至此,林苏并没有过多的犹豫,他抓起军用背包,迅速收检装备,装备并不多,两颗老式手雷、一捆老式炸药、一把匕首和十几发12.7MM的子弹,再无其他。林苏的目光在子弹上多停留了片刻,这些涂有不同颜色的子弹在荒原上很难见到,分别是几发高爆弹、燃烧弹和穿甲弹,也是林苏最大的倚仗。这半年来狩猎小队的收获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