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后做哥哥之第十章

作者:陈晓凯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猛地一抬头,入眼的男子面颊上带着汗珠,粘着头发,这并不碍事,只因他黑眸深处有光点闪烁,虎牙微露,酒窝毕现,笑的那么肆意纯真。我的心里顿生一股莫大欢喜。

你竟然来了,凭着一个浑身酒气的人给了一个打不通的手机发的一个地址,就这么过来了。

我看着他宝蓝色的大衣,我的嘴微动,想说什么,可是一个字也没挤出来,讶然地愣着,直直地望着他,不敢置信又万分欣喜。于是乎,我冲他,笑了笑,这个笑,我笑的五分傻,三分颠,两分痴,拼合成十分真。

只因你相信我,这点令我如此的欣喜莫名。

江酒冲我一眨眼,吐舌做了一个鬼脸,我被他这一表情给逗乐了,笑意加深。心里直感叹:江酒啊江酒,好样的!

小弃在一旁早已石化,她嘴微张,眼神涣散。见主管对我的这一笑反应颇为激动地鼓大双眼,双颊激动的泛红,朝我们大步跨来。邻近主管的小弃察觉不对,瞬间解冻,赶忙扯住主管的袖子,大声道:“听我解释啊,淡定啊主管!”主管不管小弃的举动,眼里火光朝我们喷射而来。

江酒转过身冲主管淡淡一笑,提了提手中的白色袋子,一脸歉意道:“不巧,我们可能是等的同一个人。”语罢,不顾僵化掉的主管,扭头一脸关切地问我,“楼上面有微波炉没有,这饭可能有点冷了,没有的话我在附近带外卖过来,不过这饭是妈让我带过来的,想让你尝尝她的手艺来着。”语气自然不做作,令我内心充满了被人关心后的暖洋洋感。

我忙接过白色袋子,一瞥里面果真是用保鲜盒装好的便当,啊,看不出来你心思如此细腻,连送早餐这个构思都构想好了,我的帮手找得好啊!

收敛自己心思,我笑脸盈盈地紧抱着便当忙道谢,“不用不用,阿姨的手艺我怎么能不尝尝,每一粒饭粒都饱含了阿姨的爱心,这爱心牌饭,再冷也暖心,江酒你回去帮我跟阿姨说一声谢谢。”我的无不肉麻地把记忆里能搜罗到的词汇都用上了,我想了想,稍稍有点不确定,见主管的表情无太大变化,心一慌,暗想是不是哪里被他看出了端倪。江酒在我接过便当后,顺势往我肩上搭去。

主管在一切不确定的情况下直击,愣了三秒后,看向小弃,眼里写满了质疑,小弃被他的表情唬的懵住了,好歹是顶头上司,惹毛了不好交待啊。

见主管仍有疑虑,江酒拉着我的手,朝主管大步走去,一脸感激的说着,“你是我们林婵的主管吧,难怪我刚看你如此有领导风范呢,承蒙你的关照,之前我嫌林婵胖了,没想到你让林婵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中,就给塑造成了这般好身材,多谢,多谢了啊!”

主管被江酒的这一番说辞给弄蒙了,此时无声胜有声。江酒这张虚伪的笑脸,摆明了就是变像宣达了主管为了追我,以各种理由加班,增加独处机会,最后二人共进烛光晚餐的不满,这种反话正说,连我都觉得损。

江酒,够强!我对江酒的印象有了一番改观。好吧,那主管,让我来看看你那羞愧,自责的表情吧。

我把对江酒一脸崇拜的表情移开,心里坏笑着,表情期待的望向主管。

“林婵是这样吗?”主管良心有点不安的瞄向我,看来有点效果了,“你不喜欢吃烧烤的话和加班跟我说啊,我把工作全给你揽了。你也不至于想不开和一个毛头小孩子胡打胡闹刺激我啊!”主管的脑袋瓜子的智商不知道我们是高估还是低估了,反正事件似乎朝向了我们始料不及的地方发展去了。

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找江酒啊,比我小的男生,无疑刺激了主管,他爆发了:“年纪小都可以凭什么我不可以?!好吧,你不用说,我知道林婵是心机单纯,所以被你的一脸狐媚相和花言巧语骗了去,小孩子啊,你要骗人骗谁不好,林婵这么单纯的一个女孩子你忍心吗?你本着玩一玩的心态,可我是抱着结婚的坚定想法,你的喜欢就是一时新鲜,你的想法是错误的!”主管说这番的时候双目都是泛着红光,梗着脖子对江酒厉声指责,语言像划人的刀子,一刀接一刀地往我身边的江酒刺去。鲜有看到主管如此激动的时候,平时的主管是个老实人,爱笑,可是发怒起来,确实很吓人。

一想到是因为我气成这样子,我有着微微的愧疚,但一想到他说的‘抱着结婚的坚定想法’,我心肝陡然一怂,子啊!你的喜欢就是一种大男子主义,你的想法是错误的!真想给你一个如来神掌,拍醒你丫的!

主管发泄的时候,江酒都一声不吭,我的心揪紧着,脸涨红,眼神不安地四处乱瞄。

主管一鼓作气的说完,用尽了他大半的力气和脑力,在他力竭还来不及回血的时候,我们江酒同学,带着满血状态,朝主管发了一个大神。

江酒原本是轻拉住我手的,他突然收紧了我的手,眉一挑,虚眯起眼睛,朝主管轻哼一笑道:“人不到死,莫要轻言一辈子。”眼里的气势丝毫不逊主管,无一怯意,自信坦然,那个模样,叫做霸气!

“你的坚定想法在我眼前就一瞎扯的大男子主义,你了解她吗,就起了结婚的想法?你那高贵的大男子主义趁早收回去,你问过林婵的想法吗,凭什么干涉她的生活?她又凭什么一定要听你的话不和我在一起?说白了,你就是赖定了林婵的单纯,死缠烂打兼死皮赖脸,最后加上一个冠冕堂皇的我爱你爱的死去活来的扯淡理由来吃定她。再说,我年纪小又关你什么事了,我们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把你悲天悯人,感怀救世的年头趁早给我收回去,说出来都不嫌肉麻!明明就一个局外人跑龙套的给你两个眼神还真当自己是一个角儿了是不?我们林婵我自己知道怎么对她,不劳你老费心,我就只求你给她正常工作份额我就阿弥陀佛高香颂扬你的大恩大德了。最后再说上一句,无论怎么看,我都比你更像当林婵身旁主角的命。”

江酒爆发了,我瞬间明白了,看上去萌气横生,一身书生气息的江酒,内心深处隐藏了多么毒舌的灵魂。

小弃和我一动不动,傻了,主管眼神洞空,魂没了。

江酒对这番景象颇为满意,暗地里冲我得逞的一笑,看他眉梢里藏都藏不住的笑意,心却陡然间跳动一下,当我发现我们的手紧紧牵在一块儿时,心跳剧烈,我的心脏犹如在进行五十米的往返跑的比赛,一波一波的跳动涨幅,江酒的霸气感染了我。

我的脑子开始犯晕,脑门中闪过一个句子:喜欢一个人,有时候是一瞬间的事儿。

我的脸一下子炸开,慌慌张张地想甩开江酒的手,“小心功亏一篑哟。”江酒压低声音提醒我,我扫了一眼主管,虽然主管目前是痴傻的模样,但看的方向好歹是我们这边。

我面红耳赤地被他拉着,心里惴惴不安地开始东想西想。

主管冻结住的表情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解冻,他的嘴角微微抽了抽,看着江酒眼里一阵复杂,再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盯了一眼,浑身一颤,赶忙把头埋下去。

我听到小弃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暗惊不妙,下意识地往江酒身后躲。

主管的双腿出现在我视线里,我看着横空出现的手上的白花花的食品袋,视线悠悠地往上移去。

主管扳着一张脸,声音有些僵硬,看着我的眼里我竟然看出了几分受伤,不安地想想听他说些什么,却又怕听见什么。

在这种事情上,我到底没有那么干脆洒脱。

他把手中一直拎着的食品袋交给我:“差点把这个忘了,你这几天面色不太好,多吃点补补,快点上来上班吧。”刚说完,江酒就替我接过食品袋,主管手握的紧,江酒面带礼貌的微笑保持接过的动作不变,主管最后用讳莫如深的眼神盯着神情认真的江酒的脸,再看看至始至终都不吭气的我,眉微蹙,手放开食品袋,转身不发一言地走了。

凝着他落寞的背影,我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口气。虽说伤害人家的感情是有伤良心的事儿,可是再这么纠缠下去我要奔溃的说!于是乎,我吁完气后,立马换上感激的表情看着救世主江酒君。

反正都被他拉着,我索性将空出的右手往他我们交握的手上盖去,“恩公,我都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弃瞬间移动到我们身边,一脸崇拜的看着江酒:“小朋友,你的口才和演技是一顶一的好啊!”字里行间中洋溢着对江酒的无限佩服。

江酒被我们扣上恩公的头衔有些微愣,笑意减退,看着小弃,“我不是小朋友,我马上21了。”哦,原来是纠结这个。小弃知道失言了,被江酒这一说有些窘迫。

我收回我的手,“我们都马上25了,你不是小朋友是什么?”我笑笑,“在姐姐面前,你就是小朋友。”

江酒不是很高兴地看我一眼,嘟嚷了一句,“好心帮了你们忙,怎么一下子就要占我的便宜。”哈?喊你小朋友是占你便宜?感情我当个姐姐就这么吃亏?我被他激了激,想冒出个什么来。但看着他因为我的话郁闷的脸,心却软下来。

“那好吧,众生平等,我们都是小朋友。”哼哼,江酒,喊你小朋友的理由可以绕地球十来个往回。咱家的心理年纪可是42,在这个高度上我就可以尽情俯视你。

江酒听到这一句话,嘿嘿一笑,酒窝和虎牙一切萌系道具上场,当晃花了我的钛金狗眼后,他低头看着手中从主管手中抢过的小笼包,摇头直嚷:“唉,好饿好饿。”边说边一个劲的往嘴巴送去。

看他吃的这么快,这么急,还一脸陶醉,我心里一阵唏嘘感叹。这个可怜孩子,多半连家人的早餐都没吃就心急火燎地赶来拯救地球了,我还能有什么理由去纠结他的称呼的这件事呢?再说我欠他的事儿还不止这一件。

小弃被我支开去给江酒买水,我看着江酒,心里的愧疚一个劲儿的往嘴巴涌去,“对不起啊,我的手机卡我换了,忘了跟你说。”

江酒闻言眯眼一笑,拿纸巾擦着嘴,“其实我的手机忘了充电也没电关机了,也想和你说声对不起的来着。”

哦,所以才急急忙忙地穿红绿灯赶过来的啊,想到之前还误会他,真心觉得对不住他。

“对不起,但闯红灯是不安全的,出事了怎么办,你家里的父母肯定担心死你了。”我无不好心的谆谆劝导江酒。

“都说不要当我是小朋友了,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江酒敛去笑,老大不高兴地瞥我一眼。

呃,貌似他对我的语气和方式尤为敏感,我自我检讨了一番,但又觉得颇为不妥,“那你说我该怎么和你说话和相处呢?”不耻下问,从小老师都告诉我们要这么做!我虚心请教着江酒,语气颇为恭顺。

“真想知道?”江酒不甚厚道的卖了一个关子。

我用力点点头。

“首先,撇去恩公这个头衔。”他竖起了食指,比了一个‘1’,接着,中指也竖起,“再然后,我们多说话多交流,就克服年龄产生的对事物的差异态度和想法,手机通话很必要,非常必要,平时见面也是必需,这是必需。”无名指竖起,“平时说话语气自然,有什么说说什么,不必要顾虑什么,就如你说的,我们是平等的。”

我哑然的看着江酒将这几点列出来,脑子为半死机状态,当他最后的“年龄不是问题,一切重在沟通交流。”,令我顿悟了。

贤弟原来不是凭着玩玩的心理答应愚姐的销.魂主意,原来是走做朋友的长久路线,我快速盘算着我身边的男性朋友有几何时,六个男的三个同志两个宅男,余留的一个秦夏也在追赶老婆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嗯,江酒很有想法。我朝点点头,对与男性生物我一直怀抱着各种好奇和畏惧,江酒对我来说很不同,实诚来说,我一点也不反感他,或者更具有情感地说法,我一见他,就能闻到一股清新到骨子里去的味道,心里莫名其妙的喜洋洋暖融融。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那好,江酒,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我表情一亮,对江酒灿生生一笑。

江酒瞬间露出白晃晃的小虎牙和酒窝,一张脸,令我干扁的内心蓬荜生辉,不妙,我的脸红了。错开他笑盈盈的眼睛,我深吸了一口气。

卖萌可耻!

延伸阅读

广交所粤贵银加盟  http://www.johnkerryismyhero.com/gzdg.shtml
加盟区域运营中心国龙公司给到以下支持1.品牌支持:分享国龙品牌;2.开业支持:选址、

特奈特洗衣加盟  http://www.johnkerryismyhero.com/6m47.shtml
特奈特洗衣是北京特奈特洗涤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众所周知,欧洲是世界时装的发源地,

新首饰加盟  http://www.johnkerryismyhero.com/yk8n.shtml
武汉新国内外珠宝公司是伴随着改革开放而成长,又在不断改革开放中得到发展壮大的。新国内

上海恒商珠宝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johnkerryismyhero.com/gtyo.shtml
暂无

梦恒银饰加盟  http://www.johnkerryismyhero.com/b7yy.shtml
梦恒银饰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梦恒珠宝首饰(集团)国际有限公司的前身是香港尖沙咀的一家祖

源美加盟  http://www.johnkerryismyhero.com/x9ap.shtml
源美渔具总部是不锈钢抄网、全磁拉饵盘、漂盒、量杯、铝合金抄网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wellmis加盟  http://www.johnkerryismyhero.com/gm54.shtml
全心专注印刷包装行业ERP管理系统的研究开发。先贤云: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威美坚

惠商天下加盟  http://www.johnkerryismyhero.com/u15g.shtml
北京优力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于2008年,总部设立于首都北京,公司经营面积12

振戎润德加盟  http://www.johnkerryismyhero.com/b7kz.shtml
振戎润德全新电子商务平台+预付卡销售这是一次行业标准的重新定义这是一次历史性的生产技

M购加盟  http://www.johnkerryismyhero.com/gktv.shtml
商品品种上万,精选中国智造,品质如一,具有匠心!所有M购门店配备数据分析师,货品均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姑娘在线阅读第十节

    “常书啊,虽然说因为这件事情,你们夫妻闹的很不愉快,但现在你既然已经说取消这件婚事,我看你们之间也就算了吧。我是真的不希望你们夫妻不睦。要知道你们的婚事,可是当年我跟你父亲定下来的,我们都是希望你们幸福的。”黎老掌门语重心长的道。“岳父,如果仅仅是这样,虽然她们伤害过阳儿,但只要愿意给阳儿道歉的话,

  • 有情可圆拿一手剑姬”

    “神TM祖传大树!”“有一说一,大树还真是EDG祖传的,在EDG打上单你可以不强,但是你必须会一个英雄,那就是大树!”“66666”“好了,我会大树,熟练度二十几万,请问什么时候EDG邀请我去打职业……..”在第一轮搬人之后,EDG首先直接一抢了这个版本最为火热的牛头,不禁能打能抗,还有反手,开团,

  • 让女配无路可走[快穿]在线阅读第8节

    只见斧头落地,原先陈长安站在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大坑,大坑被砸出几米深,这还是中年执事的随手一击。让苏陌心都提起来了,实在是她从没有见过筑基修士对战,自然想不到筑基修士能有这样的威力。更是担心起了陈长安的安危。而跃起离开的陈长安已经和中年执事有着几丈的距离。陈长安看到中年执事嘲笑道:“没吃饭吗?速

  • 洛兰帝娜第8章在线阅读

    “啊呀,啊……!”南宫凝尖叫大吼之后,校园中转而响起了林枫那凄厉的惨叫声,手臂被南宫凝死死的抓住狠狠咬着,只是片刻就已经鲜血直流了。跟随在后的萧岚都有点吓到了,她可是从未见过南宫凝如此嗜血狂暴的一面,简直跟疯了一般。“够了,你,你?”林枫疼得实在受不了了,急忙一把将其推开,一看南宫凝嘴角到处都是血迹

  • 人头峰的秘密第七章

    季岚从侍者的托盘上取了杯香槟,转身慢悠悠走进人群。他在宴会厅里环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自己刚才想找的人。安易焓一身纯白银边的西服,气质在人群中格外出挑。不过,他脸上神情稍显局促,竟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季岚缓缓朝目标走过去。这年头,长得好看和演技好的人都容易红起来,像安易焓这样两种都占全了的,爬

  • 密妃在清朝第4章在线阅读

    “既然如此,那你先把我的气息隐藏一下吧。”塔兹斯对系统说了一声,他还是有些担心被这颗星球的人发现。“系统,能够详细的帮我介绍一下这颗星球的文明和实力吗?”虽然心里非常明白系统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塔兹斯还是问了一声。“这颗星球的名称是阿斯卡星,属于非常落后的文明,但正因为如此,他们有着非常神秘的技能,

  • 奇幻:从城主到龙帝三代火影大叔

    案发现场,火影岩壁惨遭“流星”的撞击,历代火影的雕像无一幸免。烟尘经久不衰,迟迟赶来的三代凝重的抓住手里的金箍棒,他可不相信,夜空的“流星”能够造成如此巧合的意外,况且,他在看到流星的时候,能够隐约感觉到,那焰火包裹的里头,散发着一股恐怖的气息。——刷刷两位影护卫在高空做了一个翻滚,无声的降落在三代

  • 清穿帝君太难了在线阅读第五节

    他眼中邪魅笑容一点点消失,眼睛微微一眯,看着安以沫,满脸危险。她这话的意思不就是叶少是靠钱才娶到她吗?这让叶少情何以堪?而且,还没人敢拒绝叶少!哪怕是拒绝他给你送钱!周围的人也更加好奇,抵债未婚妻?到底怎么回事?他猛的伸手,安以沫趔趄一步,朝他倒去。他稳稳抱住她的腰,让她脸颊靠在自己肩膀,一个无比暧

  • 误红尘之自白

    我叫安诺溪,其实我的故事并不复杂只是有点苦逼而已。我有心脏病,先天性的,所以至今我已苦逼十八年了。因为身体的缘故爸爸从来不准我和其他小孩玩。但就在我以为我要孤独终老的时候,一个叫唐灏的小大哥走进了我的世界,他是我的邻居。他就像颗南非真钻一样闪闪发光,照亮了我的整个世界。他不会像其他小孩一样因为心脏病

  • [德云社]我和我的角儿们之第六章(6)

    太傅与明华公主初遇这场戏,不算排练中的几次失误,正式拍摄时,明薇一共卡了三次。全是小问题,每次张导演喊卡都和颜悦色的,一边讲戏一边鼓励明薇几句,似乎对她还挺满意,明薇表面上虚心聆听,心里的小鼓却一直没停,咚咚咚地敲打着。张导演脾气好有什么用,现在她拍戏的命运,掌握在变态挑剔的穆廷州手里啊。想到穆廷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