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后做哥哥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陈晓凯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时间就在□□等级慢吞吞地提升中过去了,苍天不负有心人,在干错了很多事被雪炎咆哮了很多次后,我在工作中终于能够独当一面了。我正在一旁暗暗窃喜,雪炎把一张严肃八百的脸摆出来。

“啊...哪里又错了么?”我赶忙核对文件。

“你的脸似乎圆了点,笑起来两腮的肉都开始晃了。”

哔地一声......我的头栽到进键盘里。

美女啊,你可不可以不用这么毒舌捏?

我盯着她水嫩嫩的脸,完美的素颜美女,怎么长的那么毒的舌头出来的呢?基因突变,还是因为其他不能说的的秘密?我一边YY着一边保存文档。

那次血淋淋的教训不敢忘啊不敢忘。

“周末怎么玩?”她翻着资料,随口一问。

“朋友叫我去打**。”

“钱备够点。”

我非常不客气地虚眼鄙视她。

“你们打**打的哪种?”

“血战啊!”一提**神马的我提了神,兴致勃勃地跟她继续聊。

“怎么打的?”

“你不是成都的么?血战都不会?”我激动了,难得能用不屑的语气去打击她。

“谁告诉你血战是成都出的?我又跟你说我不会了吗,明天喊我过去,我亮一手给你看看。”语罢,她伸出葱白的右手,在我面前轻轻挥过。

“这可是传说中摸牌妙手,你跟我老实说说,你打**是不是老输?”

呃,你这不是摸牌手,是算命手吧。老实说,一炮三响的事情我经常干。

于是,我微弱地点了点头。

她将她的摸牌手往我肩上拍了两把,“放心吧,那天我一次性把你输的给赢回来。”胜券在握的模样,令我不屑的目光减淡转为半信半疑。

该怎么形容打**那天的景象呢,本来四个人多出了雪炎,我这个功力不佳的人成了替补。抱着抱枕在一旁一杯复一杯地喝茶,可是呵欠还是止不住地打。

我的其他三位朋友是资深宅男,难得看到如此姿色的美女,干脆亲亲热热地和她聊家常。雪炎一打**双腮隐隐泛红,红光外露,倒似在害羞。

三位男士把主要精力用于收集美女各方面信息去了,剩下的就是一边偷看雪炎的神态变化,欣赏美女的如花娇颜,出错牌更是常事。输了换我时,人死活赖在板凳上,怎么赶也赶不下来。

唉......他们四个倒是高兴,我直到都睡着都没能替上去摸一回。

下次打**不喊你出来了。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雪炎满载而归拉着我一路回家,三男士最瘦的秦夏对我颇有深意地叮嘱了一句:“林婵,下次还把这位妹妹带出来啊,她**打的不错。”

是长相不错吧。我无情地来回鄙视他们仨殷情谄媚的花痴嘴脸。

唉......秦夏在我心目中的形象还不错,一直把他当做成熟稳重的好大哥,结果遇见美女,也会变成禽兽。

稍稍高兴的一点,雪炎请我吃夜宵。

当时吃的什么已记不清了,我直接的吃的时候我突然被呛了,然后冲了一条街去买矿泉水。

只因这位美女非常中肯的一句话,“你那三位朋友似乎很喜欢我,特别是秦夏。”

诚然,她的直率令我的口腔非常受伤。

“不过他29了,比我大了7岁。”在我喝水的同时她继续说下去,“最多比我大5岁就是我极限,而且啊,我的想法是尽量到远一点的地方去,这一点,他绝对不会做到。”

我瞅着她认真盘算的脸,来了精神,“你跟我一样想的,我也想到处跑,可是家里就我妈一人,我放不下。” 我算是遇到知音了,分外的高兴,话变的多起来,“我觉得爱情并不重要,一生只有一次,自己活的精彩就行了。”

她冲我露齿一笑,“是啊,凭什么女子就要守在一处守在男人身边磨耗掉自己的事业和理想,我啊,希望我奋斗的时候他能支持我,和我一起奋斗,而不是他去哪里而我非得跟着他。我需要是一个理解我的伴侣,这些面子超重的大男子们,怎么愿和我并肩呢?索性不要,自己倒乐得逍遥。”她说的这一番话,堪堪说进了我的心坎里,我凝着她的脸,突然觉得她是这么的侠气四溢。

当真有些羡慕她,就如她自己说的,“我觉得自己不该活在现代,放到古代,我就一侠女。”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现实生活里,我多久没听到这么英气横生的话来了呢。

“我支持你!”我大声地回应她。

“亲爱的,我们的观点很一致嘛!”她对我的反应很惊喜,很自然把对我的称呼转化了。

那一晚的秉饭夜谈,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们还年轻,等着我们前路是柳暗花明的,有大把金钱,有漂亮的衣服,空闲下来在大都市里自由走动,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

“我们不该过着程序化的生活,亲爱的,对吧?”

......

她对人生各种积极的看法,改变着我。

二月末,三月初,正是春暖花开时,我选择了辞职了,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受雪炎的鼓动,她递交了辞呈,我连招呼都没打,大半个月的工资都索性不要,跟着她侠气凛然地闪人。

我们离开这个城市,痛快地玩了一天,在大都市里找工作找了一周,约好在一起同生活,共奋斗。

我们拟好的蓝图是乐观积极的,我们难得地找到了有共同人生观的彼此,两个人在一起,孤独的时候就不孤单了。

我选择的工作都是收入较低,比较好上手的简易工作,入不了雪炎的眼。

“亲爱的,我们在这儿工作的话,房租解决了,吃饭都是一个问题,没有未来的。”她给我比我一个大大的“X”,拉着我继续在这个大的完全淹没我们存在感的城市里盲目走着。

“可是我们俩个都只有高中文凭,也没有任何的关系,怎么在短时间找到工资高的工作,在这个城市扎根?”我反问她。

找了一周的工作,诚然,我们都有些累了。

抬头仰望在蓝天白云下这一幢幢陌生的高楼大厦被春光反射出耀目的光芒,我们心中却惨淡一片。头上渗出的汗滴留下,雪炎递给我纸,叹口气,告诉我,“我打算回去了,这里不适合我,你呢,是怎么打算的?”

我有些能猜想得到她会说这句话了,没有多大意外地接受了她的离开。

可我,好不容易做出了决定,不忍心放开。我脑子里只有三个字盘旋:去远方。

于是我放开了她的手,没有丝毫的考虑,对着她笑着道别,“我就留下来,我这儿有几个朋友,我暂时住在他们家,慢慢找工作。”

她望着我的脸,“你特别的固执呀。”抱着我,语气无奈中带着几分欣赏,“其实我也想留下来的,但是在这里太难了,不现实。不过,我相信你亲爱的,加油。”

朋友就是这么来来去去的不现实,雪炎离开了我但是我心中还是留有对这个在城市生活下去的勇气,我连半分伤心失落都没有,很坦然地面对了。

我很感谢她她跟我说的那些对人生的各种看法,这些积极美好的语言使宅了很久的我,终于看到以前读书时候幻想未来的自己。像一粒蒲公英的种子,随风而活。那些遗失了很久的自由的梦,她帮我一点一点地拾回来了。她所给予我的这份勇气,坚持我一直走到了现在。

我现在依然没有所谓的大事业,在这个城市里有一份很普通的工作,过着普通的生活。那些曾令我沸腾,憧憬,向往的风景,如今已经看过许久了。热情淡去,剩下的就是生活。

我在这里两年了,为什么会做这么久,无非就是向她证明,向自己肯定,我可以在这个大城市里,凭着自己的力量生活下去。

时间过的越久,我也渐渐明白了,只要要生存,就会工作,然后用工作赚取的钱来享受自由,但是,大部分的时间我都交给了工作,来实现那休息日所谓的自由。其实,在哪里都一样,雪炎的离开和留下,我的离开和留下,都对我们的未来没有改变。我们仍会工作,那些不一样的风景,看惯了就会觉得一样了。

去一个远方,去两个远方,再多的远方,都会回归于现实。雪炎比我明白的早两年,我也没后悔。没经历就不会知道的,对吧?生活是很死板的,我努力地找突破口。为这个想法,我将我套在这个城市里套了两年,两年时间,过的不算无聊,挺好的了。

雪炎回去后蹉跎了几个月,又返回去了原来的地方工作,一点一点地回到原本的状态。分开两地的两年间,我的手机被无良扒手给偷了去,换了号码后我在□□上布告了一条说说,换来N个中奖短信后剩下寥寥几个想主动勾搭我的朋友。石槿算是其中一个,雪炎的号码被我弄丢了,我跟石槿聊了会儿,她告诉我雪炎她交了一个可靠并且对她好的男朋友,随着男友去了外地生活。

雪炎把那个侠女形象从我脑海中推到了,一年之前过年回家时我见过她一面,她依旧是那么漂亮,语气还是很亲切的。

她一直在笑,聊她的老公,聊她现在的工作。

到现在她有了小宝宝,总体来说她很幸福,这就行了。

回忆里的雪炎一张笑脸是那么开怀。我开始在想,古代里的那些侠女,是否也幸福呢?

延伸阅读

每日每夜超市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bs5v.shtml
新疆每日每夜超市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集零售、管理、配送等功能为一体的大型

阆羽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ghxj.shtml
阆羽翡翠玉石主要生产销售批发系列中重量级饰盒饰品盒礼品盒珠宝盒珠宝袋.产品定位于面向

PRECIOUSKRISS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dzo5.shtml
PRECIOUSKRISS箱包总部经销批发的箱包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

圣宝德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ydqd.shtml
圣宝德壁纸总部经销批发的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

康尔顺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a7vm.shtml
康尔顺手机壳总部自2001年成立至今十余年,工厂面积3000平方米,从事塑料、五金产

安泰装饰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disf.shtml
安泰装饰装修,注册资本501万元,是一家以建筑装饰工程设计与施工以及建筑、装饰材料销

奇贝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nrz0.shtml
奇贝少售是集设计、开发、生产及销售为一体的专母婴用品综合型企业,特别致力于母婴新奇特

希望城早教投影仪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5wo.shtml
希望城早教投影仪整体解决方案,中国儿童教育领导品牌。希望城早教整体解决方案包含了书、

拓邦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gur1.shtml
湖北拓邦幕墙门窗科技有限公司一直“坚守”不生产“廉价低质”门窗的理念。始终坚持寻找质

摩思卫浴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ujon.shtml
品牌介绍摩思是以生产和销售洁具、卫浴产品为主的一家企业,生产可靠产品,塑造可信品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伪装值max(快穿)在线阅读天空一声巨响,薇洛闪亮登场

    “其实我们领航人主要的工作,就是要找出有才能的猎人候补并且带到会场。”凶狸狐边带路边自豪的炫耀,小杰非常配合的露出星星眼。“如果想要不依赖领航人抵达会场”“跟登天一样困――”突然一颗什么东西从天上滑过,接着就飞速坠落到地上,“嘭――”的一声砸出一个大大的深坑。烟雾散尽,薇洛灰头土脸的从坑里爬出来。天

  • 怒踹扶弟魔女友之后之感应元气

    苟旦心神沉浸在了修炼中,达到了忘我之境。根本没有注意到此刻,他的四周点点晶辉撒下,围着他转啊转。可是就在他的身体外面徘徊不休,哪里有半点想要进入苟旦体内的样子?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刻钟,两刻钟……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一天,两天……不知不觉间,天已经蒙蒙亮起。苟旦突然觉得眼前一亮,一点点灵光一闪一现的

  • 男妃带球在线洗白[穿书]在线阅读第10章

    “江浩,晚上想吃什么?”“我……我想吃西红柿炒鸡蛋!”江浩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自家哥哥的平板,偏头答道。“嗯,还有呢?”流理台边,男人半倚着,漫不经心地随口又问:“吃完这顿明天送你回去了,想吃什么给你做。”江浩一听到“送你回去”四个字,美好的心情骤降,声音弱了下来:“还有……红烧排骨吧。”江延做饭的

  • 娘子,快住手!在线阅读第八章

    白振在回去的路上,一边拆开信封,一边奇怪。厚厚一沓,应该不会送钱,那又会是什么。抽出来,是七八张照片。白振抬头瞅瞅旁边的临然,一边将照片塞进去。刚好被低头的临然看个正着。就听见低低的声音,“照片,拿出来。”临然一只手压着白振脑袋,一只手就要去抢信封。江心怎么可以把这种丢人的照片给白振看!“哥哥”白振

  • 喵生为何如此艰难[快穿]第六章

    乡下的小巴车就是那样,能遮风挡雨不出什么大的机械性故障就好了,其他的就不要要求太高,小巴车上没有空调,只有司机大哥头顶上挂着一个蓝色的小风扇,头顶上的几根头发被风扇吹得东倒西歪。这会再看看坐在我对角线上的冷野寒,他的头发黝黑浓密,额前的刘海随着夏日暖风肆意飞舞着,他长得很有少年感,一点都不像读完研出

  • 我靠撒娇征服世界在线阅读第八节

    “师尊,您是不是可以出手帮我解决体内的那粒种子了?”叶皓仙没有称呼杨问天为老爷爷,而是直接口呼师尊,这样能显得更加亲密。杨问天笑着点了点头,“为师这里有三种方法解决这个问题,第一种是施展大神通之术建木神术,此法可以使你毫无痛苦的使你丹田中的种子发芽,但需要三年的时间。”“第二种是为师直接出手,但是这

  • 全球中二病在线阅读第一节

    夜幕降临之后,长鸣街整天街道都安静下来,悄无声息。夜晚的天空一个星子也无,幕布笼罩般乌黑泱泱一片。桓宅就坐落在长鸣街东面,占了好大一片地方,几进几出的宅子,又是带跨院花园子,里头自是不缺假山石湖水榭,面积实在算不得小。说起来桓家在泰安县可很有些名声,本地人就没有不知道的他家的。桓家祖辈往上数着好几代

  • 魔帝追妻无下限在线阅读救我

    他知道,过两天就是杨歆琪和李荣升的婚礼。他绝对不会,把她让给别人的!到了下午,很快就有人将杨父杨母带到了这里。杨歆琪这才知道,男人无非就是想见他推到更深的地狱里。“爸,妈!”杨歆琪在看到父母的时候,想要冲过去,然而却被身边的男人拽住。“霍司墨,你放开琪儿!”杨父在看到霍司墨的动作,瞬间就有些怒了。奈

  • 祸乱后宫之参军,初见李二牛

    和原剧中一样,何晨光还是让范天雷叫走了谈心了,说的的何晨光一愣一愣的。“王滟兵,出来,有人要见你。”“好来,谢谢警察叔叔。”“解放军叔叔好,解放军叔叔有啥事吗,按理说我这也不算是大事啊,用不着解放军叔叔亲自出手吧。”“解放军叔叔这是不打电话了,亲自来找我了?”王滟兵坐在椅子上看着范天雷就想笑,不知道

  • 穿梭世界的隐士高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听到来自后排的叫喊声,胥老师稀薄的头发都竖起来了,他目光锐利地扫向后排,在看到只有赵酒一个人倒下去之后,他稳了稳心神:“来我们看下边的翻译,先给句子断一下句啊……”赵酒大概是摔惯了,这回凳子还没倒地,他就一个翻身跳到了旁边,稳稳地落了地。余意见他身手敏捷的样子,越来越觉得整个三中都是疯了才会把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