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没恐难望在线阅读虎鬼(五)

作者:囧囧天下事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阿云再一次看了看自己,一时不知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然后他回过头去看萨多。

萨多被吓得不轻,哆嗦着却找不到地方依靠,一脸虚弱。

赫里踱步走向他,萨多抖着嘴唇问,“你、你们到底是谁?”

“我们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小命。”赫里对他道,他冲小白勾了勾手指,示意它走近萨多,便道,“你如果说实话,那么我考虑让它别吃你,不过它的食量很大,万一你说得太慢了或者扯谎,它可能会忍不住——”

“好、好,我说、我说。”萨多慌忙点头,他身家性命都捏在这个看起来不像中原人的英俊青年手里,怎么都得听他的,“是我骗了阿云,暗示他被虎鬼诅咒了。”

“布泰呢?”

“布泰跟着阿云闯入祭坛,我是不得已……”

“他们小时候也闯过祭坛,那时族长的死,也是你不得已而为之?”

“也算是不得已……我其实是个逃犯,可没想到身份被他认了出来。”萨多嗫嚅说,“那时布泰和阿云忽然闯入,他们看见了我跟族长的争执,无奈之下只好将先他们迷晕。这一带很早就流传虎鬼的诅咒,我也听族长提起过,想来想去,就把族长的死推给虎鬼,让布泰和阿云做为整件事的见证者。”

“沉木又是怎么回事?”

“我曾在一卷记载巫术的书简里见过它的样子和功用,对巫师而言它们是至宝,但据说早就绝迹了,没想到竟然如此大量生长于岭南。我当时无意逃到这座山中,一发现它们,就不打算再逃亡。”萨多说。

“哦,是有恃无恐了。”赫里冷冷地道。

被这么直白地说出来萨多脸上挂不住,他不甘示弱说,“它们是能沟通天地神鬼、召唤云雾的神木,就算再厉害的巫师也要靠各种介质来达到目的的,早几年发现它们的话我早成名了,哪里还需要逃亡。”

“原来如此。”赫里喃喃道,随即转向阿云说,“事实上沉木与血腥味混合能使人产生幻觉,再加上有人刻意暗示,所有的祭祀都是为了让你相信自己才是虎鬼,萨多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把一切嫁祸到你身上。”

阿云闻言抬起头来,“幻觉……”

赫里问他,“你仍然想不起来吗?”

“我……”阿云闭上眼睛,喃喃地道,“我小的时候,根本没有被虎鬼咬伤……是吗?”他紧紧皱着眉,问,“那我经历的是什么?”

火光熊熊,阿云仿佛看见了当时萨多严肃深沉的脸,而祭坛边另外一个人是……族长!

他与萨多争吵,却没防备地被萨多手杖里的匕首一刀刺中,他躺在地上痛苦挣扎,萨多用毡毛紧紧捂住他的脸。

萨多的目光冰冷,没有一丝留情。

他当时害怕极了。

那时哥哥在自己的身边,捂住他的嘴,害怕他发出声音惊动到篝火边上的人。

良久,一切才安静下来。

哥哥拉着他的手拼命奔跑,他们很害怕,可树林里到处是灌木,年幼的自己不小心被地上的藤蔓绊倒在地。

哥哥弯下腰背起他,可当他抬起脸的时候,萨多正冷冷地站在那里。

他的嘴角,泛着冰冷的微笑。

“原来是他……杀害了族长……那么我的哥哥……”

“我想那晚应该是你哥哥跟着你发现了祭坛,萨多怕他想起往事才会灭口,他用虎鬼加以暗示,让你不疑有他,反而怀疑是自己杀害了布泰。”

阿云头脑逐渐清明起来。

偃一直静静地跪坐在仍在燃烧的篝火前,即使火光仍在,却似也无法照进他深黑的双眼里,就听他低缓地道,“只要不再烧沉木,山林里的雾气过几年就会散了。”

“这雾……也有害处吗?”阿云不由问。

偃说,“如果没了动物,这座山和这里的树木用不了几年就会死的。”

阿云似懂非懂。

偃望着雾气弥漫的山林说,“如果雾散了,希望飞鸟与昆虫能将沉木的种子散播到别处去。”

赫里一直看着偃,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此时的偃显得过分哀伤。

然而更恐怖的是他就这么说着话,忽然毫无预兆地把手伸进篝火里,似乎想要触碰那些早已被燃尽的灰烬。

“你疯了!”赫里见状倒吸一口冷气,跑过去抢出他的手。

可已经来不及,偃的手已被烧伤,整只手都变得通红,原本修长有力又好看的手迅速肿了起来。

他闭着眼睛,喃喃地道,“人类总是只顾自己,他们从不会考虑到树木也是拥有生命的。”

赫里闻言浑身一震,他忽然意识到偃是在为被烧死的沉木们哀悼。

“你啊!就算难过也不要这么对待自己啊!”赫里大为心疼地看着他的手道。

“我亦是人类,所以应该受到惩罚。”偃却道。

赫里一怔,不可置信地道,“你是你,不是那些伤害树木的人啊!”

偃像是累了,对赫里道,“抱歉,你走吧,别管我,我还要在这里多留一阵。”

赫里瞪着偃,他知道一时之间说服不了他,可偃的手伤成这样他又怎么可能丢下他独自离去,好半晌,他转头问阿云,“你能不能帮我打点清水来?我要为他包扎伤口。”

阿云点点头,很快用竹筒取了水来,却见偃仍然跪坐在祭坛上,赫里仍然捧着他受伤的手,表情气鼓鼓的。

见阿云回来,赫里对他道,“你找根树藤把萨多绑起来,稍后我就跟你下山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给村子里的人们知道。”

阿云点点头。

赫里随后又转向偃的手,他的眉皱得紧紧的,压根不知道从哪里着手治伤,反倒是偃自己一脸若无其事,痛得狠了才微微蹙眉,赫里从那时他的腿伤就意识到这个人有多能忍痛,再重的伤也不会吭一声。

“你又不会煮饭,又不会照顾自己,一不留神就弄得自己浑身是伤,也不会好好对待伤势,你就这么离开,你的家人一定急得四处找你。”赫里一面为他上药一面喃喃地道。

偃沉默着,不说话。

“你那么在意树木,却不在意自己,只因为你是人类,但你有没有想过,世上也会有在意你的人,也会因为你的伤势跟你现在的心情一样,一样觉得难受?”

偃仍是不语。

“既然你不需要朋友,那么我也不会再缠着你,人与人总有离别的一天,但只有一点,希望你能多关心自己一点,不要让我担心。”赫里嘱咐着偃,仔仔细细包扎完毕道,“好了,要小心伤口不要碰水,那我走了。”

一直到最后,偃还是不发一言,赫里叹一口气,摇摇头,带着萨多、阿云和小白回到村子里。

“他怎么了?”阿云问

“他有他的路要走,我们本就不同路。”赫里垂首道。

“可是看他的样子,好像……很孤独。”阿云低低地道。

赫里回过头,偃用他那只没受伤的手托着腮,孤零零面对早已燃成灰烬的沉木,坐在夜色下一动不动。

为了帮助阿云,赫里又在村子里逗留了好几天,后来他又去过林中祭坛,偃已不知所踪,他知道有些事即使是担心也没有用,就只能慢慢将这个人抛下,人的旅途中会遇见很多人很多事,不是每一件都能强行留下的。

他还记得小时候曾抓过一只鹰,他把它强留在宫里,那只鹰最后却病死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由意志,偃也有他自己的追求,四个月下来,赫里多多少少对偃有些了解,最初相识时他认为偃是无情是任性,但实际上偃是一个相当无害的人,他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不会动坏脑筋,也不会利用人,他的心思非常单纯,这才是四个月下来赫里一直放不下他的原因,这样的人的确只适合生活在山林里,而非在人间。

树木不会说话,也不会欺骗人,跟他们在一起,偃想必没有任何压力。

也罢,只希望他将来好好的,长命百岁。

虽然他只知道吃水果,但至少还有饥饿感,一个成年人总不至于把自己给饿死,这种事他想再多也没用。

五日后,赫里向村民们道别,临去前他特意叮嘱阿云,“记得别再烧沉木,希望你代替我好好守护那片沉木林。”

“我哥哥为保护我失去生命,留下我,所以我一定会为大家,为帮助我的你、小白,还有那个人多做一些事。”阿云看着赫里,郑重其事地道。

赫里露出微笑。

下了山,找到之前的小山坳,马车仍在。

赫里驾着马车一时不知该去哪里,于是打算任马自己带路,结果一掀开车帘,却看见偃正舒适地躺在里面休憩,听见动静,他睁开眼睛,见是赫里,很自然地开口道,“有吃的吗?我饿了。”

一瞬间,赫里展开了笑颜。

沉木,上古木,燃之有香,其叶白色,燃尽之末极轻,能悬于空中,以生雾。

延伸阅读

DDK地垫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b7b1.shtml
国际化品质地垫品牌“DDK地垫”-品质与价格同优!商用防滑垫防滑地垫及除尘地垫特别解

小树苗婴儿用品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xs6m.shtml
小树苗婴儿用品:英国伦敦的LittleTree小树苗婴儿洗护精品,灵感源于大自然的纯

雷东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d26c.shtml
雷东用品少售建立了一套完善的人事管理、生产管理、质量管理、财务管理、营销管理、信息管

香包桥单肩包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pb7y.shtml
香包桥皮质单肩包生产工厂位于华南地区皮具之都的花都狮岭镇。香包桥皮具公司是一家集皮具

金尼斯卫浴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7qm.shtml
所谓市场定位,就是根据竞争者现有产品在市场上所处的位置,针对消费者对该产品某种特征或

小兔贝贝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6gjs.shtml
小兔贝贝婴儿游泳馆是全国专业集婴儿游泳、母婴用品、儿童理发、婴儿纪念品、胎毛笔、手足

雪颜蔻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dbcp.shtml
雪颜蔻护肤品是广州市雪肌化妆品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公司OEM/ODM面膜贴护肤套盒、原

速智达漂移车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sx16.shtml
广州超泽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速智达智能自动漂移车集趣味、益智、健身、运动、休闲于一体,思

新力温灸系列产品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gsws.shtml
新力温灸系列产品包括艾条熄灭器、温炙包、温炙器、艾炙盒等多种产品,主营产品系列有:针

贵州茅台酒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gbld.shtml
贵州茅台酒独产于中国贵州省遵义市仁怀市茅台镇,是汉族的特产酒。是与苏格兰威士忌、法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极乐净土在线阅读第1节

    “阿升,你接大啊!你想啥呢?”“阿升,你亚索玩了这么多把,怎么还这水平啊?”“阿升,你出肉行不行!”“卧槽,以后你别玩中单了!行不?”在红星网吧,五黑连坐的后面,过去了两个大长腿的妹子,其中那个长得特别可爱的姑娘,看着吵吵嚷嚷的几个人,不禁吐槽道“哎,这些人怎么打个**还骂人啊!你看看最里面那个帅哥

  • 梦境与未来第8章在线阅读

    张金宝到家后,徐娅立即接过儿子的书包和水壶,还跟送他回来的唐甜打了声招呼。“甜甜要不要来我家吃饭啊。”唐甜挥挥手说:“不了,我妈也做了饭,我回去啦。”等人走了后,徐娅看着正在咕咚咕咚大口喝凉白开的儿子说:“你在学校看到傻娃了没,他哭了没?”一脸的好奇。大中午的,没客人,张国华在看家里那台黑白电视,正

  • 又想骗我养猫在线阅读第10章

    仔细阅览了一遍,发现此秘法果然是奇思妙想,阴阳转换调动周身大力,把握周身每一点精气流转,操控自身生命能量力场,自然把潜能尽数激发而不伤身,这已经相当于拥有了先天真人的一些神通。三阶的《乾坤大挪移》只是运功秘法技巧,不算修炼功法,是以只花了100点能量,系统就帮忙运行了数遍,传授技法经验,自然飞快掌握

  • 洪荒:最强魔祖罗睺第四章

    在座多有江南文士,也不乏吴中学子,素仰沈周之名望、才学、技艺者众,以为师表,更有数人当少年口出狂言之时便欲挺身辩驳,今听鲁唐生句句道来,一者恭敬拜服,二来合情入理,不禁欢欣鼓舞,采声雷动,轰然赞一声:“正是!”少年气急攻心,待要反驳时,鲁唐生滔滔不绝道:“你说先生‘这诗么勉勉强强’,岂不知先生学识渊

  • 繁华结在线阅读第十章

    李斯的病床上有着一堆衣服,她的身后还有一排拎着袋子的黑衣人,耳边是王守义的絮絮叨叨。“你看这件是华国著名设计师安达的经典之作,粉粉嫩嫩的绝对适合你。在看看这个!你看着闪耀的白色裙子,这手感……”“粉色的!粉色的好,这个黑色也好。”李彦龙也没有一点骨折的人的样子,在一边时不时接王守义的话,还拿起衣服对

  • 不想暴毙就失忆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我说胖哥,等兄弟我完事了,你再上。你手那么油腻,你碰到的地方我都没了欲望。”痞子有点儿愤怒,这么漂亮的女孩他还是头一次上,如果被胖子揩了油,岂不可惜。胖子摸了摸后脑勺,嘿嘿的一笑,别过去脸,免得自己又忍不住。痞子又将注意力放回女孩的身上,看那饱满挺拔的玉R,深深的R沟,粉红色的R罩充满了少

  • 潜龙蝶影之黑钻石特工在线阅读第七章

    王虎大呼:“对,陆姑娘说的对,以后就是一家人!”其他人也是举起了酒和茶,一起说道:“一家人!”说罢,几人将碗里的液体一饮而尽,然后相视一笑。李天说道:“如今我们在一起,既然是想共谋富贵,就不能太在意个人的得失,大家先把自己手里的银子拿出来放到一起,虽然大家的钱都是有多有少,但不要在意这几两或者几十两

  • 网游之入圣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敢死队每人手中一个碗,有士兵抱着酒坛将碗中倒满酒水,旅长也接过来一碗酒,将碗举在胸前。目光灼灼的看着敢死队的弟兄们说道:“弟兄们,如今的局势,大家也都看见了,鬼子抢占了咱们的东三省,又侵占了热河、察哈尔,现如今,兵临城下,准备一举越过山海关。长城是华北的最后一道防线,若是长城失守,关内的亿万同

  • 我的小攻看起来还行在线阅读第3节

    “首领……见……我?”月城晓嘴角抽搐。真的不是她胆小,而是她太清楚朝雾老师的剧本里,森鸥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她这点小心思、打的小算盘根本瞒不过森鸥外的眼睛。“别怕。”中原中也冲她笑了笑,安慰道,“你对首领实话实说就行了,他不会为难你的。”不不不中原君,我实话实说他才会为难我。月城晓艰难地在心里吐槽。

  • 【综主FGO】 我是咕哒君?在线阅读第三章

    敖宇现在的身体虽然是个分身但多少有点本尊的一些力量,飞檐走壁还是不在话下的。成小玉的父母身为商人还算比较富裕,三人的车子开到了一个还算高档的小区。敖宇刚要跟上就被拦住了,是那个女孩成小玉。“你为什么要跟踪我?”成小玉向敖宇质问道“我……”敖宇被问住了,对啊,我为什么要跟着她呀。“我感觉你是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