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古董君,快到我碗里来!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鱼妙清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木子的初吻就在这个不平静的夜晚画上了句点。他想,这种很纯、很真的感觉每个人一生之中大概也就这么一次。他能感受到她所回应的每一个细节,也能感觉到她的心在颤抖的声音,也能感应的到她心里的依赖。直到若干年后每当他回想到这一幕心里都会不禁升起一种悸动,同时也会带有着一种莫名的痛。记得有一本书上这样说过,一个男人一生之中只有第一次的恋爱是真的。也许这句话是对的。总之,爱的感觉如此销魂!

木子和王芮华就这样旁若无物的拥吻着,不去理会那帮兄弟们善意的嘲讽。一直到几乎要窒息才喘着粗气彼此分开。

贾哥在一旁一直看着他们笑,而后语重心长的对木子说:“木子啊,你要懂得疼爱芮华。她从小就没有妈了,受了太多的苦。你要懂得哄她开心,她虽然偶尔会有点小性子,但你要学会迁就她。”

王芮华一脸的娇羞,像是一个待嫁的少女被人说到了心事。小声的嘀咕着,不知道是自语还是说给别人听:“真婆妈!像个老太婆!”

木子温柔的把王芮华搂在怀里,对贾哥说:“放心,我说过的,我要让她每天就只会笑。”心想,虽然自己并不知道怎么才能哄女孩子开心,但是她这么乖巧,只要自己用心的去疼爱她,就算不去刻意的哄着,她应该也会很开心的。

贾哥长叹一声:“那就看你的表现了。”说完顿了下,然后又笑呵呵的说:“好吧,这酒我已经是喝饱了,我要回去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然后又向王芮华说:“别玩太晚了,差不多就回去休息吧,我先走了。”说完长长伸个懒腰,向大家道别后朝楼梯口走去。

木子目送着贾哥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他觉得今天的事情像是一个陷阱,好像所有的剧情都是安排好的,就差他这个角色来表演了。他无法明白在他跟王芮华这件事情上贾哥所在的立场是什么。他凭什么会这么放心的把自己的表妹交到一个背井离乡的流浪汉手上?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当时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害怕失去而想的太多,直到王芮华因为一场车祸而去世之后,贾哥才对木子说出了所有原因。而在那个时候,任何理由都会变得苍白。

正在木子胡思乱想的时候王芮华推了他一下,说:“发什么呆呀?”

木子干笑着:“没事,可能是酒喝多了,有点头晕。”

王芮华调皮的笑着。还亲昵的捏着他脸腮上的肉,说:“是呀,脸都红的像猪肝儿了,真好玩!”

他也微笑着捏着她的鼻尖儿:“小妮子,你笑的好得意哦!”

她嘿嘿的笑着,木子不禁又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她在木子怀里撒着娇:“你刚才唱的那首歌真好听。以后天天唱歌给我听好不好?”

木子笑着逗她,说:“那你要天天给我亲才行,不然就不给唱。”

她捶了木子一下,嗲着声音说:“讨厌死了,哪有这样的?”

“一会要不要洞房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明伟那小子一脸阴笑的站在他们旁边了。

“滚一边去!”我木子没好气的对他笑骂道。

明伟龇着牙,一边儿手指点点着:“看看,看看!这叫什么?这叫见色思迁!你都不觉得给男人丢脸?”

“你这种人就应该拉走枪毙了去,你还是不要说话了!”还没等木子反驳他王芮华已经接上腔。木子不禁觉得好笑,有势力还真是有优越感。

明伟一愣,顿时语塞。估计是因为跟王芮华还不熟,所以搞不清楚这玩笑该怎么开下去。

木子得意的笑了一阵儿,对小黄说:“闹够了咱们就继续喝酒去!别在这瞎扯了!”说完他就放开王芮华,打算去拿酒。

王芮华一把拉住了他,一脸关切的问:“你还能喝么?脸都成这样了!”

木子亲昵的捏了下她的鼻尖儿,逗她:“你比酒更容易醉人!”

明伟做了个呕吐的表情,说:“我这吃点好东西不容易,别给我制造阴影好不好?”

木子学着王芮华刚才语气对他说:“你还是不要说话了!”

明伟气的只瞪眼说不出话。木子呵呵笑着塞给他一瓶酒:“别瞪眼了,喝酒吧你!”

明伟接过酒瓶,斜着眼怪声怪气的说:“你小子越来越坏了,怎么以前没看出来?”

木子不禁朝他后背上猛擂一巴掌:“还喝不喝了你?”

明伟一仰脖子灌了口酒,依旧斜着眼阴笑着:“斗嘴你们是两个人,我不是对手。喝酒这玩意,你就等死吧!”

估计是酒精和王芮华事件的原因,木子也不怕了,不示弱的狂灌一口说:“那好,今儿个咱就不醉不归了!”

明伟马上就拍着巴掌大声叫喊:“兄弟们,兄弟们,今天咱们要开怀畅饮,喝他个昏天暗地。最重要的是要把木子那小子放倒,刚才他们两口子合伙欺负我来着。”

担子和大黄也一起举起手里的酒瓶回应着:“喝他个昏天暗地...放倒木子...”

木子当场就懵了。心想,怎么突然间把矛头都指向我了?不过,如果他不喝的这酒的话,那就把这难得的气氛突地浇灭了。他不想扫大家兴就只好抓起酒瓶冲他们喊:“谁怕谁呀?不就是酒吗?水嘛!”然后跟他们纷纷碰瓶以示决心,然后,一瓶酒一饮而尽。

这瓶酒喝完,木子真的是有些晕了。就觉得脑子轰轰的响,就像要爆炸了一样。把酒瓶放地上的时候差点一个踉跄摔倒。还好小担搀住了他。他冲他们摆摆手说:“我估计是顶不住了,再喝非吐不可。”

明军不屑的说:“啤酒就是凉水,喝完撒泡尿就什么都没有了!”

明伟一听,来了个点子:“这样吧,咱们就在楼顶对着107国道撒尿,你如果尿的最远,那你就不用再喝了!”

木子心想,这还有两个女孩子呢,能这样干么?笑骂他:“你小子一肚子坏水,这种不要脸皮的事情我可干不出来。要干你们哥俩回家站你们家楼顶尿去。”

明伟指着旁边说:“你看,就剩下四瓶啤酒了,你要不干的话,咱们就一人一瓶吹了它,或者,让你的妞儿帮你也行。”

木子心里暗骂,这王八蛋看不起人,不就一瓶酒么,又不会喝死人。把心一横:“少废话,拿酒来!”

明军闻言直喝彩,马上把四瓶酒全都打开。一人一瓶分到手里。

小担第一个举起手里的酒瓶,心情似乎有些激动的说:“哥儿几个里面也就我最小了。所以这瓶酒我就敬各位哥哥了。”说完就有先干为敬的架势。

结果被明军一把拉住:“你敬个屁啊?今天不分大小。”然后又冲哥几个说;“哥儿几个共同干了这瓶,以后咱们就是好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明伟在一边插了句:“有女人是自己的!”

几个家伙立刻开怀大笑,纷纷举起酒瓶大呼:“喝!”然后个个仰起脖子猛灌。

要说这酒,木子真是喝到顶了,现在他基本上已经是捏着鼻子往里灌了,不过即使是这样也没能把这瓶酒给干下去。喝到半瓶的时候他就吐了出来,那样子真是惨,连鼻孔里面都在冒啤酒沫。并且胃里面开始翻滚,想吐的感觉不住的往上顶,他实在顶不住瘫坐在地上。

王芮华见状,惊慌的跑过来,一边试图把他从地上搀起来一边对他埋怨着:“刚才就说你不能喝了,还死撑着。现在难受了吧?”

可是她单薄的身子怎么可能搀的动他?当她拉几次没拉动木子后,急的对那仨家伙直发火:“你们是死的呀?都不知道帮帮忙?”

几个家伙刚要动手就被木子制止了,他拉长着声音几乎是**的说:“别,让我休息会。一会就好!”

王芮华一脸关切的样子:“时间也不早了,要休息就回去休息吧。”

木子迷迷糊糊的问:“现在几点了?”

明军看了下手机告诉我:“差不多11点了,咱们也该散了。”

木子迷离着眼睛,摇摇疼痛的脑袋。略做思考一会儿:“芮华,你先回去吧,我没事儿。何况还有这帮兄弟在。”

王芮华哪会听这个,很坚决的说:“我不走,除非你跟我们一起。把你留在这里我可不放心!”

木子本来想说些吓唬她的话让她先回去,可是那翻滚的滋味让他把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我强忍着胃酸在身上摸索着,然后掏出一把钥匙递给王芮华:“先帮我收拾下我的床,收拾好了我就回去睡觉。”

“真是的,还这么多事?”王芮华抱怨着拿起钥匙就朝楼梯口走去。

他冲她的背影喊了句:“在603!别走错房间了!”

哥几个一看**已经要结束了,纷纷打算收拾东西。明军对那哥俩儿还有小娜说:“收拾下东西去。准备撤!”

木子一听,马上就吼上了:“撤个屁!咱们还没完呢!”

三个家伙被木子这句话惊得大叫:“你还要喝?”

木子用手撑着地勉强站起来:“喝个屁。就是不喝了,咱当爷们的不要守承诺?现在,咱们就水冲107!”

木子这番话直接让这哥仨大跌眼镜,谁也没想到他冷不丁的就冒出这么句话。一个个的都傻那了。

他一边深一步浅一步的向楼顶护栏走,一边就松皮带。明军见状就向小娜使了个眼色,小娜很识趣的就下楼去了。

估计大家伙都已经憋了很久了。一看小娜下楼了,马上就一字排开,趴在护栏上卯足力气往外排水。看着一条条水柱如同瀑布似的往下坠落,然后就听见哗哗的声音。试想一下,如果有人刚好从下面经过会有什么后果?木子他们开怀大笑着。

他们这次放水足足放了一分钟。至于到底是谁尿的比较高点、远点也没人去追究,只是后来他们就多了一个口头禅——站得高,尿的远。站的更高,尿的更远。

解决完放水问题后,哥仨就开始陆陆续续把那些设备往楼下搬。而木子本来想帮着搬来着,可是他现在连走路都有点困难了,再拖个东西的话估计就出事了。

等他们收拾完所有的东西也快到十二点了,也是到休息的时间了。王芮华也回到了楼顶。而木子呢,就背靠着护栏在地上坐着。他们就把木子围在里面盯着他看。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回去。可是木子又困又累,根本就不想动。就冲他们摆摆手,说:“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我呆一会就下楼去。”

小担问我:“你自己能行么?”

木子一下就叫上了:“靠,刚才你们又不是没看到,我走路不还是稳稳当当的?”

王芮华也对他们几个说:“你们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了。我看他这会儿好多了。说话都比刚才利索了。”

这哥几个这才说了些告辞的话纷纷下楼去了。

王芮华站在我身边也不说话,就瞪着我。木子不禁觉得好笑。那感觉就像他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在做一件淘气的事情。

木子冲她呲牙傻笑。她终于忍不住开腔了:“你就打算在这过夜是吧?”

木子不回答她,伸手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倒在怀里。

她挣脱他,没好气的说:“大半夜不睡觉捣腾什么呀?”

木子看着她说:“我想抱抱你!”

“都给你抱了那么久了,还没抱够啊?”她细声说。

木子仍旧是盯着她:“我永远都抱不够!”

她愣住了。木子再次把她拉倒在怀里,而这次她再也没有挣扎。

木子深情的对她说:“抱着你的感觉真好,我真想就这样抱着你一辈子都不放手。”

她轻笑着:“那饿死了怎么办呀?”

他轻吻她一下:“饿死了咱们就在阴间继续抱着,谁也别想把咱们分开!”

她嗲着声音:“甜言蜜语!”

他问:“喜欢听么?”

她害羞的支吾着:“喜欢...”

他们谁也没有再说话,就这样抱着感受着彼此的心跳。这是木子第一次感受到“无声胜有声”这个词语的精妙。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细声的对他说:“我困了!”

他也轻着声音说:“困了,就让我抱着你睡吧!”

她轻声“嗯!”了声,然后又说:“唱歌哄我睡觉好么?”

木子低头看着她的小脸,真是说不出的柔情。忍不住又吻了她一下:“好吧,想让我唱什么歌?”

“就你刚刚唱过的歌。”她撅起小嘴。

木子忍俊,清唱起来...

她把脸贴在木子的胸膛上,双手环抱到他的后背上。静静的,渐渐的,两扇眼皮合在一起。

随后木子再也撑不住而失去知觉。

延伸阅读

达摩加盟  http://www.iso-dis.com/nnqu.shtml
达摩渔具在这个外似繁华的社会里,人们嘈杂的心灵深处渴望着那份久远的宁静,达摩面壁九年

唛哆哆KTV加盟  http://www.iso-dis.com/uflv.shtml
唛哆哆KTV全国诚邀加盟商,用音乐为您包装上千套主题包厢设计,多功能区域设置,休闲静

石磊加盟  http://www.iso-dis.com/x4q4.shtml
石磊毛巾是一家从事设计和生产香皂花,创意礼品蛋糕毛巾的生产厂家。石磊毛巾产品涉及:创

哈哈熊早教加盟  http://www.iso-dis.com/s70j.shtml
CCTV哈哈熊早教项目是水木动画于2009年针对0-6岁学前儿童全力推出的完全贴合中

喜豪士家居用品加盟  http://www.iso-dis.com/sskn.shtml
喜豪士家居用品加盟_公司简介喜豪士家居,诞生于网络时代的家纺家居直销领导品牌,涉及窗

瑞朗腕表加盟  http://www.iso-dis.com/bt5u.shtml
瑞朗腕表加盟详情企业简介公司成立于90年初,是一家专业从事礼品钟表生产和销售的集团公

江兴不锈钢装饰加盟  http://www.iso-dis.com/ps8p.shtml
西安江兴不锈钢装饰有限公司本着“客户,诚信至上”的原则,与多家企业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

千色彩绘加盟  http://www.iso-dis.com/bhnn.shtml
千色彩绘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彩绘又名叫数字油画,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就已风靡了欧美,

邻里世纪加盟  http://www.iso-dis.com/yfy8.shtml
尊敬的企业家朋友您们好!我不知道您需要什么?但我愿意告诉您有个行业可以让您,抢占时机

金火炬手机充电器加盟  http://www.iso-dis.com/acws.shtml
充电,国内外统一:金火炬建立国内外统一的手机充电器连接标准,所有上市手机,都将支持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时光倒流无悔青春在线阅读第1章

    “从今天开始,我就为自己而活。”楚南站在父母的墓前喃喃自语。随即他就苦笑一声,他没想到意外来得如此突然,他才刚刚大学毕业不到半年,父母就因为攀登喜马拉雅山遭遇雪暴而亡。当时接到这个消息时他满脸不敢置信,以至于受了极大打击,安排完父母的后事之后,他整整颓废了半年。楚南摸摸胸前的珠子,这是他父母留给他的

  • 言与君山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声如地狱般冰冷的声音响起,让舒静全身上下的汗毛都在颤抖。舒静下意识的猛然回头,这一回头,舒静差一点魂飞魄散,四肢僵硬的如木头一般杵在原地。“啊啊啊~~~”舒静的尖叫划破了澡堂的寂静,甚至划破整个校园的寂静,惊悚的回音直接能把胆小者直接拉下十八层地狱。回头的刹那,舒静捂着右眼清晰见到澡堂的中间一个头

  • 七零年代种田生活Ⅱ在线阅读第7章

    混沌魔猿走了没多久对感受到了光明魔神的气息,于是混沌魔猿就加快了速度。很快,混沌魔猿就看到了光明魔神,看到光明魔神混沌魔猿直接一个跳跃就跳到了光明魔神前面。“光明魔神你不要再跑了,你是逃不了的啊。”混沌魔猿对着光明魔神说到。光明魔神看着眼前的混沌魔猿知道自己是跑不了的了,于是就准备和混沌魔猿拼命了。

  • 黄昏恋(校园)病之初—复读(3)

    说是睡觉,其实陈曦并没有睡着,她想着任晓静说得喜欢的感觉,好像和她的感觉一样,所以陈曦觉得这应该就是她喜欢上了他吧!在睡不着的状态下,她脑子里又出现关于李敖的场景。他和她说话、和她打闹,和现实中完全不一样。她已经连着好几周是这种状态了。她好像已经习惯这种状态了,或者说她有点迷恋这种状态。快放假的时候

  • [全职高手 韩文清]可念不可说在线阅读第七节

    尹小楼和癞子全神贯注的听着,生怕漏掉了一个字。吴掌柜沉了沉声继续道“别人家不收这玉牌,是因为他们守规矩,你看你俩穿的这破衣娄嗖,拿着这么一块好玉来当,都拿你俩这玩意当赃物呢。我不收,是因为我知道其中的文章。”吴掌柜的神情变的严肃起来。他看尹小楼和癞子也不做声,满脸紧张的等着他的话,他便接着说了下去。

  • 全能男神:神棍老婆要亲亲在线阅读第7节

    噗噜噜──莫基璟从水里探出头来,不断地咳嗽着,整张脸都被咳红了。他一边爬上岸,一边从嘟囔着:“真狠,竟然就这样把我给丢进水里,要不是我在水里能呼吸,还不得被淹死了。”上岸后,莫基璟拧着湿透的衣服,又顺了顺自己的头发,有些嫌弃的闻了闻身上的味道,总觉得有些难闻。“这水也不知道是怎样,怎么这么臭,我的世

  • 黑暗恐怖在线阅读第十章

    “白曦之大人吗?”赤魂有些发颤的声音在电话的另一头响起。“嗯?你的声音什么情况?”白曦之敏锐的察觉到了赤魂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喜事!大喜事啊,白曦之大人我有些太激动了!”赤魂说道,发颤的声音变成了喜悦的颤。不是他变得快,而是萧小小的匕首已经刺穿了他的咽喉的肌肤。他明白,如果在露出什么马脚,这个看起来

  • exo之恶魔法则第二章在线阅读

    女人穿了奶白色居家服,领口有些松垮,露出小巧精致的锁骨,再往下是个不算小的弧度。下半身穿着黑色的长裤,腿半盘着,一只脚被压在身下,另一只则蹬在地上,肌肤嫩白如玉,脚趾上涂了鲜红的指甲油。她漆黑浓密的长发被随意挽起,有一缕没扎上的被挽在耳后,面上素净,粉黛全无。正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衣架,衣架上是一件香奈

  • 混在超神学院当咸鱼在线阅读第四章

    在木山,木原二人及绿色劲装女子和二十来位的游历武者联合绞杀下,五只垂角牛倌和五十只垂角野牛都成了地上的尸体。一番厮杀过后,众人都有些疲倦,而天色也暗淡下来,青烽也不想晚上赶路,大几十号人在牛骨河床的一处瀑布岸边扎下来营垒。“少主。”青烽三人燃起一堆篝火,木原忽然道。青烽正拿出一个垂角野牛的大蹄膀,抬

  • 重生绝世女神第九章在线阅读

    之后的事情,铭已经记不清了,对他来说,那是一次深刻而又惨痛的经历与回忆。那四个孩子是否还好,与他无关,唯一知道的是莉莉。她被一个姓佐藤的一家人收养了。而他回去的时候,自己家的房子被所谓的“亲戚”霸占了。真是恶心啊,他能做什么呢?报警?所谓的警察肯定只是过来和稀泥的。毕竟他年龄小,这可是个致命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