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弃女重生之神医太子妃之第五章

作者:小小牧童 来源:红袖添香

每个人的生活总能找个词概括形容,不管贬义褒义。

沈迎夏的生活说好听点是舒适安稳,说难听点是平淡无聊,她的学生时代也是这样。

沈迎夏生长于H市的一个小镇上,她爸是小镇上的一个小领导,她妈是小镇上中心小学的语文老师,与他们的职业形象不符,沈风同志温和老实,优柔寡断,夏云女士嫉恶如仇,个性强硬,当年沈同志初入职场,遇到来办事的夏女士,一见倾心,现在沈迎夏爸妈的老朋友们还会打趣沈迎夏他爸当年是如何如何追到的她妈妈,虽然夏女士每次看沈同志不顺眼时都会嘲讽一句自己“当初看走眼了”,但总体来说,他们还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沈迎夏在一个友爱的环境下长大。

人有逆骨,但沈迎夏可以说“生性温和”,除了家里人知道她的一些坏毛病,沈迎夏一直以品学兼优“乖乖女”的形象示众,高中时顺利地考取了H市最好的H一中。

不过在那里,沈迎夏就是中国高中生群体中普通的一道剪影,而每个高中总有那么几个风云人物,或高调或低调,反正就是你认识他,他不认识你的一种存在。

张放就是以沈迎夏为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对立面。

当张放在高中身为风云人物的形象和现在的形象重合,沈迎夏不无惊讶自己不但撸了他家的狗、蹭了他家的饭,还幻想和他搞个对象。

她高中的时候是个正直的学生,特别瞧不上年级里那些个招摇撞骗的装逼人士。

哪料到今天。

这人物形象的改变效果不亚于整容啊。

*

新的工作周开始,张放真的给沈迎夏准备了早餐,他哪天早上如果做了早饭,就会给沈迎夏留言,告诉她做了什么,如果想吃就去吃,不想吃就放着,碗也不用她洗,实在体贴的过分,让沈迎夏想给他发工资。

沈迎夏自回忆起此张放即彼张放,就无法直视他们之间友好的邻居关系了,她心情复杂,甚至开始考虑搬家。

程一炀不明白,“为什么,这有什么尴尬的?”

“我现在的感觉就像搬家搬到了高中的教导主任对面。”

“高中教导主任叫什么名字?我忘了。”

“我也忘了。老头?”

“哈哈,对。”想起教导主任小个子大光头,程一炀笑了好一会,“可是张放又不是教导主任。”

“感觉很像。”

程一炀回想了下,“虽然成绩好但他也不是什么遵规守纪的人吧,”他突然悟出了些道理,“沈迎夏,你别是暗恋过人家吧。”

“没有。”

“那你心虚什么?”

“我没有心虚。”

“你别装,你不是有想法你别扭什么。”

“我就是尴尬,换任何一个以前认识的人我都尴尬。”

“那你举老头的例子干嘛。”

“张放的尴尬程度堪比教导主任。”

“所以啊,为什么就他让你感到特别尴尬?”

“……”

程一炀在那头得意地笑了,“被我说中了吧,嗯?校草面前自卑了?”

“我们高中什么时候有校草了?”沈迎夏嗤笑了一声。

“他不是吗?反正我当时听你们女生天天提他。你别自卑啊,高中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这就是缘分,叫那个什么,额,久别重逢,破镜重圆?”程一炀又问,“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搬过来都多久了,怎么会没有认出来他是谁啊,我一听名字就想起来了,你这记忆力……”

吵死了。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沈迎夏把电话挂了。

不过程一炀说得对,她怎么会一点都没有想起来,那几天沈迎夏表面上毫无异常,实际上脑海里一直有一个小人在折磨着她,像被唐僧念着紧箍咒的孙悟空似的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脑袋——“你怎么会没认出来他!”

但这情有可原啊,这都过去快十年了,她连同班同学都想不起来名字了,为什么还会记得张放这号人物。

另一方面,沈迎夏在想该不该和张放提一下这件事:我们不仅是大学校友,还是高中校友。

不提吧,双方对彼此身份认知不同,徒留沈迎夏一个人尴尬;提吧,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纠结来纠结去,沈迎夏琢磨着找个契机随机应变。

*

这个契机很快就来了。

也就是C市和H市太近,使得沈迎夏爸妈毫不担心地给她寄了极重的包裹,乡下几十斤纯手工的糯米粉和面条,包的严严实实的几十个土鸡蛋,各类干货,几个西瓜大的竹笋和包菜,甚至还有一大篮子草莓,等等。

沈迎夏非常无语,一边把东西理入冰箱一边打电话和她妈抱怨,电话那头的夏云女士声称这些都是无污染没农药的绿色产品,“我特意去园子里摘的,和外面买的那些不一样的。”

“下次别寄了,草莓这些东西快递很容易烂的。”沈迎夏说。

夏云女士:“这次烂了吗?”

“……这次没有。”

“天气热起来我当然不会寄了。”

夏云女士叮嘱她把分些给新邻居,最初她听说女儿的新邻居是单身男性后,直叫她小心点,门窗锁锁好,沈迎夏随口替张放辩解了几句,当妈妈的风向就变了,问这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长相如何,哪里高就,沈迎夏赶紧三言两语搪塞开来。

“你和新邻居相处的怎么样啊?”这厢沈妈妈又提起了这一茶壶。

“就那样。”

“噢噢,那不错就挺好的。”

挂掉电话后,沈迎夏新奇为什么人总有撮合别人的兴趣,而她自己面对不错的异性,明里暗里潜意识里也总会将其嵌入“交往对象”的模板里审视一番。

读书的时候一男一女做同桌,一般情况下大家总是默认两个人有暧昧关系或会发展出暧昧关系,而那时的确有很多校园情侣都是做同桌或者前后桌时熟稔起来的,沈迎夏不知道这之间有多少是氛围的作用,她高中也被起哄过,明明不喜欢对方却不免脸热。

如果两根火柴有性别,大家大概就更想看它们干柴烈火直至燃烧殆尽吧。

沈迎夏想起程一炀和她说的,学生时代***谈恋爱最爽,不管怎么亲密别人只当他们是好朋友,老师抓情侣怎么也抓不到他们头上。

沈迎夏当时评价这是“地下恋爱好者们的福音”。

*

沈迎夏把所有东西整理好后,列了个清单发给张放,解释了下这里有好些是她妈妈准备的要给他的。

过了十来分钟,张放给她打了电话,沈迎夏接通,张放说:“替我谢谢阿姨。”

“不客气。”沈迎夏说。

“我今天回来会比较晚。”

“嗯,你大概几点回来?”她问,其实不用和她报备,沈迎夏想,她会带老大去散步的。

“七点半之前吧。”

“好。”

那头顿了几秒,问沈迎夏吃饭了没,沈迎夏说没有,礼节性地回问他吃了没,张放也说没有,“你饿吗?如果你还没有很饿的话,我给你带晚饭回去吧,我现在在解放路这里。”

解放路有一家沈迎夏特别喜欢的餐厅,既然张放主动提起了,沈迎夏也没客气,跟他说她想吃那家店的油爆虾和海鲜烩饭,“就在解放路牌坊那里,我把地址发给你,导航也可以找到,我充了会员,结账的时候记得报我的手机号码。”

张放轻笑着应道。

这个电话挺亲昵,沈迎夏隐隐有些慌张,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照常带老大下楼溜了一圈,现在的小区绿化都规划得很好,沈迎夏一般都牵着老大去伴湖的那片大草坪玩。

早已过了春分,以春分到夏至的这段时间来说,白天在慢慢变长,但对于每一天而言,这样的变化极慢极小,春天的晚风有点沉闷,在湖畔稍稍会多带些湿意。

老大今年三岁多,体积也不小了,沈迎夏把飞盘扔出去,它极敏捷地奔向飞盘,很快叼着它摇着尾巴朝沈迎夏跑来,沈迎夏心都萌化了,心里直呼怎么会这么聪明可爱,真是小天使。

应该所有看见老大的人都会这么觉得,沈迎夏已经发现老大作为一只狗的回头率极其高,有小孩子看见它就走不动路,老大也不怕生,如果有陌生人想摸一摸它,面对他们友好的触摸,老大会表现得非常体贴,像是深知自己的魅力,实在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沈迎夏非常骄傲。

遛完狗回去不久,刚喂饱老大,张放也回来了,沈迎夏一闻味道就知道他点了不止两道菜,打开袋子,他几乎把每一道招牌菜都点了,沈迎夏不动声色咽了咽口水。

“听你的描述这家店好像很好吃,我就多点了几样。”

“诶,那我们……”

“AA?”

“好的。”沈迎夏心安理得地坐下了,说起来她第一次留下来吃饭那次是张放做了培根蛋酱意大利面和菜肉浓汤,特别好吃,好吃到沈迎夏还想再吃一遍,但没好意思开口。

他家的餐桌是一张款式简约的木制四人桌椅,房间的装潢比沈迎夏的好很多,一是家具齐全,二是他品味不错,那次她生病后,张放说他第一次见有人不装修直接住进新房。

时至今日,她后悔的事情太多了。

张放还打包了排骨瓦罐汤,鲜香清美,有一点点偏甜的余味,沈迎夏喝得很舒畅:“在店里吃味道更好。”

“下回有时间试试。”

这时张放的手机响了,张放没避着沈迎夏,“诶,奶奶。”

他说的是H市方言,沈迎夏耳朵都竖起来了。

“嗯,在吃饭。”

“今天下班迟了。”

“嗯嗯。”

“没事。”

“好。”

这对话,沈迎夏心想,和她妈在她吃饭的时候打给她如出一辙。

挂了电话后,张放解释了一下,“我奶奶。”

沈迎夏吸了口气,开始表演:“诶,你是H市人啊?”

张放看了她一眼:“是啊。”

“我也是诶,我刚听你说H市话我才发现,我一直以为你是C市人。”

张放看起来不怎么惊讶,一点没有沈迎夏想象中的那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惊喜感和亲切劲,这让她有点坐立不安,怀疑她是不是演得太做作了。

他们就着H市聊了几句,张放提到他是H一中毕业。

沈迎夏从来没有这么真枪实弹地演过戏,是极其努力地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诶,我也是一中毕业的,你是是哪一届的,”她顿住,像是想起了什么,露出三分惊讶七分恍然大悟的表情,“啊——我们是不是同一届的?”

“是。”张放说。

沈迎夏继续讲着台词:“我们好像真的是同一届诶,我都忘了。”

“我记得,”张放说,对沈迎夏漫不经心地笑了笑,“但看你忘了我就没有说。”

“你跟我说你叫沈迎夏的时候我就想起来我们是同一个高中的,但我看你没印象就没有提。”

嗯?

延伸阅读

抱抱熊托育中心加盟  http://www.bucholtzhomeinspections.com/6yid.shtml
抱抱熊托育中心是东方爱婴旗下的日托项目,为0-6岁的宝宝和家庭,提供安全、专业、便捷

同创加盟  http://www.bucholtzhomeinspections.com/gj0k.shtml
同创窗帘经销批发的窗纱、线帘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塔缪缪加盟  http://www.bucholtzhomeinspections.com/g1lm.shtml
塔缪缪是淄博百库服饰有限公司旗下的内衣品牌,公司成立于2006年,核心设计团队成立之

优莱客家居加盟  http://www.bucholtzhomeinspections.com/uxg0.shtml
优莱客家居是一家专业的临沂家具定制厂家,多年经营,老品牌质量可靠,深的客户的好评,在

美尔特建材加盟  http://www.bucholtzhomeinspections.com/az06.shtml
美尔特建材是采用人工涂抹法施工外饰厚度2-3毫米装饰效果与天然石材相仿。美尔特建材是

金宇加盟  http://www.bucholtzhomeinspections.com/g507.shtml
金宇渔具是一家抄网、炮台支架、炮台。防潮垫、渔护杆等产品的经销批发的个体经营。金宇渔

蜀渔记加盟  http://www.bucholtzhomeinspections.com/eqw.shtml
蜀渔记于2015年成立,主营烤鱼等,面世以来,因其优质的产品和服务、低廉的价格,因而

来客盒子精品店加盟  http://www.bucholtzhomeinspections.com/dsk.shtml
来客盒子精品店是威威思服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来客盒子精品店是日本品牌艺

望江亭渔具加盟  http://www.bucholtzhomeinspections.com/gdox.shtml
如今的生活水平在提高,娱乐活动也是变得多种多样,钓鱼也成了很多人生活中不能缺少的,释

阿尔普尔加盟  http://www.bucholtzhomeinspections.com/uwzq.shtml
阿尔普尔加盟详情:阿尔普尔,英文名AIRPOWER,释义有三种:空气动力、空军力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三千界,英雄色之决定(8)

    一阵自得感过后,温晓九在想自己要先喝掉哪一瓶。一瓶是荔枝口味,瓶身上的q版杜星禾背靠着一颗新鲜的荔枝,闭着眼睛打盹,看上去像是在做着一个美梦一般。另一瓶则是西瓜口味,q版的杜星禾鼓着包子脸,伸出肉乎乎的小手去追一个正在滚走的西瓜。这样的杜星禾当真是看得让人心都要化掉。无法抉择的温晓九纠结了半天,最后

  • 初代鬼神驾驭者在线阅读第八章

    萧府的后部,是萧家掌权者居住的地方。从如诗如画的亭台水榭中穿过,经由一道道门,便来到了萧府深处。在这里,主要居住的就是萧炼一家和那些族老们。萧硕急匆匆的走过由玉石板铺成的小路,来到这个地方。他抬头看着眼前两个守护着后宅的守卫道:“萧硕有要事向族长汇报,烦请两位兄弟行个方便。”这两个守卫精气十足,眼神

  • 魔领天穹之第三章

    两人的基因匹配度测试是校长休在鉴定之前交代医生的,因为塞西尔在校长办公室竟然波动了信息素,校长凭借多年经验,有些怀疑这个女孩和塞西尔之间是有某种联系的。施歆睁着眼睛半晌没有反应,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熟悉且了解这个世界的各种信息,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真的太天真了。她怎么会了解这个世界,她都不知道匹配度

  • 狐妖:这个道士太慎重在线阅读第6章

    “你该减肥了。”程小也真诚而婉转的说道。小马斜睨了她一眼,哼了一声道:“胖是福,你懂个毛。放在唐朝,就是杨贵妃那时候,姐就是一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你知道不?那些那人不懂姐,你怎么也跟着随波逐流呢?有你这种朋友,姐真是伤心啊!”她做出一脸的痛心样,拿出了西施的杀手锏,手紧紧的捂住胸窝。程小也一阵恶寒,赶

  • 我,苏明哲,走向人生巅峰在线阅读第3章

    风中劲草这张地图同样是周泽楷最熟悉的,一枪穿云刷新在地图内,周泽楷转动一下视角,立即分析出了对面的Sum可能选择的道路。一枪穿云的灰色风衣转眼间就淹没在齐人高的草丛里,Su的神枪手角色Sum还在观察周围的环境,不过他的动作也不慢,现场观众可以从两人的视角里看到,他们选择的都是直线路程,恐怕用不了一分

  • 重生之相守到老在线阅读第八节

    “Morningmakesystem-sei-startup.”低沉优雅的声音响起,木之本棠把被子往头上一蒙,伸出手往手机上一按。五分钟后,低沉优雅的声音再一次传来,“闹钟时间到了,棠,你起得来吗?”听到声音她把被子一掀,挣扎的坐了起来,昨晚熬夜肝**感觉今天身体被掏空。年纪大了,不得不服老。她拿起

  • [鬼灭之刃+fgo]是英灵不是鬼在线阅读第七章

    林风却懒得跟短发中忍解释那么多,只是走到他身边,叹息着结束了短发中忍的性命。“唉……还以为能多陪我练一会呢……”这次的“单挑”胜利虽然有着那名中忍打死也猜不到林风早就开启了写轮眼而大意的缘故,但他死得还是比林风想象中的快多了。“恭喜玩家完成任务,获得任务奖励3000经验值,获得任务奖励D级宝石碎片X

  • 红尘客栈在线阅读天雷

    小雪,小雪,你不要走?啊!呼,原来是场梦。哒哒哒,电话,猪头?喂小白你晚上有没有空,有怎么了,好那你晚上来帝豪酒吧打我,我给你介绍几个“大人物。”喔!死猪头还给我介绍几个大人物,我倒要看看他们是谁。师傅你醒了吗?师傅你在找什么吗?为师这找“三十六天罡式”,很厉害吗?陈白一脸懵逼的道。咋天,我打你的天

  • 西幻:开局召唤炽天使第六章

    当加州清光的感觉重新回到他的意识里,他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痛得要命、疑似在昏迷中被人痛殴一顿后,咬着牙,总算是艰难的醒来。“你醒啦。”听到这个爽朗中带着欢乐的声音,加州清光悚然一惊,终于想起自己昏迷前的状况——就是被这货不要脸的用脑袋撞晕了!一点风度都没有!他连忙睁开眼,发现这个新来的审神者坐在刚刚清

  • [陈情令]归去来兮自心动第6章在线阅读

    G1204高速列车,从上海直达哈尔滨,经停20站,耗时12时14分。薄昼坐在靠窗的位置,戴完口罩和墨镜,感觉不保险,又往头上戴了一顶鸭舌帽。武装完毕,薄昼看着窗子上的倒影,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别说路人了,就算是她亲娘复活,也不可能一眼认出她来。顾西月问薄昼,“捂这么严实,能透过气来吗?”“没事,透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