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绝色妖帝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千桦尽落 来源:红袖添香

之前卧室里那只鬼和眼前这位卡姿兰大眼睛同属一类:并非本局**中正经的鬼怪npc,更像是野路子过来抢人头的。

舒暮云没有触发任何危险条件,同事、前台和看门大爷都不能杀他,主场的鬼且无法直接动他,旁门左道想来绝不可能轻易就伤害到自己。

就像卧室那位大姐,秦漫舟吓唬吓唬就走了,估摸着就是这个原因。这位大眼睛是在诈他,希望他在害怕中出错,从而可以顺理成章灭了自己。

可惜舒暮云从小到大被吓了太多次,光看这只鬼不仅不觉得可怕,甚至觉得它还挺萌。

舒暮云非常冷静地迅速回身,从身后窗台上的花盆里抓了一把土,凭着在现世被鬼怪追而练出来的矫捷身姿,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一把将花土扬向大眼仔。

大眼仔没有眼皮和睫毛,正面迎接夹杂着落叶、说不定还渗透过化肥农药的一捧土,结结实实来了个照盘全收。

办公室内瞬间充满了鬼哭狼嚎。

舒暮云趁着它看不见东西只能瞎喊的空隙,单手撑着桌子,一跃而过,飞速推开门跑向洗手间。

刚洗完手,正在抽纸巾擦水的秦漫舟见他一个急刹车停在厕所门口,立刻反应过来,他团了团擦手纸,头也不回往身后一抛,纸团不偏不倚掉进废纸篓:“又有东西骚扰你了?”

舒暮云点点头,简明扼要地简述了一下情况,秦漫舟啧了一声,抬手拉住舒暮云:“先吃饭去吧。”

秦漫舟的手微凉,想来是因为凉水的问题,舒暮云却觉得被他握住的手腕有些微微发烫。他正愣神,却听见秦漫舟低笑一声:暮云,做的不错。”

秦漫舟并不经常叫他暮云,一般都是喊师弟。

舒暮云这下子觉得自己不光手腕发红,耳朵也开始冒热气了。不过还好他外表看上去平静无比,不会暴露自己那点小心思。

秦漫舟继续道:“你这个体质在这个**里就是天然的靶子。”他哼起小调,节奏轻快,但是语气确实在发愁,“下次上厕所也手拉手去吧,我不能放你一个人呆着。万一你出点啥事,咱老板肯定要把我斩首示众。”

舒暮云笑出声:“那好,我跟紧你。”

说话间食堂就到了,秦漫舟和舒暮云打完饭,径直走到玩家那桌,玩家们拼了两条桌子,正凑在一起吃饭。

食堂里放着电视,所有人都在聊天,嘈杂而混乱的杂音倒是方便他们交流。

“我这边还好。”名叫颜陌陌的御姐似乎已经吃完了,正叼着根女士烟,半垂着凤眸,慵懒地说,“没给我下套子,估计要等我们放松警惕之后才会出手吧。”

她嗤笑一声:“不过呢,那些数据可真够恶心的,不是眼珠子就是大腿。”

舒暮云耳朵听着,低头吃了一口饭,随后默默放下。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要求里不许当着食堂大姨的面说饭菜难吃。

因为是真的难吃。

米饭冰凉,而且似乎水放多了,黏黏糊糊粘在碗壁上。菜也是半生不熟,鱼肉没有放调料,腥气扑鼻。猪肉一口咬下去,里面能渗出血。唯一能对付吃几口的只有青菜,但是也和米饭一个温度,仿佛在冰箱冷冻层了待了许久。

舒暮云觉得眼前餐盘里这些玩意,更像是清明祭祖时的贡品。

他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心理建设,逼着自己一口一口吃下去。

不吃饱了会没有力气,那就是一个死。

他勉强填饱肚子后抬头看向沉默的大学生关敬:“我们需要注意些什么吗?”

关敬一个哆嗦,缓缓抬起头:“就……借贷要平衡,科目的话,这里的科目明细和现实中的不太一样,按照他们发的表对照写。金额不要算错就行吧……”

他神经质一样咬着自己的指甲:“我总觉得,一直有人在不怀好意地看我,但是我回过头却什么也没发现,我真的好害怕。”

舒暮云淡淡道:“你得习惯,如果精神高度紧张,很容易算错。”

关敬勉强笑笑,拿着餐盘站起身:“我想回寝室休息一会,我先走了。”

一直埋头苦吃的秦漫舟终于开了口:“我们也回一趟宿舍。”

舒暮云不解其意,但仍是和他一起送还餐盘后,按了三楼的电梯。

这部电梯就是高中生被杀死的那台。

电梯门开了之后,舒暮云瞳孔一缩。

只见电梯里到处都是鲜血,一颗人头代替了原本灯的位置。他的七窍都透着光,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那是高中生的头。

秦漫舟啧了一声:“我们走楼梯。”

他们二人爬到四楼之后,刚要往里走,就看见一个老人趴在自己的房门上,鬼鬼祟祟窥视着。

秦漫舟大咳了一声,老人慢慢看向他,一双眼睛没有瞳孔,都是眼白,他弯着腰,佝偻着往电梯间走,路过舒暮云身侧时,他阴森森地舔了舔唇,嘿嘿笑了。

“后生。”他鼓风机一样的破嗓子发出声音,“晚上不要出门啊。”

舒暮云非常有礼貌点了点头,跟着秦漫舟目不斜视地走进了房间。

一进屋子,秦漫舟便道:“我们把两张床合在一起。”

舒暮云一怔,秦漫舟却已动起手来,舒暮云忙上前一步拦住他:“那不就变成大床了吗?”

一般男性并不愿意和**睡大床。秦漫舟对着舒暮云眨了眨眼:“我师弟貌美如花,就让师兄占一次便宜吧。”

舒暮云心思如电,恍然道:“你怕晚上有东西袭击我,你离我远察觉不到或是来不及救我?”

“惭愧。”话是这么说,秦漫舟却丝毫看不出这种情绪,“我的法力现在非常弱,说不定半夜睡死过去,还真感觉不到你那边的动静,为了避免我一早醒来发现你凉了,我们还是靠近点好,这样你那边有东西,我也能很快知道。”

舒暮云也不再啰嗦矫情,和秦漫舟三下五除二把两张单人床靠在一起,铺被褥时,秦漫舟用很轻声音说道:“只要不被看门大爷发现,其实晚上可以出去。”

舒暮云也轻声回道:“只要用公章就可以,不一定非要人事经理去盖。”

这些就是他们的活路。

秦漫舟赞赏道:“上道。所以我们得找一天晚上去偷公章,他们绝对不会让我们轻易熬过五天然后集体离开。”

收拾完东西,舒暮云又烧了一些废纸,洒在了门口。秦漫舟小心翼翼关上门,还好这门底部不是紧挨着地板,不然纸灰会被轻易打乱。

“估计到时候会有一双血红的眼睛趴在门底的缝隙看我们。”秦漫舟满不在乎地调笑道,“然后透过猫眼,只能看见一片漆黑,经典套路。”

然而等人事经理再次出现在办公室内,阴笑着公布一件事后,秦漫舟也笑不出来了。

“实习合格是有名额的。”他盯着玩家们,“我们最多只能让四个人拿到合格章。”

舒暮云瞥了一眼神色各异的其他玩家,低下头,继续检查票据。

这是要诱导玩家自相残杀了。

秦漫舟也收回目光,若无其事地哼着小曲,翘起二郎腿,欢快地看灵车公司又运了几个人去医院,医院又是把这几个人怎么分尸后二次销售的。

“估计有人要忍不住啦。”他叼着一根牙签,痞里痞气地摸了摸票据本的封皮,“话说回来,挺土豪啊,这本子封皮还是真皮做的。”

舒暮云忙中偷闲窥了一眼,随口问:“猪皮吧?”

秦漫舟随手将贴完了本子一甩:“人皮。”

舒暮云手一顿,表情凝固二十秒后继续干活,只不过神色明显苦大仇深起来。

秦漫舟点了点某张□□:“你看,这张□□是医院开给咱们事务所的,人皮x4,用途就是装饰品。”

舒暮云面无表情,以表达自己根本不想听。

心大的秦漫舟非常贴心地拿过舒暮云的本子:“你递给我相应的票据,我来贴。”

舒暮云忍着恶心,温柔笑道:“没事的,师兄,你换给我吧。”

秦漫舟拿起固体胶:“该示弱的时候可以对着师兄撒撒娇,师兄喜欢大美人对自己恃宠而骄,当然仅限我们师门中人。”

有小心思的舒暮云的脸颊瞬间燃烧起来,不敢再和口无遮拦的秦漫舟说话,老老实实地贴票据。

厉鬼环绕之下,舒暮云居然感觉到了一丝浪漫,比在现世看电影还来得甜蜜。

沉浸在单恋中的舒暮云和秦漫舟完成了第一天的工作,组长过来验收时仍旧是笑嘻嘻,也不知道心里是不是正在狂骂。

不过舒暮云倒是管不了他的心情,反正他现在就是看身后那盆狗尾巴花都觉得可爱。确实也可爱,今天终于狗尾巴花的土还救了他一命。

舒暮云唇角含笑,拿起水壶,打算给狗尾巴花浇点水。

水壶中的汩汩鲜血无私地浸入土壤之中,散发着阵阵腥臭味。见证了他和秦漫舟的办公室恋情的狗尾巴花,从茎部开始,裂开无数的嘴,仔细一看还能看见红色的细牙

冷静温柔善良优雅的舒暮云表情管理终于崩了。

他拉着秦漫舟进了洗手间,洗了两遍手,又无精打采的跟着心上人去吃饭。

没长心的秦漫舟还不明所以:“你洁癖又犯了?”

舒暮云强行保持微笑:“没有,饭前便后要洗手嘛。”

食不知味地吃完饭,玩家们都各怀心思,交流也不多,就是大学生关敬神经质地更厉害了。

Lo娘唐雅歌胃口不错,就算是难吃的饭菜她也吃了个干净,正喝着酸奶,眯着眼睛看着关敬的背影:“心理素质不行啊,这次四个新人,就舒暮云大兄弟还不错。”

舒暮云彬彬有礼谢了谢,将自己的酸奶也递给可爱漂亮的唐雅歌:“你还要吗?”

唐雅歌笑眯眯接过来:“谢谢啦兄弟。”

舒暮云随口道:“你之前穿他的搞死的lolita还挺好看的。”

唐雅歌眼睛一亮:“你还知道搞死系?”

秦漫舟插了句嘴:“我俩同门师妹也是个lo娘,听她科普过。你还挺适合的。”

唐雅歌拍了拍手:“陌陌姐之前也夸过我,果然长得好看的人,无论男女都会说话。”她托着腮,“我其实是三坑少女啦,不过汉服不太适合参加这种**。平时上班也没时间穿这些,琢磨在**里可以放飞自我,结果还要穿工装。”

她大眼睛一转:“我觉得你俩不错,挺招我喜欢的。”

这时朋克青年、西装男还有光头纹身男也已经走了,只剩下他们三人和颜陌陌,唐雅歌笑道:“记得保护好合同哦,还有如果你们要去拿公章,信得过我和陌陌姐的话,可以喊上我们,大家合作。”

舒暮云笑了笑:“好啊。”说罢他和秦漫舟起身打算回寝室,临走前舒暮云回眸对两位姑娘说了一句:“夜里小心,不光是那些东西,也要提防下男人。”

唐雅歌挥了挥手,颜陌陌弹了弹烟灰。

西装男和光头吃饭时一个不停打量两位漂亮姑娘,另一个则不断搭话。看起来颇有些居心不良的意思。

秦漫舟双手枕在脑后,用一种会被人打骨折的嚣张方式走着:“我记得唐雅歌之前说过自己二十三了,就比咱们小一岁,颜陌陌比我们还大一点。都是老油条,你不用太担心。”

舒暮云没说话,只是好脾气地弯起嘴角。

“不过这俩姑娘确实招人喜欢,你要是想帮,我们也可以带一把。”

舒暮云道:“能帮我一定会帮,如果实在帮不了……”他停了停,“也没有办法。不能因为我圣母,影响你的安危。”

“这种心态不错。”秦漫舟停在寝室门口,掏出钥匙,“不过啊,到时候谁帮谁还不一定呢,我觉得她俩都不简单。”

秦漫舟缓缓推开门,随后按开玄关的灯,低头一看,默不作声打了个手势。

舒暮云点点头,两人慢慢走近寝室,背对背搜查了离门最近的卫生间,随后又打开灯,把卧室里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个遍。

纸灰被踩了,有人来过。

搜查一番之后,舒暮云站起身,拍了拍因为拍在地上看床下而沾上的灰尘:“走了。”

“不知道是人是鬼。”秦漫舟锁好门,“洗漱下睡吧,我怕晚上不安生。”

不得不说秦天师在现世捉鬼能力强,在**里乌鸦嘴能力也不差。

舒暮云和秦漫舟刚躺下睡了没一会,舒暮云被背对着的衣柜给吵醒了。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还没等回头看清楚,床下又传来长指甲挠床板的声音,一声一声,都抓在舒暮云心脏附近。

最惨的是,明明两张单人床拼在了一起,但是只有他的床板被挠,那只鬼来一根脚指甲都没分给秦漫舟。

“……”舒暮云任命地叹了口气,屋内一片漆黑,他也就只能看清近在咫尺的秦漫舟的脸。

“背对背,好朋友。嘿嘿嘿。”床底的鬼低低笑道,与此同时,窗户处也传来拍玻璃的声音。

四楼在外面拍玻璃,想也知道不是人。

秦漫舟闭着眼睛,好似还在睡,嘴却张开了:“你家背对背还能挠上半部分床板?人家都希望虎口过裆,你这是虎口过肩啊。”

床下的鬼顿了顿,继而开始疯狂乱窜,一视同仁地到处抓挠,连秦漫舟也没放过。柜子里的鬼也开始一会冒个头,一会伸出个鬼爪。窗户外的拍玻璃声越来越大,像是要砸碎玻璃然后钻进来一样。

舒暮云无奈地下床,秦漫舟翻了白眼,也掀开被子,大步流星地走向卧室门口,当他手指接触到门把手的瞬间,鬼怪交响乐更加激昂,似乎在鼓励他快点跑出去。

秦漫舟却忽然来了个急刹车,收回手,对着床比了个中指:“你当我傻?”

舒暮云在鬼怪的伴奏下,终于笑出声:“你看猫眼还是门缝?”他没等秦漫舟说便道,“我看门缝吧。猫眼的故事比较经典,交给你了。”

地上挺凉的,舒暮云一马当先趴下去,没舍得让秦漫舟受苦。

门缝处一只血红的眼睛在不怀好意地乱转。

而猫眼中,一只漆黑的眼睛对上了秦漫舟的视线。

“……也不必如此。”白天信口开河晚上全部实现的秦漫舟尴尬地笑了笑,“我也是抄的经典鬼故事桥段,你们大可不必照搬。”

屋内的鬼呼啸着从衣柜和床底钻出来,朝着舒暮云扑去,门外的两只眼睛却忽然消失了。

鬼的利爪逼近舒暮云,指甲点在了青年薄薄的眼皮上。

“杀了你嘻嘻嘻。”一只鬼阴冷笑道,“我就有身体啦。”

延伸阅读

麦尔斯叔叔蛋糕加盟  http://www.mymagicsystem.com/7n1.shtml
只有畅销市场的产品,才能说明这个产品是真的很优秀的。光说是没有用的,大家要看真实的实

爱智贞加盟  http://www.mymagicsystem.com/s9h.shtml
韩国Apdet爱智贞公司成立于2019年,品牌于2018年注册在韩国,依托韩国先进的

艾德楠加盟  http://www.mymagicsystem.com/pnhv.shtml
艾德楠灯饰总部是海银照明电器有限公司旗下的灯饰生产工厂,主要生产吸顶灯、吊灯、台灯、

百易百优加盟  http://www.mymagicsystem.com/x90d.shtml
暂无

傻得冒冒菜加盟  http://www.mymagicsystem.com/6b3s.shtml
傻得冒冒菜,是一个百年老店,目前最火爆加盟品牌,短短二年时间内,全国成功加盟上百种店

澳洲飞鼠加盟  http://www.mymagicsystem.com/pk68.shtml
武汉澳洲飞鼠钓具有限公司位于九省通衢、交通便利的武汉,是集钓具系列产品研发、生产、销

渝港大排档加盟  http://www.mymagicsystem.com/xgrz.shtml
渝港大排档在中国大中小城市皆可见,与当地的繁荣发达或者贫穷落后全无关系。有中国人的地

予枫加盟  http://www.mymagicsystem.com/pyw5.shtml
予枫地板总部采用的是各地集团化的采购涵盖天(顶面装饰材料)、地(地面铺装材料)、墙(

瑞秀礼品精品加盟  http://www.mymagicsystem.com/druf.shtml
广州市瑞秀贸易有限公司是集礼品、饰品、工艺品策划、设计、开发于一体的礼品公司。作为华

纱雅加盟  http://www.mymagicsystem.com/xc45.shtml
纱雅床上用品总部是四件套、毛毯、蚊帐、凉席、珊瑚绒、法莱绒、床笠、被套、枕套等产品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木可为柯在线阅读第五章

    “何老师,你可要给我作证呢,我明明是让颖儿姐省点力气,她居然还说我欺负她!”李小富放下了手上的篮子,对着何炯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怎么和小孩子一样呢!”何炯看着打闹的两个人,忍不住笑了。“炯炯啊,告诉你个好消息!”黄垒突然从厨房走了出来,对着何炯说道。“什么好消息?”何炯凑了过去。“小枫要来啦!

  • 别说话,吻我在线阅读第八章

    看着王师的表情,学生们都陷入了迷茫,不是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么?那为什么王师会有这样的忌惮呢?还在学子们迷茫着,没有开口的时候,他又率先开口问了出来:“王师为何这么忌惮武者呢?”“是啊,是啊,都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我等修士理因不惧那些武者啊!”众学子们也大声附和道,但是只有王师摇了摇头说道:“

  • 都市帝王行第二章 逃&离

    月结张惶的跑着,想要逃离出那个坏男人的魔爪。一抹桃色的绸质长裙,在灌木丛间若隐若现。婢女们神色忧虑的唤着“仙子”,脚上也铆足了劲的,不管不顾的追了过去。前面,乃是王室豢养野兽的迷雾之森,为了抵御向南侵犯国土的紫龙国所造,就连王室,也不会轻易踏足的堪比人间的地狱之地。嗷~嗷~。“大地震动着,树枝剧烈震

  • 都市:超级男友第2章在线阅读

    听到声音,我猛地停住脚步。这不是高毅妈的声音。有点耳熟,但想不起在哪儿听过。顾不得多想,我整理下混乱的情绪,跑进客厅。客厅的景象吓了我一跳。我妈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眼睛红肿,唇无血色。站在一旁的舅妈,幸灾乐祸的瞥着我妈。两个男人站在客厅中间,正砸东西,他们身材魁梧,面目狰狞,还有一个人手臂上纹着青龙

  • 都happyend了还作死!在线阅读南有橘子洲、西望岳麓山

    三、南有橘子洲、西望岳麓山你笑起来真是好天气。————————简媜《烟波蓝》周三,又是冯志教授的公开课。经过301教室后门的时候,时麓顿住了脚步,顺着一个小小的门缝,爬在门框边,向里面张望。人更多了,大多是慕名而来,其余院系的同学也来凑热闹,教室后面、过道里都站满了人,第一次感觉阶梯教室太小了。踮脚

  • 我只想当咸鱼在线阅读第四节

    两三口吃完一个包子,苏三省走到陈深那边儿敲敲桌子,伸出手道:“陈深,钥匙。”陈深嘴里塞了大半个包子,嚼得正起劲,苏三省的声音一响,他就被噎着了。“唔……咳咳咳……”陈深憋的脸通红,手忙脚乱地去拿汤碗,但碗已经空了。苏三省觉得“被包子噎死”这个死法太便宜他了,于是帮他打了碗汤过来。好容易把包子咽下去,

  • 宿敌互撩日常[gl]在线阅读第4章

    最近自查,要求太严,工作量太大,只能如此,真诚拜求各位读者巨巨原谅!对不起!对不起了!拜求谅解!!!看我这一生,峰回路转,一生都在逃跑的路上,流浪啊流浪,一路迷茫!跑啊跑,一路向西!1162年,赵构宣布我太累了,也该歇歇了,退出长跑舞台!把皇位让给养子赵昚(赵构逃跑的路上受到惊吓失去了生育能力,开始

  • 最后一个入梦师在线阅读第1章

    骆阳有个死党叫做阿宏,那是骆阳第一次打工认识的,之所以会成为死党,是因为在他为情划破自己手臂后告诉骆阳说是让人给打的,而骆阳呢,则大义凛然的要为他去报仇,为此他非常感动,认为骆阳是一个性情中人。骆阳的哥哥外号叫黑牛,因为他总喜欢学着陈佩斯说:“黑~牛~豆~奶!”当然了,自从被人叫做黑牛后他再也不那样

  • 重生之锦鲤小棉袄在线阅读第六节

    中二接着道:“女玩家叫啥名来着,可否让我看看!玩家如此聪颖,能从雨水中领悟如此多真谛。”**中玩家的名字是可以隐藏的,当然只要进行操作也可以示之众人。比如中二的名字现在就很亮眼,发着淡淡的光边。女玩家嘴角上扬,算是接受了中二的请求,接着中二看见了女玩家头顶的名号:雨中仙小徽。小徽是名字,雨中仙是号。

  • 都市之动漫穿越系统之两女(打赏加更)(9)

    是夜。除了钱塘宫内,众多白道门派坐卧不安,商议如何应对九道圣儒令重现武林之事,镇江府其他各处,倒是歌舞升平。人们议论最多的,当然是如今风头正劲,被青城山、嵩山派、移花宫等奉若神明,甚至以主人相称的白衣少年。镇江府慈航静斋隐秘分舵。斗室里。一根长约半尺的红蜡烛眼看就要燃烧殆尽。“小姐,荔枝再不吃可要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