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病弱霸总逼我HE[重生]回忆(终章) 你的名字

作者:哒哒啦爱你 来源:晋江文学城

张恒赶到时已经晚了,他阻止不了悲剧的发生。

一只身材奇异而显得臃肿,手臂大得吓人的男性丧尸抓着一个女生,两只奇大的手臂一扯,女生从腰间被扯断开来,还被抽出几节牵拉着肌ròu纤维的骨头放在zui里津津有味地嚼着,场面之血腥让张恒的胃再次痉挛起来,其余学生更是躲在距离丧尸不远处的角落里哭喊呼救。

张恒冷汗直流,他拿刀的右手在不停地颤抖,刀身因此发出轻微的嗡嗡声。

“怪物!这里!”张恒觉得声音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还带着丝毫都掩饰不住的惧意。为了不让自己被恐惧压倒,他双手握紧无铭冲向了丧尸。

正在大快朵颐的丧尸被张恒的喊声吸引而转过头来,与别的丧尸不同,这只丧尸眼睛是猩红狰狞的。很显然它愉快的进食时间被打扰了,它很不高兴,眼里全是凶狠。冲过去的张恒顿时站在原地不敢再前进一步,汗流得像下雨一样,不要说向前一步了,就算现在叫他掉头逃跑他也迈不开脚。

红眼丧尸吞下断肢,扔下手中的残躯,慢慢地向张恒走过去,缓缓抬起了巨大的手......

“可恶!要死在这里了么......”张恒声音发颤,带着不甘,“妹妹和爸妈那边都还没去看啊!”

“恒君!快闪开!”正当张恒胡思乱想的时候,雄浑震耳的怒吼声从张恒身后传来,让张恒瞬间清醒过来。

不!自己还不能死!还有很多人说不定等着自己的啊!

强烈的求生欲让张恒强压住了心头的恐惧往旁边翻滚闪避那只下砸的手。红眼丧尸看起来虽然很笨重,但动作不是一般敏捷灵活,一击落空就顺着势头往张恒翻滚的地方二次挥击。

“噔!”长刀发出濒临断裂的嗡鸣声,听起来让人感到头晕目眩。

“呵啊!”户冢咆哮着挥动长刀,刀刃破风入ròu的唰唰声不绝于耳。

“恒君!怪物我来拖住!你快去带着他们离开!”户冢艰难地说着,他的呼吸开始紊乱,但手中的刀始终没有停下过,“快去啊!别愣着!”吼出这句话后户冢挥刀又加快了几分,把丧尸压退了一段距离。

张恒想上去帮忙,但他知道上去了也只是拖后腿而已,而且他很怕,很怕会死掉...最终他咬咬牙,用刀支地站了起来,跑向那qun哭喊的学生那里。

“快起来!跟我走!快啊!”张恒慌忙地喊道,远处已经有丧尸往这边冲过来了,户冢也在以命相搏地拖着红眼丧尸,时间非常的紧迫。

“华萍...华萍死了...华萍她死了...”婷娅双眼失神,一直看着那段残躯不停地在念着。

张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现在不能浪费每一秒钟,他直接把刀擦过婷娅的脖子cha到墙上,用恶狠狠的声音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谁死了,我只知道再不走只能全部人都死在这里!所以!不想死的就站起来!跑起来!想死的不用这么辛苦等死!我现在就给你个痛快!”一开始还是说着,到后面就几乎是吼了。

不知道他们是害怕丧尸吃了他们,还是怕张恒会当场杀了他们,总之他们全部站了起来,虽然脚步还不稳,但也可以跑动了。

“快跟我来!”张恒扛着婷娅朝众人说到,因为她站了几次都没站起来,张恒只好扛着她来跑。

“快啊!朝这边走!”张恒向那qun学生着急地喊道,喊完掉头就往来时的方向跑去。秋泞和那个女生还站在远处的拐角那里等着,急的团团转。户冢叮嘱过他们呆在这里不要轻举妄动,留以负责接应,但女生听到张恒紧张慌乱的喊声就再也等不下去了,二话不说就往张恒那边跑过去,秋泞也一脸yin沉地跟在后面......

被扛在肩上的婷娅眼神依旧yin蒙蒙的没有色彩,整个人恍恍惚惚的,仿佛灵魂已经脱壳而去。丧尸的怒吼声从刚才的地方传来,她在颠簸中抬起头看过去,眼神顿时变得更加黯淡失神,zui里含糊不清地发出啊啊的声音。

“喂?你没事吧?”张恒以为她被自己扛着颠的难受。

“又死了一个......全都死了......全都要死了......”婷娅的语气充满了绝望。

又死一个?全都要死?什么意思?难道背后发生了什么?张恒对肩上的女生所说的话产生了疑惑,不解促使他转过头去看身后的情况。

张恒这一回头才后悔莫及,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害怕,害怕会死而听了户冢的话去救人。是因为能够逃走么?所以自己扛着救人离开的大旗来作为自己逃命的借口?

他发现自己真的是太懦弱了,懦弱得像是一头被打伤被割断筋ròu都不敢挣扎的狗熊。害怕,懦弱,因此逃走了,所以会失去,失去一切自己所珍贵的东西,留给自己的只有足以令自己的崩溃的悔恨感,别无他物,那感觉让你恨不得当初能死在那里。

“不...不要...不要......”张恒渐渐停了下来,他不自觉地轻轻摇头和低念,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握刀的手越收越紧,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跟着逃命的学生也不解地转过头去,看到了追来的丧尸和那渗人的一幕,接着像受惊的老鼠一般四散逃窜。

“嗷!”红眼丧尸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一脚踢向户冢的刀,长刀被拦腰踢断,飞到张恒前面一些的地方。紧接着红眼又抓着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户冢的手臂,猛地一扯,猩红的血液由于惯性而成扇形溅在走廊的柱子上......

张恒把婷娅放了下来,这时却到他丢了魂一般,一步一步,直直地向户冢那里走过去。

张恒一脸呆滞的表情,眼睛紧紧瞪着那滩缓缓流动增加的血,目如铜铃一般。他缓缓低头弯腰,捡起地上仅剩一半的断刀,上面还沾着血,不知道是户冢还是红眼丧尸的。

张恒慢慢站了起来,右手长刀左手断刃笔直而立,只不过低垂的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脸。

“你个混蛋......都干了些什么啊!”张恒忽地抬起了头,眼里全是血丝,面容凶恨狰狞如恶鬼一般。

下一秒,他左手横刃于xiong,右手扛刀于肩,一个箭步chong.刺往红眼丧尸那跑去。

红眼丧尸刚抬起脚想踩碎眼下这个惹怒它的人时,一股凌冽的杀气直冲它而来,红眼丧尸反应很是敏捷,它本能地侧低的脑袋,另一只脚顿时发力往后跳去。

二天一流·斩钢闪!狂怒下的张恒出手速度比平常快出两倍不止,但红眼丧尸反应也很快,断刃只有刃尖一小部分划过丧尸的脸。但红眼丧尸的一只脚还在空中来不及收回去,张恒怒吼着把右肩上的无铭抡出完美的半圆,狠狠地砍到那只脚上,而且刚刚好砍到骨头的夹缝处!

可是红眼丧尸不仅皮肤硬化了,骨头更是硬得像一捆加粗的钢筋一般!嗤的一声,张恒的虎口就裂开迸出血花。

“混蛋!”见一击不能得手,张恒咬牙骂了一句,随即反手握刀转动身子,脚下步法迅变,镜心明智流婆娑罗舞!

扑哧!张恒的刀拔出来后伤口立马喷出大量的血液,红眼丧尸也因此吃痛而站不住脚往后倒去。但张恒也不好过,出手速度快出平常两倍所付出的代价是肌ròu过度拉shen而撕裂。

张恒不管红眼丧尸有没有被杀掉,他转身就跑到户冢身边蹲下,脱下衣服小心地给户冢断臂处止

“老师你撑住啊!我马上就带你回去!”张恒慌乱得像个孩子,说着就把户冢往身上背,却不知道户冢身上的伤有多重。他一用力想抱起户冢,肌ròu撕裂的疼痛让他瞬间脱力,自己摔倒在地,户冢也被摔了出去。

“嘶!呵......”被张恒一摔,户冢也被周身的剧痛给痛醒了。

“老师你没事吧!都是我不好!”张恒看见户冢醒了,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马上爬起来慢慢扶起户冢靠在柱子上。

“恒君......快逃......老师...最后拜托...你...一件事......”户冢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每说几个字就吐出一些血沫,艰难地喘气,xiong前还凹陷了一大片。“请...帮老师...照...照顾...老师的...儿子...”说到自己的儿子,户冢的眼睛就恢复了一丝神采,zui角微微翘起,眼里却溢出了泪水。

“是!但老师也答应我要撑住!”

户冢轻轻摇了摇头,“他叫彩佳...有着漂亮白发...他很像...女孩子呢...”户冢眼神多了几分决然,他艰难地坐直了身子,目视前方,“告诉他...请坚强...很抱歉...父亲不能...继续照顾你了...”

户冢突然用剩余的一只手抓住张恒的手臂,用尽仅剩的一点力气,把张恒扔到了旁边,“带他活下去!帮我照顾好......”声音戛然而止,张恒愣愣地看着红眼丧尸把户冢一拳拳砸成一滩血ròu。

“呃!啊啊啊啊!”张恒愤怒、撕声裂肺地大喊,眼角流下几滴泪水。他很生气,从所未有的暴戾。他要将这个怪物抽筋扒皮剔骨!

张恒如豹子一般猛地从地上弹起向红眼丧尸冲过去,精悍结实的肌ròu瞬间隆起,青筋遍布,他一下子捡起断刃和无铭,并顺势把断刃狠狠地往红眼丧尸眼里甩去,出手速度俨然又提升了一个档次。发狂的红眼丧尸只顾着发泄愤怒,并没有留意那危险的飞刀。

扑哧!“嗷!”断刃带着巨力和暴怒直直地cha到了丧尸的眼里,让丧尸不住地往后退去,发出疼痛的嚎叫。张恒速度不减还增,一下子高高跃起踩在柱子边上,并且再次起跳,在跳过丧尸的头颅的瞬间抓住断刃的刀柄,并且以内手方式握住无铭,将其狠狠地捅进丧尸肩膀的肌ròu里,再借助下落的势能霎时发力,狠狠地切割着丧尸。

“嗷!”丧尸的一只眼睛被刺瞎,整个头有一半被割开,却也还没死去。它胡乱地挥舞着巨大的手臂,想抓到张恒,但张恒灵活地闪避开,还时不时地抡几刀切断丧尸手臂的肌腱。张恒现在只知道要把眼前的怪物切开!切成一块一块!剁碎!

“张恒!”

着急慌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让张恒硬是愣了一愣。就是这一愣,让红眼丧尸抓到了机会向张恒偷袭,张恒猛然回过神来,临急双手横刀格挡,但还是被丧尸一拳打中撞到墙边,丧尸也借机往后逃跑,两三下就没了影子。

张恒看见丧尸逃走就想起身追,但二次透支身体的后遗症让他一下脚软半跪在地上,体力和肌ròu都已经超过负荷了,他现在连动根手指都难。

“可恶!”张恒靠坐在墙边不甘地低骂,满脸痛苦的神色,眼角缓缓留下两行眼泪。

“张恒!你没事吧?”着急关切的声音在张恒耳边响起,是他救下的那个女生。

“我没事。”

“那你怎么哭了?户冢老师呢?”

“老师他死了...因为我的懦弱和胆小...都是我的错...”张恒嘶哑着喉咙小声地说着,眼泪不断落下。

张恒还没说完就被女生抱住了,好闻的淡香让他渐渐放松下来。女生把张恒的头压在自己xiong前,另一只手柔柔地摩挲着他的头发,轻轻开口说:“不是的,张恒在我心中一点都不懦弱胆小哦!因为张恒的勇敢才救下了我呢!而且我看到张恒你打跑了丧尸哦!张恒最强了!”

张恒就这么靠着,听着女生说话,眼泪像是关不住水闸一样哗哗地流。哭了一会后,他渐渐冷静下来,他突然想到自己还没知道这个女生的名字,便开口询问,“那个,你的名...”

“啊!”女生突然被粗暴地推到一边,张恒也摔倒在地,问题也没能问完。

“那个老师死了吧?”秋泞一脸病态的笑容,配上他充满血迹的衣服和铁棍,让人不禁寒颤。

“你想怎样?”张恒面如寒铁地看着他。

“那个死胖子拆穿了我,我必须要弄好我的名声,而你们,让我丢脸挨打,那我就要你们死!”秋泞在最后的死字上加重拖长了音调,仿佛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

秋泞慢慢举起铁棍,铁棍尖端闪着暗红的光,“那么,请你去死吧。”光在张恒眼前闪过,却突然又被一个黑影挡住了,那暗红的光芒穿过黑影停在自己眼前,温热鲜红的ye体随着铁棍流下,滴到张恒脸上,绽出鲜艳妖娆的花。

张恒呆呆地看着背影的主人像凋零而落的海棠花一样从自己眼前飘落,只是这“花”谢得太早了,真的太早了...他甚至不知道这“花”的名字......

张恒手脚并用,慢慢地爬向女生,清秀的脸上一副呆滞和不敢相信的表情。他颤巍巍地shen.出双手将女生抱进怀里,全然不顾肌ròu过度撕裂的疼痛,只是紧紧抱着她,怕她会冷。

“呐...我也救了张恒呢...我是不是...很厉害呢....”女生带着淡淡地微笑,眼里的光采像快燃尽的蜡烛一般摇曳不定。

“是呢!你最厉害了!”张恒也微微笑着回答,只是那凄然的笑容和眼角又划出的泪水出卖了他,他不开心,他很难过,“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张恒问出此时最想知道的事情。

“在我心里...张恒才是...最厉害的呢...一定要...活下去...”女生shen.出白嫩的手轻轻摩挲着张恒的脸,眼里的光渐渐黯淡下去,“最喜欢你了...我的名字...是......”女生的手无力地垂下,眼睛也慢慢闭上了,女生死了,神色十分安详。

张恒的瞳孔逐渐涣散,眼睛空洞无神,充满了死气,眼泪无声地划下脸庞,却不能让那妖娆的花变淡半分......

“说完遗言了吧?现在你可以去死了!”秋泞再次举起铁棍,刺进了张恒的心脏。

张恒低头看着那根刺穿自己心脏的铁棍出神,随着秋泞拔出铁棍,他的xiong前也绽放出血花来,身体不住地往后倒去,倒下时张恒抬起了头,那空洞的眼睛就这么一直看着秋泞,一直看着,仿佛死也要记住这个人......

秋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股寒意沿着他的背脊漫开。张恒死前的眼神,让他心底发寒,那眼里的死气仿佛变成真的一样,将他包围起来,然后死在里面,就像是...无常钩命一般。

“嘁!晦气!不过能弄死你已经可以了,下一个就是那死胖子了!哈哈哈哈!”秋泞转身跑走,留下还没死绝,在地上轻微抽搐的张恒。

自己要死了吧...还拖累了恩师和喜欢自己的女生,真是个人渣呢...果然都是因为自己太过懦弱了...张恒心里边想。

“不是的!张恒一点都不懦弱哦!”

“张恒在我心里最强了!”

“最喜欢你了!”

张恒眼前浮现出那个女生说话的样子,说的话在脑里不断回响。紧接着是全身传来的剧烈疼痛,疼痛之剧让张恒忍不住喊了出来,他感觉就像自己每个细胞都被撕裂开的样子,全身上下每一寸都在被撕开!此时他肌ròu表面的青筋再次暴起,甚至能让人看见里面急促流动的血液,只是那血液,是接近墨色般的暗红......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恒缓缓张开了眼睛,但他的眼睛,是妖艳诡丽的猩红色,仿佛鲜红血液在眼里缓缓流动......眼里虽然依旧是空洞无神,充满了死气,但是涣散的瞳孔的更深处,是想要碾碎一切的暴戾。身上的伤口也愈合消失,只剩下斑驳血迹,撕裂的肌ròu也恢复如初,不,比以前更强!强出很多!

张恒慢慢爬了起来,一直跪在女生旁边,无声地流泪,像个被抛弃的的孩子一样。女生的尸体开始抽搐准备尸化了,他捡起掉落在旁的断刃,颤抖地举起了手,将其刺入了女生的脖子里,让她不用变成丑陋的丧尸...

张恒拔出了断刃,用手捂住女生的伤口,将她抱在自己怀里,哭出了声音。

“啊啊啊啊啊!”张恒仰天长嚎,嚎声充满暴怒、不甘、仇恨。

“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们都丢下我啊...为什么我还活着啊...为什么...”张恒哭得撕心裂肺。

在张恒身后,刚刚逃走的红眼丧尸又出现了,zui里还嚼着不知是谁的尸体。刚刚被张恒重创的部分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而且,它貌似比刚才更强。它发现张恒跪在原地不动,便想要把这个重伤它的人类砸扁咬碎!它朝张恒咆哮一声,便大步流星地冲过去,看势头是想一拳砸死张恒。

张恒对身后的咆哮丝毫不给予理睬,只是一直低念着为什么,眼里的猩红越发狰狞鲜艳。

暴怒的威压从天而降,让前冲的红眼丧尸忽地踉跄往前摔倒,张恒站起转身,那诡丽的赤瞳盯着丧尸,竟让红眼丧尸感到了恐惧。但丧尸的野性使它不理会恐惧,猛地弹跳起身,大力挥出手臂,如果打到柱子上,连柱子都要断掉,但张恒怒吼一声,奋力出拳,一大一小的拳头对崩!

格拉!嗤!刺耳的骨折声和破ròu的声音响起,一大一小的身躯瞬间分开,只是红眼丧尸的手臂的骨头已经在对崩之中折断并且刺穿皮肤LuoLou出来,而张恒的手臂只是有些颤抖罢了。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的话!就不会有这些事发生了!都是你这个混蛋!”张恒面容狰狞可怖,他握紧了拳头再次冲了上去......

“都是因为你啊!都是因为你啊!”张恒的拳头不断地砸落在红眼丧尸的头上,把它砸得血ròu模糊,他却没有发现红眼丧尸早就被他打断了脖子死绝了。

张恒砸了很久,周遭早已围了一圈丧尸,但由于高等丧尸的威压它们都不敢上前。张恒觉得累了,很累很累,他停下了自己的拳头,慢慢站直身子,转身去捡回无铭,然后往女生那里走过去。他轻轻抱起女生,仿佛是怕惊扰到她的长眠,“走吧,我们去找他,为你陪葬。”张恒ni喃,迈着小步往武馆走去,脸上的狰狞已经消失,只有眼里的滔天的仇恨和暴戾无法掩盖。

武馆中,潘光鸣还在震惊中难以回神。因为他只看到秋泞一个人回来了,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铁棍尖端还滴着血,他听到了最糟糕的消息,几乎全灭,只有他逃了出来。

刚听到消息的潘光鸣一下压抑不住情绪,直接揪着秋泞的衣领给了他一拳,如果不是有人出来拦着,恐怕他会把秋泞打残。为什么只有他回来了?老师和老大都这么强,怎么可能会死!肯定是这个混蛋又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他想以武力逼迫秋泞说出事实,但众人拦住了他。他只能忍,像张恒告诉他的一样,自己回到角落发呆。

“同学请等......”校医想拦住这个浑身是血的男生,但当他看到男生抱着的女生和他那诡丽的赤瞳时,校医愣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如果张恒没有收敛自己的威压,大概这个校医已经跪下难以喘气了吧。

张恒的出现引起不小的骚动,他的身上全是刚愈合不久的伤疤,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不少人透过窗户看到他抱着一个女生,不用手中的刀,而是用腿,把一只只扑过去的丧尸活活踢死,而且都是一腿必杀......

张恒就这么不急不慢地往前走,人qun也让出一条道路,因为那眼神透露出来的暴戾让他们心惊。

“老大?老大!是你吧......”潘光鸣拨开人qun冲到张恒面前,但看到张恒时,他愣在了原地。这是张恒?他的眼睛和那女生是怎么回事?

“帮我抱着她。”张恒走到潘光鸣面前,把女生交给了他,又shen.出手来轻轻地摸了摸女生的脸,微微一笑,“等着我,马上找他给你陪葬。”说完张恒拔出无铭,目光在人qun扫视着。

“不!不可能!他明明被我杀了!”秋泞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一边摇头说着一边往后退去,然后猛地转身逃跑。

秋泞一跑,张恒就看到了,下一秒张恒直接飞奔出去,速度根本不是人类可以达到的,这让潘光鸣和其他人惊得合不拢zui。

张恒一刀横切,秋泞脚筋瞬间被砍断,摔倒在地。

“别!别杀我!是我不好!求求你!放过......”嗤的一声,秋泞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他的喉咙被无铭刺穿。

“这是还你的。”张恒面无表情地收回无铭,转身走向潘光鸣,抱起女生离开了武馆,潘光鸣回过神来,直接脱下自己和黑色卫衣盖在女生身上,说了一声最近的军队基地见,也走了回去角落......

“我们走吧。”张恒对着怀里的女生微微一笑,眼睛恢复正常的黑色,迈步走出了武馆......

延伸阅读

点点当加盟  http://www.conaginc.com/gcc3.shtml
如今已经成为行业标杆的点点当,已经获得事业成功的加盟商们,曾经他们也有着与你类似的经

GECKO加盟  http://www.conaginc.com/nz0h.shtml
品牌创立时间:2013年09月06日品牌介绍:GECKO总部推出了GECKO(壁虎)

口袋里烧饼加盟  http://www.conaginc.com/bs7l.shtml
口袋里烧饼是长沙口袋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主打的餐饮品牌,公司成立于2016年,公司积致

华能恒生窑炉材料加盟  http://www.conaginc.com/xo6m.shtml
山东华能恒生窑炉材料有限公司(原淄博华能耐火材料厂)成立于1986年,1998年改制

小万重庆鸡公煲加盟  http://www.conaginc.com/s4x4.shtml
春天的暖意悄悄袭来之时,煲菜也开始大行其道了,亲朋好友围聚一桌,在热气腾腾的煲菜面前

华芙妮干洗加盟  http://www.conaginc.com/6p7y.shtml
华芙妮干洗店加盟品牌,作为在干洗行业已伫立15年的老品牌,自创立以来始终坚持“做质量

郁洁卫浴加盟  http://www.conaginc.com/78y.shtml
郁洁品牌的创始人基于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在消化吸收意大利设计理念的基础上,开始把家具、

巴思奇加盟  http://www.conaginc.com/pm2w.shtml
巴思奇汽车导航技术力量雄厚,产品技术出众、品质很群、造型精致美观,在公司多名设计师凭

乐娜家纺加盟  http://www.conaginc.com/gc9o.shtml
采取全新在经营销售管理方式,公司直接招各级代理商,由各地区代理商招募经销商,经营方式

椰乡缘加盟  http://www.conaginc.com/pdlm.shtml
椰乡缘椰汁位于环境优美的旅游岛—海南省海口市是一家专门从事椰子汁生产、销售的海南省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国剧大师第五章在线阅读

    提问:帅哥真好看,所以精神出轨到底算不算出轨?题主,如果你不确定,那就□□也出去试试,回头对比一下就知道了。——《星元·星乎问答·精选》肖茉莉没想到索兰会突然这样做,毕竟他一直表情冷淡,好像也不怎么喜欢和别人接触。他不可能知道她为了这一天付出了多少,又压抑了多久,他大概只是因为置气,毕竟刚才安琪在侮

  • 失算在线阅读第7章

    叶飞心丧若死,空有万丈豪情,却始终差着最后一口气。光着一具清洁溜溜的身体,叶飞感到羞~耻心爆棚。片刻后,叶飞哑然一笑,我叶天帝何等人物?区区衣物不过乃身外之物,又怎能为其挂怀于心?想我历次渡劫,哪次不是以心火烧灼外物,真身显露?如今却反而为一具皮囊而迷失本心,莫非随着渡劫失败,自己的道心也跟着不稳了

  • 逝水流年之阿尔卑斯山脉(9)

    “今天是......几号来着?天气还算晴朗,温度不高,还有点冷。”嘉里又准备记日记了,他和兰杰斯等了好几天,终于盼到了一个还算好的天气,准备往南边进发。“今天,我,伟大的冒险家嘉里要带着小菜兰杰斯去南边探索(别告诉兰杰斯)。呃......南边有些冷,不过没关系,狐皮制作的大衣应该能hou得住吧。”“

  • 女总裁穿越之后之局(5)

    “我到了,在哪交易?”“你往十点钟方向走,有个集装箱,在那里!拿到东西就回来!”罗军在电话里头说道。“知道了,袁鹏和在我一起。”王剑道。“...交易完就回来,我在*场里等你!”罗军愣了一下,便挂断了。王剑坐在车里,等了一会,开了车门,从后备箱拿出密码箱,看着离他50米左右的集装箱,就慢慢的走了过去。

  • 大明总舵主完美的面具

    “喂,秋玲,今天公司派给我一项紧急的业务,今天可能没时间陪你了。”“我好不容易向经理请了一天假,而且我妆都画好了。”“我也没有办法……毕竟总结大会马上开始,公司给我的考验也多了,我可能又要忙得半死,而且你知道的,我的压力一直都很大。”“所以你需要我过来陪你放松放松,那晚上我过来。”“得看情况,下午给

  • 我的老千生涯3在线阅读第九节

    啥?苏叶不可置信的看着服务员。服务员微微一笑,“对不起,苏先生,您的邀请函由于非本人使用,现已被取消授权,还请您刷卡或者付现金!”“你没开玩笑吧?”苏叶咽了口吐沫,望着服务员。见到服务员摇头,苏叶脸色瞬间苍白起来,他本来就是想装个比,没想到弄砸了。“这样吧,你们打个折,八百块中不中?”服务员无耐的指

  • HP布莱克家的女孩之6月19日下午四点前

    市立第一医院。“爸,我想参与。”钱云开平静地对其父道。“不行!”钱主任一口回绝。“你今天早上才醒来,现在还没有完全康复,你给我老老实实……”“我已经康复。”“你没有!”“我是医生,我的身体建康与否,我自己最清楚。”“你是法医,只有死人你才最清楚。”钱主任吼。钱云开沉默,过了一会儿才低声道:“也许您说

  • 万界之最强反派第六章在线阅读

    自由啦!刚走出门,我便深深感受到了一股自由的空气,还没走两步就被不知哪伸来的一只手拖上了云头,这手的主人正是我这几日朝思暮想的人儿--青绾。“青--绾—”我一见是她立马来了个饿虎扑食,整个人都贴在了她身上,她嫌弃地想掰开我,掰了几下终于放弃了,瞥了一眼贴在她身上的我,无比嫌弃地开口道:“怎么啦?”“

  • 腹黑相公闲凉妻认真

    “那你现在可以把我改成有望。”邬云云诚恳地建议。“不用了。”陈越回答。无望和有望都只是自己的心情,跟邬云云无关。邬云云仅仅只是邬云云,而他要做的是,在确定自己无法割舍后,坚定追逐她,而不是被动的有望或者无望。此刻,陈越把邬云云攥进怀里。他已经不会再放开她了,或者说,哪怕她再次离开他,他也不会只是无望

  • 混茫之此女刁钻,切不可惹(1)

    1无数鲜红的绸缎为苍云国渡上了一层血色,今天是苍云国皇帝唯一的弟弟,曲殇王的大婚之日。普天同庆,万民同乐。为了给曲殇王贺喜,皇帝下旨,惊鸾城的花灯会连开三天,不准停歇。这天的曲殇王府人流涌动,宾客络绎不绝。江南一身白衣在人群中格外惹人注目。艳阳渐斜,吉时将近,门外的鞭炮声响起,震耳欲聋。新人伴随嘈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