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在港黑下属不可以啵上司的嘴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那个妖艳贱货 来源:晋江文学城

顾煜回忆起长云跑的姿势,就像一个滚动的黑球“嗖嗖”的就跌破了黑黝黝的竹林,消失不见,速度之快,令人惊讶。

巡院还在骂,指着顾煜的鼻子骂,让他不得不被巡院的唾沫星子拉了回来。

顾煜叹气:“抱歉,我以后会知道规矩的。”

巡院感慨道:“你知道个屁,你娘的才来几天,净他娘的听见你名字了,你真是个人才啊。”

巡院其实很实诚,很单纯,骂人技术不行,太单调,除了你娘的,你他娘的就不会别的侮辱性词汇了。

顾煜开始默默的数他究竟说了多少个“你娘的,他娘的。”

巡院说:“你他娘的要是这么想出名,我他娘的就给你个机会,你他娘的也不用去竹林了 ,门口给你放了两根竹子,你就把竹子背在身上,从这儿背到女神台,再背回来,你不是跑的快吗,就再给大家露两手。”

顾煜顺嘴道:“是,娘,不是,是师兄。”

在巡院涨红脸的怒容以及同门们的哄笑声中,顾煜从容的走到了门外,从容的捡起竹子,从容的将竹子缚到腰上,从容的一拱手:“师兄,这就去了。”

顾煜先迈左腿,右腿向后撤,两根竹竿一样的大长腿迈开一个弓字,褂摆向后一撩,表情严肃的做了几个热身压腿。

十几下后再换左腿。

巡院怒发冲冠,把腿拍断,呵斥道:“你他娘的…。”

巡院话未说完,顾煜已经像炮仗一样的飞出去了,在他的身后落了一地的绿叶,随风四散。

众人:“哇!好快!”

顾煜飞到哪里,哪里就是惊叹,大家追赶他的落叶,在他的尘土飞扬后面望洋兴叹。

巡院恼恨的坐在台阶上等他,等他回来再他娘的加罚一个站桩,让他站三天三夜,顾煜总不能连站桩都能站出幺蛾子,累死他个龟孙。

但顾煜没有回来,巡院坐在台阶上眼巴巴的等都没等来顾煜回来的身影,却等来了他失足落水的消息。

等巡院惊讶的跑到湖边,顾煜已经被救了上来,浑身湿透的躺在地砖上,白晃晃的日光下,他面惨如纸,嘴唇红紫,湿透了的褂裤紧紧贴在身上,沾着几片竹叶,露出更加消瘦的身材。

“他娘的怎么就这么瘦,他们家乡闹饥荒啊,不是,他怎么样,死了没有啊。”

“没有,李强师兄,就是天凉,得赶紧抬到屋里去。”

“行了,抬抬抬。”巡院倒霉的说。

顾煜被两个人抬了起来,他的身体硬邦邦的,脚尖勾的绷直,胸口连个起伏都没有,双目紧闭,嘴唇紧抿,怎么看都跟死了一样。

巡院听到弟子们的窃窃私语:“这新来的怎么就掉进了湖里。”

“巡院师兄罚他长跑,结果体力不支,眼睛一黑掉进了湖里。”

“哦!现在都罚的这么狠了么?”

巡院觉得自己歹毒的形象已经跃然而出,憋出一身内伤气的头晕脑涨。

顾煜被抬到了舍内,留下他的舍友照顾,等顾煜睁开眼睛,舍友们赞叹道:“兄弟,你这苦肉计用的极好,你若是不掉进水里,回来还要掉一层皮。”

顾煜将手搭在额头上虚弱道:“我不是故意的。”

“嗨,你就别跟我们装了,我们都理解。”夏朔道。

顾煜微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夏朔:“兄弟,这没什么,这次我们先不会告你的密。”

顾煜道:“无论如何还是多谢你,李好。”

夏朔瞪眼:“我,我叫夏朔!”

顾煜:“抱歉,你们的名字都太像了。”

三人:“哪里像了!”

顾煜活动了下四肢,走下床,打开门站在阳光底下仰头伸臂,像是要飞升了。

“你干什么?”

顾煜:“我在晒衣服。”

夏朔道:“哪有你这样晒衣服的。”

顾煜的身上开始冒出一丝丝的白气,先是从头部再到肩部、腰部再到四肢。

“我们那里都这么晒。”

“你们那里是什么怪地方啊!”

顾煜现在就好像一锅开始上气的馒头,袅袅不绝的冒着白烟。

他们只见过头顶冒烟的,鼻子冒烟的就是没有见过浑身上下都能冒烟的,就连他们的教佬也做不到这样的水平。

三个人惊呆了:“你这什么级别了!”

过了一会儿后,顾煜放下手臂,转过头笑道:“不是,只是些雕虫小技而的邪门歪道而已,完全不能与那些内功深厚的大家相比,对平日练功没有什么大的裨益的,就是一个花架子。”

“顾煜,之前是什么门派的。”

顾煜:“无门无派,是我爹教我的。”

夏朔:“哇,那你爹是干什么的,方方便说么,是大侠?你名门之子吧。”

顾煜走到门口道:“不,我爹是卖鞋垫的,他很普通,只是痴迷武功而已。”

顾煜进万神门已经一个月,还有七天就是升级别比试。

在万神门,可以逐级考也可以跨级考,拿到双腰带的弟子就可以进上阮院了。

有的人在北院混了十来年都没能拿到双腰带,其实这样资质的人已经完全看出来并不适合习武,他即便是卖菜,努力卖个十来年也能成绩斐然了。

就比如李好在万神门呆了十四年,第一年拿了单腰带后一连蹉跎了七年的时光,始终滞步不前。

虽然万神门不是赡养孤老的救济堂,但万神门从来不在乎弟子多而废,再废的弟子都可以废物利用来维持万神门的运转。

万神门最自豪的事情有两则,一则“神”多,二则人数多。

“我们万神门弟子二十万,乃天下第一大门!”

这二十万里有十九万都是凑数的芸芸众生。

北院的弟子在练武学文之余要在万神门干活儿,比如挑粪的,种地的,做饭的,专门出去暗杀的,做暗探卧底的,必要时做肉盾炮灰的。

无论做什么,生是万神门的人,死是万神门的死人,挣再多的钱也要跟万神门对半分享,你要是逃了,天涯海角也能把你抓回来。

顾煜他们一部比较辛苦,是专门给各个部门挑水挑柴的,小半个北院全归他们管,每个人两天轮一次,每轮到一次就累的找不到北。

“真羡慕他们壹部挑粪的,人多,也不用天天挑,轻巧。”张三叹气。

“算了吧,一身臭味洗都洗不掉,还是三部木工活儿轻巧。”又有人道。

“要是拿到三腰带就好了,不用天天呆在这里做重活,偶尔处处任务惬意的很,哎!”

窝囊废极多的伍部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之中。

在他们坐下来闲扯淡的时候,顾煜已经顶着六七个水桶来回好几趟了。

他们刚摆了两圈龙门阵,顾煜已经做完了自己的工作,光芒普照的站在在他们面前:“快比试了,你们好好练功吧,剩下的我来帮你们做。”

同门不由热泪盈眶。

顾煜将桶放在地上漫不经心的问:“对了,我听说北院与上阮院交界处有一藏书楼,我们北院的人可以随意进吗?”

张三:“可以倒是可以,就是必须正式弟子才能进,一个月也只能借一次。”

顾煜:“原来如此,那看来我是不能进了。”

张三:“你可以借我们的行头名字,假扮成正式弟子啊。”

顾煜:“可以么?”

李四:“可以!藏书楼离我们这里远,去藏书楼的人一般很少,再说人这么多,谁都不认识谁。”

顾煜:“如果被发现怎么办。”

“看个书而已,这也不算多大的事,你要是喜欢看,我们一人借你一次,你就能进好多回,不过别去的太频繁,若是混了脸熟会被发现。”

顾煜:“多谢各位。”

几人正说话间,暮钟又响了起来。

顾煜已经非常熟悉这个钟声了,暮钟一敲,呼啦啦的跪一片,祷告声,祝拜声,他们的表情虔诚而真心实意,伏拜的比佛庙里的善男信女还要更低些,低进尘埃里,即使弄的灰头土脸,也混不在意,连脸上都因激动而泛起红光。

佛庙里至少有佛,有形,而他们,能与之相对的只是空气。

在他们所有人都跪下去的时候,顾煜双仿佛永远都在微笑的眼睛会慢慢冷寂下来,冷寂的如荒漠戈壁。

顾煜一般不会加入他们的跪拜大军,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呆在一旁无聊的玩自己的指甲,或者仰头数树上还有几片叶子没有掉光。

一个月以来,顾煜已与他们的私交甚好,不会有什么人会因此而告发于他。

但这次却出了意外。

一个外部的弟子走到了他们这里,刚走到墙角,钟声就响了。

那弟子呆的地方偏僻,没人注意到他,等所有人站起来后,顾煜才发现了他。

外部弟子死死的盯着顾煜,脸上是险邪的笑,等顾煜的视线望过来后,他又匆匆低下了头,飞步离去。

顾煜哪里都好就是脸盲,他疑惑的思索了一会儿,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不好!不是伍部的人。”

顾煜飞快的跟了上去,那外部弟子的身影已经跑到西边去了。

西边不远有掌事师兄的住处,顾煜追到的时候,那外部弟子已经快到门口了。

顾煜疾步拦在他面前:“朋友,移步说话!”

外部弟子早就对这个新来的蹦豆儿久仰多时,他将双手插在腰带上,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吼:“掌事师兄,弟子有事禀报。”

“掌事师兄,竖子顾煜无视万神门礼度,不尊吾神,蔑视教规,现已将他带来。”喊完无畏的看着顾煜,露出挑衅且得逞的笑意。

“吵什么,都滚进来!”

外部弟子:“是是,师兄。”

他朝顾煜仰了仰脖子,自己先滚了进去。

延伸阅读

数据面板在线阅读4  http://www.xingwuchem.cn/x5fb.shtml
夜深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微小动静,从天字一号房外传来。在微弱的烛光下,躺在床上的安猛地

微光学渣攻略(5)  http://www.xingwuchem.cn/sk5a.shtml
许沐梨的声音不小,谢昊阳和赵昶都听到了,都有些惊诧。虽然对于他们这些家庭几千万不算什

万界修炼书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http://www.xingwuchem.cn/bjzu.shtml
“叮,宿主今日的十缕天仙之气已经消费出去,宿主获得十点经验。”叶墨脑海中忽然一响,随

西游之绝世大魔头是不是养乃牛的  http://www.xingwuchem.cn/p7tn.shtml
医院。一位医生正拿着一把手术刀,辛勤的在这具尸体上劳作。这位可是传说中的叶小晨,叶大

末世之微光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xingwuchem.cn/p5we.shtml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闻言,鸿钧眉头不由微蹙,暗道此子处处牛犊不怕虎,

假妹妹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ngwuchem.cn/d804.shtml
做人要实实实在在做人做事,做到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

逃离小黑屋一百式(快穿)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xingwuchem.cn/dbxa.shtml
“碎花干枯在书里,雏鸟就死在笼中”他靠在自行车棚的栏杆上,叼着纸杯边缘,留下一排牙印

Black便利店之【K·老虎嗅蔷薇】(4)  http://www.xingwuchem.cn/yv0f.shtml
“中尉你确定?”阿道夫歪头。“嗯。”“挺好的嘛。”克罗蒂雅细数:“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危

他们的8090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xingwuchem.cn/bbvl.shtml
夜晚悄悄降临,朦胧的月色给薄薄的窗纸笼上一层暖色。沙无心瞥了一眼在床上睡得正香的路姝

午阳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ngwuchem.cn/u4l3.shtml
几日后,官道上,一辆马车徐徐而行,马车上的少年许是无聊久了,掀开马车的窗帘,看着渐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异世界首富在线阅读第6章

    菜市场周围就是粮油店,想买啥直接去买。云枳跑到店里定了点油、大米,叫老板定个时间送货到家里。你问她为啥不去商城买?傻瓜,汇率2:1,为啥多花钱?种子商店的老板心不错,看云枳买的多也送了一些。未来她周围不一定出现木系异能者,先囤点种子也是没错的。也一来一去,几千就没了。接下来是去买肉。几个月时间,随便

  • 天灾肆虐从漫威开始大婚(横空)

    她在这里呆了多久,她也记不清了,反正是好久好久,久的忘记了年限。幻巫曾帮她算过,她在这里的时间只有四年不到的时间,可是为什么却觉得很长,这个聪明灵力的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呢,或许是因为他吧。她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天天的笑颜,是发自真心。不是那一抹悠悠的无奈。她早已不带面纱,活的清爽快活。好像他在

  • 变身之邪魅帅女人在线阅读第9节

    在白藏心中,知秋一直是个孩子。初初见面时,知秋只是一株小树苗,柔软娇小,在秋风中朝他招摇着枝头为数不多几片嫩叶,似乎在打招呼,又似乎在寻求他的庇护。他便觉得她是个需要保护的幼苗。后来,知秋化出人形,依然是孩童模样,天真烂漫,懵懂无知,总爱缀在他身后糯糯唤他名字,看起来似乎和之前那株柔柔弱弱摇着叶子的

  • 攻成名就(穿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我坐在车上心中盘算着待会儿找个机会打电话给陈先民,一定要搞清楚这个周若尘究竟是什么人。“哎!周姐你停一下!我想上厕所!”我看她冷着脸,只好讨好着叫她一声姐姐。周若尘听了发出嘻嘻笑声,不过她马上脸色转冷命令道“下去吧!”靠!当自己是容嬷嬷咋滴!待会儿就让你现出原形!我走到一颗大石头后边掏出手机拨通了陈

  • 盛世谋之七转缘在线阅读第2章

    楚辉消失的这三年时间里,五行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数宗门教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五行域,他们纷纷设宗立旗,夺取天道。无论是从仙魔域和荒古域撒播过来的分教分派,还是原来玄幻界的旧有势力,他们都以快速发展宗门势力,抢占资源,掠夺天道为目的,大量吸收着新旧天赋觉醒者。天赋觉醒者也叫五行修士,宗门给他们提

  • 和情敌奉子成婚[穿书] [参赛作品]之第二章

    床头的手机疯狂的响着。周泽伺候着容阅洗澡,还给他滴了精油给他舒缓精骨。等到抱着容阅回来的时候,周泽才打了个电话,给司机,吩咐他去机场接人,还把林月尔的电话发给他。电话上的未接电话显示着,来电主人的急躁,但周泽可没心思理她,直接关机了。机场,一个端庄得体的淑女在大厅里按着电话号码。“对不起,你拨打的电

  • 女配真的不想死[穿书]在线阅读第九章

    新人新书,各种求!!!!白华缓缓低下头,看着诸葛大力红扑扑的脸,白华只觉得这个时候的大力煞是好看。“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好。”有时候爱情的发生就是这么出人意料。两世单身的白华,在看着大力眼睛的时候,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好吧,他承认他下贱。而大力呢,从第一次见白华的时候就有了朦朦胧胧的

  • 帝临苍穹在线阅读初之认识(三)

    当校医帮凌天检查完之后确认没有大碍,就是有一个在膝盖渗血的伤口,校医小心的帮他更换好纱布,叫他们休息下就可以走了。……铃……玲……下课铃声又响起来了。喜乐转头,望著那躺在床上的人“凌天,你还疼吗?走不走?等下那节是我们自由活动学习课,我带你去认识下同学去不去?”凌天想了想,“不疼了,我们回课室吧”。

  • 煞天孤在线阅读第一章

    江南市郊区的森林中,一辆出租车稳稳行驶在小路上。坐在后排的徐天,望着周围的景色,心中几乎是忍不住喊道:我的!我的!都是我的!在一天之前,徐天只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上班族,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斗**,嗯...爱好也很普通。也就在那一天,徐天过世的外公留给他一份恐怖的财产。江南市郊区整整3000多亩,以及

  • 综穿之梦逆光微现

    清晨五点,辰光依稀,在山间独有的草木清香中慢慢苏醒,这样完整又饱满的睡眠似乎在季晓婕的记忆中还是第一次,轻轻起身,赤足走在木地板上,毫无声息,看到客厅沙发上的周雨还在安静酣睡。沉睡中的这个男人,呼吸均匀、神情柔和,双手紧紧抓着季晓婕昨晚脱下的衣衫,象个倔强又单纯的孩子,不愿意放开心爱的东西,任谁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