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东京喰种)目标!甜倒研君之便宜(7)

作者:Shakemilk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但见封蔷不语,心道这白脸小生虽然财大,却不气粗,是个好相与的主儿。索性,墨兰公子任性起来,接连抛出心中质疑。

“客官是来会旧情人的?这种事随便向哪个鸨母龟奴打听便知,何必来我这处?”

“难道是客官喜欢以散财销金为乐,问这样跌份儿的问题,也要一掷千金?”

最重要的是——

“既然花得起钱,为何还要找一位比你年岁还甚许多的老妓,就算从了良,也一辈子洗不干净!”

封蔷肯花这么一笔钱,其实理由再简单不过。她单是为了“墨兰”这两个字而已。

她包下妓倌,花了钱,当然是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又有什么跌份不跌份之说?

想来前两日,她在封家墙根儿底下斥巨资包了三个名中带“墨”带“兰”的俏丽小倌,光是熬夜打马吊掷骰子摸牌九,也无人敢有二话。

十年来她朝思暮想,一宿又一宿的辗转反侧。曾经远在天边,如今近于咫尺的那个人,可比这么点银子金贵多了。

问个问题又如何,像是掉了他这头牌红倌的价一样。

“有贫就有富,我当然是富贵人,问话也要挑金贵的来问。一定要在寻旧情人这条道路上多多地花钱,才符合我身份不是?”

封蔷只是笑,她这话一出,墨兰公子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一向自认怜香惜玉之人,封蔷看看墨兰公子那灰扑扑一张俏脸,正是为了自己之缘故,作恶的负罪感立刻涌上心头。

罪过罪过,点到为止,点到为止。

想着,那就去后院走一遭罢。封蔷遂站起身来,“十五两银子买你一天自由,你自去吧。”

哪知不这样说还好,这么一说,墨兰更像遭受了什么奇耻大辱一般,冷眼凝视着封蔷推门离去,声也不吱。

想想当年,若是温萦受到此等“侮辱”,指不定还乐的轻松呢!

封蔷边走边感叹,这代代更迭,春去复来。人和人之间,又哪里可以同日而语?

温萦救过她的命。

撩开通往后院的蓝布棉门帘,封蔷脑中猛不丁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来。

十年前的事她忘将很多,却记得某一夜温萦把自己护在被窝里,单枪匹马和来寻封小姐的人周旋。

他挨了一巴掌,换来她的一夜安宁。

或者,是一生安宁。

后来她的逃家以失败告终,挨一顿鞭子不说,后来还被封嗅为首的兄妹三人轮流看管,硬叫她屋里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说来也巧,因着藏身妓院总不算什么光彩的事情,用不着普天同庆。于是封家也没有将捉回四小姐的喜事大操大办地声张出去。

谁知过了数天,周边几座县城里竟还有“封家门徒”四处张贴画像,悬赏千两,为的是寻找封四小姐。

此时此刻,封蔷早已归案许久,正锁在深闺里绣花养鸟,陶冶性情,端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再也没有比她更安分的了。

那么他们是什么人?

得知此事,封家上上下下都少不了议论一番,更多的是后怕。封霸天冲冠一怒,连着怒斥十声岂有此理,便派人去查。

这一查不要紧,将整个作案团伙查个底儿掉。非但查出家门内一个吃里扒外的内鬼,顺带直捣黄龙,一窝端了幕后主使的老巢。

那人也是个习武世家的落魄公子,跟封家宿有怨仇,听说封蔷离家出走,立刻道是大好的良机,便雇人扮作封家的队伍,意欲将她绑回去欺辱折磨,聊以泄恨。

谁知,最后不但没能捉住封蔷,反倒漏了马脚,让怒气冲冠的封霸天杀进家门,一刀砍掉半个脑袋,据说场面格外的惨不忍睹。

封蔷于是才惊觉——之前来妓院寻找自己的那两名大汉,说起来并不真的是封家门徒,而是乔装作假之流。

那时候若不是温萦相伴相护,哪怕只是一念之差,她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如此情谊,已经是过命的交情了,再加之大恩大德,要是不知道感谢,岂非禽兽不如?

所以封嗅后来再阻止她寻找温萦,她就义正言辞地回敬这么一句。

然而那个王八蛋却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来硬的不行,道理也说不通,横竖不肯告诉她当年那家妓院具体何处。

封蔷则也鬼使神差地找遍了附近所有城镇,独独没来过这里。

或许这就是天意。

去他奶奶的天意!

烦躁地扯下蓝布门帘,封蔷提腿冲进后院,决心就算把这改了名字的听香楼上下左右翻个底朝天,她也一定得找到温萦不可——

“客,客官?”

“客官,我这里,来我这里。”

“你多大岁数了,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一副松弛的皮囊,客官哪里看得上?来我这里,我是最年轻的。”

呃……?

没想到在这里被绊住了脚步,封蔷咂舌。

——果然和墨兰公子说的无二,这后院内三十几个男倌女妓,都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虽说徐娘半老,但也风韵犹存,看向封蔷的眼神,更惹人怜。

是了,稍微体面些的人都不来后院,平日里哪有能看过眼的客人来临幸他们?

而封蔷现在虽然扮作男装,也俨然一个丰神俊朗的小哥,腰间佩着长刀,更不似凡人。来到这里,自然会成为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客官,你看我也不差,我也练过几手武艺,说不准能与你试试刀?”

“别听他的,我比他便宜!”

“我也便宜……”

“我更便宜!”

争论谁比较便宜的声浪很快炸在耳边,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封蔷立在这里,真像来到了菜市口。

她正考虑要不要抽出刀来挽个刃花儿来吓住他们,却听一人不和谐道:“你们比便宜做甚,若论便宜,谁能比得过一个铜板睡两夜的墨……咳咳,斜鼻公子啊?”

延伸阅读

雅诗靓妈咪服饰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sa9t.shtml
石家庄高新区雅诗靓妈咪服饰有限公司创建于1996年,是一家针对孕妇孕期消费的专业孕装

谷乐多现磨豆浆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mgu.shtml
谷乐多现磨豆浆隶属于济南众联餐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谷乐多始终以实践者的身份参与到五谷

赛雪干洗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j7j.shtml
赛雪干洗行业的知名品牌,作为第一家采用特许运营的洗衣企业品牌,历经20年市场磨砺,见

豪菲尔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xjgu.shtml
豪菲尔照明是集灯饰产品设计、生产、安装为一体的灯饰照明公司,旗下拥有豪菲尔灯饰、豪爵

易唐安科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a7nu.shtml
易唐安科单元门口机使“Eetorm”品牌的系列产品更加人性化,使用更舒适化。用户至上

蓝博士洗衣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n3j.shtml
蓝博士洗衣求真、务实、创新是昱洋的宗旨,锐意进取是昱洋拥有的一核心,其优势在于强大的

七心作文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dqhf.shtml
加盟优势:中国作文教学的发展急需科学实用的作文教材。如今,国内民办教育机构的作文教材

顺腾玩具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dcl6.shtml
顺腾玩具公司是玩具产品生产加工的私营合伙企业公司总部设在汕头市澄海区益民路本公司拥有

六普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petr.shtml
六普太阳能空调使用太阳能、电能双能源。以太阳能为辅助动力,通过光热转换,把外界吸收进

宜家酒店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a3e9.shtml
汕头宜家酒店是由中南集团投资为商务人士量身打造的中档连锁酒店,位于汕头市繁华的长江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才是禁忌飞翔再现

    攻方:中锋杰克203cm(校队主力)得分后卫花溅泪191cm(校队主力)得分后卫克里斯183cm守方:中锋南199cm大前锋帕克196cm(校队主力)组织后卫鲍勃175cm(校队主力)组织后卫比尔189cm(校队主力)花溅泪的双眼蓝蓝溢动着别样的情怀,此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如此认真起来,心动

  • 僵尸世界:开局就冥婚主线任务

    这么一想之后,房内的几个女子看向李剑三的目光逐渐有了一丝光芒。少年目光呆滞地说道:“真的……是这样吗?”“是不是我会用实力告诉你!”话音一落,李剑三再次使用惊雷掌,滚滚惊雷瞬间在耳边炸响,威力竟然比第一次还要强盛。李剑三的惊雷掌势如破竹,轻松地便轰在少年的胸口。一声闷响传来,少年如同风中芦苇一般飘摇

  • 跑男最强少年第六章

    豪门望族,在大部分人的想象里,都是勾心斗角的,可他们赵家不一样。因为他们家的家训就是:“手足贵相助,夫妻贵相从,长幼贵有序,邻里贵宽容。”家里几兄弟和睦相处,从来不会发生内部斗争,什么为了争家产耍心机的事,根本和他们赵家没有半分钱关系。大哥赵晋城的如今家里的大家长,家族的企业都是他在管理;二哥志不在

  • 晓辰星光在线阅读第六章

    香囊捏上去软绵绵的,加上是丝绸缝制的,手感很好。而且,这玩意儿闻起来很香,确实也是寺庙里的那种味道。“香囊是要钱的,你给我八万八就是了。”我正把香囊放在鼻尖下面闻,薛姐居然对着我来了这么一句。“八万八?这么贵?你家开黑店的啊?”我无语了。“你要嫌贵,可以把香囊还我。不过,刚才你用手捏了这香囊,还闻过

  • [圣斗士+fgo]旮沓底的天空之王之暗夜魅影(7)

    七月,正是北半球陆地表层温度最高的时段,白昼冗长而闷热,黑夜全年最为短暂,根本不利于刺杀行动的开展,而且大家还是常年居住在北温带海洋性季风气候下的落日岛上。Vermouth在获悉了“圣子降临”的具体任务后曾经向Bourbon诚恳地交流过关于气候的不利影响,甚至希望Bourbon能将自己的意见提交到上

  • 英雄联盟之最强作战在线阅读傅君临,全京城如雷贯耳的人物

    时乐颜听他这么说,咬了咬唇:“老公……你是不是生气了啊?我没有嫌弃钻戒是仿制的意思。”“没有,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傅君临唇角微勾,“我只是希望,你能把戒指戴上。”“好。”时乐颜立刻点头应了,拿起放在一边的包包,把戒指拿出来,就要戴上。傅君临却忽然出声:“等一下。”“啊?”他伸出手来,拿走戒指,另外一

  • 民国恶女重生瞅一瞅那蠢萌蠢萌的傻女孩

    对于蝙蝠侠来说,那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一夜,当然,是作为蝙蝠侠的一夜而不是布鲁斯·韦恩的一夜。他确定以及肯定他能注意到那个女孩并不是因为她一个人抱着包蹲在路边的样子让他留了心。那为什么会注意到那个看起来平白无奇的女孩呢?老蝙蝠摸了摸自己**的双下巴深沉的想到,大概是当时女孩没人要的傻乎乎的表情以及蠢

  • 师叔祖给魔头生了个儿子第七章

    柴非前世初见杨越,也是因为被车撞到。当时他赶着送一份外卖,订单催得很急,他又有点中暑迹象,过马路时一晃神就被一辆车擦身而过。巨大的惯性带着他重重摔在地上,手中的汤汤水水也摔了一地,额头也磕破了。因为地处比较偏僻,路上的行人也少,那辆车的司机停都没停下就加速开走了。他躺在被太阳照得发烫的地面上,全身痛

  • 嫡长子洞房花烛

    透过盖头的光都是红的除此别无景象,柳柳无聊极了。“咣当”安静的房间突然传出这么一声可把俩丫鬟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柳柳打瞌睡头撞到了床头,柳柳自己也是吓的不轻。房间里的三个人谁都没敢笑出声,不过是忍着也怪难受的,盼啊盼都想着赶紧结束。也不知过了多久门终于响了,新郎总算是来了。七公子一脸微醺,丫鬟

  • 英魂之刃之电竞之王第十章在线阅读

    一眨眼又是半个月过去了,鹿晗每一天都在偷练轻功的痛苦中煎熬,在第N次将和高勇摊牌的计划自我否决后,鹿晗的轻功终于有所小成。虽然吴凡还是摇头说差的太远,可是鹿晗自我感觉挺良好的。他从小就恐高恐的厉害,从来不敢玩过山车这类的**,平时坐个缆车都会吓得心惊胆战语无伦次。可惜因为职业需要,站在高台上唱歌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