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调香师之死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箐黎杏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齐嘉担心着阎子墨还余悸犹存,便想安抚安抚他的情绪。

他从身后抱住了阎子墨,双唇从他的耳畔开始,路过他的侧脸,一直线的吻到了他的唇。

他的亲吻细密而轻柔,让阎子墨的心跟他吻落下的节奏一颤一颤的,渐渐地,这规律的频率,让他躁动的心神渐渐缓和平复了下来。

“哥。”阎子墨弯起的嘴角满是甜蜜。

齐嘉就是他的万灵药。

“媳妇儿──”

阎子墨转过身子迎合齐嘉的吻,两人唇齿交缠,吻的越发投入和激烈。

齐嘉像是在用他的深吻,稳住阎子墨暗藏于心的种种不安。

“老公。”阎子墨看着齐嘉,双眸中明晃晃的发出动情的信号。

齐嘉一毫米也不差的接收到了他的渴望,却没如他所愿,只是无奈地笑着将他紧抱入怀中。

齐嘉已经明白过来了,倘若阎子墨心里越是不安,就会越想和自己亲密。

只有两人的亲密无间,切身的感受到两人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才能给予他平定的力量。

齐嘉在阎子墨的额上落下一吻,大掌温柔的抚过他后脑的发丝,来来回回。

“媳妇儿,我爱你。”齐嘉的语气坚定而不容置疑。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在心中暗自许下承诺。

可阎子墨却反而想起了前世齐嘉死在自己怀里的画面。

同样的话语,相似的眼神……

他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反射性的颤抖,慌的他赶忙牢牢地张手抱住齐嘉的腰不放。

齐嘉也用大力的回抱响应阎子墨,只是心也随而一沉。

他总算明白了,阎子墨心底的创伤不是他三言两语外加温和安抚就可以治愈的。

需要他们一起,共同的长期努力。

若是几秒钟前的齐嘉,并不太担心,因为他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实践他的承诺。

可如今的齐嘉,却是惊觉原来的自己还是将情况想得太过简单了。

就在方才,他的脑中居然浮现了自己死亡的画面──

他就像个看客,用第三人的视角看着阎子墨面带绝望,整个人的气息濒临崩溃边缘的凝望着他的尸体。

逐步失温的“他”,睁着眼无法瞑目。

“他”的眼中充斥着对所望之人满满的爱意,却也夹杂了深深的不舍。

“他”遗憾自己没能陪阎子墨走到最后。

……

齐嘉闭上眼将外泄的情绪藏好,再睁眼时表面上又回到了不知内情的他。

一时间两人都因心事重重,不约而同的静默不语。

所幸在气氛迈向冷凝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人的脚步声,随而是敲门声──

【咚-咚-咚──】

齐嘉立时松开了阎子墨,让他去应门。

骤然失去**的拥抱,阎子墨微带不满地看了齐嘉一眼,然后拉着他的手去开门。

阎子墨挂上公式化的浅笑,带着询问看向敲门的吕护士。

吕护士抱歉地看着两人相连的手,“打扰你们了。”

齐嘉心知阎子墨还在不高兴,这话他肯定是不会接的。

未免等等陷入尴尬,连忙上前救场,“没事,怎么了吗?”

吕护士没有多想,说道:“刚刚接到通知,道路发生了连环车祸,伤员正在往医院这边送来,因为情况紧急,人手不足忙不过来,主任让我过来问问阎医生,能不能搭把手帮帮忙?”

吕护士虽然开口问了,内心却不抱太大希望,因为她对阎医生的能耐略知一二。

阎医生年纪轻轻,却拥有一身过人的精湛医术,是院方上层高价特聘而来的。

所以即便他在医院里任职,却并不强迫他要按规定轮班当值,都随他喜好安排。

阎医生在院内享有极大的自主权,据说先前就连某金融大佬指定要阎医生开的手术,要不是后来给对了好处,他也不会改变主意接了对方的刀。

吕护士虽然不知道阎子墨真实的背景来历,但从对方过往的行事作风看来,大概览的理会这样的“琐事”。

毕竟对方可是自入院以来,若非心血来潮,可都是负责被院内其他医生们一治认同,难度超高的一些外科手术。

像这样的重大车祸,一定会有个别人伤势严重,可真的能挨到医院来的,也引不起阎子墨的兴趣,让他高下贵手。

所以,阎子墨应该会拒绝……吧?

阎子墨听完后将手移向门把,平静地看着吕护士,摇了个头。

遭到拒绝,吕护士不合时宜的产生了理所当然的欣喜。

恩,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

就是可怜那些病患又要多等一会儿才能接受治疗了。

她在心下一叹,却也没有多伤感。

毕竟她已经在医院工作了十五年,知道生命总是来来去去,全看老天爷给不给脸,早就习惯了。

是以吕护士没有强留下阎子墨和他纠缠,只是应了一声“知道了。”就告别两人,回去给主任复命了。

阎子墨当即冷下脸来,关上门,落了锁。

──怎么了?

齐嘉正想问,却看到阎子墨欲将门旁边的柜子推到门前。

阎子墨感觉到齐嘉的靠近,停下了动作,仰头看他:“帮我。”

简单的两个字,没有理由,没有解释。

可齐嘉却是一口答应:“好。”

近七年来的相处,让两人的默契直线上升,只是一个眼神,齐嘉就明白了阎子墨这么做与两人先前所谈论的话题有关。

他答应了不去追问,只负责配合,所以说道:“子默,你站过去,告诉我怎么弄。”

接着,两人一个动口,一个动手,齐心协力的将柜子、桌子拉到门前抵住,像是门外会有什么危险闯进来谋害两人似的。

──齐嘉懵懂的看着两人的杰作猜想道。

“我饿了。”阎子墨拿着餐盒走到齐嘉旁,打断了他的思考。

“吃饭吧。”齐嘉没有留恋地转瞬抛下理到一半的思绪,兴味浓厚的招呼阎子墨用饭。

他让阎子墨在位置上坐好,自己一一将餐盒摊开摆好,持着一双筷子,一面解说一面帮心爱的媳妇儿夹菜。

“嘿嘿,瞧瞧你老公今天帮你准备了什么?──有你爱吃的糖醋排骨、煎鸡蛋,还有炒酸菜……最后,看看这个!”

齐嘉献宝似的指着放在正中心的一道酸辣鱼,“我新学的菜式,你快尝尝。”

阎子墨仰起身子,在齐嘉将夹着的鱼片放入他碗中前,用嘴准确的接住。

他嚼了嚼,咽下,黑眸一亮,视线移动,停在了酸辣鱼上。

──媳妇儿喜欢!

齐嘉会意的一笑,欣然地继续进行投喂媳妇儿的人生大事。

齐嘉的筷子一来一往了几次,阎子墨都看在眼里,心底怕他累着,又不要他喂了。

齐嘉甜蜜的嫌弃道:“真是……哎,都依你。”

他没多坚持地拿起自己的碗,落座。

此时若有旁人,便会看到两人呈L字型的坐着,一人用左手,一人用右手的吃着饭。

一人滔滔不绝,一人却只是不时点头摇头,偶尔开口回应,画面却异常和谐。

尤其,是被两人放在桌上,相握着的手。

***

阎子墨的休息室内,两人正不嫌腻歪的恩爱着。

可房门外的医院大厅,却正上演着一场场混乱的人间大戏。

有的人和家人相拥,庆幸于自己的大难不死。

有的人和家人相拥,却是阴阳两隔。

而最多的是病患受着或轻或重的伤,被前来的家人朋友围住,殷勤问候。

连环车祸造成的数十名伤员让医护人员忙的脚不沾地,而伤有轻重,自然分了轻重缓急,以便处理。

但不论排序的人认为自己有多公平,结果绝对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必定会有人心存不满。

一个,两个,三个……最后“志同道合”的一齐宣泄不满。

此时的他们,内心五味杂陈,主要是对家人的担忧,和对医院的不满。

前者说来说去,对现况都起不了什么帮助,所以他们一致开始谴责医院,抨击院方他们认定的每一个值得批评的地方。

他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越说火气越旺,却又不得不强压下高涨的负面情绪。

所有长了眼睛的人都看的出来,这伙人就像不//定时//炸//弹,只要给他们一个引线,就能炸的此刻疲于奔命的医院天翻覆地。

所有人都亟欲避免大事发生,所以甭管他们心里怎么厌烦这伙人,都尽量想办法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免得不慎招惹到他们。

没有人想成为他们宣泄情绪的垃圾桶,被他们群起攻之。

“让让,让让,你们挡在这是做啥呢?”

一道女声在喧闹的大厅中出现,声量不大,却让人倍感突兀。

此时放了心神关注在那处的人都不谋而合的想:是哪个不长眼的傻大胆?居然敢触他们霉头!

有人担忧事态的发展赶去通知院方人员,有人则左看右看,把自己藏好了,再半点不嫌事大的看热闹。

“干嘛呢?这是……”何护士被大厅中的相对静默给吓了一跳,但繁忙的工作却让她丢失了对危机的警惕。

她不假思索的作势推了推身前放满医材的推车,“说你们呢,还不让让!”

她这一下子,犹如烈火烹油般,将他们埋在心底的怒火彻底点燃。

其中一人率先说道:“别说的好像是我们不让似的,你自己睁眼看看这里,哪里不站满了人?”

何护士心想,她就是看他们周围的人少,图方便才把推车往这里推,谁知道他们这么多人,走廊是空出了一个人正面穿过的位置,却挤不进她满是医材的推车。

她自觉得有理,正想张口反驳,可面对他们怒火熊熊的眸子,她的理智终归是迟来的上线了。

──晚了……完了!

自己怎么就招惹到他们了!

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她可是不只一次被前辈们耳提面命的叮嘱:医院越是忙得不可开交,越是要睁大眼睛,竖起耳朵,小心地避开医闹。

结果自己一个松懈,居然就一头撞进了乱子的源头!

何护士被吓得眼前一黑,险些晕死过去。

但遗憾的是,她并没有。

所以她只能战战兢兢的,尝试和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何护士自以为聪明的提起嗓子,为自己壮胆,“我……我这还不是赶着为你们受伤的家人服务!”

何护士所言是理,但她忘了自己面对的可是一群失去理智的人。

“你还好意思说,我女儿都到医院多久了?脚上的伤还没人处理!”

“我奶奶的手还在流血哩!你给我说说,医生呢?护士呢?都到哪去了?……”

“哎唷!我可怜的儿子啊,今年才五岁,受了伤都没人理……疼的他…哭到气都要喘不上来了……”

“……”

“……”

这伙人七嘴八舌,怨气冲天,口径一致地开始质问何护士,何护士哪里受的住?

当下整个人都乱了,口不择言的说:“你们问我有甚么用?我就一个小护士,是能决定什么?要问你们也去找主任、院长……要不随便哪个医生也好啊!”

这些道理这伙人岂会不知?

只是那些人要不不在,要不就都忙着救治眼前的病患,哪里顾着上被他们认定不紧急的伤员?

“废话少说,你好歹也是个护士对吧?基本的包扎应该难不倒你……”蓝衣男子说着就要去拉何护士的手,“我妹妹的伤你处理不来,可有人能帮她包扎一下也是好的。”

此话一出,何护士登时成了众人眼中的香醇醇。

何护士的手被人一左一右的往不同方向拉去,又时不时有人将她往第三、第四个方向推来扯去,弄得她不堪消受的哭喊:“放开我……啊!不要拉……好痛……阿……放开我啊……”

面对危机,何护士的头一个想法就是祸水东引:“你们去找别人,别找我!……我、我就是一个护士,能懂什么?……你们要找也找个医生,那才有保障!”

“你话说得好听,现在这个时候,哪里还有闲着没事干的医生!”

这话犹如醍醐灌顶般的钻入了何护士的脑门,她当即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脱口而出道:“有!哪里没有?医院里面现在就有一位闲的没事干的医生!”

对上他们怀疑的目光,何护士打了个激灵,深怕他们将苗投转回自己身上。

赶忙事不宜迟的说:“走!我带你们去!”

延伸阅读

嗳品婴洗衣液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6ohq.shtml
当宝宝来到这个世界,每个妈**少女心也许都酥了呢,看到宝宝依偎在怀里,嘤嘤嘤~自己也

梦洁宝贝家纺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uxuu.shtml
梦洁宝贝是梦洁家纺下属子品牌。自然、健康、活力是品牌的主旋律,是品牌对快乐的直观理解

美饰隆集成墙面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lhp.shtml
美饰隆是集集成墙板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装饰巨擘品牌,打造集成墙板的艺

小维同学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p83k.shtml
小维同学女装以随性别致,俏皮复古为品牌主旨。除must-have元素外,更多带来的是

显示屏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gpdw.shtml
公司一家专职致力于工控电脑生产,销售,服务配件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运营品牌几十年,销

梦夙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p2b7.shtml
梦夙钥匙扣总部生产各类影视饰品,手工饰品,流行饰品,锆石饰品,以及承接饰品加工,我司

昱辉阳光太阳能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sqs6.shtml
ReneSola(NYSE:SOL),全球领先品牌,成立于2005年,一家提供绿色能

绚彩森林早教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6si1.shtml
绚彩森林儿童潜能教育机构从2002年起从事幼儿早期教育项目研发,至今已开设全套的专业

敏慧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difr.shtml
天台县敏慧汽车用品厂是生产汽车座垫、方向盘套、车衣车罩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然熙达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g8pn.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我未婚妻是长乐公主在线阅读第四章

    那天之后的记忆一片模糊,只有窘迫到极致的手足无措与不停歇的道歉,中间零星夹着些许画面是她含怒的薄嗔。大雨来的快走得也不慢,云收雨霁后女孩子抱着包袱跑出茅草亭,轻巧跳过泥潭落在被雨水冲得干干净净的碎青石板上,小鹿一样踮着脚跑掉了。“你的伞……”手里还握着伞柄,他被她扔在茅草亭里没来得及追上去,少女透着

  • 凑合着过呗在线阅读第三节

    李三七背着父亲,奋力的逃亡。李三七背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小子,你跑不掉了,乖乖束手就擒吧!”李三七回头看了一眼,见到后面还有两人在追着他。李三七的冷汗不停地流了下来,焦急的表情在脸上显示出来。李三七奔跑的速度,加快了起来。速度一块,上下的波动,撕扯着李战的伤口。李战痛苦的醒了过来,看到后有追兵,

  •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在线阅读第三节

    一个明星成为了自己的邻居是什么体验?陈期期立刻掏出手机刷了一排的啊啊啊啊啊。尽管她并不喜欢贺望远,可贺望远到底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大明星,无数人在网上嗷嗷叫着老公、男生,贺望远的迷妹们做梦都想要搬到他的对面,结果本尊却成了她的邻居?!陈期期一时又惊又喜,很快又生出了遗憾。如果她的运气再好一

  • (沙海)一把刀的下墓生涯某布庄的镖

    原县太爷被抓,新县太爷没到,县里乱了两天,很快就沉寂了下来。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普通百姓同以前一样过着日子为柴米油盐费心。只是偶尔县里的酒肆茶坊还有些没事干的闲人议论纷纷。“西词你在干什么?”顾老爹奇怪的看着顾西词,她伸着双手在院子里站了好长时间了。“等压寨相公掉下来。”顾西词眼巴巴的看着天空,一望

  • 快穿之打倒灰姑娘之梦呓

    “想必你们也发现了吧,这些丧尸对我们来说没有感染性。”方雾寒的声音从寂夜中响起,一旁还有木柴在火堆中燃烧发出的爆裂声。“嗯。”他们都点点头,连胖子都睁着眼,一脸认真地听方雾寒讲着。“其实你们能从这场浩劫中幸存下来的原因,在我身上。”方雾寒留了个悬念,笑了笑停了几秒,看到幸存者们都满眼期待地看着他,他

  • 无界时代在线阅读第4章

    “那不是,有钱弄死人了。”奇安文和另外一位同事将刚运来包裹的面包车清空,再将货物放上传送带,其中有个包裹写着某品牌特快包,“啊,国际品牌呢,真是有钱人。”“这种包裹要小心安放,我们可是正规速递员,别闹出投诉,不然老板会想到裁员的。”鑫文瓷现在这种情况,可不能丢了工作。“不丢包裹,老板也老早想要裁员了

  • 我的新白娘子传奇评论文章在线阅读第三章

    程老夫人倏地缩回手,将那红帐重新拢住。快步走出卧房、关上门,嗓子眼儿里差点冒出股老血,这是怎么回事儿?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谢芝缨跪行过来呜咽道:“老夫人,您看这......孙媳既带了翠珊过来,收房也是早晚的事。可孙媳哪料到世子他竟、竟这般等不及,呜......”四周的下人个个低着脑袋竖着耳朵听,

  • 明朝王爷现代爷在线阅读第4节

    “唐总、唐总……”季宇小声地第三次试图唤醒歪在后座上睡得深沉的上司,却还是失败了。诶哟,看来唐总最近是真的累坏了。从总公司直接杀过来的总裁专属座驾已经停在盘缤文化**公司大楼门口好一会儿了,盘缤的高层们也在总裁座驾旁守了许久,却没人敢上前去催促里面的人下车……他们的小唐总可是星海集团上下有名的起床气

  • 导演,加戏之接手(6)

    枫卿童一个月之前到了亦南星的家里,当时他整个人都快饿晕了,到了亦南星家里像饿狼一般吃了南星家里近三天的存粮。看着枫卿童那修长俊朗的样子,亦南星只能说人不可貌相吧……枫卿童吃完后也颇有些不好意思,之后便陷入了沉思,盯着亦南星思忖半晌才下定决心:“嗯,我与你有缘,那么,第一件事的机会就给你吧!”“什么第

  • 从降临猫耳娘部落开始点墨,秋水

    白云开,两百七十年修为,圣域五周天。莫渡天,两百四十年修为,圣域四周天。看来是白云开修为更高,可楚忧也是五周天不敌莫渡天,胜负难说。看客们一大早便聚集在此相互比较。素华派本鲜为人知的小门派,现在却似乎是人人皆知,所有的门派弟子都团结一致,为莫渡天助威,而白家本就声名远扬,各大小家族也纷纷站在白云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