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重生九十年代炮灰女配第二章

作者:甜醅 来源:晋江文学城

激动归激动,吴桂花也明白,金子再好,不当吃不当喝的,没法解决她现在的难题。

她想了想,重新钻回床底下,捣鼓片刻,从床板下拖出一口小匣子——刚刚趴在那下面时,她就觉得后背那头硌着个东西,原来是它。不知道是吴贵妃还是那个叫琉璃的宫女干的,这只小匣子用几根丝缎缠起来,穿过床板正中的缝隙绑缚着,被牢牢固定在床板的下面。

哪怕是钻进来检查,看得不仔细,也很容易漏过它。难怪刘太监第一回进来没找到,毕竟床前还吊着个尸体,没点胆子,谁敢往床底下钻?

这小匣子高不到两掌宽,宽不足三掌长,白铜包角,正当中挂着把同样材质的大锁,提上去沉甸甸的。这么沉,刘太监找的宝贝肯定在这箱子里!

吴桂花拨弄两下那锁,锁头撞击着箱子,在静悄悄的夜里发出好大一声钝响。

她登时就不敢动了。

但把箱子放在这肯定不行,谁知道刘太监什么时候会返回来?他自个儿说的,他助纣为虐害死了原主,还想得原主的宝贝,想得美!

那把它藏哪呢?

吴桂花抱着箱子转悠两圈,来了主意。

这间屋子开了两扇窗户,前窗开了个大洞,跟门在一个方向,后窗同前窗相对,用了个木插销销死。吴桂花拨开插销看了看,后面是一小块空地,不知道原来是干什么使的,现在长了一院子尺多长的蒿草。

吴桂花不舍地摸摸这身正穿着的,勾金蹙银的好衣裳,把它脱下来,再拔下那插了一脑袋的首饰,换上那套被卷在铺盖卷里头的,松花绿滚卍字边的细布衣裳,这衣裳上半身齐臀,是件长马甲的样式,下半身是条同色的撒脚裤子,又轻便又耐磨。穿上它,吴桂花心里先有了一半的底。

吴桂花握着那根大金钗,打开门悄悄找到刘太监的栖身处。地上湿漉漉的,显然是刚下过雨。姓刘的这家伙住的地方很好找,就在院子大门的耳房里,离吴贵妃死的房间隔着扇照壁。他屋里点着好几盏灯,正抱着被子瑟瑟发抖,嘴里还念念有词地在背佛经哩。

吴桂花忽然玩心大起,她嘬起嘴唇,从喉管中发出一长串“呃呃咯咯咯”的怪笑声。照壁那头的耳房“叮呤咣啷”地一阵乱响,刘太监呜呜几声,竟然被吓哭了!

吴桂花肚皮都快笑破,她飞快回到之前的房间,从后窗翻出去,把那只箱子和脱下来的衣裳放在蒿草里藏好,呸呸往手上吐两口唾沫,瞅准靠院墙边的那棵大槐树,蹭蹭几下爬上去。

她站在大槐树高处的枝桠上,将这一带的地势尽收入眼。朝南的那一面被一大片竹林挡着,西边是一片湖,朝北的那一面也是一大片房舍,除了多个照壁外,跟她这间挨着的院子相比还大些,也是荒草枯树,看着比吴贵妃住的院子荒凉多了,而朝东的那一面则是一条铺着花岗岩地砖的夹道,夹道两边竖着两面红墙,丈许高的红墙顶端,黑色的瓦片微微反光。

吴桂花上辈子在首都的大闺女家住时,去过好几回故宫。看到这两面红墙,她对自己刚刚在床底下听到的话再无疑虑:这不是戏文,不是她临死前发梦,她怕真的是借尸还魂,还回到古代成了那个倒霉摧的吴贵妃。

这时,夜风送来几声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唳叫声。

要是换个人在这,更黑人静的,听见这样的怪声,恐怕胆子都要吓破。但吴桂花是谁?年轻的时候,为了挣口饭养活几个孩子,她什么苦活没干过,什么夜路没走过?怪事么,自然也遇到了几桩,但她自认行得端坐得直,没干过亏心事,就是真有鬼她也不怕!

由此,她看见头顶上那双绿油油的眼睛时,还笑着打了声招呼:“小东西,你也跑这来了?”

“小东西”呲出两颗尖牙,对她“喵”地一声蹦上墙头,几个蹿跃之后,消失在茫茫黑暗之中。

果然是只小黑猫。

吴桂花羡慕地盯着小黑猫在黑夜里纵行远去的身影,她倒想跟着去,可这墙足有五六米高,不怕摔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她苦恼着,顺手从大槐树垂下的枝条上撸两把槐花,一把一把地往嘴里揉。

皇宫这地方跟电视里演的一样,真是危险!要是有机会,能逃出去就好了。

吴桂花估计现在应该是五六月份春夏之交之际,因而她撸下的槐花中夹着少许槐米,味道有些苦,她全不在乎。

原主不知道多久没吃饭,之前趴在床底下的时候,吴桂花就生怕肚子叫起来后被那几个人发现。现在坐上了这大树杈,这里地势高,外面有什么动静,可将前后几个方向的动静尽收入眼,她才觉得有了一分安心。连这甜中带苦的槐花落进嘴里,吃起来也别有了一番风味。

上辈子她的牙早掉光了,用假牙吃东西跟用真牙吃东西,那能一样吗?吴桂花享受着返老还童,身轻体健的快乐,觉得浑身上下充满了干劲。

把枝桠上的槐花都捋得差不多,吴桂花又探索了一番这棵树,发现上面还藏着两个鸟窝,但都只剩下几根鸟毛几坨鸟屎。她想起刚刚从树上跳走的小黑猫,微微一笑,溜下树把藏在蒿草里的小箱子和衣裳分别转移到鸟巢中。

期间,院墙外面走过了两队巡逻兵。

随后,她窝在槐树上打了个盹儿,再醒来时,东边已乍起万道金光。

太阳升起来了。

这一整天,就刘太监上午出门后,趁他不在,吴桂花下了一回树,到吴贵妃死的那间房里翻出些有用又不打眼的东西带出来,还在院子里拔了一捆蒿草,此后,她就一直以那棵树龄足有百年的老槐树为据点,手里编着草绳,顺便观察着附近的情况。

期间刘太监被人捆着带回来一次,来人把前后院仔细翻查了一遍,连隔壁院子都没放过,。要不是吴桂花穿的这件绿衣裳跟树叶颜色差不多,她又作过简单的伪装,早该被人发现了。

快到太阳下山的时候,吴桂花用蒿草编的草绳总算大功告成,她把草绳一头系上槐树,另一头吊出墙外,呲溜溜滑了下去。

经过一天的观察,吴桂花早发现她隔壁的院子没人住,不,应该说这一片院子,包括附近的湖和林子都几乎无人踏足,除了中午那会儿,有一队穿着红衣的侍卫巡逻走过,就没有其他人再朝这里来。

她下了墙头,直奔南边那片湖——在树上晒着太阳蹲了一整天,她吃槐花是不太饿,但是再不喝水,她马上就要渴死了!

这片湖应该另外连的有好几处活水,至少吴桂花看到的,湖水颜色并不浑浊,时有数尾红鱼在湖中嬉戏。可惜现在太阳沉了下去,不然她还能就着水波照照她现在长啥样。既然能当贵妃,应该长得不算差。

吴桂花拿吴贵妃房里找到的水瓮灌满了水,小心滤掉上面漂浮的腐叶等杂质,看看湖里的鱼,吴桂花嘿嘿笑了两声,从怀中扯出一团丝线和一枚帐钩,将丝线打了个漂亮的结,把帐钩穿进结里,丝线的另一端系在一条细长的树枝上,一条简易的鱼竿就做成了。她又在湖边的湿土中找出几条蚯蚓穿在帐钩上,这样,鱼饵也有了。

银色的帐钩在半空中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稳稳沉入水中。

吴桂花满怀希望:喝水的时候她都看清楚了,湖里的鱼不少,她随便钓两条上来,今明两天的饭就有着落了。

太阳快走到地平线下时,吴桂花有了收获,一条半尺来长的鱼甩着尾巴被她带出了水面。

吴桂花喜笑颜开,拿出在吴贵妃房间找到的小刀,就手在湖边把鱼杀了,手脚麻利地将丝线穿进鱼嘴,拎起来往回走。这鲤鱼就算剖去内脏也有两三斤重,省着点吃,明天一天都不用为食物发愁了!

从后院回去之前,吴桂花绕到正门看了眼。

那里果然铁将军把门,还贴了封条。漆迹斑驳的朱色大门匾额上,从右往左,依次写着“重华宫”三个字。

这地方破得四处漏风,也是一座宫殿?

吴桂花觉得长了见识,捎带脚去隔壁院子看了看:那边的门开在另外一侧,比重华宫略小一些,门上没有匾额,有点像一个大院子隔成两片,而隔壁院子的门一样只是重华宫的侧门。

不过那扇小门外面没上锁,吴桂花伸出手,想了想又缩回去: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那扇门里有点异味。

虽然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但经验告诉她,最好不要贸然行动。

看看月亮已经到了树梢,按照常理,夜晚的巡视比白天更紧,她得赶紧回去,要是被人捉到她在外面乱走,乐子就大了。

她还是拽着草绳,通过大槐树回到了之前住的地方。

刘太监不知道还回不回得来,就算宫里还会派其他人到这来守着,也不可能会是今天晚上。这一个晚上的安全应当可以保证。

坐在小风炉前生火时,吴桂花还在想隔壁院子那关着门都盖不住的臭味。

这风炉就摆在耳房外面,只够热热饭菜,煎个茶用,除此之外还堆着一小堆木炭。刘太监屋里应该还有米面锅碗,但吴桂花没钥匙,又不敢贸然砸锁,只能从窗洞里望了两眼作罢。

因为没有锅,火生起来时,吴桂花在鱼肚子上用小刀划了两刀,将就着用一根树枝把鱼串上。鱼肚子里塞满了她在湖边采的薄荷和林子边上找到的两颗野葱,最后她拿几根树枝支起简易的烤架,把鱼架上风炉烤制。

没过多久,鱼皮渐渐的焦黄卷曲,雪白的鱼肉藏在鱼皮之下若隐若现,吴桂花按住肚子里的馋虫,把鱼翻过两回,直到鱼皮两面都变成诱人的金黄色,她才将它取下来,闻着这诱人的味道,不顾烫地从最嫩的鱼肚子上撕下一块肉,放入口中。

鲜!鲜掉眉毛!

尽管条件有限,这条鱼没有放盐,但鱼肉本身就鲜甜嫩滑,用野葱去除腥味之后,味道更为鲜美。尤其炭火的烘烤将薄荷的清凉均匀地渗透进了鱼肉,令这火气极重的烤鱼多了一丝清爽。

吴桂花从不知道,没有油没有盐的鱼尝起来也这么好吃!好吃得让她有点想掉眼泪:儿女总嫌她菜里爱搁盐,可老年人舌头钝,不搁多点盐,她吃不出味啊!多少年了,她的舌头又能尝着这么丰富的味道了!

不成不成,这么高兴的时候,她可不能哭。

吴桂花昂起头,想眨掉眼眶里那点湿意,忽然一愣:她对面的墙上,那只小黑猫正悄没声地蹲在墙头,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手上的鱼,时不时舔舔嘴巴。

看见鱼肉在她嘴边不断消失,小黑猫竟然弓起身子,仿佛极为着急的样子。

看见小家伙这么有灵性,吴桂花有些好笑地晃晃手里的鱼:“想吃吗?”

小黑猫尾巴尖一颤,身子反而往后墩了一下。

返老还童之后,吴桂花的童心好像也重新冒了头,她坏笑两声:“给你吃点也不是不行,你准备拿什么当报酬?”

话音一落,小黑猫像是被她气着了一样,“喵”地一声扭着身子跃下了墙头。

吴桂花不以为意,把吃剩的半条鱼放好,开始低头收拾鱼刺。

不知道重华宫什么时候还会来人,她可不能留下这里有人来过的证据。

将将把最后一枚鱼刺包好,“哐啷”一声,一块木头被摔在她面前。

吴桂花被吓了一跳,小黑猫不知何时下了地,扬着脑袋,就在她身前一尺左右,见她盯着它发呆,上前一步,前爪搭上那块木头,不耐烦地又“喵”了一声,那小模样仿佛在说:报酬在这呢,拿鱼来!

延伸阅读

双松健康加盟  http://www.stopandgomotos.com/ufp1.shtml
浙江凯旋门澳门豆捞控股集团成立于1998年10月,总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萧山经济技术开

爱淇森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stopandgomotos.com/y1j.shtml
爱淇森空气净化器隶属于山东爱淇森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科技领先、精工制造、优质服务”

亲亲天使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stopandgomotos.com/said.shtml
亲亲天使婴儿游泳馆加盟整店输出,系统指导,风险无惧,直抵成功!亲亲天使婴儿游泳馆(w

防水管家加盟  http://www.stopandgomotos.com/xey3.shtml
防水管家涂料项目介绍:防水管家涂料三体合一,打造中国建筑防水修缮网络体验好品牌。防水

爱创加盟  http://www.stopandgomotos.com/a8s0.shtml
爱创女装订做各种南宁,服装厂,个性印制,班服,协会服,空白t恤,制服,校服,情侣装,

卡耐加盟  http://www.stopandgomotos.com/dh5b.shtml
卡耐汽车车垫总部坐落在河北南宫市垂杨镇范家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戴威斯加盟  http://www.stopandgomotos.com/gnfj.shtml
戴威斯洗衣培训创业培训创业加盟戴威斯洗衣洗衣连锁连锁戴威斯干洗干洗戴威斯干洗戴威斯戴

叼婵烤味加盟  http://www.stopandgomotos.com/65yl.shtml
叼婵烤味是成都金江小姑娘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品牌致力于打造中国档口第一小吃品

木帛服饰加盟  http://www.stopandgomotos.com/dva5.shtml
公司自2002年创始以来,历经8年的风雨磨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木帛已经成

唯雅尚派加盟  http://www.stopandgomotos.com/pc5n.shtml
唯雅尚派墙贴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那一天降临之后山训练(9)

    “什么!你说你要独自去后山训练?”此时,正坐在房间竹椅上喝药的父亲一脸惊问道“是的,爹,我差不多已经能发挥并使用崩灵劲了,现在差的就是实战经验,我要运用实战来磨练我的拳劲。”顾一一本正经道。这段时间的苦练让顾一进步越来越大,灵力很快就能突破到二重入灵境,所以与其对着石壁枯燥的练习还不如去后山真刀真枪

  • 英雄无敌:创始者藏书塔的未知

    等所有人都领到了通行证以后,龙影便带着众人和所有的新生一起去往藏书塔。藏书塔位于学院依附山脉的一个山头,平时只有持有通行证的人才有机会去一探究竟,所以平时这里的人都是稀稀落落的几个,只有准备去做任务或者进阶才会来到这里。众人跟着新生大部队来到了藏书塔,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通体全黑的塔状建筑,这座塔正

  • 鸟人帮助屌丝泡妞?

    江旺不知道如何寻找第一个需要帮助人,反倒觉得自己很需要帮助,因为他现在很饿!离开了那只流浪哈巴狗的住处,他独自一人行走在街上,不时警惕的看着自己身周。忽然看到有人扔下了一根骨头还是肯德基的骨头不由的冲上去。“好幸福!原来狗的幸福就是能啃到一根有肉的骨头?”江旺咬着骨头想道。他已经不管什么脏不脏的问题

  • 蔷薇刑第4章在线阅读

    贾全在家休养一段时间,身体渐渐恢复,整日间游山玩水,宴请宾客。一天闲来无事,忽然想起去打猎来。遂告辞家里人独自进山去了。家里人怎么劝都不顶事。贾老爹气的骂起来;别人都是养儿防老,你就是怕我活不久。”说着声泪俱下。贾旺看到眼里也劝道:“什么时候不能去呢?再过几天我陪你去。”贾全这刻等不得那刻,立定要去

  • 我是祖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器灵记之床她是一张古老的紫檀木床,她在人世间待了多少岁月,她也不知。作为一张床,她能看到人类最隐秘的一面。但因太隐秘,她总能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不适宜看的。初始,她不解人事,懵懵懂懂,不晓得有些东西不能看。后来慢慢了解,她便在不适宜看的时候,封闭自己的灵识。自有灵识起,她从未在意过哪个人类,只一心修行

  • 桥边梦之练习

    周一的早晨按照学校的安排是上语文早读,安九月在家里磨蹭了一会儿才下楼,跟林茜茜小跑到学校,刚进教室,上课铃就响了。林茜茜抚着胸口深呼了一口气,才跟着安九月走到位置上坐下,林茜茜坐在安九月的前边,书包还没放下来,就赶紧趁着班主任还没进门,悄悄地转过头去跟安九月说:“好险好险,还好咱两在最后一分钟跑进教

  • 三国双绝在线阅读第二章

    姜王后从太子府回到翠华宫。刚用完早膳,禁宫宫女来报:“启禀王后,禁宫内,老宫女春娘怀孕四十余年,刚才竟生下了一个女婴。”姜王后听了,不觉一惊:怀孕四十年?这怎么可能呢?她一点不相信。“禀报王后,确有其事!”姜王后见宫女急得双颊通红,不像说谎,难道真有此事?如果这是真的,令她感到非常奇怪了。怀孕四十年

  • 花魁女将之——彼岸花开,向死而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老子回来了!将军府清幽小筑,叶家四小姐所居的院子,房间里的床上,叶风回躺在那里,目光定定地看着上方,心里头就这么说了一句。老子回来了!管你什么牛鬼蛇神,老子能够重活一世心情极好,所以管你是什么魑魅魍魉,你回哥我都要好好地会上一会。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一回到自己房间,趁着侍女急匆匆地出去打水的时间里,

  • 三国:开局扮演商纣王在线阅读第10节

    转眼间又过去了五天。在这五天里,成功消耗5000kcal的卡路里值,不过和庞大的目标相比,杯水车薪。余盼盼坐在课桌面前,随手在草稿纸上涂涂画画。完成跑环任务(一)后,她进账了150积分,共计215积分。之后几天的运动量累计下来,现在她手头正好有311积分了,不宽裕却正好够解锁卡路里商城的积分。可是解

  • [孙唐]报答平生未展眉章血海世界

    而此时,苏修的识海之中,正掀起一阵惊涛骸浪。当苏修晃过神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奇异至极的世界。世界里面有花,有草,有树,有木,有万物,唯独没有人,寂静到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苏修尝试着片刻不停地向远处飞去,但飞了很久,仍然无穷无尽,没有终点。苏修脸色阴沉,任谁发现自己到了一个让人毫无头绪的地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