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我的召唤对象又双叕出错了[综]唐潇

作者:暝阑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晚饭后,两人爬上屋顶。夜空上挂满繁星,微风徐徐。

蓝瑟半躺着仰头欣赏着夜空美景,小墨转头看向他问道:“你说唐潇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是什么?”

他伸手撩撩被风吹到脸上的几根发丝,轻声说道:“其实我去年出去一段时间是跟唐潇他们一块。”

说完转头看向小墨,黑暗中眼神却熠熠发光。

“去年?”

蓝瑟拍了拍自己的头感叹道:“我又忘了你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去年你生病了,大夫说你的病需要一种药,但是墨城没有,听说林城有,我爹商行上的事情太忙,分不开身,所以我就代劳跑一趟。去到林城,没想到误打误撞认识了唐潇还有君子悦。”

蓝瑟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躺得舒服点。

继续说道:“唐潇研究过墨城的古史,知道墨城历代女子都是天生的女巫。女子体内都有一种灵力,但是百年前被封印起来了。没有人知道如何解除封印。墨城禁止女子读书识字,禁止她们接触外界的一切,某种意义上说其实就是想控制她们,担心她们识破目前的僵局,找到解除封印的方法。”

“百年前的墨城发生什么事呢?”

小墨知道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封印,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屠杀。

“这个唐潇也不知道,有记载的古史内容并不全面。墨城老一辈的人个个都守口如瓶,没有人愿意多讲以前的事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唐潇才会离开墨城,去其他地方考究有关墨城百年前的事情。”

小墨突然一脸严峻的看着他,看得他头皮发麻颤声问道:“你……这么看我干嘛?我又做错什么了?”

他别过脸冷声说道:“听你这么说,你跟唐潇多少有点交情。”

蓝瑟笑了笑,推了他肩膀一下说道:“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吓我一跳,我跟她是有点交情,可能不止一点,比一点还多点。”

小墨鄙夷的看着他冷声说道:“看着她被判死刑也无动于衷,哪怕知道她并没有犯错?”

蓝瑟看小墨误会自己了,着急的坐起身,拉了他手臂一把,让他面对自己着急说道:“你不能这么说我,把我当什么人呀?我蓝瑟是这种致朋友于不顾,贪生怕死的人吗?”

虽然他来到墨城时间不长,跟蓝瑟相处的时间也才一个多月,但是他相信蓝瑟绝对是那种愿意为朋友两叻插刀,上刀山下火海的人。

也觉得自己刚刚这么说不对,缓和了语气说道:“那天在公堂看到唐潇,你怎么像没事人一样,你不说我还以为你不认识她。”

蓝瑟看他语气缓和了些,也缓和下来解释道:“现在是墨城的祈福节,为期3个月。这三个月内,墨城内不得杀生。唐潇这三个月不会有生命危险。我跟君子悦有在想办法,怎么救她。那天在公堂上,我也不能表现出来我认识她,想救她吧。马甜甜那个恶毒的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能让她察觉异样。那天硬拉着你一起过去,也是想看看唐潇怎么样了。不过看她那样,我也放心了。”

听他这么说,小墨挑挑眉问道:“那你们打算怎么救她?”

蓝瑟用手背拍打了一下小墨的胸前,不满说道:“什么叫你们?应该是我们?”

说完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他。

他揉揉刚刚被打痛的前胸,回答道:“行,那我们怎么救她?”

蓝瑟双手托腮,眼珠转动了一圈,笑着说道:“我们还是等君子悦的消息吧。那哥们消息比我们灵,点子比我们多。”

“我们是否应该跟他见上一面,更好的商讨?”

“见,肯定得见面。过几天吧,过几天他会过来墨城,到时候我们跟他再慢慢商量。”

说完站起身伸了伸懒腰。“走,下去吧,好好睡一觉。”

小墨再次抬头望向夜空,此时的墨城在寂静中沉睡,但是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将唤醒沉睡中的狮子。

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已经被搅进去了。他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只是他没发现,项链闪了一下红光。

延伸阅读

翠佛堂加盟  http://www.rdfkyy.com/hni.shtml
翠佛堂隶属于翠佛堂有限公司,石之美者,为玉;玉之美者,翠佛堂,作为卓越品质与非凡工艺

地中海加盟  http://www.rdfkyy.com/szcu.shtml
根据业务需要,地中海卫浴瓷砖拟招募区域工程代理商,给予独家经销权限,价格享受产品代理

东辰控股集团加盟  http://www.rdfkyy.com/n9s3.shtml
东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现拥有资产56亿元,控股20个子公司,2011年实现产值99亿

巨兴工业泵加盟  http://www.rdfkyy.com/g74e.shtml
巨兴工业泵已通过ISO9001:2000国内外质量体系认证通过了中国船级社型式认可,

大名堂家居饰品加盟  http://www.rdfkyy.com/pc3m.shtml
深圳市大名堂家居发展有限公司成立时既以现代家居文化为发展出路,产品设计研发坚持现代家

新力化妆品加盟  http://www.rdfkyy.com/phee.shtml
新力化妆品成立于1970年,经过四十多年的历练和经营,已成为一间全市场导向、讲求效率

北京京路发帐篷加盟  http://www.rdfkyy.com/dsks.shtml
北京京路发帐篷创建于2000年,是从事帐篷、苫布、篷布的生产制造与加工的厂家。公司创

蓓利夫人酒店加盟  http://www.rdfkyy.com/6j6b.shtml
蓓利夫人酒店隶属东呈酒店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是一家以贝利夫人名字命名的小型精品

苗家炒货加盟  http://www.rdfkyy.com/uvcu.shtml
干果是办公室家中必备零食,好吃健康。苗家炒货产品种多元化发展,目前主要经营的产品以炒

希然幼小衔接加盟  http://www.rdfkyy.com/sikq.shtml
希然儿童成长中心是一所专业的幼小衔接学校,主要针对4-6周岁的学龄儿童。幼儿园与小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世归来[重生]第四章

    陈怡玢对这句话记忆犹新,因为上辈子黄穆德也是做了传话人这个角色,甚至连陆云鹤问的这句话都一模一样。做陆家的太太,而不做陆云鹤的太太。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就这么理所应当的问了出来,陆云鹤兴许还觉得那是施恩于她了,她就应该跪舔在他脚下感谢他么?记得上辈子黄穆德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的表现是当场崩溃大哭,搞得黄穆

  • 我在蛮荒当老大在线阅读金龙棋局(二)

    ——————————————————————————新人少郎求红票,收藏,红票,收藏,红票,收藏……——————————————————————————老者看着眼前的傲寒一脸担忧,立刻明白了是什么原因。不由得淡淡一笑,抚着胡须淡淡的说到:“小友不必担心,下棋也只是**,验验机缘罢了。小友可以黑白任选

  • 箭飘零在线阅读第5节

    花束之间插着一枚粉色的卡片,她捏起来,翻开,在看清上面内容的瞬间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一言不发地将卡片放了回去,然后轻车熟路地抬起花束,将下面压着的信封取出,打开,清点里面的纸钞,放进自己的灰色双肩包里,然后转身离开。一气呵成。周宇问:“苏萤,花……”苏萤想了想:“谁喜欢就拿几支走吧,下次邱学长再放花儿

  • 僵约之最强僵尸王遭人暗算

    龙湾村,卫生所。这是叶凡从省医科大学回来实习后,在村卫生所值的第一个夜班。往常下班后,叶凡都会去村东头那家唯一的台球厅,兼职打工赚钱,为的是早日能攒够彩礼钱,争取在毕业之前,向相处了快四年的女朋友苏欣悦提亲。刚才苏欣悦给叶凡打了个电话,说是身体有点不舒服,让他过去看看。叶凡也顾不上回家洗漱换身衣服,

  • [斗罗+阴阳师]玉藻前之子穿越在线阅读守株待兔,欲杀之

    顾海闻言,面色一怔,看陆河手无寸铁的冲向自己,心中微喜,暗骂陆河傻子,直接握拳迎上。陆河靠近顾海三尺之内,猛然双膝一屈,身形凭空矮了半截,一只手掌上用力一捏,一拳向空中狠狠捣出。顾海一惊,赶忙向旁一躲,不过还未等他站稳身形,忽然感觉左方寒光一闪,一道刀影就如同跗骨之蛆般到了左颈之处。“不好!”刀光凛

  • 英雄联盟之英雄无畏之第九章(9)

    是他想的那样?逸风凌乱了,这个是那位主子?那位还活着?逸风觉得自己脑袋不够用了?“对了,这个消息就封锁了吧,除了本王和你不用第三个人知道了……”秦北游突然害怕自己那位父皇会借自己这个弟弟的手来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毕竟那个父皇这种事也没有少做过。自此以后就有由他来保护弟弟吧!弟弟啊?虽然十年没有见过,

  • 重回蔚蓝第六章在线阅读

    “啪…啪…啪……”一身蓝色军装的李杰跌跌撞撞的在一条小巷中奔跑着,脚下的皮靴沾满了泥水也没去清理。“呜…轰……”听到尖锐的啸叫声,李杰立即趴下一手抱头一手贴xiong。怪叫声呼啸着突然划过李杰的头顶,正中左边的一座民房,伴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和冲天的尘土,这栋民房轰然倒塌,冒起的尘土四处飞溅。起身拍掉头

  • 我的眼中有只鬼在线阅读为你扫平一切(求收藏)

    第六章“后果自负?小娃娃,你以为学了一点本领,就能够嚣张了吗?”陌千钧的话,让这人有点发笑,他能够感受到,陌千钧的年龄十分小——年纪小,能够强大到什么地方去?陌笙看着这人,眼中带着怒火,竟然有人说自己老爸的坏话,什么小娃娃?老爸明明就是大人了!“你是坏人!”第一次,陌笙指着别人大声说话。老爸明明那么

  • 江美人他是我的在线阅读第8章

    第八章同居的少年风语源冷租的房子就在离校不远的地方,直走只需20分钟的路程。用房主人的话来说,就是‘幸亏当初结婚时买房买在了这里,我们家拐了个弯就会迷路的路痴儿子才不至于连学校都不知道怎么走——虽说一开始那孩子自己上学的时候还是走丢了好几次BALABALABALA……’,以上。房主人是个直肠子的开朗

  • 带光前行在线阅读第3章

    一点红色如同烛火飘飘摇摇亮起,透过纱帘,呈现出一种异样的鲜红。罗玉安从门缝中露出的眼睛也印出了那一点红光,覆盖于她骤然缩紧的瞳孔。门外男人的脚步声忽地停住了,他刚好走到罗玉安所在的门前,两人就隔着一扇门,罗玉安甚至能清晰地听到了男人吞咽口水的声音。恐惧,无形的恐惧在空气里如同逐渐绷紧的丝线。“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