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食尸鬼黑执事综漫]血色伦敦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樱桃蓝莓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说到如今的蒋家,除了发家的老太爷,整个金陵城都会不忘提一嘴蒋家的三老爷,也就是蒋含娇的父亲,蒋庆韫。

都说长子重视,幼子偏疼,中间的最受冷落,这话是一点不假,蒋庆韫排行老三,虽然是老太太嫡出,但是一直是老太太最不喜欢的那一个,他和老太爷不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是如出一辙的相似,为人刚正不阿,从不会拉下脸像老四那样亲昵撒娇,讨老太太欢心。

但他天资聪颖,十七岁便中了举人,在殿试中得了二甲进士,京城做了两年官,后转回金陵做提举常平司副使,位及六品。

当时金陵城皆言‘帅、漕、宪、仓’蒋家父子就占了其中两位,等于握住了金陵一半的命脉。

而蒋含娇的母亲,杨氏,乃是出自金陵城的富商之家,杨家不止在金陵,放眼整个江浙,都是赫赫有名的,一个有钱,一个有权,那个时候的蒋家真可谓是人人艳羡。

但随着老太爷的离世,蒋家少了支柱,自然就有眼红的来踩一脚,蒋庆韫被人弹劾,虽然没有丢掉官职,但也被调派到了偏远之地。

而当时因为杨氏正怀着蒋含娇,身子大,不能随同前往,遂留在了金陵。

蒋家由老太太做主后,积攒的钱财很快被挥霍一空,不得已卖地卖铺子,到最后入不敷出,连宅子也没了,不得已,杨氏只能把自己嫁妆里的宅子拿出来,给蒋家人住。

后来蒋庆韫发了疟疾死在任上,杨氏肝肠寸断,身子一日比一日消瘦,最后也走了。

小杨氏只当她的话是意气,再怎么厉害,到底还是个十五岁的姑娘家,哪里能对付得过这一大家子人,以前那些讨不讨回来的不重要,她只在乎自己的外甥女有没有受了委屈,过得好不好。

蒋含娇抽了抽鼻子,又问道:“碧星呢,刚才在我那里,后来听说姨母来找她了,吓得一溜烟就跑了。”

一提起这个女儿,小杨氏又叹气又无奈,“已经送到马车上了,这个小丫头,原是她爹太纵着她了,把好好一个姑娘家养得比男孩子还皮实,整日里摸鸡打狗,是没一日闲下来的,这不,前两天在清顺斋把蒋红瑶给打了,听说人胳膊差点折了,我只能拉下脸子,带着她来蒋家看一看人。”

小杨氏做事还是很公私分明的,她再不喜欢蒋家人,但也有分寸,知道这事是碧星下手忒重了,便带着礼上来探望,不过至于二房见不见,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蒋含娇想了一下,刚才在长春院,的确是没见到二房的人。

“碧星不是那种安静的性子,她活泼好动,以后自有她的福分,姨母不必太忧心。”

蒋含娇记得,在她病入膏肓时,依稀听到了碧星成婚的消息,嫁得是京城中的一个将军,听说二人还是在马场打架认识的,那将军对她极好。

小杨氏哎哟一声,“什么福分,我只盼着她不给我惹祸就谢天谢地了,至于碧云,我定不能让她和姐姐学坏了,如今已经请了女先生在家学着教刺绣弹琴,好好磨一磨她的性子。”

印象中,碧云的确是更为娴静些,虽然小杨氏嘴里说着碧星,但脸上却并没有真正生气不满的神情,蒋含娇眉眼含笑,其实碧星的性子是随了小杨氏,打了蒋红瑶,其中未免没有几分因着护自己的缘故。

姨母这一家,都是实实在在的好人。

回了云阁,海棠已经带着人把蝉沾完了,正搬了张杌子坐在廊下喝水,见蒋含娇回来,忙放了水碗来迎人。

海棠眼儿从江梅身上打量一圈转回来,笑道:“老太太唤姑娘有什么事,江梅手脚笨重些,可有把姑娘伺候好?”

蒋含娇看着海棠,认真想了一下,后来海棠背主,和孟姨娘一起羞辱自己,其中很有可能是因为她是从老太太院内调过来的人,从来没真正对自己忠诚过,会做表面功夫,会锦上添花,但真正遇上事儿,她不倒踩一脚都算是留情了。

以前老太太管她要钱,蒋含娇有几次实在气够了不愿给,海棠就在她身边跟着劝谏,无非是姑娘到底还是蒋家人,姑娘年纪小不好真撕破脸,姑娘以后亲事还是要靠着长辈等等,现在再琢磨,恐怕海棠和老太太那边,也通过气了吧。

是以蒋含娇淡淡一笑,拿眼觑她,“江梅是笨重了些,不过她话少,知道分寸,从来不会追着主子问东问西。”

海棠怔了一下,连忙反应过来,解释道:“姑娘,奴婢只是担心老太太那边又给姑娘难处了。”

蒋含娇不冷不热道:“以后那边再没有难处了,死了这条心,一分钱我也不会给。”说完她就跨槛进去。

海棠张了张嘴,只以为蒋含娇又在耍脾气闹别扭,跟着进去,赔笑劝道:“姑娘总要为以后想想,得罪了老太太,万一以后她在姑娘亲事上使绊子,可就因小失大了,总归嫁了人离开家,再没有瓜葛,往后怎么说都行,现在还是要有些顾忌的。”

以前近身服侍的都是海棠,她为了一人独大,不许江梅没事往姑娘屋里靠,所以江梅还是第一次听到海棠这么劝主子,微微抬眼诧异,然后默不作声的替蒋含娇倒了盏凉茶。

蒋含娇慢慢摩挲着茶盏边缘,水葱似的指甲敲击着瓷面,半倚在靠枕上笑了,“海棠,你说这话,倒叫我有些奇怪,你到底是我云阁的丫头,还是长春院的丫头呢。”

海棠白了脸,眼神闪烁,强撑笑道:“姑娘开玩笑了,奴婢怎么会是长春院的丫头呢。”

“既然不是,那以后这话就别再说了,我不爱听。”蒋含娇将茶一饮而尽,松快了许多,茶盏噔地一下放在翘边小漆桌上。

海棠唯唯诺诺称是,不敢再多言一句。

待海棠离开后,蒋含娇突然开口问江梅,“你觉得刚才海棠怎么样?”

江梅略一思忖,道:“正如姑娘说的,总觉得不向着姑娘,更像是...”

后面一句话她压着没说出来,但蒋含娇明白她也觉得海棠像是在替长春院说话。

她道:“你这几日多注意着一点她行踪,要是和长春院那边的人接触了,立即回来报给我。”

江梅道是,又替她倒了一杯茶,蒋含娇端着盏子喝了一口,又道:“还有,把这几年铺子田庄上和我们库里的账都拿出来,我要查账。”

以前自己看不清楚账,叫蒋家糊里糊涂贪了不知多少钱去,在承安王府这几年,她虽然吃尽了苦头,看透了人心冷暖,但唯一一点的好处就是,她于中馈账务上已经十分熟稔,那些以前她没机会抓住的猫腻,这一次,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夜晚,蒋含娇坐在案前,她面前放了有数十本账册,厚厚一摞小山似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如今看来却并不枯燥,她聚精会神的,一边看一边记,凡是遇上问题或觉得不对的,都记录在册。

江梅换了新烛来点,原本昏暗的灯火骤然亮了几分,她见自家主子认真,不愿出声打扰,只在一旁帮着磨墨。

姑娘从来没看过账,以前杨夫人让她看,她只说看了头疼,不肯再看,就今儿个一天,姑娘就跟变了个人一样,旁人看不出来,但她这个在姑娘身边待了这么多年的人,却是能感觉到,姑娘是真不一样了。

不知过了多久,蒋含娇才抬起了头,揉了揉后颈脖,见身边的小丫鬟在出神,暂时放下账册去逗她,“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从前可没见你这样。”

江梅忙回过神,想了一会儿道:“奴婢在想,姑娘打从中午歇了一觉起来,整个人就不一样了。”

蒋含娇唇边挂着笑,能一样吗,这一觉她足足睡了六年,六年时间,足以让一个原本天真的小姑娘长大,变成步步都在为自己谋算,更何况她还做了那么多错事,吃了那么多苦,世人常说黄粱一梦,她这梦做下来,真是刻骨铭心。

不过幸好,现在梦醒了,她重活了一遭,回到了最好的年纪,什么都还来得及重新开始。

蒋含娇笑道:“我做了个梦,这个梦不大好,还很可怕。”

江梅记得以前老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姑娘在家里日子过得如履薄冰,想必做了和这有关的噩梦,醒来就下定了决心吧。

她安慰人道:“以前奴婢的娘说,梦都是反的,梦里过得不好,那肯定就说明梦外过得好,姑娘以后肯定会越过越好的!”

蒋含娇凝神想了想,倒是一个理儿,梦里走错了路过得不好,有了警醒,梦外就能知道到底哪条路是真正好的。

她点了点江梅的鼻尖,嗔怪道:“没想到你这丫头平日里不声不响的,但嘴还挺甜,惯会安慰人的。”

这样亲昵的动作,让江梅愣了好长时间,就算是海棠,以前姑娘和她好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对她过,最后她低了头红了脸,不好意思说话了。

延伸阅读

优丽雅特布艺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uj7a.shtml
UART(优丽雅特)是上海优丽家居有限公司旗下品牌,隶属于知名台资企业,创业于198

玉成教育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s121.shtml
玉成教育经过多年的研究和调查分析,专门针对学生的心里进行研究,对孩子采取科学的教育方

惊世鱼孕妇装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nrt1.shtml
惊世鱼孕妇装拥有强大的设计队伍,中国传统的制作工艺,重量级考究的面料。设计出各季穿着

五行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x2l8.shtml
五行工艺品总部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业界的认可。欢迎

五会作文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6gpu.shtml
五会作文诚邀全国加盟:(“五会”:会观察、会阅读、会思考、会积累、会表达)合作分享成

赛格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dx5y.shtml
赛格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3C数码配件、手机配件、手机壳、手机保护套大卖消费者市场,在

辛集市惠泽糖业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pgfe.shtml
果葡糖浆生产线总投资5000万,主要产品F42果葡糖浆,属玉米深加工和生物化工领域。

蓝湾嘉绣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yv3p.shtml
蓝湾嘉绣裤子总部经销批发的女装、男装、童装、中老年服装、服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

欧菲亚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x4mb.shtml
欧菲亚泳衣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

苗乡缘米线加盟  http://www.eyalcarmi.com/u22o.shtml
苗乡缘米线加盟苗乡缘米线属于南京南厨北面餐饮加盟管理有限公司,公司奉行品牌求发展,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向往的生活:首富的退休生活在线阅读第2节

    在震惊、惊喜、慌乱和恐慌之后心情之后,他鼓起了勇气,揣着忐忑、紧张和期盼的心情下了床,顶着房间里空气尖锐的如同针刺一样的莫名情况,一步步谨慎的接近那团光团的位置,放置着他买回来的黑色剑形坠饰的桌边。越是走近,那种尖锐的针刺感越是放大,像是锋利的剑刃在暴露在空气当中的冷锐,皮肤像是被割着一样。走进一看

  • 惹上腹黑秦少亚丁湾的回忆(上)

    如果,真的是‘他’干的,那么他这么做的理由,就必须从3年前说起了。3年前……索马里,亚丁湾海域,那时候我还是下士而且刚刚成为战斗小组里的组长,而此时的我们作为护航编队乘坐着一艘“德斯蒂安纳•多尔韦”级护卫舰上,航行在亚丁湾上,正午十二点多,这个时候,我们刚刚吃过午饭,正在船舱内的房间里休息。“你们看

  • 大秦:开局召唤黑影兵团第4章在线阅读

    诸浮屠“提”这茅十八找了一块大岩石坐下,茅十八突然喝到:“柳树后的两个乌龟王八蛋给老子滚出来吧,老子发现你们了。”柳树后走出两人,都是白布缠头,青带系腰,手拿钢刀,原来是盐贩一伙的。这两人都知道茅十八的凶残,后退两步转身便跑,茅十八心中一急,一跃而起便想追赶,随即砰的一声又跌到在地,原来是伤势太重无

  • [综日剧]真命女在线阅读第六节

    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我皱眉望了一眼南边的方向,犹豫了一小会儿,还是拔腿就跑了过去,虽然心里害怕,但这僵尸也是自己带来的,不能让雷威他们看见了。一钻过草丛,看见一个浑身破烂,头发散乱的僵尸慢悠悠地朝我这儿移过来,外表腐烂的很严重,像是被水泡过一样,表面都起泡了。怎么办,后面几米就是露营地,只能

  • 所闻皆虚假在线阅读第三节

    从主任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江姜看了眼地上,没什么破碎的东西,倒是有几点殷红,浅浅几点,仿若血迹又仿佛是红色碎屑。江姜便没在意,转而深思起来。刚刚系统说,接下来到他要找个女朋友这个剧情了,问题是,他要去哪找个女朋友啊?走着走着没留神,江姜下意识的走到人工湖。被邬麓拉着来这太多次,以致于在他心思走神的时候

  • 孙小宁的异界传说第四章

    管理员03号欣慰地说:“是的呢,宿主非常聪明,懂得举一反三了。”“哈哈哈哈……”乐正宇突然大笑了起来,鼓掌道,“哇哦,你们这个app的设计真的太好了。”好得他想打人!不过算了,谁让这是他自己贪图的金手指,现在被坑了也是没办法的事了,只能想想该怎么在这个世界活下来才是。管理员03号说在这个世界需要吃饭

  • 玄幻都市之每日一系统在线阅读第10章

    时间2009-3-720:04:23字数:2363“那谁啊,精神病?”某女用教科书遮掩着嘴小声的与身边的人说着,但那眼睛也时刻注意着李昂的那边的动向。“谁知道,咱们大学貌似没有临床医院课程啊?哪里找来的傻子。”听了某女的问话,另一女也低声的回着,但她的眼神同样瞟着李昂那边。“……”“…………”不同的

  • 终极一班之霸王传说之不眠的一夜,亲眼见证怪物的诞生

    两个人。总共四条手臂。漆黑色的拳头,划过空气,留下道道残影。拳拳到肉的对拼。转眼间,两位中将身上多少都挂了彩。逐渐……各自的好胜心也是都被激发了出来。冲击造成的余波,身体撞击所带来的破坏,使得训练场地转眼之间便多了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坑。卡格尔顾不得讲解更高级的战斗技巧,武装色霸气是什么东西了。只想让这

  • 师傅就要黑化了之第一章 诡谲迷战(3)

    吴叶道:“倒也不要太多,我看那‘螣蛇夫人’就只孤身一人,倘若唐大哥以多欺少,反倒于云青帮名声无益。”唐上元点头道:“有理,钱虎,曹放,你们跟我来。”说罢领着自己两个最得力的助手便往外走。吴叶道:“这有骏马两匹,是先头我们骑来的,不如我带唐大哥先去,钱曹二人晚一脚再跟上。”唐上元心痛亲妹之死,自是报仇

  • 万界尽头在线阅读第三章

    袁熙从小就是如此,比任何人都要敏感细腻,但也比任何人都不懂得表达自己,最浓的关心也只轻描淡写地勾勒出来,不动声色。抵达Z城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夜从地平线上缓缓浮起,微凉的风草草打散盘踞在城市上空的云朵。白日里的喧嚣渐渐被夜色稀释得不再滚烫热烈,残阳下的人群放慢脚步,朝着各自的归处踽踽独行。换班开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