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种田五百年后我被迫当女帝之重新分班(8)

作者:意知 来源:晋江文学城

那天夜里,当216寝室的四人从淋浴间回来的时候,正看到同属二班的范姝葳站在房门口,手里拎着一袋梨。

“嗨……姐妹们,要不要吃点梨?润嗓子的。”

但她第一个是望向高惟伊的。及时止住不让她在舍友面前吃独食,会做人。

就是有点费梨。

高惟伊谢过,从袋子里抓了一个黄澄澄的梨子出来,奔入房间抓了一把糖果作为谢礼。

“啊,不用……我也就是想,今天问你有点多了……那个……”

范姝葳没有接,垂着头双手攥着装有剩下的水果的袋子。

“没什么,都是礼尚往来的,教了你我也能学到更多嘛。”

高惟伊用空的手抓了抓范姝葳软软沙沙的秀发。见其他几个舍友都拿着梨了(申乙甚至都咬了一口),便把手里的糖果一股脑儿塞进她手里提的塑料袋里。

“再见了……明天再教你吧!”

舍友们走进了寝室。和范姝葳最后打声招呼的高惟伊断后关上了门。

高惟伊倒在了自己下铺的床上。星光班的宿舍一侧摆着两张自带床帘的双层床,另一侧则是共用的桌子和衣柜;门边还隔开了一个小小的洗手间。昨天晚上,疲倦得七荤八素的她直接挑中了这里;申乙在她隔壁,赫东君和罗辞则分别睡在两边的上铺。

“今天咱真的干了好多事啊……就晚安吧。”

高惟伊已经解开了发辫,深棕的长发披散着,伸出修长的双足接触地面,走了几步将房间的灯关上。作为远离窗户的下铺,她是距开关最近的人。

……反正这也不多麻烦吧。

余光中,她看见罗辞没有吃那个梨,而是把它小心放在了床头。她头朝着窗户睡,被子盖得很严。

“……那个汤兰兰真的好厉害啊……”

“……人家姓诸……”

“……作曲家,今天怎么样?过得好玩吗,还生气吗?……”

“……谢谢你们……”

“……话说明天我来定表啊,别跟我抢,都七点起来,不许早起……”

在梦呓一般的低语中,216寝室依次沉入梦乡。

也许,一群人成为朋友可能是因为很多事。共同打翻一个洗手间里的巨怪可以。去基地的另一头陪闹别扭的舍友上小课,也行。

第二天上午,二班的17人轮流传递着宝贵的平板,纠正着彼此的动作和发音;高惟伊脱离了大部队,开始在练习室深处的角落里一遍遍跃起、旋转,踢腿、下腰,按节奏不断地律动。她知道自己的舞蹈功底是二班位置的保障;但不仅这样,她还要祈愿自己能分到主题曲MV中舞蹈的part。

除了诸兰兰的好闺蜜,TEAM ASALA的舞担何葵,她知道自己前面的人不太多了;二班小老师的位置是实力的见证。可那段舞蹈solo的位置,是只属于七十七人中的一个人的。

“惟伊姐,你有空吗?能不能听听我……”

当她又一次在那段最激烈的间奏中的腾空而起时失误,带着没能及时收回去的腿重重跌落在地时,冒失上前的赫舍里东君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那张苍白的雀斑小脸上带着关心的神色。

“……没事吧?”

“没事。”高惟伊知道对赫东君这样只勉强达到星光班标准的人来说,无论如何提及自己想获得solo part的远大志向都太过炫耀奢侈了。她只能扶着镜子前的栏杆缓缓站立起来,听赫东君用那*耳也有点电音质感的声线唱着《繁星的神话》。

“向着(繁星)……出发(出发)……

期待(天空)……增加(增加)……”

副歌有一段二重唱的部分,星光班的练习生们基本都相识的两两结成了对子。高惟伊也在这一段帮她唱伴唱的部分。然后她们一起向往地把头抬起,将最后的勇气与希望高唱了出来。

“惟伊姐!说是要帮我提意见,怎么你自己也唱起来了!”

“可能是这首歌先动的手吧……”

摸着脑后高马尾的基部,高惟伊憨憨地笑了。

“那好吧,我也再来唱你听一遍。”高惟伊拿出了昨天从罗辞那里借纸抄好的歌词——今天拿着歌词的练习生变多了,可能有人回到寝室又传抄了吧。这一次赫东君在和声之后也加入进去了。她们笑成了一团。

“……其实我说,你这样专心练起舞蹈,还真是有点吓人呢!”

赫东君说。

“啊?”

“我是说,你突然就不看人了,那么专心致志,一丝不苟,搞得跟黄舞芸一样……啊对不起舞芸大姐,我不是在说你有实力就不好。”黄舞芸身为自己任命的二班领袖,突然出现在了赫东君和高惟伊面前。

“……我可能也确实是太严肃了一点。”黄舞芸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右手绕了绕垂下的紫红色发丝。

高惟伊知道黄舞芸尽管作为个人练习生出场很晚,但那爆发性的舞姿丝毫不容小觑。真是人如其名啊。(自己的优点就只有个子高了吗?)

她也会是又一个舞蹈solo的有力竞争对手。

高惟伊深吸了一口气,在训练用的裤脚上抹掉手心的汗水,然后再次腾空而起。

摔倒也要带着微笑,眼神明亮不服输。这才是合格的表情管理,让人想要为之鼓舞的偶像。

旋转要轻捷如风,肢体的律动带着力量,未及踏稳大地便要再次跃起,凌空,微笑……

“申乙同学,很棒的节奏感!”

“范姝葳同学,小wink相当可爱呢!”

“罗辞同学,还是这么稳呐!可靠的唱功输出!”

“盛之霏同学,TEAM ASALA果然是TEAM ASALA,蝎子摆尾!”

不知不觉中多了很多认识的人呐……

接下来——

“高惟伊同学!请开始你的表演!”

她修长的双腿轻盈而稳健地划过舞台,落在了正中央。“遥远的遥远的时空……”

她的声音没有发抖。宽广的音域很好完成了连续两次八度的跃升,音色通透明亮。到了舞蹈solo部分,她尽力地将这三天以来练习的成果,以及两年多的练习生涯甚至从小打下的功底,在导师们面前和盘托出。黄舞芸还没有跳,还有TEAM ASALA的三名成员……

“高惟伊同学,听说你这几天每天都睡七个小时?”

却没想到,偶像导师龙睿姬抛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非专业问题。

也算是气氛活跃的一种吧……

“没错。我觉得,要保证充~足的睡眠才会有好精神嘛。”高惟伊发出了有点可爱的声音,“毕竟作为准备期的偶像,要传递给观众饱满的精神与良好的状态的。”

“就算其他人不眠不休也能保持这样的好心态,也是值得让人羡慕的一种吧。”

许王媚珈托着腮,评价道。

“黄舞芸同学!我真的想撤回当初让你和姚同学PK的决定!”(要升了,要升了,要升了!——from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赫东君同学!很饱满的情绪,很棒的歌声!”最不自信的小迷妹也充分发挥了她那把好嗓子的优势。

“很好!!”

“一班”繁星班的练习生们也表演完毕后,一番讨论的导师们在白纸上写下她们的排行。宣布自然是故弄玄虚的,又耗时长又消磨神经;不过高惟伊倒是等得很兴致勃勃。

她知道dance solo肯定是要到后面录制的同时才指定;现在的悬念,自然就只是留在二班,还是晋级一班了。在星光当小老师和自主练习了这两天,她还是有不落到后排的自信的。

“在星光班的同学中,改变班籍的有:盛之霏,繁星班;罗辞,繁星班;……周广玲,星芒班!”

罗辞那一段抒情的调子确实唱的无可比拟。实至名归。

“盛之霏大姐太棒了,还这么负责任……就知道她一定会回来的。”

“求别再提第一天霸着平板的那个人了……”

“不过我说姓黄的解决方法也太简单粗暴了,难怪没升班……”

“范姝葳凭什么降班了!她多可爱!”

每一个名字都爆发出一阵议论。等所有的声音平息后,高惟伊发现她果然不出所料地,没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不过也是,睡七个小时,这下怕是要被当成反面典型了吧?

也许我还是应该改变改变别再活得那么舒坦了……?

“二班”星光班在舞台上会站在中央右侧(观众的视角),中间有一阵变队形的时候甚至会跑到舞台中间去,等着两遍后的间奏过去一班最惊艳的亮相。虽然不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但在77人中,还已经算是相当好的位置了。

正在出神的时候,高惟伊听到了龙睿姬对繁星班的宣判:

“……韦星雨,星光班!”

清纯的下双马尾少女露出了惊愕的神色。龙睿姬则继续兴致勃勃地扮演鲶鱼,搅浑安稳的潭水:“……欧子劼,星光班!姚济福,星辉班!”

繁星班只有七个人,一下就撤换掉三个。空出来的位子两个由二班的优秀生填补,还有一个则是从四班升上去的沧海遗珠储菲瑛。

“我记得以前一个女团选秀节目,第二集也是有D班升A班的,不会都这么巧吧……”

“谁知道呢,各有各的原因呗……”

“这个储菲瑛真的有这么强?我倒是不信,那个姚济福倒是初选表现得挺可以……”

毕竟这次所有人表演的都是一样的《繁星的神话》,完全同质化的竞争,再精彩的表演看多了也看不出各自的特点了。也难为那四位导师还一直能给各人点评得有声有色的——这样的考评或许逐帧回放能看出不少实力的差距来;但现在这样一股脑全放出来,还真是难免让选手和评委都感觉大倒胃口啊。

也难怪这次的再评级受到了这么多选手的争议了。

但不管怎么说,高惟伊还是留在了代表第二等级的星光班。这虽然不能算是多大的荣耀,但好歹也是对她实力的肯定了。她想她还会继续好好表现好好教二班的朋友们的,然后争取在某一天拿到一班的座席。

至于罗辞——先走一步,远走高飞吧!

听完了等级评定的升降规则,申乙和赫东君冲过来一把搂住了高惟伊——她们又可以继续在一起了,住在那个经过一中午的你画我猜和一中午的真心话大冒险,已经如家人一般亲密的216寝室。

令人意外的是,罗辞也从正春风得意登上的一班的座席走了出去,加入了这个拥抱。

“我或许不再是星光班的人了,但我永远都会是216的人,在我心里。”

“今后的秘密,要相互保守哦!”罗辞虽然是大海边的浙江省人,却十分不擅长吃鱼,小时候三次因为鱼刺被卡进医院;当然,高惟伊那天也说出了相当丢脸的秘密。

黄舞芸则一脸黑沉——看来她一定很想成为那最闪耀的一小群吧。可惜,在与那个如今被降到三班的姚济福PK之后,她就再也没能触摸到那个舞台中央的边缘。

她也许在想,既然你们现在觉得姚济福不如我,明明都不是一班的,为什么当时我离开而她留下!

可惜没这个如果。高惟伊静静地把手放在黄舞芸的肩膀上,就像练习失意时Yuly姐做的那样;但伴随着挂在她身上的一群小女生,她看上去真的宛如一幅“靓仔,羡慕吗?”的“世界名画”。

摄像也跟到了她们跟前,对着一阵猛拍。

这次可真是有得羡慕了……

那天的最后,导师们公布了《繁星的神话》主题曲MV的C位——TEAM ASALA那天积极发言的忙内,钱清佳。据不知怎么走漏的小道消息说,她的观众得票率也很高。

怎么感觉就是因为那天露个脸混的存在感啊……(当然身为TEAM ASALA的成员,自身实力肯定也不俗,脸也高惟伊都觉得相当漂亮)

延伸阅读

艾兰洁洗衣加盟  http://www.xc001.net/3y2.shtml
艾兰洁洗衣行业的知名品牌,作爲家采用特许运营的洗衣企业,历经20年市场磨砺,见证了中

地天泰加盟  http://www.xc001.net/xjta.shtml
地天泰汽车导航是国内的电子元器件分销商和现货供货商,长期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一站式供应服

点点立到加盟  http://www.xc001.net/6xa0.shtml
点点立到是在家点点在广东地区的战略合作伙伴,由广州立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办的社区掌上

韦言加盟  http://www.xc001.net/dpv2.shtml
韦言化妆品经销批发的婴儿用品、婴儿玩具、婴儿监护器、儿童玩具、孕妇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

珀莱斯特加盟  http://www.xc001.net/plti.shtml
珀莱斯特彩色钥匙长期专注于水晶礼品的设计开发,产品结构完善,基础加工设施建设,目前公

真爱之旅加盟  http://www.xc001.net/dmeg.shtml
不懈地努力,不断地追求,换来的是良好的社会信誉和客户的认可和肯定。真爱之旅婚纱摄影总

礼想家礼品加盟  http://www.xc001.net/bl8f.shtml
上海博品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历经13年的发展,目前已成为国内知名的商务礼品

香识情饰品加盟  http://www.xc001.net/gyur.shtml
温馨浪漫香薰饰品:香薰护肤类/香薰水果醋系列/香薰灯/干花类/洗浴类/精油/香薰蜡烛

巧皮匠加盟  http://www.xc001.net/xso4.shtml
巧皮匠皮革护理运营总部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永丰科技产业基地,依托北京高新技术优势,利用基

丽质倾城产后修复中心加盟  http://www.xc001.net/67yi.shtml
丽质倾城产后修复中心加盟。丽质倾城产后修复中心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产后修复品牌!丽质倾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蛇化龙在线阅读第六章

    “大河之剑天上来,剑气寒光照九州”“好诗,好诗啊”已是子时,蓟城已经从傍晚时分的灯火通明到现在只剩几家灯火,而在妃雪阁内的庭院之中,一位白衣胜雪的俊郎青年正躺在一栋三层阁楼的顶端之上。若有若无的细雪飘落在他身上,他却不管不顾拿起葫芦中的酒喝了起来,一边喝还一边自个儿在那吟诗作对,甚至还自我品评,一看

  • 综漫之无限征途妹子什么的太好玩了

    “安士,英扬,克定,你们留一下”姚震叫住三人。“坐,安士,我知道你是通过招聘进来的职业经理人,也派人了解过你,你能力不错,操守过硬,我挺满意的,以后就安心留在公司工作。”“好的,姚总”陈安士恭敬地回答,心里松了口气。“公司的发展不用担心,我有足够的资金,还有一份面膜配方,美白效果非常好,还有,产品的

  • 十三局之欺诈绑定(2)

    等尤朵拉终于意识到这个声音真的是从她的大脑里传来的时候,这个机械化的声音已经絮絮叨叨地念了尤朵拉二十分钟了。从尤朵拉出生说到被亲妈抛弃,又从被校园冷暴力说到职场霸凌,这个声音仿佛忍无可忍了一样,记忆力超群地把尤朵拉十八年来的倒霉经历说了个遍。“…………再不闭嘴,我就要你好看。”本来就足够烦躁的尤朵拉

  • 当爆娇写手嫁给了豪门男二[穿书]在线阅读第9节

    更何况空白的黄纸还被他给塞回去了…………于晓韬泄劲地趴在草坪上,伸直了后爪子摊成了小猫饼,前爪子拨弄着落在草里面就不容易找到的小小朱砂丹。那么小,一个不小心就会弄丢。而他作为一只猫,也没什么能塞东西的地方,他好不容易掏出来的,难道也要重新塞回去?要是空间里面的东西能直接用想的就能拿出来就好了,就好比

  • 重生林芒芒第八章在线阅读

    过了几日,又到了本月十五,我依律进宫拜见。皇后娘娘出宫省亲去了,我便直接去了太后那儿。结果未曾想到,我刚到了寿康宫,连礼都没行完,太后就甩了脸色给我。“跪下。”我虽然很懵,却也知道赶紧跪下。“太子妃。”她眉头紧蹙,一脸不善,“你可知错?”“臣妾不知,请太后提点。”“你既已嫁给太子,便知道自己要挑起的

  • 有风自南担心

    “以前?”剑逸有点惊讶,怎么用了这么一个词来形容?“自从一场大病后,她现在的身体不是很好,不太方便进行户外活动了。”黄灵略微一沉吟后解释道。“小野现在看起来很健康很活泼了,应该很快就好起来吧。”“应该吧。多谢你的吉言了。”黄灵微笑着谢道。接着,又冷场了。剑逸开始绞尽脑汁,挖空心思的寻找话题。倒不是他

  • 三千大千世界在线阅读石惊王

    “赶紧和我走,这可能是你们俩的最后一面了!”巴鲁的声音低了下去。“可是,它们都已经冲过来了啊!”宁萧的语气转瞬间变得失落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噩耗让他一瞬间失了神。父亲是病了吗?明明昨天晚上还好好的,还特意为自己多加了肉干...看到宁萧这样巴鲁也猜到啦他在担心什么,随即在他的四周立刻冲出了数枚石刺直接

  • 海贼之天地乖离我就不能是个声控了?

    那日见过林颂之后,剧情并没有向肖奈预想中的发展,虽说他也没怎么太在意这两人会如何去发展。再次见到林颂时,是在庆大的食堂,于半珊同几个校园播音社的人在一块儿吃饭,前两天端游服务区收到了很多玩家的反馈意见,说剧情配音上有跑音甚至断音的问题,肖奈开了个紧急会议,先用备份的音频与端游兼容,保证在重置配音期间

  • 大小姐[末世]在线阅读彪悍产妇

    ‘啊——’C市的一所大医院里一个看似20岁左右的撕心裂肺的的怒吼着:“特么的莫离勋,你这个天杀吃了不记得擦嘴害老娘怎么痛苦。”一旁的医生欲哭无泪的看着手术台上的人:“时小姐,麻烦你不要嘴上用力腹部用一下力啊!你这样孩子他出不来。”“莫离勋,要是老娘生下来了第一个要了你的命。”在一声声不堪入耳的咒骂声

  • [魔戒]和莱戈拉斯在一起狩猎

    白羽跟青元喝完酒回来已经是日落西山了。白羽回到房间准备睡觉,果不其然一阵晕眩感白羽又来到了那个地方。这次白羽径直走向了墓碑。伸手摸去感觉自己的神识出现了一股力量白羽催动那股力量,墓碑发出黑色的光亮白羽瞬间被吸了进去。“这..是墓碑内部吧”白羽看着墓碑内部。四周阴风阵阵,天空昏暗,仿佛末日将近。前面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