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潘安的科举路不要脸的功夫这般好

作者:范懒懒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气极便什么也没多想,一咬牙使劲儿将身子往后一仰,一同摔了下去。不过,显然,我一是为了让他清醒,二是要拉他做垫背的。听他在我耳旁闷哼几声,手臂上的力气有所减弱,忙一骨碌就爬了起来蹲在他身边。又气又恼,万般委屈地抹了抹脖子,好疼,还好没有见血。我这才气鼓鼓地伸出一根手指去戳他的脸颊。他低低地尖叫了两声,偏了偏头,避开我的手指,却没有睁眼。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戳他的脸颊戳了半天,才察觉到不对劲。他的脸色与平常不同,之前虽然觉得他长相俊美,但脸绝对没有白到这种地步。这种状况,似乎有点不妙。就在我挠破脑袋揪得头皮直疼的时候,我恍然醒悟,这厮不会是得了风寒吧?可是,人类才会染上风寒吧。晏岑好歹也是将我从贻绍爪下救出来的猪妖啊,没道理淋了一点雨就变成这样吧这也,太弱了谁能告诉我,要怎么拯救一只大约是染上了风寒的猪妖?气鼓鼓地再度一把捏上他的脸颊,哎呀,这手感!我又傻愣愣地捏了一把自己的脸颊,有些疼,而且摸着粗糙了许多。比我细皮的猪妖,唉!我沉默不语。怪不得淋了雨就成这样。晏岑嘴里的尖叫不断,我无奈只得动用法力将他驮在身上先找个避雨的地儿去。离了兰妙儿给我提供的避雨处,我还真没怎么看到可以避雨的地儿。幸好现下没打雷,我们还可以往树林子里蹿。我扶着晏岑的动作又轻柔了几分。乖乖,可别把这么细嫩的皮肉划破了,不然等他醒来,定然会与我算账的。下在林子里的雨,纷纷凝成了雨点。时不时砸在脸上,生疼。林子里除了雨声,再没其他的声响。

静悄悄的。走了好远,树渐渐变得密集起来。加之天本来就在下雨,里面光线更是微弱,颇为暗沉。脑袋转了一周,收回目光的不经意一瞥,我瞧到了好似屋角的东西,便扶着晏岑往那边走去。像是揭开一层一层的玄色的纱,走到很近我才终于吐出了一口浊气。十丈之内,屹立着一座小小的茅屋。周围并没有什么人类的气息,也没有妖怪的动静。“晏岑,晏岑,醒醒晏岑!”我拍了拍晏岑的脸,他只是痛苦地低吟。我想了想,加重了力气,又使劲儿拍他的脸,直到拍得他的脸微微泛红。我发誓这绝不是嫉妒。真的。他微微张开了眼,眸子里满是茫然,看得我于心不忍,见到他脸颊边的红印子还没消去,我只能尴尬地垂眸结巴道:“那个这里有个小茅屋我们进去休息一下?”他只傻愣愣地看着我,正待我等得耐心几乎将要耗尽的时候,他忽然扯着嘴角咧开唇傻呼呼一笑。“好啊,都听你的,听你的!”然后,他便像耗光了力气一般,连脑袋都耷拉了下去,也就理所当然地没有察觉到脸上的疼痛,更遑论我方才的心虚了。

搀着他往屋里走,伸手去推门的刹那,我浑身都似僵住了一般。不,是那刹我真的变得宛若雕塑。晏岑从我身上滑下。“咚”地坠落在地,我却无法撇过眼睛去看他情况如何。因为我此时已经自身难保了,视野中形体由虚幻变得真实的光剑,令我瞳孔陡然放大。心底压抑的歇斯底里与恐惧瞬间翻涌而出。像极了那时被一群男人抚弄时的无力,被封印的法力蠢蠢欲动,却始终寻不到出口,身子就像要爆破炸裂了一般。“妖孽,岂容你作乱祸害苍生!”伴着如此义正言辞的寒声高呼,光剑穿透我的胸口时,一张驱妖符贴在了我的额头上。“噗!”我喷出一口血沫子,身子却因这一重创能够动弹了,反手将剑拔了出来。胸口空洞洞的一道贯穿身子的伤口,但是我不觉得有多疼。呼出一口气吹落了额上的驱妖符,拿剑刺我的人却还未反应过来,只呆呆地望着我。似乎我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事实,已经令她完全目瞪口呆,不能言语了。呵,这样年轻而又没见过世面的驱妖师,怎么成得了气候?不过是碰到了我便吓得完全僵硬,倘若碰上了珞瑜,岂不是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一击毙命?索性我并非嗜杀之妖,四肢百骸涌上的力量令我清醒了不少,将光剑一掷,擦着她的袖口划过去,光芒划破了她的衣袍。然后有血喷涌而出。我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不顾她委屈惊愕的眼神,转身去扶地上的晏岑。胸口有血不断涌出,但我被她一刺,莫名地提了法力为自己疗伤。等我扶了晏岑起来,血已经止住了,只是仍旧是大片大片的血渍染红了衣裳。安顿好晏岑,见他面上苍白更甚,我心下微微有些动容。折返至门边,她还傻呼呼地在那里捂着手臂,笨拙地使着法术治伤。袖子被剑削去了半截,白嫩嫩的手臂上鲜血直淌。落在我眼里,我竟然莫名觉得躁动,那妖冶的红色,无声地蛊惑着我接近,吸一点,吸一点就可以恢复力气。“啊!”她发现了我,吓得蹦了老远。

一张小脸儿上还挂着几滴泪珠,欲坠未坠,清澈的眸子里全是恐慌与畏惧。哼,倒是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看着柔弱无助的软弱人类了。“我帮你治伤,但是我有个条件。”我勾起唇角,缓缓绽出笑来,一字一句清晰说道。她先是一愣,然后机警地打量了我一番,眼中的恐惧稍稍减退了些许,有些肆无忌惮地盯着我胸口的血迹看。我见她犹豫了一下,才带着三分询问试探着问我:“你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

“你道行太低。”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只懒洋洋丢出这么一句,眼神中带着催促与不耐烦。她又仔细地盯着我的脸看,一边以掺杂着犹疑的语气问我:“你不是真的不是那只狐狸精?”“狐狸精?”我眉头一皱,她见机往后一退,做好随时开跑的姿势。虽然提到狐狸精这三个字令我暗生不爽,但她害怕我的模样实在好笑,我便又恢复了满脸笑意,反问道:“你说的那只狐狸精,可是母的?名字兴许换了,不过长相与我有几分相似。”“你真不是苏若啊?”她面上一喜,忍着痛就要上前来,蹦到一半,生生止住了动作,警惕地望着我。“可你们长得如此相似,保不准你跟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你打算利用我做什么?”这小姑娘,语气着实令我不喜。一会儿傻一会儿聪明得糊涂的,实在麻烦。我就要回身进屋,想到晏岑,硬是没有一掌拍飞她,拉下脸来,冷声道:“我利用你能做什么?命都是我留给你的,你不知感激反而还来质问我。”小姑娘面上浮现出纠结的神色,低头片刻抬起头来已经换上了大义赴死、慷慨就义的神色,颤颤巍巍伸出胳膊来:“我且答应你但你不许要我做什么为难的事!”后半句说得雄赳赳。我往里瞥了一眼昏睡的晏岑,默默替她把血止住了。因为她先前实在无礼,我便小心眼儿地只让她的伤口愈合了一半。反正她也察觉不到,能止住血就很不错了。

延伸阅读

好码头连锁便利店加盟  http://www.savarinoart.com/yhsr.shtml
好码头连锁便利店公司2017年6月30日成立,总部设立于深圳宝安区。目前国内华南、华

鑫万源珠宝加盟  http://www.savarinoart.com/sjws.shtml
项目优势实行各省市科学规范化的品牌加盟体系你成功,我发展!1、现金返还店面装修费2、

京学附属实验幼儿园加盟  http://www.savarinoart.com/ukgs.shtml
京学附属实验幼儿园是北京大学校办教育集团旗下高品质连锁幼儿园,因其高品质的幼儿教育与

皓宇汽车配件加盟  http://www.savarinoart.com/yefo.shtml
皓宇汽车配件主要从事汽车配件的开发和生产。皓宇汽车配件位于长江三角洲,中国华东灯具城

Artistryrhyme雅姿韵加盟  http://www.savarinoart.com/aj4m.shtml
Artistryrhyme雅姿韵中老年女装是中老年服装、中老年女装、妈妈装、大码女装

切果堂加盟  http://www.savarinoart.com/sh0.shtml
切果堂是来自杭州的一个主打新鲜现切水果的一个品牌,在当地有着很高的知名度,以其健康、

钰艾化妆品加盟  http://www.savarinoart.com/pazq.shtml
钰艾化妆品成立于1999年,公司是一家集化妆品线.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化妆品公司

富厨坊轻食小碗菜加盟  http://www.savarinoart.com/s4lc.shtml
富厨坊轻食小碗菜,根据不同地域的口味习惯,针对性研发配方和配料,做到每个地域都喜欢,

派之星KTV加盟  http://www.savarinoart.com/b6fa.shtml
派之星量贩式KTV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发展文化娱乐产业为主的企业,旗下包括主题KTV、影

钓魔加盟  http://www.savarinoart.com/p9ff.shtml
钓魔渔具自进入市场以来不断发展壮大.公司全体上下不断向企业学习提升企业竞争力.现在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秦之修仙第一章

    午后,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天上,阳光温暖却不刺眼,正好是下午第一节课的时间。高一七班这节课刚好是体育课,偌大的教室只有零星几个人在座位上刷题看书,靠窗边最后一排的位置上趴了个人,灰绿的校服把脑袋遮得严严实实。“哐哐”几声,篮球砸在篮板上,在篮球框上撞了几圈随后滚落,紧接着嘈杂的欢呼声从窗外飘进教室。简宁

  • 拜见神农大人在线阅读神一般的进展

    刘毅转身,看着已死去的螳螂,心中有些喜悦,但是逐渐的,他又皱起了眉头。才入夜了多长的时间啊?就跑出了这么一头凶狠的异类,而且现在黑夜的时间比世界没发生灾难时要长很多,该怎么度过这个长夜啊?小兵小将他当然是不惧怕,一两个回合就能放倒,不过他担心的是类似于今日碰到的夜叉头头那般的,会异能的异类。“算了,

  • 宁小熙只想修仙在线阅读第8节

    将不投机的人拉入仇人列表,到金陵称为雁云客栈的某处挂上红榜,有钱有闲的人便揭榜,取此人项上人头,完事会收到邮件:仇家已逝,提醒你切莫庆祝过度。倘若圣地巡礼,会看到坐标上一桩小墓碑,明晃晃标记着此人名字,揭的人爽了,看的人也爽。死者显然憋屈些,然而他眼前一黑,不多时又可从地上爬起,银钱战力一样没少,也

  • [综]审神者中原中也在线阅读第七章

    这天晚上,谢怀璟又去找阿鱼了,细细地解释道:“太子原先并不知张瑞借东宫之名敛财,确有管束不力、治下不严的过错。”阿鱼连连点头,“骂得好,接着骂!”谢怀璟:“……”阿鱼见他不说话了,下意识地望了望左右。四周都没人,阿鱼放低了声音:“你放心,你骂你的,我不会告诉旁人的。”你知道你已经告诉太子了吗!谢怀璟

  • [综英美]搞事!马甲从来不嫌多不动声色教训

    “洛伊,他估计也没本事到你科研所上班,毕竟你们科研所当保安,最低资格都要是退伍军人,不如让我给他介绍一份工作如何?这样也能够让他自力更生不是?”林正见白晨一脸无所谓愣头青模样,心底便突生一计。他自己有家族产业,并且在外面还有着不少投资生意。林正其实早就知道关于白晨的一些事情,这样说,一是在秦家三人面

  • 尘封之世第二章在线阅读

    “队长,你这是干嘛啊!”身后那男生只愣了下便追了上来,一把拉住安晴的胳膊,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探向安晴的额头。“哎哎你放开我别动手动脚的……”安晴见这陌生男子不管不顾的抓上来,有了一丝惊慌。然而,再怎么惊慌也比不上再次听到自己口中所发出的声音来的惊恐。“哎呀队长,你刚退烧想往哪儿跑啊,病还没好呢,悠着点

  • 至尊战神奶爸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急忙朝师傅家赶去。走到门口便看见师傅家中聚满了人,当我看到师傅家灵堂上挂着师傅的遗像时,我这时才意识到师傅真的死了。我脑中一片空白,顿时差点没站住脚步,你扶着墙,脑中不断的回忆着师傅说过的话,不是说把劫转给别人就可以活下来了吗?可为什么师傅还是死了?为什么,难道阎王真的一定要我师傅的命吗?我看见师

  • 神凰养成记在线阅读第三节

    “什么?”叶朗一时间不知道诗秀是什么意思。“把你借给我,当我半天的男朋友。可以吗?”诗秀抬起水灵灵的眼睛看着叶朗。“半天男朋友?”叶朗避开了诗秀那浩渺如深蓝湖水的眼眸。“对啊,算是了了我这些年来的心愿。”诗秀的语气里有一丝的请求。“半天?”叶朗连自己都不明白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诗秀。“放心,以后我不会

  • 重生医武赘婿在线阅读第8节

    松野琅把棒棒糖舔完了之后手里拿着棒子看了看前面的两个人,reborn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而驾驶座上的沢田有归叼着那根棒子,用牙齿咬着棒子的一端,一翘一翘的,看起来简直童心十足。他转转视线看了看后视镜,对上了小狼崽浅棕色的眼睛,他用门牙咬住了棒子,对着镜子龇着牙笑了笑,小狼崽眨眨眼睛,把手里的棒子重

  • 开局一座诸天城武魂融合技(大修改版)

    “我说——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大姐大小舞叉着小细腰,很是无语地逼问道。其余的工读生也是假装修炼,实则往这里偷瞄。两张床并成的大床上,唐无璟低头不语,拒绝回答小舞的问题。而唐三,则一边整理身上的衣服,一边尴尬道:“呃……我和无璟切磋了一下……而已。”小舞明显不信,露出一个“你逗我”的表情:“那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