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足球:绿茵太子之召唤传奇艾莉西亚

作者:古蝎 来源:飞卢小说网

“哇……!”

“你知道么,伊洛蒂;你可算是我最好的朋友了。就连我的父亲在我生日的时候都没能给我送上这么好的礼物。”

“你真好呀,我已经期盼着有一匹属于自己的马儿好久了。最后还是你帮我实现了嘛……”

“太好了,现在无论是哥哥还是爸爸,都无法从我的手上抢走它了。它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艾莉西亚用空灵的声音说着这些本该让人感觉到很热情的话语,伊洛蒂早已习惯了她那样。无论她的语气怎么样,声音一直是那样冷冰冰的。无论她做出了怎样兴高采烈的动作,她的脸上也不会浮现出任何喜悦的表情。照她说的话,那是一种连医生都治不好的疾病。但在伊洛蒂看来,也许只是她个人的一种怪癖。

“喜欢么?”

伊洛蒂用手臂支撑着自己的下巴,打着懒洋洋的哈欠看向她。此时她们正在维尔邱家的后花园里,艾莉西亚将那个纯种|马带进了后花园里,将里面美丽的花朵们糟蹋成了可怜而又残破的模样。此时这名罪魁祸首正心满意足的抱着那匹白马的颈部摇晃着它的脑袋。如果这只马脾气再稍微正常一点,可能艾莉西亚就要倒大霉。

“喜欢!”

艾丽西亚用着高兴的语调理所当然似的答道,如果不是这个冷漠的声色,听到的人应该会很开心的吧。

“你想要什么呢?我世界上,唯一,唯一的朋友。你做了好事,我想报答你!”

艾莉西亚那份近乎天真无邪又有些幼稚的说辞不由得让伊洛蒂怀有了一些亏欠感,她连忙向她纠正着说道。

“不是我,是家里的仆人自作主张让我送给你的。你在我心里没那么重要,如果你真的很想回礼的话。也许…我可以帮你问问佩吉想要什么。”

伊洛蒂明白自己这么说也许会有些伤人,但是为了不让艾莉西亚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她还是这么说了。

“是吗,看来我还要努力呢……伊洛蒂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和我那么熟悉吗?”

艾莉西亚放弃了继续折磨那匹纯种|马的想法,回过头用她金色的瞳孔眼巴巴地望着伊洛蒂。虽然她没法做出任何的表情,但是她的眼睛仿佛会说话的那样。

“也许吧……但我们仍然是朋友,不是吗?”

伊洛蒂不愿意再看向她那双令人心痛的眼睛,她小心翼翼的别开了目光,看向花园中焉掉的残枝与花朵。

—你总有一天会需要杀死维尔邱候最小的那个孩子,方法如何…到时候我会教导你的—

—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好,总有一天,世界上所有的一切我都会送给你的。我的挚爱—

父亲大人托付于自己的使命,仍犹如在耳。

维尔邱家是一个有着不输于卡尔迪许家悠久历史的大家族,在很久很久以前。初代维尔邱候曾经作为知名的骑士为神与教廷而战,也因他立下的赫赫战功。其子孙后裔一直享受着他的财产和荣誉,维尔邱候的名号继承自如今,已经远远不如前几代的时候。在经营自己的领地失败后,近乎破产的他们不得不依靠大贵族卡文迪许公而生活。

而父亲大人之所以要收留他们,并且使近乎破产的维尔邱家继续延续下去的原因是…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的自己告诉我。你要谨慎,在百年后的未来。维尔邱家的最小的那个孩子,将会听到神的声音,跟从了神的呼召—

—她会与我的后代为敌,并且最终战胜她—

—因此,为了你。我的挚爱,我不得不那么做—

延伸阅读

誉煌加盟  http://www.veredictofinal.com/y6yi.shtml
誉煌手机壳主要经营手机保护套、各种数码产品保护套、以及其它手机配件。誉煌手机壳从成立

Roy汝易加盟  http://www.veredictofinal.com/dabz.shtml
Roy汝易家居是摩托罗拉、飞利浦、博格利佳、奥佳华、北欧等品牌礼品渠道的一级代理商。

诗仙太白酒加盟  http://www.veredictofinal.com/s4b6.shtml
重庆诗仙太白酒业集团座落在举世闻名的长江三峡库区中心城市——万州,近代诗仙太白始创于

名人堂钓具加盟  http://www.veredictofinal.com/6f6i.shtml
名人堂钓具加盟品牌隶属于香港名人堂渔具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集研发、

新安丰泽化妆品加盟  http://www.veredictofinal.com/yaol.shtml
新安丰泽化妆品经销批发的面膜、面膜膏、DD霜、打底霜、嫩红素、蜗牛霜、化妆品、护肤品

搏美健身彩虹球加盟  http://www.veredictofinal.com/uqq5.shtml
搏美健身彩虹球是武汉搏美健身休闲用品有限公司与全球前列新产品设计公司——美国美商Ma

玉美人玉器加盟  http://www.veredictofinal.com/ski1.shtml
香港玉美人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是由国家工商部门批准成立的正规珠宝玉雕连锁企业,公司大陆

亚玛丝男装加盟  http://www.veredictofinal.com/bh70.shtml
1869年,伦敦SavileRow-萨维尔街,在贵族中享有盛誉的Archibald?

旭承机电设备加盟  http://www.veredictofinal.com/p4r2.shtml
日本NSK连轴器(机柜系列).导轨主营:连轴器小调心滚子轴承导轨.....型号:NS

伊美嘉加盟  http://www.veredictofinal.com/nxho.shtml
香港伊美嘉家具定制整体衣柜/书柜设计定制4000亿流水全面招商整体衣柜定制书柜加盟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自古J情出对门[电竞]正面交锋!

    激战,激烈的巷战,在天海的复兴街道,如同一场戏剧,一支国军的小股部队,正在压着一支日军步兵小队,打得抬不起头来!东瀛陆军的步兵小队辖一个机枪组(二ting轻机枪)、一个掷弹筒组(二个掷弹筒)和二个步枪组,每ting轻机枪编制四人(指挥官、射手、两名携弹药的副射手),每具掷弹筒编制两人,小队人数在50

  • [综]诶,我是唯一正常的女主?之生命的顽强与延续

    蟑螂刚说完,就见一只镶有红色指甲的大手,拿着一个喷雾状的东西,冲着镜头这里喷射烟雾.....跟着整个镜头都是的白色的烟雾,然后整个屏幕随之变成雪花状态.....此时镜头又缓缓拉远看到一个红色的电视机,原来之前所有的记录都是通过它播放的。红色电视机左侧居然坐着绿猪,它伸手把电视机关掉,然后冲着右侧说到

  • 男将军(女尊)好事将近

    “还有,管好你自己的嘴。别让别人知道我们结婚的事情。”在留下这句话之后,沐逸尘就转身出去了,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看着沐逸尘留给她的那个冷漠的背影,林若晗的心一点一点沉到了谷底。一切发生得都那样猝不及防,以后,她应该如何跟他相处呢?沐逸尘刚走没多久,林若晗今天到了他继母李晴雯的电话。“林若晗,你爸让你

  • 回到大宋当巨星在线阅读第九节

    一座九层的高塔般建筑,有几层窗口正往外冒着火苗和黑烟。步凡看到好像有人从窗户飞了下来,看来里面的战斗也蛮激烈的。那个使用锁链的家伙逃到这里应该就是为了分散吕磊的注意力吧?自己怎么办?还继续往前跑吗?就算这是在打**,步凡也不想碰见一些硬茬子。想想刚才吕磊和使锁链的人的战斗,他那点力量根本不算事。可待

  • 凌驾于苍穹之上第一章

    外面雪仍然在下,很大。阮颜有些艰辛的打开抵挡风雪的门时,外头的冷意喧嚣像是找到了这雪山中唯一一片温暖宁静之地,成群结队的寒风钻了进来,原本温暖的木屋温度陡然降低,她从裹在脖子上的狐皮领子里伸出下半张脸,一双眯起的桃花眼稍稍睁开,长睫颤颤。叹出的气化成一片白雾,最后消失在茫茫雪山中。一件阴霾蓝袄子将玲

  • 家长驾到之麟王府(1)(4)

    紫眸男子微微挑眉,看着那张如同冰山一样的双眼,那副冷静让他有了碾碎的冲动。即使面对死亡,这个脆弱的少女也能这么平静,冷静的让人越发想要撕毁她的安宁。“我不会让你死的。”紫眸男子轻轻的开口。“送我回家。”眼前的男人治不了她的伤,唯一的用途,只有送她回到这副躯体原主人的家中。紫眸男子微微扬眉,赫然间在无

  • 极速道贾在线阅读第八章

    瑶姬变成一条鱼沐浴,由于多日奔波方才又喝了酒,在浴桶里游着游着就睡着了,浮在铺满花瓣的水面上。羲言寻来时,找遍屋里也没看见瑶姬,最后在木桶里瞧见一条浮在水上的鱼,身上还沾着几片花瓣。羲言忍住笑意,变出一个小渔网,把瑶姬捞了出来。羲言是玉帝第一任妻子太阳神羲和的妹妹,也就是玉帝的小姨子。玉帝的十个儿子

  • 主上倾城第3章在线阅读

    到了神棍家门口,见他家门口也散着生石灰,跟挂着桃符。天佑在城市呆久了,心理对于迷信活动,多少也有些抗拒,心想都什么年代了,家家户户搞得都这样。进了神棍家,见到神棍母亲正在做饭,天佑冲她笑了笑,:“陈姨。”喊了声。陈姨见是天佑,高兴的跟他聊了几句。然后说找起兵吧,他在楼上睡觉了,你自己上去找他吧。来到

  • 地下城大佬饲养手册游子当归

    百善城,柳家。一点红芒从东方的鱼肚白处浮起,而后如燎原之火般,迅速点燃这万里大地,驱散寒意。“嘎吱……”朱红色的二丈烤漆大门旁,一扇小门缓缓打开,挂着麻布披肩的布衣青年拎着扫把走出,走下整整三十八阶楼梯,逐步而上,清扫积攒了一夜的树叶和灰尘,没多久街上便有了行人,小贩也陆续出摊,宅子里面也有零零碎碎

  • [火影]夜色渐暖在线阅读第3节

    乍一对上那双清透湛蓝的眼眸,记忆如潮水般席卷而来,桑浮恍惚了下。见她只顾发呆,少年眉心微动,毫不留情地拨开脸颊上作乱的小手,机警地坐起身。“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掐我的脸?”声调有些冷,带着几分稚气的好奇。记忆里那个不苟言的高冷祭司,从未出现过这种幼稚青涩的表情。难道不是他?桑浮不露声色地蹙了下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