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齐坤乾奇异大陆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周褚 来源:纵横中文网

宋晚先开口打了招呼:“你们好。”

今天宋晚可是特地精心打扮过自己,妆容衣着都无懈可击,摘下眼镜以后一张完美的脸几乎把张琪等人的呼吸都要抓走了。饶是张琪这样在**圈混了三年的人也呆了半刻,在心里也再一次暗骂自己原先没眼色错失良机,然后才堆着笑说道:“你好你好,我来介绍一下。我们在公司里见过了,但小晚可能不知道,其实我还是你的姑姑。这是你的爸爸,这个是你妹妹——宴宴。”

张展看见当年的小婴儿出落成这样的美人,一时心里百味陈杂,说话也有些干巴巴的:“小晚,我是爸爸,你都长这么大了啊。”

张宴宴却不愧是上辈子曾被人称赞“实力演技派”的人,此时对着宋晚笑得三分真诚七分开心,一副纯良好妹妹的样子喊人:“姐姐。”

曾经的宋晚在孤儿院里长大,一辈子最缺少的也是最渴望的就是亲情。当时猛然见到和自己有三分相似的爸爸和妹妹,一时激动地失态到流泪,扑着上前就抱住了张宴宴,什么疑点都顾不上了。对于后来张琪提出地将张琪换做自己的经纪人,把张宴宴介绍给霍斯查种种要求更是都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而现在看穿了这些黑心肝的人的宋晚却只是冷冷地看着张宴宴:“我们长得可不像,我妈妈呢?”

此话一出,张宴宴和张琪脸上的笑都一僵。张琪扯着笑,不得不解释道:“你妈妈……你妈妈很早就去世了,你爸又娶了一个,宴宴是后来生的。”

张琪说完看宋晚不出声,又推了推身边的张展,于是张展也干巴巴地加了一句:“你们都是爸爸的女儿,是亲姐妹。”

纵然上辈子已经见识过这些人的狠心,可如今看见这两人只顾着将张宴宴和自己的关系拉进,却连自己亲生母亲的名字都不愿意告诉自己,宋晚还是忍不住心中一凉。过了好一会,她才开口说道:“张女士和我同一个公司,应该知道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宋晚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看着自己的“好妹妹”,此刻只见到张宴宴眼中那团火闪了一闪,飘飘忽忽地就要熄灭的样子。

张琪之前以为宋晚是个没心眼的,却没想到会这样难缠,拍着张展继续辩解:“宋晚,这真的是你亲爸爸和亲妹妹,你和你爸眉毛长得那么像,要真不信我们可以去做亲子鉴定的。当年,当年你爸爸也是迫不得已,他有苦衷的。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在找你,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是想好好补偿你。是吧,哥?你和小晚说啊!”

张展被妹妹催着,只能腆着脸开口:“是啊小晚,当时爸爸是没办法了只能……只能把你留在孤儿院。现在爸爸想要好好补偿你,你跟爸爸回家吧。你妹妹也是一直都盼着你这个姐姐能回家的。”

宋晚闻言在心底轻笑了一声。有苦衷?没办法?以为她不了解当年真相就可以随便编个谎来骗她吗?如果不是张宴宴长得和她实在差太多,张琪说不定直接都能把她两说成同父同母的亲姐妹。

上一辈子宋晚后来落魄的时候曾经阴差阳错遇见过自己亲生母亲的朋友,从那个阿姨的口中得知了当初的真相。现在张琪口口声声说的苦衷,无非是张展在她妈妈怀孕的时候就出轨了,她妈妈难产而死,小三挺着个大肚子闹着要被扶正,而且还扬言张展要是留着那还是婴儿的宋晚,她就不进门。因为这样的“苦衷”,不满两个月的宋晚就被张展抱着一块破棉袄扔在了孤儿院门口,而她的妈妈被留在太平间里更是连一座坟都没有。

宋晚她不会认张宴宴这样的妹妹,也不会认张琪这样的姑姑,更不会认张展这样的爸爸。

“我不会回你们的家,不需要你们的补偿,也不需要父亲、妹妹、姑姑。你对我从来没有尽过抚养的责任,我对你们也没有什么恩情要报。我的态度不会改变,请不要再联系我。”

张宴宴眼中的火光像是被泼头的冷水一下子浇熄了,宋晚看着她垂下眼帘后便戴上了墨镜,起身只留下一句“再会”就离开了

这是第一次她让张宴宴的希望落空,但不会是最后一次。张宴宴肯定不会因为自己的拒绝就放弃了**圈,她们总还会再见面的。宋晚发过誓,定会将自己和林晓晓的痛苦如数奉还。

宋晚毫无留恋地走了,只留下张家三人愣愣地目送着她消失在店门口。

张琪最先发作,她将刀叉摔回餐盘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不过是小火了一把就学会端架子耍大牌了!”

张展垂头丧气地不出声,张宴宴倒是最先冷静下来,怕张琪在这里闹开了对双方都不好,伸手就按住了她:“姑姑。”

张琪看了眼周围,自己招来好多人的注意,也强自冷静了下来,反手拍了拍张宴宴的手背:“宴宴你别担心,宋晚这估计是一时生气,等气劲过去了,姑姑再去一说肯定能成。她这人,心软又傻,好说话的。”

张宴宴却没张琪那样乐观,只觉得这个宋晚并没有他们之前想得那样简单,而且她今天见了真人一面,突然就不愿意在那人面前伏低做小委屈自己。心底千般心思过了一遍,她面上扬起笑来,说道:“姑姑,也不一定要委屈你去讨好她。我们是为了和霍斯查搭上关系,只要借着宋晚这名字就能办到,有没有她这个人却不是多重要的。”

且不说张宴宴这边三人如何算计,宋晚出了咖啡店以后就直接进公司去见自己的经纪人——陈嘉。等电梯的时候她给林晓晓发了个短信,约她晚上来家里见面,有些关于张琪他们的事情要托她去查。认亲这件事情,宋晚可不认为张琪他们会这么罢休了。上一辈子张琪可是榨干了自己身上全部可以利用的好处,才将自己扔到一旁,重来一次,她也不认为张琪会改性了。

陈嘉今年28岁,听说是刚毕业就进公司做经纪人了,原先也在圈里有过点名气,可惜后来结婚隐退了。今年陈嘉重新回公司工作,只可惜人走茶凉,她原先手下带的艺人都跟了别的经纪人,别人也觉得她离开圈子这么些年手上也没什么好资源了,没人愿意跟着她。所以她手上现在也只有宋晚一个艺人,但宋晚知道陈嘉其实很厉害,只看这短短半年她就推了自己去演《东风雨》,然后果然大火。她觉得陈嘉只需要再多一点的时间,就可以重新回到公司一流经纪人的行列里去。

只可惜,上辈子陈嘉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上辈子宋晚听了张琪的话,因着霍斯查对自己有意思,就借着他的手将经纪人从陈嘉换成了张琪。被换掉的陈嘉后来带了另外一个过期的歌手,又过了半年公司发生一件大事,陈嘉被推出去背黑锅,听说还打了官司,所幸的是没有判刑,之后宋晚就没有听到过陈嘉的消息。直到后来她也落魄了,有一次被骗去酒店里差点就要被投资人潜规则,当时宋晚挣扎着逃出房门,多亏了陈嘉将她藏起来,否则她难逃一劫。也是到了那时候,她才知道,曾经圈内顶尖的经纪人竟然沦落到了去做酒店保洁员。

而陈嘉这一切厄运,是从她这里开始的。

宋晚现在再回想起当时陈嘉沧桑的脸,都忍不住的心酸。是她对不起陈嘉,这一次她不仅要报仇,也要好好地报恩。她自己、晓晓、陈嘉,都不会再像上辈子那样活了。

暗自在心里又发了一回誓,宋晚伸手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陈嘉面对着宋晚坐在办公桌前,背后是大片的落地玻璃,阳光通过玻璃照进来。陈嘉就坐在一片温暖的金色里,穿着体面高档的套裙,皮肤紧致白皙,一根细纹也寻不到。

宋晚站在门口,突然就有些鼻酸。她立在那快速眨了几下眼睛,算是忍住了泪意才开口打招呼:“陈姐。”

陈嘉应声抬起头来却不答,只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几眼,然后掏出了手机:“这套不错,可以po一张发微博上去。”边说着边操作着手机上传图片,顺便问道:“怎么开窍了,早知道今天我该给你买几张街拍。”

宋晚今天的打扮的确是美,陈嘉这样看惯万千美色的人都忍不住多拍了几张照片,同时心里也长舒了一口气。要知道之前她的穿衣打扮虽然不说一言难尽,但实在是没有什么自己的风格,基本上可以说是仗着自己脸美条顺硬件设备好在胡乱穿衣,很是任性。今天这样从妆容到衣饰都搭配的让人眼前一亮可真的是少有,如果宋晚从此开窍,以后一直都这样,陈嘉的工作量会少很多。

宋晚出门之前也是好好理过自己衣柜里的衣服,对自己原来的穿衣风格也是记得清楚,此时只好呵呵一笑转移话题:“陈姐你今天找我什么事?”

“有个试镜,我给你要了剧本,你带回去好好钻研一下。”

宋晚闻言有些惊讶,记忆里上辈子从拍完《东风雨》一直到自己被转到张琪手下,陈嘉都没有给她接新戏。不过现在想来,这个剧本也许就是因为张琪一事,陈嘉也没机会拿来给她了。

对于这上辈子不曾出现过的剧本,宋晚很是好奇,伸手就接过了剧本。等拿到手一看,她就吃惊地瞪圆了眼睛。

孟其芳,《十年薪》。

这个剧本,她是知道的。

延伸阅读

凡人星球之狗血般的穿越【求收藏鲜花】  http://www.bmaca.cn/ssuk.shtml
江海市复兴大学医务室。“小南,醒醒。小南,你别吓我,如果失去你,我的生命就会失去色彩

娇妻有毒之顾少盛宠双面妻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bmaca.cn/u420.shtml
“就像是故意剪掉的,为了不让人们发现,这世上有和邪剑一样的能力,或者怕让人发现邪剑用

前夫是影帝之第十章  http://www.bmaca.cn/6mdb.shtml
终于,白恬拖着素锦到了诛仙台,将素锦扔在一旁,白恬绕着诛仙台仔细观察了一番,闻名已久

无限位格 次元之战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bmaca.cn/0gt.shtml
人啊,不能有太多的非分之想。有例为证,一产生穿越的想法,被车撞了!一产生不想在古代身

天侠情缘传在线阅读一触即发  http://www.bmaca.cn/shev.shtml
“我说怎么昨天遇不到你呢,合着改走小路了?”穿着牛仔外套的男生领着几个人朝他们走过来

跟我走吧,命都给你之第二章  http://www.bmaca.cn/awfy.shtml
当天晚上,沈殁进行了开庭前与律师的最后一次对话,漆黑的牢房内,沈殁安静的坐在床边,他

影魂之战之兑换小鬼寻宝  http://www.bmaca.cn/ns13.shtml
“你是冷凌风吗?看你这么瘦弱的身体,想不到居然这么厉害,这么多人,没有几下就被你打倒

嫁给女主她哥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bmaca.cn/x5tj.shtml
不知道为什么,先前还在哭闹中的孩子刚一被那淡金色的光芒所笼罩,立刻就变得平静下来,有

剑灵卧谈会之悔?(8)  http://www.bmaca.cn/g37h.shtml
乘风翔,世无双。岁月浮生路漫长。星夜降,临风望。世间灯火映彷徨。薄暮冥,秋水凉。何处

男友中二病又犯了之和妖孽国师共处一室(6)  http://www.bmaca.cn/d1yc.shtml
某妖孽正侧卧在床上,外衣已经脱了,在他宽大莹白的绸裤下面是白玉一般的脚。屋里没有点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导学院的最强教师第6章在线阅读

    王赵氏听到孙子说韩家两口子走的时候背着一袋子“野草”,撇撇嘴:“小二那鬼崽子这下子小气出名了。”“对!奶奶,你可不知道今儿有多少人都在笑话小二。”王来福比划着手指说。王赵氏一听这话:“你以后见着小二绕道走,要是叫他的抠门染上,等以后你儿子连媳妇都讨不到。”王来福点点头,难怪小二十八岁了还没找媳妇,原

  • 蓬莱1入学在线阅读第一章

    清灵草原是目前最火的全息网游《巅峰》里的一处地图,顾名思义,是一片草原。一望无垠,“一毛不拔”,是玩家们对这个地图的一致评价。所谓一望无垠,论坛上有实在闲得蛋疼的玩家实地测量过,这片草原的占地面积至少也有20000亩。至于为什么是至少?因为他至今还没有测量到尽头。而所谓“一毛不拔”,是因为这本是一张

  • 龙珠之升级礼包相亲奇遇记

    杨蒙刚见完一个代理人坐在办公椅上还没一分钟呢就接到了她妈妈的夺命连环call,她不想接都不行。这年头父母打电话多半是让相亲,果然啊她妈妈就说了:闺女啊你小姨给你介绍了个对象,对方是做IT行业的。听你小姨说人家长的一表人才工作稳定收入也高。杨蒙妈妈每次打电话都是问有没有男朋友没有就是找人介绍对象,有了

  • 军姬在线阅读第3节

    恪守着自己小古板的形象,宁嫣然十分郑重严肃的和江东道了别,在他看不明情绪的目光之下,差点给他鞠个躬敬个礼。等两人掐着点告了别,宁嫣然这才转过身,将兜在下巴上的口罩戴了回去,盖住了大半张脸,整理了一下眼镜,这才迈着轻快的小碎步回家。当然,回的不是自己家,回的是她亲娘家。一人相亲,全家关心,尤其是她这还

  • 六耳传第6章在线阅读

    温蹊跟着长公主入宫那日恰好是立春。替太子选妃自然不能明言,总得找个由头遮掩,而京中圈子里,结交朋党,相看亲事,都爱借个赏花的名头,花草诗情画意,又一年四季都有,春赏桃夏赏荷,秋赏菊冬赏梅,实在是不用费什么脑子就能聚集一群人的好理由。温蹊侧躺在贵妃榻上吃果子,对入宫看选妃这事儿实在生不起兴趣。“选一件

  • 机车梦第六章

    穆扎夫是草原之国派来的间谍,莫尔巴王的嫡系特务之一。莫尔巴方面让他潜入纽耳打探情报,面对洛凡卡在一次组建征东军莫尔巴方面表现得十分惶恐,除了莫尔巴汗国中的老牌贵族及汗王,一些新兴贵族总是十分在意洛凡卡方面的动静。穆扎夫虽然常年以间谍的身份在洛凡卡边疆徘徊,但是总能听见他的上线在他汇报情况时所透露的一

  • 罗浮琅在线阅读第7章

    “啊?”笙歌因睿王的话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她看了一眼桌前那盏酒,也不知对方突然怎么就从问名字就提到了喝酒上来,她本就从未喝过酒,只得愣神片刻后老实交代道:“我、我不会喝酒...”睿王轩辕宸闻言却是轻轻嗤笑出声,显然是不信的模样,他伸出手端起自己身前的酒盏搁在唇边,顿了顿没有急着饮下,而是斜睨了她一

  • 来揪我耳朵呀!在线阅读没有尊严的职业

    “阿嚏!阿嚏!”龙王庙里,叶凡正靠在院中的梧桐树下发愣,却莫名其妙的打了两个喷嚏。一阵清风拂过,叶凡不由缩了缩身子,还抬手揉了揉发酸的鼻子。在心里琢磨着,‘是谁在骂自己呢?’“俗话说:有伤易招寒。你身上有伤,还是回屋里去歇着吧,别着凉了。”叶凡正在琢磨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没事儿,我还没那么

  • 刀碎青空第九章

    “既然boss同意合作,港黑就会全力帮助你们,也希望你们能实现给与的承诺。”中原中也起身离开住所,留下乔木一泽呆在客厅安顿她们。“小可,真的好吗?就这样将雅克家族交付给港黑?”苏静可弱弱揪着凌可的衣袖,担心地说。凌可对着心疼她的人面露笑容,甜蜜温柔得让人觉得心悸,“没事,只要能实现小姑的愿望,*上全

  • 帮主万岁之她觉得很冷,体内却异常的热(5)

    许一一是傅霆琛的。即使后来许一一莫名甩了傅霆琛去追了个小明星,傅霆琛远走北欧,两人关系决裂,这条沉淀了这么些年众人默认的定律,仍然没有那么轻易改变。跟傅霆琛抢许一一?真的是找死都没摸对门。众人屏息,等着傅少雷霆一怒。“怎么?堂堂顾念北顾大少爷,难道也是许小姐的裙下之臣?”傅霆琛没什么反应,旁边叶七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