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诸天传承者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诸星入梦 来源:纵横中文网

左达说国内没有调查员,那是错误的。至少聂从风就是一个很不错的调查员,虽然他只拿助理的薪水。

委托合同是标准文本,签名也是罗长运的亲笔签名。附在后面的聂从风的说明才是关键:

1.罗长运已经搬离鲍春妞的别墅;

2.罗长运手里不差钱,他可以自由的去鲍春妞为他设立的快递公司上班处理业务;

3.根据有关人士的消息,鲍春妞别墅区附近的派出所曾接到过报警电话,鲍春妞涉嫌非法拘禁曾被传讯过,但是证据不足又给放了。前后大概不到两天的时间,鲍春妞又是比较有名的人物,为了降低负面影峡谷,相关方面予以保密。

也就是说,罗长运现在不仅人身自由而且还财务自由,曾经差点弄死他的鲍春妞也从某种意义上“投鼠忌器”,暂时不敢动他?

说实话,凭我个人的直觉,鲍春妞那样的女人是不可能给罗长运报警的机会的。如果没有外援,罗长运只能任鲍春妞揉搓……

外援?

我让聂从风来一趟。

聂从风一口否认了是自己打的电话。他的原话是:“罗长运那种窝囊废,被一个女人玩儿成那样,我帮他?你侮辱我呢!”

这家伙最近内分泌失调,说话呛人。好在我已经习惯了,托着腮帮子琢磨着心里觉得不对劲儿的地方。聂从风也没走,找个椅子坐下,抱着自己的笔记本写东西。

哒哒哒的键盘敲打声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你记不记得罗长运来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他说:‘他们说,只有你能救我!’他说‘他们’!”我瞪着聂从风,“谁是‘他们’?”

聂从风停下敲键盘的动作,瞅着我,摸着下巴:“老大,有人让罗长运找你。难道罗长运能出来,也是他们做的?他们让罗长运出来,然后继续找你打离婚官司?”

罗长运的离婚诉求很清楚,他不要鲍春妞的不动产和股票证券,他只要一样:鲍春妞手里的公司股权的百分之十——那是一个出版集团的股权,前身的前身是鲍春妞白手起家的印刷厂!

“我去见见罗长运。”合上卷宗,我说。

聂从风关上笔记本的盖子,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外走:“我去查查鲍春妞。”

有这样的助理真省心啊!

说实话,聂从风高大健壮,私底下心情好的时候风趣幽默又体贴,长的也人模狗样,放在床~上应该也颇为可人儿。但男女之间一旦有了肌肤之亲,工作就不那么单纯了。尤其是女上级和男下属,权威扣奖金神马的就不大好使。所以,虽然偶尔我也会对聂从风流流口水,但大多时候还是折服在他超强的工作能力下,让他保持完璧。

唉,又走神了!

再见罗长运,与上次办公室里的嚎啕大汉截然不同。

身高将近187,肩宽体大。黑红的国字脸,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嘴巴略大,呵呵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整个人看起来憨厚可靠,值得信任。大概身体还在恢复中,看起来略微有些偏瘦,但精神明显好很多。

见面是在罗长运小快递公司的办公室里,倒茶的是个粗手粗脚的汉子,听口气好像还是罗长运的秘书。看来鲍春妞真把罗长运吓怕了!

罗长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也不怕您笑话,我是真的被女人吓坏了。只要一看长的好点的,我就全身发抖。”然后他自觉失言,“不是不是,您是例外啊!您很漂亮,也很慈祥。不是,我是说——”

我笑了笑,指着茶叶说:“这乌龙茶可是今秋的新茶?”

这话就岔了过去。

到我这个岁数,外貌这东西被人说两句就生气那这么多年都白活了。

不过我心里也不是没有计较:我只是看了一眼那秘书,罗长运就知道我在想什么。就算他不是擅长察言观色,至少也是个敏感伶俐的,绝不像他外表表现的那么粗豪。

也许是职业习惯,也许是天性多疑,此时,我连罗长运在我办公室的那场痛哭也开始怀疑了。

寒暄过后,进入主题。罗长运也从开始的紧张慢慢放松下来,对自己与鲍春妞如何邂逅结婚也不隐瞒,一一道来。虽然没有很多渲染,但口齿清晰逻辑清楚,尤其难得的是,即使鲍春妞那样对他,在他的叙述里,也看不到一丝主观情绪的宣泄。从他嘴里出来的,全都是对客观事实的陈述。对自己当时的感情,也是就事论事,有一说一。当我问到鲍春妞的反应时,他往往以“不知道”,“她很难猜”,“我不敢”之类的话推搪过去。

最后,我问他:“罗先生,除了我,还有谁这样问过您和鲍女士的事儿?”

“嗯?没有!没人!”

我拿出那份委托书,推到他面前:“我并不要求您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但我们之间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的时候,我是不能接受委托的。这不是在要求您,而是保护我自己。”

当事人反水,律师被搁进去的事不胜枚举。不光刑事案,民事代理中此类事也屡见不鲜。保护自己,是每个入这行的人第一天就要学会的技能。

但是——

罗长运的委托,我真想放弃么?

开玩笑,谁跟钱有仇啊!

我把委托合同推到罗长运面前,罗长运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闭上嘴,紧紧的咬住下唇。我等着,等着,等着……

“晓律师,你说笑了吧。我真没瞒您。”

“罗先生,除了办公室那次,之前咱们没见过面吧?”

“没有。”

“您可曾听说我?”

“没有。”

“那您怎么找到我的?”

罗长运不假思索的说:“我当时跑出来心里乱了套,走到那座大厦附近想着要离婚,就随便找了个律所。保安把我指到您的所里了。”

“这么说,是大厦的保安告诉您,想离婚可以来找我?”

“是啊!”

我笑了:“我姓慕,单名一个晓字。行外的人都会叫我慕律师。能叫出晓律师这三个字的,绝不会是大厦保安。罗先生,您该告诉我,究竟是谁指点你找到我的。或者您去找他商量一下,大家开诚布公一起合作或许还有可能,这样藏头露尾,恕我没有时间奉陪。”

我生气的站起来,转身就走,一点没有留恋的打着汽车,开出了罗长运的公司。

就这么放弃了么?

才不呢!

对方费了这么大劲儿让罗长运找我,就因为三个字被我否掉,也太不值了。这一场猫鼠**,总得慢慢来,细火慢炖才能得到好味道。

电话响了,是聂从风的来电。他说:“老大,把鲍春妞从派出所里保出来的是左达。当初的报警电话用的是公用电话,离左达租住的公寓隔了两个十字路口。”

“你现在在哪儿?”

“电话亭。要过来看看么?唔——过来吧,有好戏。”

“给我地址,马上过去。”

左达,怎么又是你?!就算我骂你老鼠,瞧不上你,可你也卖了我的情书,坏了我的初恋,现在还赢了我一场官司。怎么又缠过来?

睚眦必报到这种程度,你变态啊!

一路骂一路开,很快就到了电话亭。

聂从风上了我的车,一路指着开到了一处小区的门口。远远的停下,正看到鲍春妞和左达抱在一起!

“啧啧啧,那个春妞怎么抖成那样了!”聂从风嘴巴不饶人。

我瞅了他一眼:“人家那是哭的伤心!”

不知道的还以为“车震”呢!

聂从风长的不错性子也好就是不能说话,所里给了他一个封号,叫“黄暴小王子”,不管什么话到他嘴里,都能加上点作料。所以面试时出现的那次“乌龙”也不全是我的责任,根子还是这小子思想有问题。但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种恶劣的态度,间接导致他现在还没有女朋友!真不知道他笑话我的时候,可曾有半分自省,看看自己的后背上有没有背个壳!

大概鲍春妞哭够了,抬起头全身倚在左达的怀里,倾诉什么。左达抬起头四下看了看,然后微微推了推鲍春妞,鲍春妞香肩一扭就那么卸了左达的推力,愈发粘着起来。在我们这些“外人”看起来,两个人很有点不清不楚的样子。

“老大,要不要报警?”聂从风放下相机,问道。

我翻了个白眼:“什么理由?”

“有伤风化啊!”

“你以为警察会接么——”我突然福至心灵,笑了起来。左达,你也有今天。

“老大,你不要笑的那么瘆人好不好?有什么坏事说出来,我帮你办!”聂从风眼睛贼亮的盯着我。

我已经拿出手机,翻出本地常用号码之居委会篇,打了起来。

大概五分钟以后,就从小区里面冲出五六个大爷大妈,把左达和鲍春妞包围起来。那架势就像大学时候,偷情的学生被学工处长带了一棒子闲人拿手电筒照着围观差不多!

“哈哈!”聂从风坐在驾驶位拍着大腿狂笑,“老大,有你的!警察不管,居委会管;居委会不管,大爷大妈管!而且还不停他们解释!高,实在是高!”

我笑而不语,伸着脖子往那个方向看!

左达毕竟是ABC,没经历过小脚侦缉队的年代,不晓得大爷大妈其实是不容辩解的。他们本来就是过嘴瘾来的,你还搭桥,那能消停?!果然是越说越黑,大爷大妈们的调门越喊越高,周围呼啦啦聚集了一大群带孩子的、闲逛的、买菜买菜的、还有房产中介形形色色的人。

闲人是不在乎是非的,他们要的就是热闹。

为了听的更清楚,我打开窗户,侧耳细听,凝目细看,试图越过层层叠叠的人墙直接看到左达“羞红的俏脸”!嘎嘎,想起来就让人心旷神怡!

渐渐的,大爷大妈的声音被闲人们议论和起哄的声音代替。我想听的更仔细些,不知不觉,脑袋伸出了窗户而不自知。

突然人群一阵涌动,我还来不及反应,左达牵着鲍春妞从人群里钻了出来。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像极了一对被捉奸的偷情人儿,我忍不住咧开嘴笑,却对上左达的目光。笑容既然来不及收回去,索性回他一个更大更大的!

左达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也乐了,伸出大拇指向我这个方向比划了一下,便在后面人群的骚动中和大爷大妈试图挽留的呼唤里,飞一样的逃走了!

延伸阅读

何家香串串香火锅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bmrm.shtml
何家香串串香起源于观音故里—-遂宁,以其风味浓郁、菜品丰富、服务优质,价廉消费而深受

客莱谛珠宝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swc0.shtml
始于1988年的钻石梦想之旅,感谢一路有您!云南小谭珠宝有限公司创始于1988年,拥

中科国发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yi6w.shtml
中科国发科学技术产品系列有:荧光素酶及ATP荧光微生物(细菌总数)快速检测仪、金属硫

崔记扒鸡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sthz.shtml
德州市德城区崔记扒鸡加工店主营德州扒鸡,始于清朝,传于民国,盛于当今,是享誉中外的历

金皇冠漆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s7i0.shtml
金皇冠漆主要研发与经营色彩化学、机械、电子产品的综合型企业,产品达几十万种。作为主打

柳盛快餐店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b5jn.shtml
柳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不断扩大投资规模,深入推进、自主创新、发展壮大。多年来,企业连续

韦伯日用品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dtt2.shtml
义乌市韦伯日用百货商行坐落在浙江省义乌市,中国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商行主要经营新奇特产

韩尚儿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uipw.shtml
韩尚儿(韩国时尚儿童)国际专业儿童摄影是西南地区引进韩国先进数码影像技术,结合中国国

和鑫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a4hp.shtml
和鑫懒人用品总部是后视小圆镜、LED日行灯、车载手机座、车载充电器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

纳琦环保光触媒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gmk2.shtml
中国蓬勃发展的房地产业、装修业和汽车工业,是空气污染治理赖以强盛的基础。在目前室内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公主殿下站起来!第七章在线阅读

    “好!那就看看这怎么惊天!想必让你这个仙人,带在身的应该不是什么凡物!”傅青凡点了点头,神色期待,右手慢慢的将玉简掀了开来…“天…柔…太…极…拳…”掀开后,傅青凡第一眼看到的几个字,“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随着玉简的打开,密密麻麻的字便显现了出来…“上善若水,

  • 撒娇之开端1(1)

    这是一个荒古时代,这也是一个魔族、妖族和人族并存的时代。虽说是三族并存,但却并不是三族鼎立。魔族经过修炼会获得魔法,妖族经过修炼也会获得妖力,可人族却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族类。由于实力卑微,人族被魔、妖两族大量的捕去做奴隶,受尽残杀和虐待,更有甚者,人族被魔妖两族当做猎物,两族争相对其进行捕杀,以从

  • 穿成大男主的炮灰姐姐(穿书)混沌老魔,万星之祖!

    “混沌雷劫算个个屁!老子可是从小被劈大的。”周天星斗大阵中,周天心伸了一个懒腰,普普通通的一个动作却让他脸上满是愉悦,快乐的神情。“有身体的感觉果然妙极了,真爽!”天可见怜自从开天辟地时代被盘古打碎了混沌真身,就一直只能以意识之体存续,挂在洪荒穹壁上,像个超大号探照灯似的看着芸芸众生。见证过兽皇神逆

  • 玄幻:我只会大招第十章在线阅读

    周洛来到大保J门前大声呼喊道:“伍六七!你在吗?我来剪头发了!”他的声音在街道中回荡着,却迟迟没有人回答。“不应该啊!这个时间段应该没有剧情发生啊?怎么会没人呢?”周洛一边嘀咕着一边慢悠悠的走进了大保J,而映入眼帘的是一章纸条:“要想见伍六七,今晚9点小鸡岛顶峰见。――梅花十三留。”“我。。。。。伍

  • 孝琳皇后又记在线阅读第5节

    当这五色物质彼此和叶七拼斗之时,他们之间逐渐形成了一道强大的气场,化作一个巨大的能量漩涡,这种无法打破的僵持渐渐因为叶七体内灰白能量的不足而变得一面倒。毕竟原始魂力刚刚融合形成不久,并不庞大,此刻,由于叶七一方的势微,五色物质愈发强横,他们之间的能量场慢慢的要将少年撕裂,在这巨大的能量漩涡之中,这五

  • 以温柔饲我第2章在线阅读

    系统一回答完苏木迫不及待的按了半屏蔽按钮随后喊了两声“系统,系统”发现没有回应紧接着苏木哈哈大笑起来,在房间里面又蹦又跳,跟着了魔一样。“苏木,你干什么呢,都快12点了,还在这发疯,马上高考,要不睡觉要不复习”没过2分钟,赵明秀打开苏木房门,看着里面儿子在发疯骂到,这要是给邻居吵醒了找自己多不好。“

  • 穿成昏君后我和反派将军he了第3章在线阅读

    “什么人,还不快走?”张之凯喝了一声,他以为,这几个人一定是跟在记者后面进来看热闹的,真是不知死活。“把,把人还给我,我就走。”强忍着心里的惧怕,赵斌硬着头皮开口,伸手指了指还在萧亦莫怀里的顾然然。“还给你?”张之凯讶异地看了看赵斌,又看了看顾然然,然后看向萧亦莫。大概是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了吧,顾然然

  • 穿越不想当里长的村长不是好村民之我好像见过你

    “嗯,看到你的校服了。”“哦……你认识路吗?不认识我可以给你指路!”辰星笑着说道。“不用,我一个发小就是在那所学校读书,开学的时候去过几次。”“哦……”辰星也突然间想起来顾辰的小青梅就是凌苏苏。哎,还真是羡慕凌苏苏有这么一个帅气的竹马呢。俩人之间不再说话,气氛也有那么一点尴尬。平常话痨的辰星也不知道

  • 快穿之放开那个男配被雷劈了

    又是雨,阴云沉沉压着,浓稠仿似化不开的墨,淅淅沥沥雨滴缠缠绵绵连接着天与地,有若小情人间喃喃情话,已浓情了一月有余。突兀的,一道仿似划破时空的闪电撕裂浓墨,将阴沉夜空划开几道明亮的缝隙,整个隆兴府有那么几个刹那亮如白昼,几息后,“轰隆隆”巨响滚滚席卷而下,紧接着,一道连天接地的白亮闪电扭扭曲曲直劈下

  • 原女主(快穿)在线阅读第七节

    心动不如行动,在将地上的铜币和牙齿收进包裹后,我又一次的朝豺狗聚集地跑去,此刻如同风之子附体一般,一来一回只花费了半分钟,身后追随了一批咆哮的豺狗,同样卡在了树洞口无法伤到我分毫。“你们就乖乖的给我变成经验吧,我砍,我劈……”十几分钟后,树洞外又只剩下一地的铜币和牙齿,但却没有爆出一件像样的装备,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