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都市之神级漫画家之终于落脚(4)

作者:金属的我 来源:飞卢小说网

残末尘趁那白衣男子发愣期间忙摆好架势,随时出招,可谁知道,那男子脸色一沉,闪过来拿起羽毛就带着老人离开了,硬是看的残末尘一愣一愣的,很快回过神来,这下好了,人也被带走了,羽毛也被拿走了,待会怎么向那两人交代啊。

残末尘默默叫苦。

突然有一个人从后面拍了残末尘一下,残末尘很机灵的躲到一边,她感觉这人内力深厚又惹到了可不是一会的事情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清秀的男子,一身青衣,几缕青丝垂在胸前,像是因为忙碌奔波而落下的。

那人很有好的一笑,轻声开口:“这位姑娘,请问你是否见过一个老人?走的很匆忙的?”

残末尘想想,正准备摇头,但突然想到之前自己救的那个老人,又瞬间明白了过来,但还是暗暗擦汗,描写的这么简单,任谁也想不起来吧。

“方才我见过,后来被一个人带走了。”残末尘没有说具体,只是这样潦草的解释了一般,至于对面这个男子怎么理解就不关她的事了。

那人突然脸色一喜,原本精致的面容此时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精致。

“嗯......应该是被师兄带走了。多谢。”青衣男子正准备离开,突然想到什么,又转身对残末尘道:“你一个女子在荒山野岭的不怕危险么?”

残末尘苦苦一笑,她怎的想落到这种地步,莫晦冷不就是想借机除掉残家么,世家之力永远是不可小瞧的,更何况是残家这么大?虽然没有人点明,但是残末尘怎的会看不出来?

青衣男子看残末尘迟迟没有回答,也不再多问,直接道:“在下祈问桓,姑娘以后有事就到那个方向去找我。”祈问桓指了一个方向。

看着祈问桓正准备离开,残末尘突然想到老人的话,当下也无法,只好开口道:“公子稍等。”

祈问桓回头疑惑的看着残末尘。

残末尘硬是扯出一抹友好的笑容:“那个...你就是那个人的徒弟吧?”

祈问桓一愣,随意朝残末尘走近了一步,危险气息明显:“你是谁?”

残末尘看情景,反而松了口气,双手抱拳:“残末尘,当初你师傅说你和一个叫血九虚的会来找他,同时叫...让我跟随你们,本来他给了我一个物品,岂料被人取走。”

祈问桓听后,退了一步,脸色的表情也放松了许多,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残小姐就随我一同过去吧。”

残末尘点点头,祈问桓正准备搂住残末尘的腰肢时,残末尘很自觉的躲开,略略点头:“我可以的。”

祈问桓明显惊讶了一下,但最后邪魅一笑,几下便离开了好远,残末尘也不甘示弱,不一会就跟了上去。

祈问桓感觉到这熟悉的气息,回头轻唤:“师傅......”

残末尘一愣,瞬间明白过来,只是回以一笑。

祈问桓知道自己的失礼,淡淡扯扯嘴角,转移话题道:“残小姐为何会一个人来到此处?怎么不回家?”

残末尘这次也不想再去回忆那么多了,直直的回答:“我没有家,我的家被当今皇上诛九族了。”说的很随意,没有一丝悲伤。

祈问桓微微眯眼:“那个皇上就不是个好东西,不过...提到你的痛楚了,对不住。”

残末尘灿烂一笑,这绝对是发自真心的,因为面前的这个男子让她感觉很亲切,好像找到了当初哥哥陪在自己身边的感觉。

祈问桓看偌夜没什么也就继续说道:“我想,你指的那个人应该是我师兄血九虚吧,他向来行事没逻辑。”

残末尘一愣,确实没逻辑,还没问清状况就乱杀,幸好她躲得快。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的到了一个府前。

延伸阅读

梦魇画神之玉简  http://www.niutianwang.cn/ajyh.shtml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巫马子茗身边没什么人,叫过丫鬟来,才知道她爹爹又被叫上宫中议事去

境界切换录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niutianwang.cn/s14u.shtml
08章冰霜森林距离王越痛殴王昊,重伤王栋王熙两兄弟,已经过去三天的时间了。王家长老团

对头他每天都在撩我意外的告白  http://www.niutianwang.cn/gr50.shtml
三年前,N市一中,高二(1)班的晚自习课上。偌大的教室里,一颗颗黑悠悠的脑袋,都在埋

人渣都叫我爸爸[快穿]之逍遥子(10)  http://www.niutianwang.cn/gcze.shtml
看着面前的光门,目光一闪,直觉告诉他门后面有很恐怖的东西。萧寒眼皮一跳,这里到底是什

[王一博]你是我的酷盖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niutianwang.cn/dwg8.shtml
这边顾璟收到了剧组发来的酬劳,心里喜滋滋的,这能买许多好吃的啦!不得不说,各种各样的

绮罗香要老娘接他不成  http://www.niutianwang.cn/pult.shtml
秋竹傻不拉叽的听着墨婉儿说的话,一句没搞懂。深夜温度较低,墨婉儿身体本来就是寒性身体

重生嫁给残疾未婚夫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niutianwang.cn/g2y1.shtml
第二章今天是柏微和颜今歌订婚的日子。按理说颜今歌的弟弟颜清羽,应该在简单的订婚宴会结

悲欢离合梦一场之跳楼价来了【求收藏、鲜花】(5)  http://www.niutianwang.cn/u1zf.shtml
老五小六都是义愤填膺。他们都是从小地方的山沟沟里跟着杜达来这里打工,以前生意好的时候

青牙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niutianwang.cn/pf31.shtml
与此同时,皇宫内苑文案前内正坐着一个全身皇袍的中年男子,年纪四十岁上下,面色威严,不

掌心宠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niutianwang.cn/4vt.shtml
她问他:“什么时候走?”电影在全国上映,首映仪式自然也不止一站。“回来以后。”他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圣LC]双魂女神下山测验(二)

    这藤蔓名唤“大罗藤”,即便成精,仍然不是关键所在。须知这大罗藤的强处,乃是它们极为坚韧的本体,远远胜过同等大小的精钢。此间有一种叫作“捆仙索”的法宝,就是用这种大罗藤为胚胎炼制而成,仙剑难断。当下成千上万条已经有了灵性的大罗藤直朝李靖之扑来,远不是寻常弟子测验时的遭遇的场景,不由得让人为之担忧。却只

  • [黑执事]海妖之歌之第九章

    薄日当空,微风习习,秋色宜人。过了午时,碧辛搀扶着贺云妁到府里的小池旁的石凳坐下,将她要看的东西摆在石桌上。贺云妁随手拿起一本翻阅着。天空湛蓝,池面不时荡起一圈圈涟漪,周围只有虫鸟的嬉闹声。突然一阵破空声,有人闯到周围。贺云妁与碧辛往声源处看了一眼,贺云妁挑挑眉继续看手里的东西,碧辛见自家小姐没打算

  • 阴阳悠悠我适度多少?

    九日红网吧,刘宇端着泡浮囊的老坛酸菜面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Win220系统与眼前的操作系统区别不大,只是更便捷了一些。千度搜索依然是最主流也最便捷的搜索引擎。忍住没有点击修炼广告的刘宇在搜索栏里输入了近些年大事件等关键词。顿时,大量的链接弹出。《曾经的那一年》。《某某年记录》。《二十年前的那一年》。

  • [阴阳师]式神都到碗里来第10章在线阅读

    我心说有钱真好。腹诽了一下,我和小勇便推开车门,来到了保安办公室,等了几分钟,一位姓曹的物业经理就出现在了我俩的面前,态度是毕恭毕敬,听说我们想查看一下监控,二话没说就带着我俩来到了监控室。找到12-16号楼7单元的探头位置,我告诉曹经理让他先去忙就好,我们俩看完监控就走。听我这么说,曹经理就叮嘱两

  • 银魂之清安院纪事之万法子与万法由心经(4)

    王谋看着面前白发苍苍的器灵,不由有些惊讶。这世间确有将魂魄化为器灵的功法,可那也意味着魂魄不入轮回,且一举一懂全由其主所掌控,因此这样的功法常常是邪教人士用来对付外敌的。如万法子这般明显是自行化为器灵的实属罕见。“万法子道友,这个阵法可是你发动的。”王谋对其询问道,毕竟自己辛辛苦苦所修炼的灵力不断消

  • 禹心血泪在线阅读第1章

    大夏王朝已经统治神眷大陆五千多年了,有一句话说的好,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是对很多王朝更迭繁衍的一个写照,也是对人类历史进程的一种大预言。神眷大陆不知道度过了多少的纪元了,不知道有多少的王朝更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种说唱的说辞已经是悄无声息的见证了它的准确性。这是一种循环,就像是大自然间的其余事

  • 天地间有个我第七章在线阅读

    上车后阮甜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如果我把你丢在这里,你能自己回去吗?”k转头过来,略带认真的眼神在告诉阮甜他不是在说笑,而且真的想把她扔在这里,让她一个人回去。阮甜顿时就惊了,“别啊。我不想一个人在这。”要是她一个人在这里,真的会被吓哭的啊。大街上连个人都没有,仅有的还是些丧尸,让她更加恐惧。想想就觉

  • 极逆阴阳在线阅读第四节

    回到寝室以后,我们犹自笑个不停,沉沉脸涨得通红,但是也忍不住在笑,“你们别笑了。”我几乎都要岔气了,“他真的是太有意思了,他爸妈那时候是怎么想的,起名叫布贰,他怎么能叫布贰呢,他真的是太二了。吃蛇每天都要买来吃,黄瓜还认成是西瓜,还‘怪不得长得那么像呢!’哎呦诶,沉沉啊,你真的是神了,怎么找到这么个

  • 葬灵纪在线阅读第六节

    “你的意思是来王者大陆的不止我一个人,他们也同样拥有这种黑金卡?”虽然他起先宽慰王二胖肯定不止这一张尊级黑金卡,但在真相面前,他不得不震惊,毕竟这黑金卡也太可怕了,竟然把玩家带入到另一个世界里,而TX公司却从来没有发布过关于这一类的事情的报道,这不仅仅是在科技上的领先,可以说是开创了人类史上的一个跨

  • 我不是路人之第七章(7)

    第七章“王妃请。”江瑾瑜打开门,缓缓走进去。书房内很安静,迎面而来的檀香味很好闻。容承正坐在案前处理公文。江瑾瑜也没打扰,将食盒放在桌上打开,小菜和粥摆放在桌上。“钱嬷嬷说王爷喜食清淡,也不知妾身做的合不合您胃口。”她将碗筷摆放整齐,才盖上食盒盖子,看向一旁的容承。“可还住得习惯?”容承依旧没有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