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绝世奇才之绿茵之王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魔睿奇侠 来源:17K小说网

朱离和柳吹絮两人回去时子时已过,小镇上人都睡得早,叫门时客栈里的小二睡眼惺忪,脾气极坏。

朱离安顿好柳吹絮才去休息,这一夜他睡地不安稳,一忽儿梦见乌桑那一双又瘦又长的手握着自己的小腿往怀里拉,一忽儿梦见徐州城城西朱唇桥后倚欢楼里的灵棋眉眼盈盈望着自己,一忽儿又梦到吓懵了的柳吹絮总往自己怀里靠,推也推不开。

折腾了半宿,到天亮时朱离只觉头重脚轻,浑身酸痛,像才历经一场酣战,真是醒也难受,睡也难受,索性起床去透气,但一动身,腿上疼的厉害,他咬牙试了半天,才敢用右腿用力。

朱离本想叫上柳吹絮一起去打探消息,但叩门半日,柳吹絮也没能起得来。

也是,这几日旅途奔波,昨夜又受了那等大惊吓,他都要支撑不住,何况柳吹絮这得在家娇养惯了的人。

朱离又去了一趟罗家旧址,白日里看地清楚,罗家旧址只剩一片焦黑的废墟,他进院看了一遍,未防惊扰乌桑,兀自在昨晚歇息的地方之外自通了一番姓名,却无人回应。

乌桑不在,朱离四顾之下并未发现什么有用线索,这地方也无邻里居民供他盘问,只得先行出门。

朱离本还要去杨家旧址,却见辰光已近午时,他毕竟不放心柳吹絮,便回了客栈。

谁知柳吹絮还没起来,敲门也只听到一两声含糊的呓语,朱离只怕有什么不好,只得叫上小二,强闯进了客房。

柳吹絮这么热的天还裹着被子睡着,神情憔悴,唇上都起了一层干皮,别人叫他他也不应。

朱离看柳吹絮两颊上一片晕红,伸手摸了一把,柳吹絮的额头滚烫,他忙嘱咐小二去请个大夫来,一边摇醒了柳吹絮:“你觉得怎样?”

柳吹絮眼眶都烧地通红,望着朱离看了好一会儿才略微清醒,哑着嗓子叫了声“朱大哥”。

朱离要了盆水,替他擦把脸:“你忍一忍,大夫很快就来了。”

柳吹絮眼眸微垂,含着泪光:“朱大哥,我难受的很,我想回家。”

朱离要打问的消息还未问完,轻易走了总是心有不甘,奈何柳吹絮病中比三岁小儿还不如,汤药一概喂不进去,到天黑时抓着朱离衣袖不放手,只磨着要回家。

朱离只能以病人为大,吩咐小二雇了马车,结了房钱,带了几副煮好的汤药,夹带着柳吹絮上了马车,一路往逞州奔去。

从醴曲赶夜路回逞州,天亮也就到了。车夫夜里本来行车慢,但禁不住朱离催促,一路狂奔不停,车前风灯摇晃着照出一片光晕。

柳吹絮枕在朱离腿上昏沉睡着,朱离却被马车晃得要散了架,却还得支撑着,腿上的伤现在已没了锥心的疼痛,只是一时一时抽着疼。

行到夜深人静好梦正酣的时候,朱离也撑不住了,支着下巴跟着马车摇晃的节奏,合着眼休息,快要睡着时忽听车夫一声惨叫,马车颠了一下,他被惊醒了,腿上的柳吹絮却还迷糊着,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干什……”车夫一句话尚未说完,骤然没了声音,只听马儿不安地嘶鸣了一声。

朱离将柳吹絮安置好,握剑在手,掀开了车帘。

月亮钻进了云层,外面一片昏暗,朦胧里只见车辕上已没了车夫身影,一个人影提剑斩断了马儿的缰绳,纵身一跃,就要翻上马背,扬蹄而去。

竟然有人劫马!

马车只余左边一匹马儿拉着,失了平衡,顿时往路边拐去,朱离慌忙一提缰绳,缓住了马儿狂奔之势,又飞起一足踢在车辕上,马车被他踢得停了下来,他却借势跃了出去,拔剑出鞘,只刺偷马人背脊。

朱离只刺到一半,月亮跃出云层,清辉遍洒,登时看清马背上的人身高体长,正是乌桑。

朱离收势不及,手腕一挽,剑尖倒转,人在马背上一踩,已翻身落在了马儿面前,挡住了去路。

乌桑显然也是不料如此,忙吁了一声,提缰勒马,马儿被他勒得前蹄高高扬起,嘶鸣了一声,才险险挺住——离朱离不过一臂距离。

朱离虽然见人三分笑意,这时脸上却全是一片肃然:“车夫被你杀了?”

乌桑往身后瞥了一眼,也不知是在看马车,看车夫,还是看追他的人有没有赶过来:“敲晕了。”

“你!”他这样坦然,朱离反倒语塞,他并不擅长斥骂别人。

乌桑还端坐马上,他看了朱离一眼:“我并不知是你们。”说着往朱离腿上看了一眼:“腿好了?”

朱离也看了一眼自己的腿:“腿……”

朱离及时打住了话头,现在哪里是说腿的时候,他神色凌然:“劫人财物,遇到别人就行了?”朱离问出才觉后悔,人家正在亡命天涯,哪还顾得上这些规矩,果见乌桑看他的眼神有些微妙。

“你……咳,我们去逞州,或可捎带你一程……”

乌桑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大概觉得他莫名其妙,朱离也觉得自己挺莫名其妙,手指一揉额角,“呃……你……”

“我不能去逞州,马暂且一借,告辞!”乌桑双腿在马腹上一磕,马儿从朱离身边蹿过去,狂奔而去。

“唉你……”乌桑已骑马走得远了,朱离站在那里愣了半天,这说是借马,和明抢有什么分别?

朱离郁郁,沿路找回去,果见车夫只是晕了过去,仰面躺在路边,朱离弄醒了他,将一匹孤零零的马儿套在马车中间,让车夫赶车上路。

清早时才到逞州城,车夫一路将马车赶到柳府门前,门子见柳吹絮时被朱离抱出来的,吓得一溜烟进去禀告主人,只是一瞬的功夫,柳城带着夫人张氏,连带着柳绵和一群家仆都涌了出来。

一家人围着柳吹絮忙了半日,请医问药,却和在醴曲小镇上诊出的病症一样,并没有大碍。

大概是因为在家里,心情开敞,柳吹絮病势都轻了几分,倚在床上向张氏撒娇。柳城今日好了几分,他虽不像张氏一样围在儿子床头,却也呆在儿子屋里不走,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唯有柳绵看了几眼柳吹絮后,轻轻挨到了朱离跟前:“朱,朱,朱……哎!”她还是没叫利索,不过这次却没跑,盯着地面使了半天的劲儿说了下去:“我,我看你腿,腿……”

朱离心里掠过一阵暖意,看着低着头的柳绵笑了一下:“没事,皮肉伤。”

柳绵脸色比发着烧的柳吹絮还红,脑袋垂在胸口:“我,我……帮帮帮帮……你……哎!”她想说可以帮朱离看一下,尝试半天,叹了口气。

朱离伸手在柳绵头上拍了一下:“这点伤,我自己就可以。”

柳绵缩了缩脖子。

朱离看着她:“多谢你。”这是真心实意,他身在异地,客居别家,唯有柳棉这样体贴了。

柳绵看他说地这样诚恳,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不谢!”这次没结巴,她爽利地叹了口气。

朱离只等柳吹絮这一顿撒娇与抱怨都使完了,看柳城并没有要回去的意思,想着在这里问也无妨,便道:“柳爷说与杨家是意外结识,不知具体怎样?”

柳城见问,叹了口气:“说起来,我与杨兄相识,全凭清明时节的一场大雨。

“我家祖居逞州,便在黛山上置了块地安葬先人,恰巧杨兄弟把罗家的衣冠冢也葬在黛山,那年清明大雨,我带着妻儿前去祭祖,下山的时候内人不小心踩上一块松动的石头,滚下了山坡。

哎,那时绵儿还小,我一手抱着她,一手拉着吹絮,便顾不上内人。那山坡下面就是空地,乱石堆积,内人要是跌落,只怕……好在杨兄就在下面,他听到动静,接住了内人。”

柳城似乎回到往日时光,脸上神色都有些柔和:“那日内人虽未受伤,但却扭伤了脚踝。仆人大都在山下等着,我一个人要照应两个孩子,又要照应内人,手忙脚乱,好在杨兄仗义,他帮我照看孩儿,我这才背着内人下了山。”

朱离心里泛过一阵寒意,却忍着不在脸上显露出来:“原来是这样。那柳爷与杨家相交这些年,可知道杨家手里有什么奇文密书?”

“这倒不曾……”柳城恍然一下:“杨兄确实对解密文算术兴趣浓厚,柳家除了家传剑法,对此道也颇有研究,杨兄时常与我讨论此事。不过,只是讨论罢了。”

朱离想起莫阳齐家家主的话:“杨家可有什么武功秘籍?”

柳城笑了一下:“杨家也是武学传家,他家传的剑谱叫做什么仰止剑谱,但这……并不算武功秘籍。”

柳吹絮插嘴道:“杨伯伯家的剑术平常的很,他家的剑谱跟武功秘籍挂不上钩……”他说到这里却顿了一下:“但是……”

柳城却已喝了一声:“有人习武只为强身健体,并不为争强斗胜,你懂什么!”

柳吹絮被噎了一下,扯了一下张氏衣袖,“娘,爹爹凶我。”

张氏笑着在他脸上揉了一下:“一生病就回到了三岁!你背后对人不敬,活该爹爹说你!”

“我想说的是,杨伯伯家的剑谱或许还是厉害的,只是杨伯伯练得法子不对。”

柳城瞪了他一眼:“你又胡说!”

柳吹絮嗫喏着道:“爹爹,你忘了杨家遇难那日早上咱们去杨家,杨伯伯身上的伤口只有一道,从右下腹直到脖颈,割断了咽喉……”他看柳城脸随着他的话语变得阴沉惨淡,声音也低了下去。

杨家遇难,柳城到杨府见到那等惨象,伤心欲绝,一直无心回想,此时柳吹絮说起,他才敢回忆,杨行天死时惊恐的样子还印在脑海里,他身上的伤似乎真如柳吹絮所说,只有那么一道。

他不禁问了一声:“那道伤怎么了?”

柳吹絮被他神色震慑,说话带着三分小心:“杨伯伯家的剑谱我曾经见过……”

“你还觊觎别家剑谱?”这声里已带了几分严厉。江湖人的剑谱刀法,若非自家传承,便是师门相传,从不许外人看的。

“是杨家兄弟给我看的,我只看了两三招,似乎里面有一招是仰身后刺,要求从下往上使力……”

“你可确定?”这可是说,杨家的人,可能是被自家剑法致死。

柳吹絮摇了摇头:“我只看过两三招,并不敢确定……再说我和杨家兄弟切磋过许多次,也未见他使这一招……而且若真是杨家剑法,那杀杨伯伯的人,就是左手使剑。那杨家剑法实在平常,谁能用那等剑法杀人灭口还毫无动静……我才没有说的。”

柳城气恨地摇头:“这样的事也敢现在才说!”柳吹絮看流程脸色着实不善,把自己藏在了张氏身后。

朱离有些疑惑:“柳爷似乎对杨家的剑法丝毫不知?”

柳城摇头叹息:“我与杨兄什么都谈,唯独不谈武术剑术,是以……哎!”

延伸阅读

乐酷加盟  http://www.colorado-crossing.com/d3zg.shtml
乐酷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布艺类玩具公仔、毛绒卡通背包、毛绒挂件、3D水果坐垫等生产加工

朗蒂诺加盟  http://www.colorado-crossing.com/p1rd.shtml
朗蒂诺卫浴总部是橡木浴柜、PVC浴柜、浴室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仲景药浴养生加盟  http://www.colorado-crossing.com/gvq2.shtml
都市生活的喧嚣、压抑以及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让人们对魅力田园生活回归更加神往。仲景药

靓宝宝游泳馆加盟  http://www.colorado-crossing.com/6csl.shtml
靓宝宝游泳馆是北京靓宝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近年来由于全民生活水平和文化素质

美安宝加盟  http://www.colorado-crossing.com/g5uf.shtml
美安宝儿童安全椅主营儿童安全座椅、儿童餐椅、婴儿车载提篮、婴儿手推车等。美安宝儿童安

话机各省市加盟  http://www.colorado-crossing.com/xa9u.shtml
话机国内外集团实行母公司、子公司和分公司(门店)三级管控的科学管理体系,基于战略导向

触藩加盟  http://www.colorado-crossing.com/nrp3.shtml
触藩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内衣、针织、泳装、打底裤、围巾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农富康加盟  http://www.colorado-crossing.com/xird.shtml
农富康微生物科技,是定点活性生物生产企业,占地多亩,主营业务投资规模过300万元,集

阳光女孩流行饰品加盟  http://www.colorado-crossing.com/bh0w.shtml
阳光女孩流行饰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阳光国际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是亚洲环太平洋地区生活用品

麦当劳加盟  http://www.colorado-crossing.com/6x6d.shtml
麦当劳(英语:McDonalds)是全球大型跨国连锁餐厅,1940年创立于美国,在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秦:朕的亿万里江山第八章

    林夕枫在酒吧和那人顺利碰面后,就主动开了一个包间儿,把人引到包间里面说话。“王哥,弟弟,我这心里,憋屈呀!我看上两首歌,没想到被公司新来的人给抢了,经纪人还不帮我说话,想想了就咽不下这口气,这不,找王哥你来开导开导我。”林夕枫在王哥面前开始倒苦水。王哥也不知道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说话全是打哈哈

  • 从一本书开始进化第3章在线阅读

    四周荒凉一片,只有一个写着考核处的小木屋孤零零的竖立在这个场地的中央。波文亚顿时来了兴趣,拿起手掀下头上的兜帽快速朝小木屋奔去。他倒是想快点看看杜拉里学院的考核是什么样的。小屋里面十分宽敞,一点都没有外面看到的那么狭小。一眼望去,墙面上全是房门。这让刚刚从外面冲进来的波文亚一脸懵,不知道往哪扇门进去

  • 大明:啊!我太监了!之洗刷刷的喵生

    陆锦鸢现在虽是只猫,但内心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此刻,见卫景珩目光炯炯地望着自己,那目光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她才恍恍惚惚地想起自己现在是果奔状态,立刻恼羞成怒地夹紧双腿,用前爪慌慌张张地捂住自己胸前的关键部位。看什么看!她气哼哼地涨红着脸,超想一爪子拍过去,但为了自己的小命,她忍!但猛然,身子突然间腾

  • 异族天神之九尾情缘在线阅读第十节

    十“云荣郡主。”谢星竹回东宫时,便见到了站在东宫门前的齐正筠,十七八岁的少年,身形高大颀长,脸上没有顾承砚的青稚,面如冠玉,温润如玉。见到谢星竹,齐正筠抬脚朝谢星竹走了过来。谢星竹眉眼含笑,笑问道:“齐公子有话和我说?”谢星竹瞧齐正筠的模样,便知道他是专门等候她的。联想到他先前午膳后出东宫,谢星竹抬

  • 携猫归来第9章在线阅读

    “切!那才大几天啊?再说,谁要相信你说的话啊。”成景袖一脸的不服气,扭过头去。“就是只大一天,那也是大!你不相信我,那你该相信王爷姐夫了吧,你可以去问他啊。”这个年龄自然是飞仙胡编的,王爷姐夫根本不知道她多大,还不是她说了就算。“哼!我才不要去呢!你大不大关我什么事?”成景袖厥起嘴,一副与我无关的架

  • 渣男给我生猴子在线阅读第8节

    “什么”“杀了她,为我们的孩子报仇,为小燕儿报仇”“月儿我不能……不能杀了柔儿……”“有什么不能,是你觉得孩子不是你的,还是说她的命比小燕儿的金贵!若是如此逍遥从此你我便是路人永不相见!”“月儿!我真的不能杀了她,我昨夜已经让人带着她离开京城了,你有什么怨恨都冲我吧”桃花林遇,桃花林知,桃花林守,桃

  • [鬼灭之刃]紫藤花与主公三十六分之一

    时间线回归正常:安老师说完班长大选的规则后,这次班长大选就从这刻就开始了。班级的气氛马上就不同起来了,空气当中还弥漫一丝**味。三个人同时叹了一口气,就现任班长,任义,塔百善,还有一个人松了一口气,这个人就是方有全。方有全现在的策略就是太平万岁,他现在打这个小算盘,在平常日子里当全班同学搞好关系,太

  • 英雄联盟之我是大魔王后妃

    诺敏好好的谢过太后,老实不客气的收下了那对玉佩。然后,她就和晴儿并排站着,在太后面前说了些话,逗的太后甚是开心,没过多久,皇后和令妃领着一帮子嫔妃过来请安。晴儿轻轻的拉了下诺敏的衣摆,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往后面站站。诺敏自然跟着晴儿往后站,刚站稳,皇后和令妃等人就进来了。皇后走在最前面,手里还牵着一个五

  • 都市阴阳师第七章

    周蕙出门,看着大街上车来车往,人流如潮水般汇聚,不得不说,地球上的灵气虽然比不上武道大陆,但是玄力却是比武道大陆多得多了。回到这里,说不定是她的另一个机缘。周蕙站在眼前的会所,看了又看,不愧是私人会所,没有会员卡,她根本就进不去。从刚才到这里她已经在这里徘徊了半个小时了,那些守门的人已经频频看向她,

  • [Fate]太阳与焰道士下山

    有一山,高百丈,直入青云,其顶峰没入云中,宛若通天。山顶有一道观,青石堆砌,朱红色的梁柱间,有一扇木质的小门,门上挂一匾牌,写着两个墨色小字‘渐安’道观中有一庭院,砖石铺展的小道直通院中,上面爬满了青苔,远远看去,像是浸染了青色的染料,充满生趣。房梁上歪歪斜斜横挂着几片蛛网,看上去很是破旧,似乎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