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由远及近之可怜的庄稼地

作者:度千岚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王铮看翠姑又羞又恼地跑了,躺在床上想了会儿心事,然后起身下床关上房门,收拾好那些他从一千多年后带来的零碎,吹熄了油灯,脱下又肥又大粗糙不堪难看至极的麻衣和麻裤,脑袋枕着两手,瞪着双眼看着漆黑的房梁,继续想起了心事。

堂房东侧山娃爹娘的屋里,一直紧张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到现在还没合眼的两个老人,在听到翠姑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后,终于放下了心。

“山娃他娘,你说,翠姑和铮娃子刚才在屋里,没做啥事儿吧?”

山娃爹从另一头挪到山娃娘的那一头,半坐半靠着身后的柜子,在黑暗中看着模糊的山娃娘小声说道。

他虽然一直没听到西厢房有异常的响动,可终归还是不太放心。

“你想让他俩做啥事儿?她俩都是规矩孩子,又能做出啥事儿?”

“看你咋说话咧!我能想让他俩做啥事儿?”

“我想,他俩要是真做了啥事儿,反倒是好事,翠姑···不能耽误下去了。”

“可是,铮娃子···都没个来历,说话做事都神神秘秘的异于常人,总归是···心里不踏实啊!”山娃爹担忧地暗叹了口气。

“没来历···也不是太大的事,要不,就给他编造个来历,铮娃子是个好娃子,不像是为非作歹的人,面相带着呢!翠姑要是嫁了他,以后大富大贵也说不定。”

打从山娃子把王铮背回来的第一天,山娃娘就看中了这个白白净净清清爽爽的小伙子,后来和王铮交谈过后,又对他的识文断字谈吐不凡更是满意。

后来她就想,翠姑要是有个像王铮那样的夫婿该有多好啊!

“编造个来历?怎么编?所有丁户都要在县衙里登记造册的,咱们又不认识县太爷,谁会冒风险帮铮娃子编造来历?唉!···”

“你别发愁了,铮娃子会有办法的,我看了,此子绝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山娃娘想起了在镇上的戏文听到的一句话,想也没想就说了出来。

“呀!···”果然,山娃爹一声惊叹,喜笑颜开。“我婆娘还会拽学问哩!”

说着话,被自己的婆娘还会拽文刺激了的山娃爹,瞬间就情性大动,大手一伸就探进了山娃娘的胸衣里。

“别动···等会儿···翠姑还没睡着哩!”

山娃娘担心被翠姑听到,却也并没有太拒绝男人不规矩的大手,于是欲拒还迎半推半就,片刻后的堂房里,就响起了一阵吱吱呀呀忽快忽慢的大床摇动声,间或,还会有一两声压抑不住的轻吟。

堂房的东厢房,翠姑的闺房里。从王铮那里跑回来的翠姑,注定会过上一个心乱如麻的不眠之夜。

此时的翠姑,和衣躺在她的香榻上,两手捂着自己热烘烘的俏脸儿,心儿如小鹿乱撞,脑子里想的都是王铮来到家里后的一件件一幢幢事情。

虽然王铮才刚刚出现在家里还不足四天。

但是,他的神秘,他的白白净净相貌不凡,他的谈吐不俗识文断字学识渊博举止优雅,他随意掏出一件就能在大郑卖个好价钱的那些宝贝,他对那些价值不凡的宝贝淡然处之的心如平湖波澜不惊,他为自己和山娃的婚事费心掏力的良善···等等等等。

最后,翠姑免不了又想到她和王铮意外的嘴唇接触,以及她不觉间用鼓鼓的胸脯蹭到王铮手臂后的麻痒。越想翠姑的心就越乱,越想就越觉得天儿太热。

后来,她长出了几口气,好不容易地刚压下自己那颗骚动的心,就听到的一阵异常的响动。

吱吱呀呀嗯嗯啊啊,这响声翠姑很熟悉,她自小经常听得到。

她就睡在堂房的东间,西间就是爹娘的卧室,这种农家的土坯房根本就没有吊顶和任何隔音设备,八尺以上整个堂房都是相通的。

“爹和娘也不知道羞臊,每天都做那羞人的事儿。”翠姑低声咕哝了句,夹紧了双腿。

封建年代的女孩子本就早熟,和爹娘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翠姑就更是早熟,此时的她,受到和王铮在一起时的刺激,加上现在爹娘正在做的羞人的事传来的声响,翠姑已是春-情勃发欲动如潮,比睡在西厢的王铮还难以忍受。

················

第二天王铮起了个大早,他简单洗漱后来到灶房,打算踅摸点昨天吃剩下的菜团子,简单填一下肚子,然后就去地里。

今天他很忙,他要搭窝棚,住在这里不是办法,他还想看看现在种地都是使用的什么农具,如果有办法,能改良的尽量改良,他还想找出地里收成太低的原因,他要想办法让家人能天天吃上白面馍,并且天天能吃饱。

刚一走进灶房,恰好正在做早饭的翠姑听到院子里的响动,扭头看向灶房门,两人对了下眼,王铮倒没啥,他心底无私。就算昨晚和翠姑发生了一点不该发生的小事,也是无心的,王铮没放在心上。

翠姑就不一样了,她昨晚几乎一夜都没合眼,现在还显出两个淡淡的黑眼圈。此时看到使自己胡思乱想了一整夜的罪魁祸首,翠姑小脸儿一红,连忙转移目光。

“哥,饭就做好了,你稍等。”

“嗯!好。”王铮不敢和翠姑多说,就转身去了门边的柴房,那里放着所有的农具。

柴房里,王铮挑拣着看看这个摸摸那个,不住的唉声叹气。见过了后世机械化半机械化的各种农用机械,想想那些即便是看不上眼的手动农具,也比现在大郑的农具好了百倍。

现在的农具,因为受到了铁产量的极大制约,大部分还都是木制品,少部分农具的关键部位,才有一点生铁的影子。是的,是生铁,很脆易折的生铁。

即便是那几件包裹了生铁的农具,使用寿命也很有限。就凭着这些农具,干农活时费时吃力不说,也会影响到庄稼的产量。

出了柴房,山娃的爹娘也已经起了床,正好翠姑也做好了早饭,依然很简陋,菜团子和昨晚喝剩下的鱼汤。

山娃还小,贪睡,估计在狗娃家还没起床。王铮也不管山娃了,吃过饭拿起门边的所谓铁锹,就打算和山娃爹下地。

“铮娃子也去地里?”山娃爹看王铮和他一起出了院门,就诧异地问道。

“是啊!怎么了老爹?”

“你咋能去下地咧?”山娃爹拒绝了王铮的好意。

“我咋就不能下地咧?”王铮学着山娃爹的语调,坏笑着说。

“你这娃子···想去就去看看吧!”看到王铮和他调侃,山娃爹瞪了王铮一眼,也就不再坚持。

在山娃爹娘的心里,王铮是个文人,以后有了身份,就能考秀才考状元,有了功名就要去朝廷做官,不能让他干粗活的。

可现在家里也没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不能让王铮练书法,更没有四书五经让他学习使用,更不想让他和山娃到处浪荡惹是生非,无奈之下,也只能让他去地里转转打发时间了。

山娃家的八亩地共有三块,都在村东不远,王铮和山娃爹不久就到了。

“这就是咱家的庄稼?这地里咋还有这么多小石头?这土质不适合种庄稼啊?”刚到了地头,王铮就不仅皱起了眉头。

他走进稀稀拉拉乱七八糟长着一些看似庄稼苗的地里,伸手抓起一把土看了看,再看看这个高低不平形状也不规则的地块,王铮哭的心都有了,这也叫庄稼地?怎么看着那么别扭呢?

站起身往别的地方看了看,发现李家洼庄户的庄稼地都是大同小异,几乎都是一样。地块已经旱的裂了口子,不太远的山泉水却在哗哗地白白流向山坡下,几十米外的一个小水塘,黑泥不少,却没有人想起来改善自家田地的土质和庄稼需要的养分。

“呵呵!既然你们不知道改变,就由我来改变吧!大郑的百姓这几千年靠天吃饭的老传统必须打破,变,则通,变,才能多打粮食,才能吃饱饭。”

王铮打定主意,就扭头看向拿着个破铁锹铲草的山娃爹。

“老爹,你相信我吗?”

“看你这娃说啥咧?我咋能不信你咧?”山娃爹头都没抬就回答道。

“老爹,我想让咱家人都能吃饱,天天吃白面馍,每年都有吃不完的粮食。”

“有吃不完的粮食,嘿嘿!那感情好。”山娃爹依然是头都没抬。看来,他即便真相信王铮,却也是有限的相信,他的心里,估计认为王铮这个双手不沾阳春水的白面书生,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整个大郑,除了那些富商高官大**,普通人家怎么可能有吃不完的粮食?即便是小**家,也不可能天天吃白面馍,更别说他这个只有八亩地的山里农户了。

“唉!算咧!不和你说咧!”看到山娃爹心不在焉地随口答应他,却完全没把他的话放心上,王铮无奈叹口气,学着山娃爹的语气,调侃着说道。

华夏几千年延续下来的耕作方法,不是他王铮几句话就能改变的,他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老爹,你铲草吧!我到镇上一趟。”王铮说完就扭头下坡,打算去镇上换点钱,然后,改良农具,改变耕作方法,把山娃家土地的产量提上去。

“嗯啊!和你娘要几文大钱,别空着手去···”山娃爹显然早就猜到王铮不会真的在地里干农活,闻言也就没当回事儿,扭身和他说了句话,转回身继续铲草,嘴里还嘀咕道:“怎大的人了,去镇上不带几文钱,别人会说娃咧!”

王铮听到了山娃爹的嘀咕,没说话,心里却很感动。多么善良的老人啊!都不清楚他这个家伙的来历,就把他真正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不想办法报答他们,王铮会寝食难安。

回到家,翠姑正在院子里晾晒山娃的衣服,山娃娘坐在堂房的门口做针线,她把山娃爹最好的一身衣服改了下,打算改好后给王铮穿。那件灰扑扑的衣服虽然也不算好,但却是真正的布做的。王铮现在身上穿的,只是一件粗麻做成的麻衣。

“你咋回来哩?娘快给你做好衣裳了,等下你试试可身不?”翠姑一边往草绳上晾晒衣服一边说道。自从昨晚后,她看到王铮就会忍不住的害羞,红红的小脸儿很是迷人。

可王铮有心事,没注意到翠姑的俏脸儿,他边进西厢边说道:“我去镇上一趟,山娃还没回来?”

“还没,哥找他有事?”

“没啥事儿,那我就自己去镇上。”王铮隔着房门一边和翠姑说话,一边拿出来床下的陶罐,掏摸出一张百元的人民币,折好装进胸口内侧的口袋,把陶罐放在床下转身就出了门。

“哥,你去镇上卖···卖···”王铮刚出门发现翠姑走了过来,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也可能是紧张,现在王铮尽量不看翠姑的俏脸儿,他怕自己和翠姑再发生点什么不好说的事情。

“嘘···”王铮不想让山娃的爹娘知道自己卖东西的事情,连忙把右手的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看看山娃娘,她正全神贯注在那件给王铮修改的衣服上,好像没注意到两人的说话和动作。

王铮放下了心,招手示意翠姑进了西厢房,拉出陶罐,拿出那个手机。

“这个手机给你留着当镜子用,就不卖了。记着,以后别对任何人说这个是手机,只能说是从胡商那里买的镜子,更别说出去我昨晚说过的任何一个字,这是我的秘密,现在,包括以后,只有咱两个知道,你能做到吗?”

王铮郑重地对翠姑说,昨晚对翠姑说的那些话,如果传出去,必将会有人怀疑他王铮的身份,甚至,招来杀身之祸都有可能,王铮不能不慎重。

“嗯!我记下了,死也不会说出去。”其实,翠姑跟进西厢,就是不舍得王铮把手机卖了,现在看他把那个宝贝手机给了自己,自然很是高兴,听他说现在的整个大郑,不,是整个世上,只有她翠姑知道王铮的秘密,就更加高兴。

尽管她清楚自己也只是知道了王铮的部分秘密,但那她也是唯一一个知道王铮秘密的人,于是小脸蛋儿激动的通红,珍而重之地看着王铮,连连点头表示死也不会说出去。

翠姑满眼都是小星星地看着王铮大步出了院子去了镇上,转回身看了娘亲一眼,把手机放在身后,悄悄地挪到了自己的闺房门口,然后就闪身进了闺房,拿出手机,把手机屏幕对着自己,看着屏幕里那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翠姑娇颜似火,通红如血。

“这个铮娃子和翠姑丫头,不知在嘀咕什么?才这么几天,不会就有了私情吧!···假如她俩真有了私情,倒还算是···应该算是好事吧?”

眼角的余光看到自家闺女背着自己,手里拿这个物件鬼鬼祟祟地进了自己的闺房,山娃娘停下手里的针线活,抬起头看着院门,想起了心事。

延伸阅读

安然玉器加盟  http://www.adamdevarney.com/yt8l.shtml
安然玉器有着创新的生产设备和管理体系,主要的产品有纯手工雕刻蓝玉髓、工艺品、玉髓、雕

乐华盛加盟  http://www.adamdevarney.com/ado2.shtml
乐华盛铝箔印刷品的生产印刷分厂和复合类铝箔材料生产加工分厂,产品有啤酒商标铝箔药用铝

彩鹰加盟  http://www.adamdevarney.com/xapp.shtml
彩鹰乳胶漆主要产品有:新型建材添加剂,乳胶漆系列、抗裂功能腻子系列、界面处理系列、墙

成都睿龙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adamdevarney.com/gw8y.shtml
远大国内外期货无税无点差,三方出入金,出入金快捷方便,出入金秒到投资门槛低,成本低,

CPT/中华映管4.3寸液晶屏加盟  http://www.adamdevarney.com/g97j.shtml

聚贤阁书画院加盟  http://www.adamdevarney.com/s4va.shtml
全画、半印半画、临摹;画心、画轴、数千种!小本电话:4000-969-010电话:0

启正照明加盟  http://www.adamdevarney.com/g8sf.shtml
主营天花灯,筒灯,cob,家居照明

金色摇篮高端幼儿园加盟  http://www.adamdevarney.com/slsv.shtml
教育一直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每个家庭里面都有需要接受教育的孩子,那么现在的家长从幼儿园

谷柏特汽车服务加盟  http://www.adamdevarney.com/gs85.shtml

大宇殡葬加盟  http://www.adamdevarney.com/pjj7.shtml
对代理者的要求1、有4万以上资金的创业者;2、有孝道者。加盟流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逍遥永世在线阅读第6节

    话说探春湘云才要走时,忽听外面一个人嚷道:“你这不**的小蹄子!你是个什么东西,来这园里头混搅!“黛玉听了,大叫一声道:“这里住不得了。“一手指着窗外,两眼反插上去。原来黛玉住在大观园中,虽靠着贾母疼爱,然在别人身上,凡事终是寸步留心的。听见窗外老婆子这样骂着,在别人呢,一句是贴不上的,竟象专骂着自

  • 去年买了个女主光环在线阅读第九章

    “啊~~~~璃陌,好无聊吖,我们出去玩吧~~~”我无奈的趴在桌子上。“已经半个月没出去了,都要发霉了啊~~~”因为快要大婚的缘故,爹爹便不让我出门了,说什么这是自古以来的礼节。便再也没有让我出过这韩家的大门,唉~命苦啊~~“小姐,你省省吧!上回你偷偷溜出去,连我一起被老爷批了一顿,我可是再也不敢了啊

  • 总裁重生追妻记在线阅读第3章

    “我选择法则碎片!”唐虚毫不犹豫的,做出了选择。毕竟,经过三个月的领悟,他对于混沌开天功,也是有所了解。修炼这功法的威力虽大,可是这功法消耗的东西,也是非常奢侈。必须是和天道法则有关的东西,才能够用作修炼。就算是普通的灵气和仙气,也都没有办法,运转此功法。所以,为了修炼,唐虚也只能够依赖这系统,与虎

  • 星途坦荡在线阅读第四节

    因这两日都没见宝钗往宝玉处走动玩耍,周瑞家的便问起其中的缘故。宝钗笑道:“只因我那宗病又发了,所以暂且静养两天罢了,倒叫周姐姐挂念了。”周瑞家的又细细问了宝钗的病,听说只需吃一个和尚给的“海上仙方儿”,便问到底是什么方子。宝钗抿嘴一笑:“这方儿虽不用什么名贵的药材,只是难得是这‘可巧’二字。要春天开

  • [综]我当弟弟那些年在线阅读第6节

    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唔——”传来少女的哽咽声。秦君蕊跪坐在地上,一边不停的给地上的老人做心肺复苏,一边不停的哭喊着,希望可以有人来帮帮他。秦君蕊无比后悔,为什么陪爷爷出来散步,没有带药,也没有带手机,现在爷爷躺在地上,形势危急,可是她连打电话叫救护车都没有办法做到。明明上一刻,爷爷还生龙活虎的与她说

  • 南北望在线阅读第九节

    大汉先是懵了一下,自己那么魁梧的身材被那个瘦弱的话男人一推就倒了?随即便是一阵怒火上涌,吼道:“臭小子,你敢推我!”罗云天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了老人和瑟琳娜,轻声道:“您和您孙女先进去吧,这里有我呢,我来帮你们解决这件事。”“小伙子,你走吧,这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能连累你!”老人对罗云天哀求道:“

  • 携运而生第一章

    风启今日心情不太好,他不过是闭了个关,谁知再出来这原本属于自己的魔尊之位就易主了。他现在只想快些赶回圣魔殿,看看如今这魔尊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回想着刚才在茶馆听到关于魔尊殷宸休的夸赞,风启冷哼一声,加快脚步,转眼间就来到了圣魔殿。圣魔殿作为魔尊居住之地,把守自然很严格,但是风启修为极高,又熟悉地形,

  • 传世医途在线阅读山大王沉迷吃瓜忘记逃跑

    “这,这地上是什么?”为首的娇小护士震惊到结巴,“不、不可能,刚才把病人送到病房时地面是干净的呀……”她身后矮胖护士也吃惊不已:“好恶心!这是血?什么东西的血?怎么是这个颜色,像是腐烂了好几天了!”被拦着的高壮男人,估计就是电话里的谢一海,他也察觉了屋里不对劲,但当下之急是先糊弄过护士去。“抱歉,我

  • 从一只猪开始在线阅读第6节

    叮~恭喜宿主开启夕阳红大礼包,获得奖励点:50,活力丹×1,秘卷太极拳(外)×1。看了一下获得的东西,夏清风有些疑问了。“系统,这个太极拳(外)是什么意思?还有这个活力丹有何用处?”“宿主,这个太极拳是用来养生的,特别适合像您这样的老头,而且经由系统出品,质量绝对上乘,跟市面上的那些地摊货不可相提并

  • 重生之了不起的小丫鬟在线阅读第一节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而苏杭美景,又首推西湖。西湖之美,晴中见潋滟,雨中显空蒙,江湖之中,人人心向往之。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那明媚清灵的西湖之下,有一座精铁铸造的地牢,黑暗潮湿,阴冷逼仄,心智不坚者身处其中,恐怕会被活活逼疯。林平之没有疯,他绝不允许自己失去神智。哪怕双目失明,身体残缺,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