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氪金使我快乐之满天飞的新闻报道

作者:卿无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近日,广东麻章市湖光县发生一起人咬人事件,事故造成两死一伤,两名死者,均为前沿科哨站的站岗士兵。”

“本月5号凌晨3点左右,广东清溪保利小区夜勤保安刘化州在执勤路段发现散落在垃圾桶周围的无数尸块,由于事态严重,警方已介入调查。”

“昨日,长沙宁乡某贸易大厦发生踩踏事件,事故导致47人丧生,300多员伤者已送医救治。”

孙文离开医院的一路上,广播和电视上播放的,全是这样骇人听闻的报道。他把油门扭尽。烟囱里喷发的氮气立刻变得集中起来,一把将悬空的喷气电车速度推进了几个档次。

“孙文,慢点儿,你刚病好,开忒快小心着凉了。”陈高尚坐在车尾,搂着孙文的脖子大声提醒道。

“你快松开!我要窒息了!”孙文被他抠的有点喘不过气来,喝道。

“那你开慢点儿阿,我没地儿着手。”

“你可以抱着我阿!”

“好吧,这可是你说的。”陈高尚说完便用那骨感的双手向下不断摸索,终于一把搂住了孙文,不过总感觉哪里不对。

“这才是好兄弟嘛~”陈高尚一脸幸福地柔声说道。

路边的人见状都给他俩抛来了异样的眼光,貌似在说看这对***。奇异的性取向,就算是百年后的新时代,仍不能被大众所接受,人性天生如此,从古至今偏离主流都要受到唾弃。

今天天比较阴,看不到太阳,可阳光却仍然可以透过云层染的地面通红。顶着闷热的温度,孙文一行两人来到了派出所门口,几个智能机器人拿着扫雷一样的东西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你干嘛,不会想来自首吧?”高尚看着人民派出所五个大字,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就你犯的罪,够死刑立即执行了!”

“实话跟你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这些个事情,学期开始前由于车祸我躺在病床上神志不清了两个月之久,最后却莫名恢复了。我也不知道在这段时间里我是怎么度过的,或许我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也许,我真的杀了人。”孙文无助地推测道,看他无奈的表情,十有八九觉得就是自己干的了

“与其为了躲避法律的制裁在外面担惊受怕,不如直接去领了盒饭还能争取早日解脱。”孙文接着说道。

“唉,咋说话呢,你这性子,真是劝都劝不住。”说着陈高尚也无奈地把拉着孙文裤头的手给松了下来……

“站住!”一位和陈高尚一般高的站岗武警伸直手把孙文二人給拦了下来,由于戴着电子扫描墨镜所以看不清他的眼神,不过皮肤黝黑的他却是浑身透着硬气,比起陈高尚,足足壮了一个孙文。

“来自首的。”孙文如实回答道,不过这腿却有点哆嗦。

站岗的这位武警听后用手指按了一下墨镜旁的黑色按钮,对着孙文上下打量了几秒。

“进去吧。”这位武警正了正顶上白色的自适应头盔,便把阻拦孙文二人的手给放了下去。

“诶孙文,他身上背的,可是88系列的新型激光步枪?”在他们走进去的时候,陈高尚用大拇指往身后指了一下,低头小声问道,对于这个武器迷,那位武警身上的新型激光步枪明显很是吸引他。

可孙文没有接话,他听不进去,毕竟这是他的赴死时刻,占据他脑袋的,全是绝望和不甘。

“我一个守法的公民,竟会做出这种事,要是平时我想都不敢想,别说杀人了,打架都不是我先动的手,院长阿,我还年轻,还没活腻歪呢。”孙文口中的院长,是他孤儿院时期的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对孙文很好,不过已经去世整整两年了。

不多时,两人已经走到了公安大厅的最中央。放眼望去,大厅四周全是厚厚的淡蓝色透明玻璃墙,三根犹如华表般的大理石柱子给大厅作着最基础的支撑,整个一楼和圆柱体无异。

“1.访客;2.举报;3.自首;4.其他,请公民按照语音提示口头确认来访目的。”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前台传了过来,孙文二人闻声望去,是一个警用的五代智能机器人,不同于外面那几个,这机器人是镶在玻璃墙里不能自由活动的,而它旁边是挂在墙上的几块锦旗。

“由于您长时间未操作,小章即将关闭温情模式,进入传统触屏状态。”说完,机器人散发着蓝光的方形双眼便暗淡了下去,开始缓缓转动把正面埋进墙里,紧接着背上的一个大显示屏呈现到了孙文二人的眼前。

“走吧。”孙文招呼着陈高尚走了上去。

陈高尚用手点了一下,显示屏便亮了,刚刚机器人的语音选项也随即弹了出来,孙文见状,按了3。

确认自首人数――1。

自首者是否操作者本人?

“阿!”

就在孙文按了确认键之后,机器人发出隆隆的响声,一直研究着指甲的陈高尚便莫名地被某股强大的气流给冲飞了出去,屁股重重地摔在了几米远的仙人掌盆栽上,发出一声凄厉的猪叫。

“请把面部对准扫描框,扫描过程请勿离开。”机器人语音又响了起来。

“请眨眨眼。”孙文把脑袋校正之后,机器人又要求道。他便听话地眨了眨眼

“正在尝试获取公民信息,获取完毕,正在上传,请稍候。”

机器人上传资料之际,孙文用余光瞥了一眼陈高尚,发现他正侧坐在地上拔着屁股上的刺,看样子异常难受。

“把你击飞的,应该是这玩意儿。”孙文拍了拍显示屏下方那个直尺大小的口子说道,上面还冒着尚未散去的些许热气。按理说,这口子的喷气力度最多也就能把普通人击退个一两米,可能是陈高尚太瘦了,180的个只有100斤不到,才会如此轻易地翱翔这么远吧。

“下次,我可不跟你来了。”陈高尚拔完刺,站起身来拍拍屁股说道。

“放心吧,应该没下次了。”孙文心想,杀警察这种罪,再怎样也逃不过一个死字,虽然他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所为,但想着想着,脚又开始哆嗦了。

“……”陈高尚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孙文,毕竟他并不清楚来龙去脉,孙文这个人,即使平时胡说八道大大咧咧惯了,但不至于会去铤而走险的。

就在两人相视无语的奇怪气氛持续不久后,机器人的声音再次响起。“101号自首者孙文,请尽快搭乘电梯前往三楼02号审讯室进行口供记录。”

孙文闻声回过神来,整好对上了除眼睛外其他部位都像极了真人的智能机器人小章,不禁被吓了一大跳。这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回来的。

审讯室中,孙文独自坐着,红光从高高的窗口处射了进来,有点惬意。一个年轻警察进来给他倒了杯热水又出去了。

一小时前……

“你就是孙文?”一个满身横膘的警察走了进来,把一个本子甩在了孙文面前后用他那高低眉下的小眼睛紧紧盯住孙文,似乎要把他盯出水来。

“对。”孙文故作镇定地回答道,其实桌子下面却早就翻腾不已。

听闻他就是孙文,这位肩上三朵花的胖警官先是很谨慎的对他上下扫视了一番,而后眼睛里便闪过了一丝光芒。

“真好,论功行赏的时刻又到了。”孙文低头暗暗调侃道,语气中带着一丝自暴自弃。而等他再抬头时,这位警官却已经到了门口并打开了门。

“快来啊!你们心心念的孙文终于来了,不用我们去找了,发信息让唐雨快回来!快!咳咳……”胖警官明显有些激动,对着外面喊时差点没把自己噎死。

“你不是吧,就不能看在我来自首的好态度上保全我的最后一丝尊严吗?”孙文气极了,虽说自己杀了人,但也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的不是?何况我都来自首了你还要这样叫人来围观羞辱我。

“人不是你杀的,踩踏也不是你导致的。”胖警官回来拿起桌子上的茶抿了口后,又把嘴里的茶叶给吐回了杯子里。

对于这位警官说的话,孙文却是越发不解,踩踏又是怎么个意思?这让他想起了今早的新闻。

“那那个碎尸还有……”

“那个不关你的事。”胖警官很堵定地回答道。

“要是说踩踏和袭警两件事儿还和你有点关系的话,那么后面两事儿是和你一点牵扯都没有了。”

听他这么一说,孙文却是越来越不明白了。

“到底有没有关系?”孙文站了起来,他最烦别人故弄玄虚。靠近走廊的窗口外,一群年轻的警察正脸带微笑地趴在那看着他,像遇见了什么宝贝似的

见状,孙文又悻悻地坐了回去。

“警察真是一帮奇怪的群体。”他用左手挡住侧脸把头歪到了一边嘀咕道。当下正值下午3点,窗外的浓云早已散去,地面蒸腾的热气以及被染的血红的世界,宛如人间炼狱。

“其实是这样的,叫你上来,是想请你帮忙。”胖警官的话让孙文回过了神来。

“你是说,帮忙?”孙文疑惑极了,警察请求犯人帮忙,真是活久见。

“是的。”胖警官此时的表情严肃极了,他接着说,“你一定觉得电视上的事情,是你做的。”

“不是吗?”孙文双眼睁得通圆,在他看来,事情貌似有所转机。

“打开新闻回放。”胖警官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打了个响指。他身后的电视便自己打开了。

“近日,南方……”是今早校医院播放的新闻,孙文一眼就看了出来,毕竟他的照片就贴在主持人的边上很是显眼。

“暂停。”胖警官举起一只手指命令道,电视便定格在了彰示孙文照片的那个画面。

“你仔细看。”他站起身来用手划了一下屏幕把照片放大了一倍。

孙文眯起眼睛看了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