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综英美]莫挨老子之围城十九日(6)

作者:渣仙 来源:晋江文学城

也不知道彼得瑞克听到这话会怎么想。

“你再不说句话我可就要走了。”他说。

金发男人把视线从帐篷顶上移开,淡淡地扫了雇佣兵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说“你快走好了。”

像是瞬间明白了男人藏在眼眸里的话,波隆解释道:“把你一个人撂在帐篷里,我过意不去。”

好像他真的为自己的行径感到很抱歉一样。

男人已经很没有耐心了,可波隆全然不觉,他还在努力地找些话讲:“白袍骑士果然很厉害,我终于见识到了。”

昏黄的烛光下,他突然暧昧地笑起来:“哪里都厉害。”

詹姆开始怀疑波隆是不是从一进来就盘算着该如何用言语羞辱他?

难道这听起来像是友善的聊天?

——还不如不说。

雇佣兵头子不笑了,因为他看到詹姆·兰尼斯特的眼睛里有杀意波动。

“别这么看着我。”雇佣兵一屁股坐在行军床上,作捧心状:“我会很难过的。”

詹姆一阵恶寒。

这个人总会不知羞耻地说些这样的话。

“你昏过去的时候,一直在叫那个女人的名字。”雇佣兵说着,但语气显然一点也不生气。

詹姆发现对方的手开始不老实,火热的手心慢慢覆贴上自己的赤脚。

这让人不得不感叹Alpha和Omega真是维斯特洛大陆上最神奇的物种——明明是两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却会随时随地、不由自主地想要发生任何形式上的身体接触。

詹姆嘴唇苍白,身体并未动弹,也没有躲开:

“我爱她。”

波隆挑眉,他的大手一下松开了男人的脚踝,脸上旋即露出一个不屑的笑。

“别总把自己标榜成一个痴情种,詹姆·兰尼斯特。”

“见怪,你和你姐姐弟弟完全不像。”他依旧笑着,语调却格外漫不经心:“你大可学学他们的样子,这样我们两个谁都可以轻松一点,不是吗?”

他低头贴近金发男人,食指沿着对方俊美的脸颊滑下来,声音低沉:“全维斯特洛都知道你的姐姐快要浪荡坏了,只有你死心塌地、装作全然不知,我只是好心地来提醒你一句,你最好醒醒,这本来就是你逃避不了的事实。”

“等到我们攻下奔流城,你狼狈不堪、拖着断手回到君临的时候,看看她被男人们喂得脸色红润饱满的样子,到时候……”

“住嘴。”金发男人打断了对方粗鄙不堪的话。

愤怒羞赧来的已是如此汹涌,他撑着还在泛着酸痛的身体坐起来,注视着对方纯黑色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是个混蛋。”

“卑鄙又龌龊,你根本不配提她的名字。”

“好吧,”波隆站起身来,背对着自己,詹姆竟发现这个男人的背影如此高大。

“我的确是个混蛋,那么你呢?”

空气凝滞了几秒,他有预感,这个毒舌的男人接下来会说出什么伤人的话。

“至少你在床上。”

“——什么也不是。”语气慵懒,即便是背对着自己,詹姆·兰尼斯特也能想象出男人带着笑说这句话的神情。

果然,真够伤人。

帐篷里还残留着一丝温存过后的味道,但无论身边架子上的烛火是如何的明亮温暖,周遭的空气都让詹姆感到一阵冰冷、如至冷窖。

雇佣兵头子大步离开了,连头都不回,他显然没有看到身后的人眼里的光彩是如何瞬间黯淡下来的。

他这张嘴真够伤人。

语气明明像是在开着什么或大或小或粗俗或不值一提的玩笑,可偏偏每一个字都在用力地揭开别人最不愿直面的伤疤。

整个维斯特洛大陆也许没有谁能用言语伤害到他,詹姆这么想。

帐篷的门帘在被掀开的一瞬间,营地的喧闹声像潮水般涌了进来,他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他看到受了风的、如豆大的烛火摇曳不止,随后停了下来,又突然滚落下一大颗浓稠的烛泪。

詹姆的世界重新恢复了沉寂。

连同那个可恨的背影也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黑鬈发的雇佣兵头子迈着他极具特点的步伐,径直冲着小恶魔的帐子走去。

他懒散惯了,连通报也不管,直接掀起了厚重的门帐帘子。

提利昂正在和士兵上官讨论事情,两人都转头看了他一眼,旋即又投入到讨论中去。

对这个雇佣兵头子的各种行为,他们都已经见怪不怪。

“最近军队出的乱子还没有解决,大人。”

“我想我需要你一个完整的交代,克莱勒士官。”雇佣兵听到小恶魔说。

“是的,大人。”

“抓到那个潜藏的omega了吗?”小恶魔冷着脸,明知故问。

“还没有,大人。”克莱勒士官回答。

“到底是谁?”

“还不知道,我们这两天一直在尽力查,但是信息素传来的方向的确是詹姆大人和布莱妮小姐的帐子,但布莱妮小姐最近在……所以我想……我想……”

“是您的……”克莱勒士官的后背开始冒冷汗。他觉得此时此刻的回答,即将决定他的命运是否会发生转折。

小恶魔面无表情,沉默地施加他的压力。

“是布莱妮小姐。”克莱勒士官说。

提利昂毫无波动地反问他:“你是蠢蛋吗?”

“布莱妮小姐是个Alpha,这一点不容置疑。”

波隆饶有兴致地看着小恶魔在这里装成一副毫无头绪的样子。当然,小恶魔不会接受这个答案。

不仅没一点说服力,而且兰尼斯特家族除了詹姆以外,谁都同布莱妮小姐的家族没有过多的交集,这种胡编乱造一旦被传到对方的耳中,就会引起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可眼下最急切的是,小恶魔也没有想到更好的答案。

“大人,我查了很久,的确是那个帐子,而且……”

士官不敢再说了。

“而且什么?”

提利昂在逐步逼迫这个可怜的士官将所知的一切透露出来,因为他必须要为詹姆明确一切潜在的危险。

“而且我们这几天,一直没有看到詹姆大人。”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在詹姆·兰尼斯特来营地之前,军队里从未发生这种事情。

波隆在心里默默补充。

克莱勒士官已经想狠狠扇自己的耳光了,他觉得自己辛辛苦苦混到手的士官头衔现在算是完了。

竟敢怀疑詹姆大人是作乱的Omega?

这种想法简直不要命。

他正面坐着的小恶魔也哽住了。

波隆看着提利昂一时找不到说辞的样子,刚想说些什么,却不料这个小侏儒突然爆发出了惊人的笑声。

这大的惊人的笑声让一屋子的人都愣住了,包括门口的两个守卫。

他大笑着看了眼门口的雇佣兵,于是波隆紧跟着张嘴仰天大笑起来。

士官反应时间有点长,也试图合群地笑了。

波隆大人:“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提利昂大人:“你说詹姆?我的哥哥?他是个Omega?”

“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我可怜的克莱勒士官?”

两个人又对视着开始大笑。

三个人莫名其妙地笑了一阵子,波隆等着提利昂笑完随意打个哈哈,用其他军务事盖过去,这事就算过去了,却没想到这个不知好歹的士官问了一句:

“真的没可能了,那不然是谁呢?”

克莱勒士官已经陪笑出了眼泪。

真X的不会说话,

雇佣兵头子直接耷拉下脸。

帐篷里的气氛一瞬又僵持了。

提利昂扶上额头,端起杯子假意喝酒。

“好了,我就直说吧。”

波隆长腿向后一迈,掀开门帐,朝克莱勒士官指着蹲在外面刷碗的人。

小恶魔则快速地朝那里扫了一眼。

“看来瞒不下去了……克莱勒士官……”

提利昂故作深沉惋惜:“他本来求我为他保守这个秘密的。”

……

詹姆刚出来透气,就听到了些不同寻常的声音。

走到士兵营帐的背面,原来是彼得瑞克被人压在帐篷上。

他注意到有两个士兵在这个仆从的脖子那里嗅来嗅去,嘴里还嘟囔着:“没有啊。”

“是真的,波隆大人亲口这么说的。”

“你们在干什么?”他突然出声问道。

他的出现把这两个士兵吓了一跳:“詹姆大人。”

说完,便加紧脚步离开了这里。

这里只剩下詹姆和彼得瑞克两个。

他本想问问对方是在做什么,回头却见彼得瑞克正一脸羞愤地注视着自己。

“大人,求您让波隆大人别说我是Omega了。”

像是快要哭了。

“他们都盯着我的屁.股看了一整晚了。”

他就这样被波隆和提利昂大人卖出去了,以后还怎么在这一堆挤满臭Alpha男人的军队里混?

金发男人突然笑起来。

这把彼得瑞克直接看怔了。

即使现在是夜色,即使这张脸布满疲倦,也难掩这个年轻骑士的英俊面貌。

他那双非凡的眼睛、鼻梁、嘴唇、天神般的下巴,似乎在今天的夜色里格外撩人。

好像经过了特殊时期,詹姆大人哪里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延伸阅读

盛途教育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sint.shtml
盛途教育加盟品牌由英国剑桥大学博士JoeJoeLee领衔管理和教学工作,拥有一批具有

纱曼婷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n09o.shtml
纱曼婷面膜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福田区纱曼婷化妆品商行的诚信、实力和产

克诺森华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gkqz.shtml
公司简介克诺森华地板的制造商—柯诺木业始创于1897年,历经百年成长,已在18个拥有

黑棍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d2y7.shtml
黑棍钓竿总部是鱼竿、鱼线轮、浮漂、鱼线、鱼钩、支架、抄网、鱼护、鱼包、垂钓配件等产品

艾莎发品(Aisa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xmgf.shtml
艾莎发品(AisaWig)商标于2006年申请,至2009年底批复颁发,已经可以正常

蓓美琪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noov.shtml
蓓美琪女装一向坚持重信用、守合同,以质量为本,大卖经营理念的原则,赢得了广大客户的信

卡仙奴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gljh.shtml
卡仙奴箱包。产品好,设计新颖,赢得了众多女性消费者的心,成为有财平台。以下是项目介绍

狄宝茵墙艺漆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gyri.shtml
企业简介狄宝茵涂料有限公司是多乐士国内外化工(香港)有限公司所属的一定集科研、生产、

鑫雨达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pt5c.shtml
鑫雨达工艺品是生产加工、直销批发的锆石厂家,人造宝石(材质俗名:锆石,化学名:立方氧

天真年代儿童益智玩具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g6ny.shtml
天真年代儿童DIY益智手工产品,可以随意拆卸、拼装、变幻出几百种不同的玩法及组合,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世宸王妃【幽灵猎人】第三章 迷 途

    蟋蟀蝉鸣,万籁俱寂,疏星寥落的夜空格外幽娆。幻影浮云静静地流淌向漫无边际的远方,柔软,朦胧,令人沉醉。夜,总是充满着无形的魅惑。在它的掩护下,情愫肆意弥漫征服了人世间的大千万物。几盏淡淡的路灯抛下柔弱的光晕,映在宅邸外墙的大门前。一对缱绻难分的情侣交织在那儿,热吻殆尽开始宽衣解带。女人突然推开男子,

  • [综]传说中的“蛇精病”班第3章在线阅读

    老邢走后,客栈大厅的气氛十分压抑。有很长的时间,谁也没说一句话。最后是佟湘玉打破了沉默,给众人安排了退路:“展堂,你脚力快,你带小贝去广阳府躲一躲。”“大嘴马上收拾东西,回李家沟自己家。”“我和秀才去十八里铺避一避风头。”“小郭马上去县衙亮明身份,请县衙派人连夜护送你回京,那些黑道门派再猖狂,总不至

  • 永远的奥特传说在线阅读第3章

    “黑山老兄,近来可安好?十年之期已到,我又来了。”听这话的意思,似乎跟黑山老妖是熟人。陈深停下修炼,翻看记忆后知道了来人的身份。这家伙居然就是兰若寺的那个树妖,禁锢聂小倩等女鬼的姥姥。不过陈深也发现了这里与电影不同的地方,那就是黑山老妖和树妖姥姥之间的关系并非和电影里那么简单。在电影里,树妖姥姥比黑

  • 兰陵殇之美人如斯拳赛

    “你该不会真是单纯请我吃饭吧,若是有事现在就说,不然后面我可就不听了。”四人刚吃完,周童就突然开口。吴穹和王宣两人一头雾水:“你是在说苏燕姐姐吗?”“没错。”周童看着苏燕,从刚才苏燕训斥李哥时,他就发现苏燕很担心对方彻底得罪自己,波及到他,按道理平日里她多少也找过自己麻烦,可唯独没有这次反应激烈。而

  • 权能之心第5章在线阅读

    村落不大,稀稀落落的只有几户人家。瞧林玉致几人身上狼狈,生怕惹麻烦上身,都不愿收留。不过有钱能使鬼推磨,林玉致掏出一锭纹银,自有那不怕事儿的将人留下。林玉致出手阔绰,又使了银子打发这户人家的男人去城里请个大夫。那男人脚程快,不多时就请了个老大夫回来。裴绍的伤的确很重,老大夫也没太大把握。只开了个稳妥

  • 纲吉的悲剧进化史麻烦不断

    凌若可无视那些流言蜚语快速向着自己所在的班级走去,迎面走过来两个女生拦住了她的去路,其中一个也是学校中的天之骄女叫做沈欣瑶,另一个是她的好朋友李惠美。沈欣瑶是沈氏集团董事长的掌上明珠,在h大中是少有的几个身价不菲的公主级人物,平时追求她的人更是不在少数。但是沈欣瑶偏偏喜欢赵幽禹,这下听说赵幽禹公开承

  • [择天记同人]无边在线阅读第三节

    中心城明珠的附近的一座小岛上,一座由烈齿巨虎(捕获等级lv3)毛皮装饰而成的房子坐落着。呼噜~呼噜~“嗷儿~”叶雨枫伸了个懒腰,从床上起来,走出了房间。周围的树上知了带着夏天的气息滋滋的叫着。“已经是知了鸣叫的季节了呢!”叶雨枫走进房里吃了早餐以后就从邮箱里拿出报纸看着。“让我来看看今天的新闻,卡卡

  • 柯南之黑暗诱惑在线阅读第6章

    一楼没有收获,寒羽走上楼梯到了二楼,上面是一个宽敞的客厅还有两间卧室。客厅很乱,零食饼干、桌椅散落一地,甚至还有一台损坏的21世纪液晶电视。客厅中一如既往没有收获,进入一间卧室,内部装饰很有童话感觉,墙壁上贴着黑夜天空挂满星星图案,应该是个小女孩的房间。这种房间,寒羽也没报什么希望。大致简单搜寻一番

  • 用钱砸晕男女主[穿书]在线阅读第8章

    地窖已经挖到了五米处,这次没有形成水井,就差开个洞了,可是看着这只大野猪不得不放弃,反正冬天还早,有的是时间。他也不着急,这野猪足够吃个四五天了,只能过几天再开工了。为了把猪头砍下来,还得磨一下刀,磨得足够锋利了才动手。一刀下去,野猪还嚎叫了一声,还没死,小七又补了一刀,没气了,一刀,两刀,三刀,血

  • 重生异界之我的恶魔女上司在线阅读第5节

    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后,苏阳也没有在哪儿久待,而是回到自己的咖啡厅里。刚刚到了自己咖啡厅门前,一条长长的队伍将咖啡厅的门口围的水泄不通。见到咖啡厅面前的众人,苏阳苦笑了一声,“看来得找几个管事的咯。不然,一天不开店,不知道自己这个咖啡厅会乱成什么样子。”摇了摇头,苏阳直接朝着后门进入咖啡厅内,将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