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别拦我,让我死![快穿]钱塘晚报

作者:冬日暖茶 来源:晋江文学城

父亲孟添福和母亲蔡**来自遥远的B省某乡村,他们是同村人,从小务农,后来就结了婚。孟铃兰和孟招娣是在老家出生的,招娣听蔡**说过,在她三岁时,父母还生过一个男孩,取名叫孟光宗,但那男孩命薄,出生还没一个月就夭折了。

招娣的声音清脆绵软:“弟弟没了以后,奶奶对妈妈很不好,会打她骂她,说她连儿子都养不活。我妈妈就和奶奶打架,还发誓说一定要生儿子。但老家那边好像不让她再生了,要把她抓去放环……我也不知道什么叫放环,反正爸爸很生气,后来就带着我和大姐出来了,来到这里,一直待到现在。爸爸说钱塘市好上工,挣得比老家多,他每个月可以挣五百多块钱,养活我们全家。”

简梁一边听,一边观察着不远处忙着捞鱼的唤儿和五妹。

两个孩子瘦骨嶙峋,穿着不合身的衣服,脏得已经看不出颜色。头发都剪得很短,又黄又毛糙,皮肤从头到脚都黑乎乎的,不知道是晒的,还是长年累月积下的泥垢。

相比起来,招娣要干净许多,扎着一个马尾辫,皮肤也白皙一些,可能十几岁、又上过学的女孩子,对外表已经有些在意了。

招娣说弟弟妹妹们都是在钱塘市出生的,没有去医院,是去产婆家接生的。两个女孩一个八岁,一个七岁,都没上过幼儿园,更没上过学。

简梁很惊讶,他一直以为唤儿是六、七岁,五妹只有四、五岁,没想到,她俩的实际年龄都比外表年龄大很多,显然是长期营养不良。

“为什么不上学呢?”简梁问。

招娣说:“因为没有户口啊,只有我和大姐有户口。哦,耀祖也有,是爸爸去老家托了关系花了钱办的。因为是男孩子嘛,听说我们老家那边,家里要是有个唯一的男孩,肯定会给你上户口。”

“听说,你妈妈又怀孕了?”简梁不知何时掏出了一个小本本,一边问,一边记录。

招娣有点警惕:“你怎么知道?”

“你们有户邻居告诉我的呀,是真的吗?”

“嗯。”招娣点点头,又告诉了简梁一个惊人的消息,“其实,我妈妈在五妹后面,还生过一个孩子,也是个女孩,但是生下来没几天,就不见了。”

简梁:“没养活?”

“不是的。”招娣说,“爸爸一开始也是告诉我妹妹没了,和光宗一样。但后来,大姐告诉我,是爸爸妈妈把妹妹送人了。”

“是什么时候的事?几几年?你还记得吗?”

“我搞不清楚,那时候我还小。”招娣说话很有条理,口齿也清晰,她指着唤儿和五妹说,“就连她们两个,是哪一年生的,我都搞不清楚,生日我更不知道了。反正妈妈说她们一个八岁,一个七岁。”

简梁都记在笔记本上。

招娣看他写个不停,问:“简哥哥,你写下来做什么用呀?”

简梁冲她微笑:“这是我的工作。”

招娣愣愣地看着他的笑容,低下头,脸微微地红了。

聊完了,简梁拿起相机,说要给三个女孩拍照。招娣和唤儿都没意见,不知为何,五妹抗拒得很厉害,又哭又闹不愿意拍。简梁就帮招娣和唤儿拍合影,五妹拖着鼻涕站在他身边,眼巴巴地看着她们拍。

简梁扭头看到她的样子,失笑,揉揉她脑袋问:“小乖乖,你现在愿意拍了吗?”

五妹扭捏,她穿着一双不合脚的球鞋,两个大拇脚趾头都从洞里露出来了。

她拧巴地说:“我要二姐给我拍。”

简梁:“……”

他教招娣如何使用相机,招娣紧张得要命,五妹一个人站在那里,瘦瘦小小的一只,手足无措的样子。招娣刚要拍,五妹又喊了:“我不要一个人拍!”

简梁想了想,走过去,在台阶上坐下来,又把五妹拉到身边,环着她的小肩膀让她挨在自己身上。五妹盯着招娣手里那个大大的黒筒筒,小嘴紧抿着,板着脸孔和简梁一起拍了张合影。

简梁把三个孩子送回家,朱阿姨和钱阿姨已经快要中暑了,耀祖也醒了,正在哭闹。简梁向朱阿姨比了一个“OK”的手势,又在屋里拍了几张照,最后,他塞给招娣五十块钱,三个人就离开了。

五十块钱,对三个孩子来说是一笔巨款了,招娣吓得都不敢拿。心神不宁地等到晚上,孟添福和蔡**都回了家,招娣才敢把钱交给父母,但她不敢说白天有人登门拜访的事,只说是路上捡的。

晚饭后,孟家不足30平米的屋子变得格外热闹,孩子们吵吵闹闹,招娣给三个小点的孩子排队洗澡。

所谓洗澡,就是在家门口找个桶,让小孩站在边上,招娣蹲着,把桶里的冷水用毛巾蘸了往小孩身体上擦,每个小孩一桶水,谁都没得多用。

解决了小孩子,招娣和铃兰互相帮对方望风,拉起帘子也简单地洗了洗。夏天太热了,每天都得洗,要不然,孩子们的身上就太臭了。

全体洗完,屋里只剩了一盏亮着的灯泡和一架哐哐摇头的电风扇。两张木板床上,四个女孩占一床,父母和耀祖占一床,屋门依旧半开着,孟添福睡在最外面,在工地干了一天活,他的呼噜声很快就响了起来。

屋里太热,风扇形同虚设,招娣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发呆。她突然就想起了简梁,她喊他“简哥哥”,而唤儿却喊他“简叔叔”,当时就把简梁逗笑了,他说:“乱套了乱套了,你们还是叫我简哥哥吧,其实我才十九岁。”

他的声音格外好听,清越温柔,他的笑容也特别好看,眼睛亮亮的,牙齿白白的,是招娣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孩子了。

想着想着,她的唇角翘了起来,进入了甜甜梦乡。

只是这甜梦没有持续太久,第二天晚上,孟家就炸了锅。

起因是当日的《钱塘晚报》,在副刊有一篇图文报道,报道的主标题是“一二三四五个娃,肚里还有一个装”,副标题小字是“农民工夫妻严重超生,黑户口孩子无法上学”。

文章不长也不短,配的照片有两张,一张是招娣和唤儿的合影,另一张是孟家屋子里脏乱差的场景。

两张小小的彩色照片,配着“实习记者/摄影:简梁”的讲述,内容触目惊心。

计划生育国策实施十几年,宋丹丹、黄宏表演的小品《超生游击队》都演过了七年,在钱塘市这么一个A省省会城市,居然还有超生如此严重的家庭!

孟添福暴怒!他小学只上了三年,字认不全,蔡**近似文盲,这篇报道,还是工地里做监理的何师傅一个字一个字读给他听的。报道里甚至有他们夫妻把新生女儿送人的猜测,孟添福越听越惊,越听越气,下了工就急匆匆地赶回了家。

招娣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时,就被孟添福狠狠一巴掌抽得撞在了墙上。那满脸褶子、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怒瞪着双眼,一巴掌一巴掌狠狠地抽打着自己的女儿,直打得她双颊高高肿起,嘴角流血,浑身淤青,整个人趴在地上抖个不停。

耀祖已经被蔡**抱出去了,孟铃兰因为全程没参与这事而幸免于难,此时呆在那里一动不敢动。五妹早已吓傻,但嘴巴被唤儿紧紧捂住,不让她哭出声来。唤儿没哭,但也吓坏了,家里这阵仗已经好久没出现,父母有时是会打她们,但没打那么狠过,还是对招娣!招娣是最懂事听话的了,她从不闯祸,以往挨打,无非是因为问父母要学费书本费。

孟添福直打到自己累了才停了手,最后还不忘往招娣身上踢一脚,他指着自己瘦弱的二女儿,恶狠狠地说:“你妈肚子里的这个娃,要是因为你而搞没了,你自己看着办!”

唤儿不懂父亲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就明白了。第二天中午,家里来了很多人,他们有的说是计生办的,有的说是街道里的,甚至还有派出所的,他们要找蔡**。

蔡**早躲起来了,几个孩子都不知道她去了哪。计生办的工作人员让孟铃兰把没户口的孩子点给她看,铃兰大惊,怕她们把两个妹妹带走,混乱中,她喊道:“唤儿!快带妹妹跑!快跑!!”

唤儿就真的带着五妹跑了。棚户区的地形四通八达,她们从小在这里玩,对路特别熟,人又瘦小容易躲,仓促之间,追赶的两个大人居然把她们追丢了。

招娣听着外面的喧闹,静静地伏在床上。她伤痕累累,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了,这时候实在没力气起身。她心中难过,知道这一切是因她而起,她又想起简梁,心想他怎么能这样!他说他没有恶意的,可结果却那么糟糕。

闭上眼睛,眼泪就委屈地滑了下来。

天已经黑了,孟唤儿带着五妹躲在澜宇花园的凉亭里。两个小女孩又渴又饿,还被蚊子咬了满身,但她们不敢回去。大姐喊她们跑,她们就跑,唤儿担心如果回去了,她和妹妹会被抓走。

“唤儿,我好饿。”五妹抱着膝盖靠坐在凉亭的休息长椅上,从前一天夜里到现在的遭遇,都令她心惊肉跳,不知道二姐、唤儿和自己做错了什么。

唤儿也饿,想了想,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先回家看一眼,看看那些人走了没有。”

“我和你一起去!”五妹害怕,去拉她衣服,语带哽咽,“我不要一个人在这里!”

“这里很安全的,我很快就回来,如果他们还在,我们两个人一起更跑不脱。”

说罢,她就溜出去了,只剩五妹一个人留在了凉亭里。

夏夜的风吹得周围树叶窸窸窣窣地响,五妹看看四周,更紧地缩了缩身子,往柱子那里靠了一些。她把脑袋搁在膝盖上,等了一会儿后,她有点困了。

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有人在叫她:“五妹,五妹!”

她还未清醒过来,就有一只手揉上了她的脑袋:“五妹,醒醒,醒醒。”

五妹睁开眼睛,借着月光,看清了身边的人。

居然是那个叫简梁的哥哥。

延伸阅读

百泽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xmgv.shtml
百泽工艺品集设计,生产和销售为一体产品主要包括,红酒木盒,葡萄酒木盒,食品木盒,茶叶

如沁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pnl5.shtml
如沁床上用品是南通如沁纺织品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四件套、床单、被套、枕套、被

时光一号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6o8q.shtml
时光一号儿童摄影加盟品牌隶属杭州纸老虎摄影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集专业亲子

小勇士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gsdy.shtml

蓝妮尔化妆品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pihe.shtml
蓝妮尔化妆品一直以来,蓝妮尔人认为美是奔放灵动富有内涵的,美如波澜壮阔的大海美又如涓

森沃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xirr.shtml
森沃拖鞋是丹徒区高桥森沃裘革制品厂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鞋类、裘革类工艺品销量节节高消

焕然衣新干洗店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6jfk.shtml
焕然衣新干洗店加盟品牌是一家以提供洗衣,清洁地毯,清洗沙发,清洗窗帘等家庭清洁服务的

海航新生支付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gwlu.shtml
公司介绍海南新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新生支付”)隶属海航集团旗下大新华物流控股集

家佳明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nfs2.shtml
家佳明灯具秉承“支持创新质量,保持一级信誉”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的原则为广大客户

博世宝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u4pe.shtml
博世宝品牌于2005年由上海开旺商贸有限公司创立,经过几年的发展,已成为全国范围内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继承了一座帝国之零分?X出手X占据第一

    爆豪胜己解决掉手中的一个假想敌,下意识地抬起头望了一眼天空,就看见库洛洛站在大楼顶端,半侧着脸,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某处,身姿挺拔。「1分」和「2分」的假想敌都会锁定目标,主动接近考生,也就是说,只要在这个考场内,没有把锁定自己的假想敌消灭完全,就会源源不断地遭受到来自它们的攻击。那个家伙……已经把所有

  • 通天塔攻略手札尚书千金出阁

    丹冬来到尚书府,这里人头攒动,新娘子很快便要出阁了。丹冬在人群中看见黎明身穿喜服,骑着高头大马缓缓而来。丹冬心底一沉,所有借口都归于零,没有无奈与胁迫,他就是所有新郎官该有的样子,金榜题名,洞房花烛,此时的黎明春风得意。丹冬看着黎明进入尚书府的背影,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心情久久不能平复。黎明进入尚书府

  • 网游之雪山传奇在线阅读第七章

    林淑华胸口震了震,看来对方已经去李家口落实她的身份了?她很快镇定自若,道:“我舅母的大儿子在帝都夜店打工,他有次显摆拿这个对我炫耀过。”韩信唇勾了一下,深不可测的看了她一眼,没再追问。林淑华在这时对霍九卿道:“我舅母心狠手辣,她用铁榔头将我打昏以为我死了,将我卖了给人配**。现在正合谋让我表姐李代桃

  • 我不想做男配的妻子了在线阅读第2章

    一声尖叫,狐小九从柔软的大床上猛地坐了起来。然而,当看清楚眼前的一切之后,那双还带着几分惊恐的凤眸便瞬间浮现出了震惊。“这是哪里?”完全陌生的地方,这里不是她生活的狐族!慌乱的从床上跳了下去,小巧可爱的脚丫踩在柔软的地毯上。狐小九惊恐的看着四周。她要回家,她要回家……好似无头苍蝇一样的在房间不停的转

  • 我能看到熟练度第十章在线阅读

    “宁和!宁和!”归了府的宁毓,实在难以平复。愤然的叫了来,本想斥骂一番,远远见着宁和神色不对。“老祖宗,您归来了?”扶着宁毓就往前走,勉强着笑以相迎。“您怎的如此慌张,府上发生了何事啊。”那副不肯吐露原委的样子让人着急,“那丰城王家说是您在那地界酒楼对他家三小姐大打出手,正要去敲鼓告发您。”“她倒是

  • 霸总给我做家教在线阅读第七节

    “我现在就对月神起誓,只要左司命天狼随我回到月之国,我就放了这姑娘一命,并且我不会再来杀她,前提是左司命毫无条件的跟我回去面见女王。”右司命月狼收回了月光十字剑。看这情景我相信他不会违背他的诺言,我同收回了月光镰刀。“不可以!!你不能这样做!你不是说好了要和我一起进宫的吗?你不是说要护送我的吗?这些

  • 梅三姐探案在线阅读第九章

    正当大家聊得起兴时,一阵沉重的撞击声从大门处传来。一听到声音所有人瞬间变得紧张起来,抓起枪伏到窗户后面,双眼紧紧盯着大门。撞击声还是不断的传来,可是之前丧尸是不会主动去撞门的,这让他们有些诧异。终于,大门在被撞击了十几分钟后咣的一声倒下。首先冲进院子的是一高一矮两只丧尸,高的达到了二米左右,大家赶忙

  • 方糖骑士之善良的幼年反派

    “三、二……”随着倒数的口号,花知婉、兰戎和青钩蛇都已准备就绪。“一!”青钩蛇以最快速度出发……咬住了移动中的猎物。——改变命运的伟大愿望,还未尝试,已经失败。脚脖子狠狠一麻,花知婉的尖叫声卡在喉咙中间。没力喊出来,也没力咽下去。——总是如此轻易狗带的我,真的不是炮灰吗。失去意识前,花知婉仍在不遗余

  • 冉冉心动在线阅读第三章

    “你胡说八道什么,郡主别听这婢子乱说,瞧瞧今天发生的事情,还好夫人派奴婢来,不然可不知道郡主今日又被欺负。”李氏推开抱着小郡主的丫鬟,拿着手帕擦拭眼角。绿篱猝不及防倒在地上,心中大火,在公主府也算的上是一等丫鬟,被这个粗鄙的婆子压住,让她好不爽快。景巧儿看到人被摔倒了,看着面前这个老太婆得意的模样,

  • 美漫之我的世界在线阅读第八章

    “慕承烨,你还真是可笑。是你逼着我留下孩子,逼着我不得不嫁给你,现在你的白月光回来了,伤心了,你又要怪我吗?”梁清欢揶揄的笑着看向了慕承烨。心脏仿佛是被生生的撕裂一般,疼得她浑身轻微的痉挛。虽然早就知道慕承烨心里只有一个杜若芯,但是真的看到他为了那个女人这样对自己,梁清欢再也骗不了自己说一点感觉都没